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高考前后(下) 全国卷三作文题(。)

最后一共写了7000多字你敢信......说好的写作文呢???

上篇

----------------------



安迷修找到雷狮的时候,他正在学校新建的篮球场一个人投篮。

 

说是新建的篮球场,却还没有开放,当然是一个人也不给进的。但雷狮大爷还是老样子特立独行,看上去蛮高的围墙架着篮球说翻就翻,一点儿也不客气,安迷修以前为了逮他好几次都跟着翻进来,所以这个地方也算是只有他们才知道的秘密基地。

 

阿西吧,什么秘密基地,掐架圣地还差不多。安迷修当时就恶心了一把。

 

不远处的雷狮还在太阳底下专心投球,似乎没有看见安迷修走到篮球架旁的观众席处坐了下来。他不断重复着投球与捡球的动作,两只手腕灵活地将篮球调整到合适的角度,乍一看投出去的抛物线还十分符合公式定律。

 

安迷修也不出声,一边看着一边在那儿想,他一个人在篮球场呆了多久?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这里吗?有没有其他人来陪他?

 

嗯?我为什么要担心没有人来陪他?安迷修一下子愣住了。他瞪大眼睛盯着雷狮上跳的动作,从篮球裤露出来的线条优美的腿部肌肉,看到因为动作而飞起来的衣摆下蜜色的细腰,再往上看见汗津津的脖子上性感的突起,顺着雷狮下落的动作,看见他深紫的眼眸像是装满了闪电,在阳光下划出一道深色的虚影,带起刘海深蓝的几缕发丝,简直如同夜空中飞过的流星一般。

 

安迷修从来都不知道,和他掐架掐了三年的人竟然有一双这么好看的眼睛。不,其实其他地方也挺好看的,再看看好了,再看看。

 

于是他就这么盯着雷狮看了一个下午。

 

最终雷狮听见放学的铃声响起,转过头去看见安迷修的时候,安迷修依旧瞪大了眼睛盯着他,把天不怕地不怕的雷狮大人生生吓了一跳。

 

“艹你大爷的安迷修,做卷子做傻了吧。”

 

“噢。”安迷修终于回过神,“对了,我是来劝你回去上课的。”

 

雷狮嘴角抽搐,看起来很想给他一拳:“放学铃都响了你来跟我说这个?”

 

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总是感觉这个时候的雷狮虽然语气不怎么样,但是心情还是挺好的。他从观众席上站起来的时候脑子里还残留着深紫色的虚影,顿了几秒钟时间才伸出手拍掉黑色校服裤上的白印子,又忽然牛头不对马嘴地回了一句:

 

“雷狮,你的眼睛挺好看。”

 

安迷修还没有抬头,就听见篮球落在地上又弹起的声音。盛夏的微风恰巧从两人中间经过,安迷修将视线从风中一路滚偏的篮球上转移到雷狮身上来的时候,才终于明白刚才自己盯着雷狮看的时候是怎样一种傻逼表情——因为此时雷狮也同样用这种表情看着他,两只手还维持着握篮球的姿势。

 

“雷狮,你是不是被篮球砸坏脑袋了?”

 

“你......!”

 

“???”

 

安迷修站在原地看着雷狮你了半天,那双好看的眼眸瞪得跟铜铃似的,脸部肌肉怎么看怎么僵硬,那双灵活的手在篮球服上来回抹了半天,最后终于低声骂了句什么后一把抄起又滚回来了的篮球,用及其凶残的动作往球场边上的竹筐里甩过去,手边带起一阵凌冽的呼声。

 

竹筐顺着内部篮球的旋转轨迹剧烈摇晃了几下,好歹也没有倒下来。

 

“你......你不是说回去上课吗!还站着干什么!!!!”

 

“又是你说放学铃响的,你该不是个傻子吧雷狮。”

 

“靠!!!老子说上课就去上课!!!!!!!”

 

“......你有病啊你。”

 

结果两人当然没有去上课,并且今天十分罕见地不用上晚自习。雷狮强行拉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安迷修溜到了校门外大排档附近撸串,雷大爷一张红钞票拍在了折叠桌上,青岛纯生百威珠江各种牌子就当啷当啷摆了一桌。

 

安迷修用一次性筷子戳了戳刚端上来的锡纸烤茄子,一抬头,发现好几瓶啤酒已经空了,雷狮有些上脸,但还没打算停,手里抓着一瓶“铛!”地一下就往桌子上放,单脚抬起来踩住了长板凳儿,拽得跟二百五似的指着安迷修吼了一嗓子:“安迷修!你给我跪下!”

 

四周的人群顿时纷纷侧目而视。

 

安迷修端起还冒着热气的茄子,拼命抑制住往雷狮脸上糊的冲动。

 

“安迷修我问你!”雷狮大爷看起来也就想过过嘴瘾,没让他真跪下,“这么久不见,你小子是不是去泡妞儿了!!!”

 

安迷修气得嘴角都快起泡了:“泡你个大头儿子的妞儿,我这一个月除了看试卷就光看见你了好吗!”

 

“噢,你去泡试卷了?”

 

“......雷狮你喝高了吧。”

 

“不对!我知道了!”雷狮猛地从板凳上站起来,两手重重拍在了桌面上,发出一声将近爆裂的巨响。啤酒瓶里面的液体晃出一个极高的弧度,眼看差点儿就从瓶口洒了出来,安迷修见状赶紧按住了还在余震中的折叠桌子,心里想着跟雷狮一起吃饭果然是个不明智的选择。

 

“我知道了!安迷修你是不是来泡我的!!!!”

 

......WTF?!

 

雷狮这一句话的音量已经不能单纯用吼叫来形容。安迷修回过头,果然发现四周的路人再次纷纷侧目而视,这回还多了不少暧昧的眼神以及口哨声。

 

安迷修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完了,我的一世英名。

 

第二个反应是:其实雷狮长得还算可以?

 

第三个反应是:卧槽我刚才在想什么?!

 

雷狮没有听见安迷修的回答,一低头却看见对方正盯着他,眼神诡异难懂,便以为他猜对了,得意地咧开嘴大笑:“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也有今天!你说啊你是不是来泡我的!!!你有本事说啊!你是不是暗恋我很久了!!”

 

安迷修已经不想再去看路人的眼神,他忍不住用手捂住脸,却从指缝间瞥见微弱的灯泡光线下,雷狮那双如同流星一样的深紫色眼眸闪耀着熠熠光辉,微泛红的脸上带着嚣张至极的笑容,像是哪个国家偷跑出来的小王子,此刻正为自己短暂的自由得意地忘情欢呼。

 

当他再次看进那片紫色,又猛然发现一处藏得极深极深的落寞与无力,在角落苟延残喘,却始终挥之不去。

 

他自然不知道在这一段时间里雷狮发生了什么事情,又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他只是想起了刚才雷狮一个人在篮球场里孤零零的身影,那时阳光下的雷狮与平常和他打闹互怼的雷狮不太一样,但是却能令他产生一种相同的情感。

 

安迷修抬起眉眼看了此时正在瞎嚷嚷的雷狮很久,优秀的语文功底终于能够让他找出一个相对正确的词汇来形容这种心情——

 

珍惜。

 

面前的雷狮还在继续作妖,安迷修不敢确定他是醉了,还是只是想拿自己当笑话发个神经。但眼看着雷狮拿起啤酒瓶子就要再灌一口的行为,他还是赶紧上前截住了雷狮的动作,顺势将他的手臂扛在自己肩膀上。雷狮的头一歪,猝不及防倒在了他的脖颈处,温热的呼吸使得安迷修心中那份情感一时间愈发浓厚。

 

“安迷修你......你倒是说啊......”

 

“我说我说......是是是我是在泡你行了吧。太晚了我们先回宿舍。”

 

安迷修将话题敷衍过去,带着雷狮站起身,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揽过了雷狮的腰。没想到雷狮大爷发出一个表示不屑的鼻音后,用了至少十一成力度把安迷修的手拍开,发出了极为震撼的清脆的一声响音,接着双臂围住安迷修的脖子猛地向上一跃,整个人扑到了他的背上。

 

被压在底下差点腰折了的安迷修手也还疼着,没来得及骂上一句,就感觉双肩上的手臂开始无力地往下滑,吓得他连忙用手扶住雷狮的双腿,又顺势把他整个人往上提一提,轻巧地把人背了起来。

 

算了,送佛送到西。

 

安迷修心情沉重地叹出一口气,背着不知道还清不清醒的雷狮往宿舍楼走去。

 

校道上一路的灯光昏暗迷蒙,安迷修只能勉强靠着地上的影子来辨认方位,心里想幸好没让雷狮一个人回来,不然这货非得在校道旁边睡到第二天天亮。

 

背上的雷狮一路安稳,在安迷修快要走到宿舍楼的时候,他却迷迷糊糊开口说了一句:“我不想回去。安迷修你放我下来。”

 

这个世界上的雷狮应该是意气风发并且骄傲自得的,至少在安迷修心中他应该是这个样子。而当雷狮不是这个样子的时候,就是更应该要用心对待的时候。懂得这个道理的安迷修当然没有放他下来,甚至又将他往上提了提:“那你可以去我宿舍,我舍友都走读。”说完就真的往自己宿舍方向走过去。

 

“你不会真想泡我吧傻子安迷修......”他听见雷狮嗤笑了一声。

 

“我要说是,你能乖乖回来上课?”

 

“不能,滚。”

 

这下轮到安迷修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我是认真的。”安迷修左右看了看,决定挑那条比较远的路走,“我想和你一起上大学,再一起过四年,然后可能会一起过下半辈子。我觉得我现在脑子有点糊涂,但我的确是这么想的。这样挺不错。”

 

雷狮沉默了好一会儿,直到安迷修走了差不多三分之二的路程,他突然感觉环住自己脖子的双臂缓缓收紧了一些,背上雷狮柔软的发丝带着汗湿的气味轻轻蹭过他的喉咙。

 

“你保送?”雷狮问道。

 

“嗯。你要是想上,估计还得努力一阵子。”

 

雷狮大爷对他的老妈子口吻嗤之以鼻:“老子上去分分钟的事情,用不着你天天催我上课。”

 

安迷修没有反驳,因为雷狮的确有这样的实力。他从来不按照老师的套路复习,但总是能够得到意想不到的高分。

 

“那你是要上还是不要上?”

 

“不要,你这告白太寒碜了,连戒指都他妈没有一个。不跟。”雷狮整张脸埋在安迷修的脖子里,说话声音闷闷地响。

 

这话听得,安迷修又笑了:“那高考完了咱们去选一对?这东西我自己挑不好。”说着还不忙用脚撩开了虚掩的宿舍楼大铁门,和值班的老大叔打了声招呼,仿佛现在正讨论着明天食堂的菜单。

 

他的宿舍在三楼。安迷修用力踏了地板,将楼梯间的感应灯点亮,背着雷狮开始爬楼梯。雷狮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直在数着阶梯数,一路沉默,终于在三层的最后一个阶梯落脚之后,轻轻地“嗯”了一声。

 

安迷修确定,就在那个时候,他的人生自此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重回故地,安迷修始终还将这些细小往事记得清清楚楚。他听着头顶上风扇传来的嗡嗡声,将视线移回如今已经有了液晶显示屏和崭新黑板的讲台,看着那双如记忆里一样依旧璀璨的深紫色,心中再次泛起那种熟悉的情感。

 

雷狮已经接连回答了好几个学弟学妹的提问,看起来开始有些不耐烦了。安迷修见状只好无奈地拎起饮料走上讲台把雷狮给替下来。

 

台下的学弟学妹们看见今天来做动员的雷狮学长竟然帅炸天际,本来就有些小兴奋,现在看见另一位大帅哥安迷修也上来了,台下的小女生们不禁开始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雷狮坐在椅子上眉头一挑,接过饮料不发一言,但安迷修却能看出来他不大高兴。

 

对着他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安迷修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进行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开始继续刚才被打断的提问。

 

他与雷狮不同,对法律有着与常人不能相提并论的兴趣。但当初雷狮打死了也不愿意去填报法律系,所以安迷修只能退而求其次,向大学提交了金融系法律系双学位申请。这回丹尼尔让他陪同雷狮一起前来动员,估计也有着这一部分原因,在场许多学弟学妹都十分关心专业以及双学位修选的问题,这些细致的事情要是让雷狮来回答,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

 

窗外的阳光在一问一答中渐渐滑落,总的来说,今天的动员大会进行得还算顺利,直到台下小师妹提出了一个令安迷修一时间语塞的问题:

 

“请问安迷修学长,您高考前一个月是怎么样度过的呢?”

 

呃。安迷修回想起刚才在台下发呆想起的各种回忆,决定在心中给小师妹道个歉,然后赶紧在脑海里编造各种完美高考冲刺阶段学习作息时间表。

 

总不能告诉师妹,他那一个月都和旁边的雷狮学长腻在一起吧。

 

正当安迷修迅速编排了合理得不能再合理的理想学习作息表,准备慢慢道来的时候,他听见一旁坐着的雷狮突然轻笑了一声。

 

“问我啊,我知道,他那一个月都在泡我呢。”

 

......WTF。

 

交往了一年,纵使安迷修已经习惯了雷狮时不时的整蛊作怪,但他还是不太想看此时此刻师妹的表情。

 

雷狮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一直眉眼弯弯,面带得意地看向他。安迷修对上了那双感情浓墨重彩的眸子,沉默了两秒钟,最终还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对的对的,是在泡你。”

 

台下全体同学望了望表情无力的安迷修,又望了望表情嘚瑟的雷狮,不约而同地做出了写满【yoooooooooooooooooooo】的滑稽脸表情。

 

完了,一世英名......

 

安迷修心中像是被塞满了甜腻的糖浆,望着身旁雷狮得意洋洋的眉眼,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声。

 

“那之后呢?之后怎么样了?”好奇的师妹追问道。

 

安迷修俯下身,伸手握住了雷狮的手,把还在嘚瑟的雷狮拉了起来,又将交握的双手拉到了讲台跟前。肤色分明的两只手上,款式相同的银戒指在日光灯下闪耀着柔和的光辉。

 

“喏,追到手了。厉害吧。”

 

 

END

 

 

厉害了我的安哥。

丹尼尔:(冰河世纪笑)你们就是这样做高考动员的吗?根本动员不起来好吗?

 

大概解释一下,就是安哥和雷总在高中时期互怼怼出了感情,但是两个人因为习惯性互怼所以毫无所觉,直到高三雷总家庭状况出了变故,整个人开始无心向学(???),将自己与其他所有人都隔离开来。这个时候安哥终于醒起去篮球场找雷总,雷总面上凶残其实还蛮高兴,之后趁着酒壮人胆的时候给了安哥一些暗示,虽然安哥还是很明显地不懂但是不妨碍安哥也恰巧开窍突然表白......然后就考上同一所大学在一起了的故事。


亲们,就算能保送也不要像安哥这么浪知道吗。

本文行为请勿模仿。学霸不是你想当,想当就能当。这是安雷的高考,不是你的高考,更不是我的高考。【笑

关于双学位的设定本来是有很多脑洞的,但是再写下去感觉就不属于这篇里面的内容了,所以还是就这么算了吧(???),至今不是很懂为什么我会写这样的一篇文出来。

大概是想让安迷修这样宠雷狮宠一辈子。


评论 ( 3 )
热度 ( 66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