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赞歌(2)

雷狮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昏暗的木屋内,四周的木板发出一种潮湿的气息,显然已经有好长一段历史。他动了动身子,看见胸口的伤被包扎得整整齐齐,一低头,药草的清香就钻进他的鼻尖,身上大大小小的擦伤也一并清洗过被涂上了药膏,而期间他在昏迷中竟然毫无所觉,显然被很细心地对待过。

 

救了他的莫不是一只雌性?雷狮心想。

 

无论是不是,他都不能待在这里太久。自从被来威那群混蛋借口赶出了城镇,他除了四处躲避暗箭以外就是不停地与追杀者战斗,期间堂弟卡米尔为了掩护他逃走与他兵分两路,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如果没有办法摆脱这群家伙,至少也要与卡米尔会合。

 

雷狮打定了主意,勉强站起来。胸口的伤还没有完全闭合,一动就疼得他脑子有种抽搐般的鼓胀感,兜帽下面的耳朵因为生理上的刺激微微蜷缩了起来。但他没有去看胸口已经重新染上血迹的绷带,伸手向下摸到藏在披风里的匕首,开始冷静地调整自己的呼吸。他从这个房子里唯一的窗子向外望去,看见房子不远处有两道细长的身影。

 

其中一个身上背着两把长剑,正伸过手去接另一个递过来的小篮子。雷狮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确定递篮子的那个,是只雌猫。但很明显那只背着双剑,有棕色毛发的雄性才是这间屋子的主人。他看着两人道了别,那只棕色的猫拎着篮子朝这边走过来。

 

既然是只雄性,那他就不客气了。

 

雷狮拉好头顶的兜帽,俯下身悄无声息地踱到了门口的位置。

 

那边,安迷修笑得一脸温和,给面前这位显得极为害羞的雌性道了声谢。

 

“真麻烦这位小姐,总是为我的事情操心,实在是万分感谢。”

 

“不......不用客气,您救了我一回......”那只雌猫低下头扭捏了一阵子,对着安迷修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

 

她在心中作何想法安迷修不清楚,但此刻他面上不显,心里正忙着努力地回忆起这只雌猫的名字,以免使气氛变得尴尬。

 

吉良的雌性非常稀少,在珍贵的同时却也十分容易受到许多心怀不轨的雄性侵犯。安迷修本着师父传授的骑士道精神,凡是遇见雌性被欺负的情形,都会上前教训一番,这也使得他在吉良的地位被孤立得更加彻底。

 

然而对于救过的雌性,他很少问过名字,或许有问过,但之后就往往没有见过她们,因此很难有深刻的印象。

 

所幸雌猫也只是关心了他几句,将她亲自晒干的药草与一些采集来的果实递给他,也没有问安迷修记不记得她的名字。本来安迷修并不想平白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尤其是雌性的,但是想到屋子里还藏了一个重伤员,并且现在也不是适合出去寻找药物的时候。抬头看了看挂在天上的阴之月,踌躇半晌还是接过来,郑重道了谢。

 

按照原本的想法,他还必须在天黑的情况下护送这位雌猫回屋,但安迷修放心不下屋里的那只猫,只能远远目送她离开之后就匆忙走近木屋内。

 

心里想着如何瞒过长老和吉良的居民将伤者安置好,安迷修并没有察觉到屋内带有些许紊乱的呼吸与诡异的气氛。他推开门,却突然发现眼前一道暗蓝色的影子闪过,在视线的角落捕捉到了刀刃冷色的光芒。安迷修眼神一凛,多年不曾懈怠的训练使他条件反射抽出剑挡在了胸前。

 

他灵敏的耳朵听到了一丝金属碰撞的声音,那是成功挡住了对方进攻的标志,却意外地没有看清对方的面目。在下一个瞬间,一股寒气自背脊处窜起,安迷修转过身,只来得及将双剑交叉在胸前,锋利的刀刃将他的右臂自下而上划开一道细长的血痕,最后划过手掌边缘,“铿”地一声撞到了他的剑锋上。

 

安迷修这才终于反应过来,调整了自己的防守姿势,抬头却隐约看见屋内老旧的木质墙壁上映着一把大锤子的影子。安迷修心中一震,但还没等他细看,就感觉到千斤重的东西呼啸着落在了他的胸口上,擦过他的剑柄迸发出细长的火花。安迷修往后重重倒在了地板上,被对方俯身上来彻底压制住,才抽了空往胸前一看——竟然是一把匕首抵在了他的心脏处。

 

他惊愕地瞪大了冰绿色的双眼,看见那把匕首的主人一身漆黑的披风,戴着宽宽的兜帽,整个身体压在了他的上方。此刻两张脸靠得极近,安迷修甚至还能看见身上那只猫散发着紫色微光的瞳孔和深蓝色的发丝,以及那只握着匕首的手臂上繁复的黑色咒纹。

 

那只猫见他呆愣在原地,一眼看去对方瞳孔里竟全是自己的倒影,不由得露出一抹挑衅的笑容,从弧度优美的唇边缓缓吐出一句话。

 

“看什么看,打劫。”

 

“什......什么?”

 

“打劫啊,懂不懂。”那猫晃了晃手上反射着银光的匕首。

 

这下安迷修直接被吓傻了。

 

幽刻之谷行迹难觅,可怜安大帅哥,在吉良的十几年时间硬是没有遇到过劫匪。骑士道守则的每一条他都能倒背如流,他努力在脑海中搜寻师父教给他的每一句话,但是偏偏就没有一句说要如何对待劫匪。

 

有只猫要来打劫他,怎么办?安迷修整个人都懵了,以至于明晃晃的刀尖对在他胸口,他也没有在意,依旧傻愣愣地看着对方。

 

对面一直被他盯着的雷狮反而瘆得慌,心里想这只猫该不会脑袋有毛病吧?

 

偏偏在这个气氛紧张的时刻,从门外由远而近传来了踢踏匆忙的脚步声。安迷修心里一虚,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抓住了这只劫匪猫的手,一个四两拨千斤将他反压在地,捏住了对方的手腕,趁他吃痛的时候将匕首狠命甩向木床底下。

 

只听“咚”地一声,匕首稳稳插在了床底内侧的木板上。

 

安迷修听见这声音后大大松了一口气,回过神看见身下的猫一脸红潮,呼吸急促,连忙把他重新抱上床,盖好被子。想了想,又把被子盖过他的头顶,枕头搁在了床板旁边,表示自己刚刚正靠着床休息。

 

他隔着棉被拍拍底下的猫,小声说道:“哥们儿,忍一忍,我得把你藏起来知道吗?”

 

底下没有应声,安迷修隐约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哪里不对,可是一时间又说不出来。此时脚步声刚好在他的屋子门口停下,安迷修心里慌得很,也来不及多想。

 

紧接着果然听见了敲门声。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床铺,见那哥们儿老老实实待着了他才放心地走过去开门。手还没碰上门把,才记起来他的右手刚刚被匕首划破,所幸伤口不是很深,此刻已经止了血,只留下一条有些脏污的血印子。他随意拽了随身的绷带缠在手臂上,就去把门打开。

 

门外自然是刚才去而复返的那只雌猫。她对安迷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安迷修哥哥,我刚才听见你房里有打斗的声音......你没事吧?”

 

“哦,不用担心,我只是......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安迷修一点也不擅长说谎,这话编得他背后冷汗直冒,脸上还得保持着完美的笑容,“下回小姐听见什么响动,也不要这样莽撞地过来了,伤到您可要怎么办?”

 

雌猫低下头,脸上爬满了红晕:“好......好的,我知道了。”

 

屋里面雷狮正闷在被窝里,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刚才被安迷修压在身下的时候脸色红红的,自然不是因为害羞,是因为他的伤口裂开没有及时处理,出现了些微发炎的迹象。更何况之前每天没日没夜地奔波,身体新伤旧伤趁机一起发作,他醒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在发烧了。

 

一开始还多大没感觉,等到他被安迷修反击的时候才察觉出自己浑身无力的状态,但安迷修已经先一步把他塞进了被子里,他现在只能闷在里面听对方和一只雌猫在说话。

 

雷狮盖着棉被觉得他好气呀。碰上个傻子也就算了,还得让这个傻子把自己摁在床上藏到被子里?还要藏在被窝里听这傻子勾搭小姐姐?

 

雷狮他娘的第一个不服!

 

火气一上来,他就想要在这节骨眼儿上使点儿坏。虽然他还发着烧,但脑袋可一点都不晕。雷狮待在被窝里想了想,觉得现在他烧得鼻子也有点堵,说起话来估计也带鼻音,于是放心的一撩被子坐起来。

 

门口还扭捏着没有离开的雌性就看见屋内床上突然坐起来一只黑乎乎的猫,吓得她惊叫了一声,可怜兮兮地就想往安迷修怀里钻。安迷修背对着床铺,倒是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听见身后一个带着鼻音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嗓音低吼道:

 

“安......米秀......!你怎么敢和别的猫在一起!你这个负心汉!”

 

安迷修额头抽抽,回过身骂了一句:“我叫安迷修好吗!名字好歹念准一点!”

 

“大爷我发烧烧到喉咙了!不行吗!呵呵!”

 

“发烧能烧到喉咙你以为我傻......?!”

 

不对,等会儿......安迷修动作一僵,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一直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了。

 

这不就活脱脱一抓奸现场吗?

 

他回过头看了站在门口的雌性,果然两只眼睛已经开始聚起了水泡,身后的尾巴也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她见安迷修并没有第一时间反驳,却回过身与床上的猫斗嘴,更是对眼前的情景信了三分。一旁的安迷修还没来得及说上什么,她就含泪低着头说道:“这位......哥哥,对不起你不要误会,那个我和安迷修哥哥没有什么的,我、我祝你们幸福!!!!”

 

说着就边擦眼泪边一路跑走了。

 

安迷修非常懵逼,头顶上的问号排起队来简直能绕屋子一圈。他保持着迷茫的表情回头面对屋内此刻正感到大快人心并想为自己的演技得意地叉会儿腰的劫匪猫,欲言又止,憋了半天,最后只憋出来一句:“我叫安迷修,你到底记住没。”

 

还坐在床上的雷狮瞬间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行行行本大爷记住了安幂秀是吧!”

 

“是安迷修!”

 

“知道知道,安蜜休。”

 

“安迷修!!!!!!!!”

 

“好好好安迷修。”雷狮在床上笑得差点没喘过气来,心想猫傻也是挺可怜,不逗他了,“你也记住了,我叫雷狮,从现在开始大爷我就是你的绯闻男友了哈!”

 

什么鬼???安迷修内心崩溃无言仰望天花板,瞬间感觉到比迷失之森还要广阔的无力和比阴之月还要透彻的绝望。

 

师父,劫匪原来是这么恐怖的一种生物吗?


TBC


不行了,再这么下去我就要修仙修到大乘了。。。

评论 ( 3 )
热度 ( 54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