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写画画。想写啥就写啥。有时候废话有点多。欢迎自由勾搭尬聊。
所有作品未授权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赞歌(5)

(4)

--------------------------------


雷狮在安迷修背上睡了一路,途中身上的高温也渐渐退去。迷迷糊糊睡醒的时候还在心里感叹一声,真是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过了,下回如果有时间,不如再找个什么借口让这个傻子骑士背他睡一晚上。

 

想毕一睁开眼,却忽然看见安迷修的身影在远处被什么东西击中,朝他这边飞过来,鞋子摩擦着清晨的泥土一路疾退到他面前,脚下的泥土拉开一条深深的轨迹,在停顿的时候飞溅出星点的尘土。

 

雷狮一个不察,被靠得太近的安迷修溅了一脸泥点子,下一秒他反应敏捷地把脑袋往旁边一闪,堪堪避过了安迷修身后因为极度紧张而四处挥舞的棕色尾巴。盯着那条对一般的猫来说稍微有些粗壮的尾巴,雷狮抽了抽嘴角,心有余悸。

 

哇靠,差点殃及池猫。这一尾巴要是甩在他脸上,堂堂雷狮大爷怕不是要毁容。

 

雷狮这一抬头,终于发现自己被安置在一棵树下,安迷修正背对着他站着,粗布上衣的白色衣角随动作飞扬起来悄悄露出内里一点点匀称的蜜色肌肉。

 

满脸都是“……”的雷狮忽然觉得自己被无意识撩了一把。他伸手抓住了安迷修的衣角,动作相当粗暴地用安迷修的衣服将刚才被泥土弄脏的脸擦干净,在白净的衣服上留下一块糊掉的泥印子。

 

紧盯着敌人的安迷修毫无防备被他拽得一个踉跄,正傻站着还没回过神,只听见雷狮在背后喊他:“安迷修,你转过来。”

 

耿直骑士不疑有他,转过去刚想问什么事,迎面一团还带着杂草根的泥巴极具攻击性地糊在了他脸上,要不是安迷修还没来得及张嘴,恐怕就得原地表演一个生吃泥巴的高难度戏码。左拍右拍把整张脸糊整齐之后,始作俑者还用沾满泥巴的手在他胸口的衣服上顺手蹭了几下,最后终于满足地拍干净手上的泥巴。

 

嗯,胸肌的手感还过得去。雷狮以泥还泥,大仇得报,神清气爽地抖抖身上的披风站起来。

 

泥面猫安迷修还杵在原地,瞪着冰绿色的一双猫眼,视线跟着雷狮一路越过自己身边,威风凛凛站在敌人面前,口中顿时含了好几百字的脏话噎在喉咙里,气得耳朵上的绒毛都竖起来,泥巴下面的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紫,最后把眼睛瞪成了铜铃,也没能把脏话憋出口。

 

走在前面的雷狮面对敌人的表情蔑天蔑地,充满嘲讽,但内心其实正努力抑制住想要笑出声的冲动,并且告诉自己要忍住别回头看蠢骑士的表情。这心思太过专注,以至于过了好几秒他才发现其实他一直挂念的卡米尔此时也站在旁边,看样子是在他睡着的时候和安迷修一同作战了好一会儿,并且全程目击了刚才的惨案,此刻看着他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诡异。

 

“大哥。”卡米尔伸手扶了扶那遮住半张脸的红色围巾,视线不断在雷狮和安迷修之间移动。

 

雷狮带着愉悦的嗓音应了一声,见到卡米尔平安无事实在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卡米尔的双眼也透出几分笑意,头顶深蓝色的耳朵和身后的尾巴摇摆了两下,表示他同样愉悦的心情。而后卡米尔转头看向已经手忙脚乱把脸抹干净的安迷修,思考了一会儿,犹豫好半天之后,终于带着试探的语气喊了一句:“呃,嫂子……?”

 

安迷修没听清卡米尔说的什么,但卡米尔好歹还一直盯着他,他也就随口“啊?”了一声。

 

听见他的回答卡米尔表情豁然开朗,大大方方又叫了一嘴:“嫂子你好,我是卡米尔,雷狮大哥的表弟。”

 

“噢,卡米尔你好,我叫安迷修。”

 

“不你等会儿……什么来着?”安迷修突然反应过来,一脸懵逼,“嫂子在叫我?”

 

雷狮在一旁看得憋笑都要憋出内伤,兜帽下的耳朵憋得一抖一抖地,差点就要破功。他倒是明白为什么卡米尔会产生这样的误会,毕竟他从来没有过在别的猫面前如此放心地睡过去的先例,更何况他刚才还在安迷修胸口极具调戏性质地摸了两把。

 

但是安迷修确实有这种本事,雷狮不知道为什么也不太想纠正这个有些暧昧的小误会。

 

“好了,别闲聊了。”雷狮出声打断两只猫的对话,甩甩脑袋活动筋骨,面向不远处已经开始有些发怒的刺客们。

 

安迷修这才想起来:“对了,差点忘了还在战斗呢。”

 

“大哥重病初愈,要小心些。”卡米尔提醒道,随即便身形一闪率先冲了出去。安迷修也紧跟其后,跟上去之前还不忘叮嘱了雷狮一句:“披风裹好,这里风挺大。”

 

雷狮看着这俩猫在他面前掠过,表情十分无奈,心道难不成都把雷狮大爷当成玻璃娃娃?但他对于这样的关照还是十分暖心的,也就不开口骂这俩雄猫的婆妈劲儿了。

 

现在正是清晨,安迷修和卡米尔看起来磨合了有好一会儿,估计是天没全亮的时候就开始了战斗,这么一段时间下来彼此之间的招式和长处都摸得五分,配合起来也不至于出差错。安迷修的双剑灵活穿梭在各种闪着寒光的兵器之间,稍微旋转手腕就能依靠强大的臂力与腕力使出各种杀伤力强大的招式,因此大部分的敌人都是由他击退的。卡米尔本身并不擅长高强度的战斗,但他手持匕首在安迷修的掩护下也能左右穿梭,在森林的复杂环境下偶尔依靠一些小聪明竟然也应付得心应手。

 

看起来没什么好担心的,但是无论是谁都明白,对方人数方面占了优势,并且还源源不断地从远处过来了许多援兵,再撑下去恐怕凶多吉少。

 

于是雷狮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一边应付一边继续朝着蓝闪的方向逃走。安迷修背着他彻夜赶路,现在估计也离蓝闪不远了。只要到了那里,他们大概就不敢继续紧追进城,毕竟蓝闪作为传说中“二杖”遗迹的一部分,自有其中的势力平衡。


TBC


好了,我可能要开虐了。

评论
热度 ( 25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