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赞歌 (1)

lamento世界观,私设众多。我自己也不知道会写多长。

开头会正剧多一点,主要发糖,小虐怡情。

至于不知道这是什么世界观的同学......可以选择百度谷歌。简单来说就是猫化,不简单来说能说上2000字,所以建议大家还是百度谷歌吧hhh

顺带安利lamento这个游戏。但是未成年的小朋友们就不要玩了。(笑

BGM推荐歌うたいの猫。刚差点贴错bgm……

-----------------------------------


安迷修常常会做一个相同的梦。

 

他梦见自己站在一个不熟悉的地方,他的身上没有丽比卡的猫耳与尾巴,脸颊两边却有着从未见过的尖尖的形状奇怪的听力器官。每一次进入梦中,他都会感到身体无限的疲惫,他的双剑随意插在松软的土地上,手心上沾满了干涸的血迹,手背上的护甲裂纹自一条明显的裂缝处扩散开来,手一动,护甲就碎裂一地,露出了自手臂延伸到手掌边缘的一道深深伤痕。

 

此刻狼狈的样子本应当在战场上看见,但他环顾四周,却都是散发着星星点点微光的花朵,五颜六色,甚至还轻轻随风摇摆着。当他再抬起头往远处望去的时候,才发现那是一片望不到头的花田,视野里各种颜色晕染在一起,最后与湛蓝色的天空混合在一起,失去了边际。

 

很美。可是他实在是撑不住这破败的身体,单膝跪在了地上,视野从美丽的花田无力地跌落到了自己布满了猩红的腹部。

 

但他觉得他此刻不应该倒下。他将还在流血的手伸向自己的双剑,支撑着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远方隐隐约约有人在叫喊他的名字,像是在亲切地调笑,仔细一听又似乎像是在嘲笑他。那声音顺着微风消失在了花田的远方,渐渐与看不见的边际融在一起,最终消失了。他一时间感到十分酸涩,又十分温暖,想要再往远方而去,却低下头,看见自己腹部的位置上一滴一滴,落下来的血染红了一路的花朵。

 

你会在那里等我吗?他喃喃自语。

 

最终他还是倒在了地上,压下一片的鲜花,仿若生长到了土地中一般。他的视野开始变得模糊,四周鲜花的颜色也渐渐淡去,在意识的最后几秒,他隐约看见了自远方疾奔而来的一道身影。

 

怀抱着地上一丛鲜花,他面带笑容地睡在了花田中。

 

安迷修自梦中惊醒之后,经常不明所以,本应当十分痛苦的一个梦境,却让他感到自由与幸福,然而深藏在知觉中细小的苦涩自喉咙中咽下去之后片刻,会使他的脑海被铺天盖地而来的孤独与空虚占据。

 

但他是住在幽刻之谷深处的吉良的猫。吉良的猫往往都是单独生活,很少有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因此安迷修以为,在他一生冗长的时间里,或许并不能体会到名为“孤独”的情感——他根本不懂。独来独往是这里的习俗,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

 

严格上来说,他也算不上是吉良的猫。他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深棕色的,将猫耳里面翻过来,还能看见很漂亮的米白色,与吉良代代相传纯黑色的耳朵和尾巴截然不同。他的师傅在一个深夜里巡视树林的时候,拾到了被遗弃在迷失之森的婴儿安迷修,襁褓上面还锈了他的名字。

 

“你不是吉良的猫。你要记住。”他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被长老不断地如此告知。那种可怖的语气,就仿佛是生怕被什么东西附上去一般。虽然安迷修本身不甚在意,但这还是令他感觉这个地方与自己格格不入。

 

吉良的猫常年生活在封闭的幽刻之谷,因此也极度地排斥外人。如果安迷修被发现的时候年纪再大一些,或许长老就不会让他在幽刻之谷生活下来。

 

即便如此,吉良的猫们也不太待见安迷修。每次见到他,就像是见到什么脏东西一样,不是避开,就是故意上去找茬。幸而他的师父十分维护他,教他傍身的剑法,并且对他的天赋称赞有加,说他必将成为吉良最优秀的斗牙。事实上,安迷修听过的所有称赞,都是从他师父的嘴里说出来的。自从他师父过世,吉良已经很少有愿意与他交谈的猫了。

 

即便如此,安迷修也渐渐适应。他在幽刻之谷一天天长大,现在快要到了成年的时候,可这么多年来唯一能让他感到孤独的,就是夜晚闭上眼睛之后,那个一成不变的梦境。

 

结束了一天的巡视,安迷修在阳之月刚刚坠落的时间穿过迷失之森的边界,回到了吉良的村子。夜晚的森林尤其不好走,但他好歹走了将近十多年,也不至于会被路上的枯枝断叶绊倒,更加不会迷失方向。这么想着,他望着天上渐渐生气的阴之月,忽然觉得这一成不变的人生无聊透顶。

 

脑海中的想法还没来得及掐灭,安迷修在草丛中摸黑走了两步,抬脚的时候忽然像是踢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

 

思绪被拉回的同时,他终于意识到一路上隐隐飘过来的奇怪的气味是什么——他收回脚蹲下身,对于丽比卡来说异常灵敏的嗅觉捕捉到了扑面而来的血腥味。

 

地上是一只正在流血的猫,胸口还在一起一伏,看来是还活着。

 

安迷修第一次遇见这种状况,吉良的猫从来不会踏进别人的领地,如果在领地里发现别的猫,或许已经死了,又或许只是来找茬的。他慌了几秒钟,还伸手挠了挠了耳朵后面的毛发,盯着地上那只猫起伏弧度越来越小的胸膛,终于叹出一口气,决定将他带回去。

 

安迷修的小屋在村里最边缘的地方,此时大家应该都回到了屋子里,一路上不会有什么人的。他这么安慰自己。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大胆的想法,吉良是一个极度排外的地方,以前也遇到过误闯的外乡人,安迷修从来都是偷偷塞给他们一些草药或者干粮,然后让他们远离这里。幽刻之谷危机重重,吉良更不会允许外乡人进入,如果留在这里,说不定会被挑事或者遭有心人利用,结果只能更糟。

 

但是这一次不行。他内心有一道不知从何而来的声音告诉自己。你要是敢把这只猫丢下,你就再也不会遇见他了。

 

安迷修先就近找了一些急救的止血草药,将那只已经失去意识的猫扶到了大树干底下。他穿着黑色的斗篷带着宽宽的兜帽,在黑夜中什么都看不清,安迷修仔细观察了半天,才发现他的胸口临近心脏的位置开了一个小口,像是被匕首扎的,此刻还在往外冒血。

 

安迷修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为他做了紧急的包扎。考虑到有可能会压到伤口,安迷修甚至不敢背着他回去,只能一路抱着他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TBC


啊对了差点忘了求心心和手手......噫。

评论敲666也可以的(bushi

评论 ( 4 )
热度 ( 62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