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赞歌(4)

被人吐槽写什么CP都是慢热到死。【是的,无法反驳。

第三章

-------------------------------------

安迷修做了十多年的梦,而如今看来,反而是现实更像是一场荒谬的梦境。生活了十几年的土地还是以往一成不变的样子,与他在同一片土地上生存的猫们也同样一成不变,任凭他再努力迈向那道隔阂,最后还是发现他根本跨不过去。

 

安迷修在师傅的温情之下做了十多年的梦。师傅教导他要遵守骑士道,要亲切地对待雌猫,惩恶扬善,正气凛然,教导他世间有多么美好,无论什么事情只要执着地努力,一定会有回报。而现在梦醒了,安迷修惊醒在吉良居民的怒骂声中,右耳的刺痛提醒着自己,这才是真正的现实。长老最后看了他一眼,念在一同生活了十多年的份上,允许他收拾好了行李再离开吉良。

 

“走吧,恶党。”安迷修连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回过头将瘫倒在地上的雷狮背起来。

 

雷狮全身依旧松软无力,体温高得可怕,但是他的神志却从未这么清醒过。身后的谩骂声能听得一清二楚,他静静伏在安迷修的背上,心里想这个傻子,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安迷修挡在他面前,公然与长老对峙的时候坚毅却溢满悲伤的表情。

 

他是因为被诅咒所以才不得不逃出来的。但他带着卡米尔一同从那个如同监牢的地方逃了出来,并不是因为他对于身负诅咒的恐惧,而是因为受不了那些人以诅咒为借口一天一天的暗算和落井下石。

 

这个世界远远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美好,雷狮自母亲去世之后就已经明白这个道理。但很明显,安迷修与他恰恰相反。

 

真是个傻子,他想。但是又有些莫名地羡慕。并且安迷修背着他,时不时还回过头问他感觉如何的动作又让他有些莫名地高兴。

 

“喂,安傻子。”雷狮迷迷糊糊地开口,“我可是只被诅咒的猫,你不怕我?”

 

安迷修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你还是没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安迷修。另外,我不怕你。”

 

“为什么?”雷狮又问。

 

“我的父母将我遗弃在森林里,师傅在收养我五年之后也病逝,我在这里没有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如今还被同族赶了出去……我觉得,比起你来我更像是被诅咒的那一个。”

 

雷狮抬起头哈哈笑了:“你要和我比惨吗?我觉得我还是比你惨一点的。”

 

说话间,两人已经靠近了安迷修的木屋。安迷修把雷狮往上颠了颠,腾出一只手来开门。雷狮条件反射抱紧了安迷修的脖子,双腿勒住他的腰。两人没有交流,却默契得像是相处了好几年的朋友。雷狮什么也没有察觉,安迷修却为这份默契愣了好一下子,忽然鼻头一酸,眼眶瞬间涌进一股湿气。

 

“雷狮。”安迷修第一次叫了他的名字,“如果……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背上的雷狮的脑袋靠在他的右肩,安迷修感觉到雷狮柔软的蓝色发丝在他的脖颈间轻蹭几下,然后模模糊糊听见对方说了一句话。

 

右耳的伤痕上血迹已经风干,但是依旧听不见声音。安迷修侧过左耳问他刚才说了什么。

 

雷狮一脸不耐烦:“说你大爷。赶紧地进去,有点儿冷。”

 

安迷修一听,“噢”了一声,也不问了,匆忙先进了屋把门关好,将雷狮放在了床上,开始收拾东西。

 

雷狮抱着枕头坐在床上,盯着安迷修忙这忙那,收拾东西的途中还不忘腾出时间来给他调制药剂,像老妈子一样催促他喝了,又不慌不忙地叮嘱他盖好被子。如果不是窗外有长老派了眼线来监视的火光,或许他会以为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安迷修还是几分钟前那个将劫匪当作病人的傻子,现在还在给他捣药草。

 

不得不说,安迷修天生有着安抚人心的力量。现在前途一片迷茫,雷狮却一点儿也不着急,甚至有些享受这样的时光。药剂下去之后热度稍有退散,雷狮抱着被子老是忍不住要往安迷修右耳上看,只见那只漂亮的棕色耳朵上劈开了一道血痕,耳朵边缘甚至因为伤口而凹下去一小块地方,远远瞧着像是畸形一样,很是难看。

 

他又想起刚才在木屋门前,安迷修问他愿不愿意做朋友。他知道他们有着某种程度上相似的经历,但性格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雷狮将他自己置身于黑暗中,不愿意沐浴光明,也清楚地知道身边不存在这种奢侈的东西。而安迷修却让他自己成为了一道光,在黑暗中格格不入,固执地将自己逼得无路可走,最终只好形单影只地离开。

 

他们像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理应成为敌人。而事实是他们现在正在一个屋子里和平共处,雷狮甚至还颇为享受。他想他是愿意与安迷修相处的。至于是否能成为朋友这一点,实在有待斟酌。

 

毕竟这是只傻猫,仔细想想还是有些嫌弃的。雷狮托着腮帮子笑而不语。

 

他们收拾好东西之后利落地离开了吉良。安迷修仍然背着尚未退烧的雷狮,雷狮背后还被强迫性地盖了好几层的大衣,肩上挂了小小一包袱的行李,在吉良猫们的注视下走进了迷失之森。

 

安迷修最后一次回头。在长老身后,没有任何一只猫对他流露出不舍的意味,只有之前那只雌猫悄悄站在屋子后面,用担忧的眼神看着他。安迷修心满意足地笑了笑,然后转过身趁着阴之月微弱的光芒缓缓踏进了森林。

 

他坚信世间并非黑暗独存,哪怕有一丝光芒,都是他要坚持下去的理由。

 

迷失之森的树木遮天蔽日,两只被赶出来的猫只能依靠朦胧的阴之月指引的方向缓缓前进。背后雷狮被层层叠叠的大衣闷出一身汗,却意外地不觉得难受。他又抬起头勉强看向安迷修受伤的猫耳,看它在安迷修的脚步下一晃一晃,在月光下笼罩了一层薄薄的、暖棕色的光辉。雷狮有一瞬间竟然觉得,那道可怖的伤痕仿佛是骑士荣耀的勋章,而他还是城中那个小小的幼童,只是因为贪玩迷失在了森林中,最后被他的骑士絮絮叨叨地背回家。

 

雷狮把脸埋在这位冒牌骑士的脖颈上,闷闷地笑了。

 

“安迷修,你的耳朵好难看。”

 

“不爱看闭眼。”安迷修从鼻腔里哼出一口气,这个忘恩负义的恶党。

 

“你今天还没洗澡吧。我都闻到味儿了。”

 

“你以为谁害的?!”

 

“我呀。”雷狮闷笑几声,“不是告诉过你吗,我是被诅咒的猫,你和我待在一起会变得越来越丑,越来越邋遢,最后没有雌猫肯要你的。建议你现在把我放这儿,走快点还能在天亮之前赶到最近的村庄。”

 

安迷修没有说话,却摇了摇头。

 

“真不放我下来?”雷狮脸上笑着,眼中却孕育着一股山雨欲来的阴云。

 

安迷修“嗯”了一声,“你还在生病,把你放下来就等于让你去送死。”

 

雷狮不回话了,他收紧了拦在安迷修脖子上的手臂,暗紫色的瞳孔中不断闪过复杂难懂的情绪,最终闭上眼,露出一抹愉悦的笑容。

 

“那送我去蓝闪吧。我在那里有住处。”

 

安迷修呀安迷修,这艘贼船,你上来就别想下去了。雷狮心底里喟叹一声,在安迷修的背后调整了舒服的姿势,放任自己陷入梦乡。

 

 

TBC

 

雷总!!!你不想做朋友也可以直接结婚啊!!!!【不是

评论 ( 3 )
热度 ( 41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