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赞歌(6)

(5)

-------------------------------------

这是安迷修一生中经历过的最惨烈的战斗。


他甚至都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雷狮会招惹上一整群的刺客,准确地来说自从遇见雷狮以来,一切的事情都变得不怎么需要理由,感性总是驱策着他去做一些在未来的自己看来或许会很愚蠢的事情。


这一回也一样。


他们且战且退,一路逃到了蓝闪附近,甚至街道已经近在咫尺,安迷修忽然神色一凛,将左手的剑狠命向敌人投掷过去,还没时间去看是否击中,就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抓住了卡米尔的后衣领,险险避过一道带着杀气的锋芒,顺带将他扯离了敌人包围圈向蓝闪的方向抛过去。


雷狮只一眼就明白了安迷修的用意,他用脚踹开一只持着匕首的猫,对卡米尔大喊道:“去找援兵!”


话音刚落,直觉敏锐的雷狮蹲下身闪过了另一拨攻击,顺手拔下了刚才投掷过来的剑,朝安迷修那边跃过去。对方会意,剑锋横起将雷狮头顶上的攻击全数拨开,反手接过自己的剑,与雷狮背对背面对将他们包围了的敌人。


“这都第几拨人了……真是锲而不舍。”雷狮冷哼一声,抓起披风随意抹掉了脸上不小心被划出的一道血痕。


雷狮的武器依旧是当初用来威胁安迷修的那把匕首,但安迷修再继续看的时候,却可以确信那投在树干上的影子不是一把匕首,而是一把巨大的锤子。安迷修自然没有闲心去好奇雷狮的武器,战斗过程中他们甚至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能配合得如此出色也是一件令安迷修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他看了一眼雷狮擦血痕的动作,还是忍不住开口劝道:“别用脏的地方乱擦,万一留下疤痕怎么办?”


雷狮朝天翻了白眼,递给他一个“你鸡不鸡婆啊”的眼神。


安迷修看懂了,心里骂了一句好心当驴肝肺,气归气但无论如何还是一步也不离雷狮身边。雷狮自己可能也察觉到了他的糟糕状况,但他不屑于说出口,大病初愈哪里是立马就能和敌人大战三百回合的,雷狮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安迷修偶尔低头看,还能发现雷狮握着匕首的那只手腕在微微颤抖。


事实上安迷修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彻夜背着雷狮赶路,精神状态一直没有放松,幸好对方一波一波的刺客从来没有停的意思,如果让他得了放松的缝隙说不定就直接倒在地上起不来了。再加上他的右耳听力至今没有复原,这场战斗对他来说也十分吃力,身上已经不可避免地被划拉了好几道血淋淋的伤口。


又硬撑着赶走一拨刺客,眼看他们已经在蓝闪街头的入口,街头人来人往,开始有许多猫注意到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但没有一只猫上前帮忙,只是停留在不远处悉悉索索地谈论着。


雷狮看来是没少在猫们聚集的地方打架,已经习惯了,安迷修却未免还是感到有些寒心。他注意力一晃间,左耳忽然听见兵器落地的声音。


安迷修转头一看,瞬间整颗心脏胀痛得连自己的右耳都能听得见震动的声音——雷狮手中的匕首无力地滑落在街头石砌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他面前一只全身裹着黑色布料的猫正举起武器,朝雷狮猛地刺过去。


眼前的所有时间都仿佛变慢了一般。


“雷狮——!!!!!!!”


安迷修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变得十分沉重。他像从泥泞中抬起腿一般朝雷狮奔过去,刺客手中的武器在他的视野中缓慢划过一道银光,划过雷狮飞扬的袍角,直直对着心脏。他的双剑跌落在地,他挣扎着向那道银光伸出手,拼命想要阻止它接近雷狮。


此刻安迷修脑中一片空白,全身上下却都在重复同一句话:我绝不能让他受伤。


不行。


谁也别想碰他。


他脸上的划痕,身上的伤口,还有他的性命……全都不行!


冰绿色的瞳孔忽然迸发出璀璨的执念与怒火,年轻的骑士在自己孤独的生命中第一次感觉到了灵魂的重量。他的眼前闪过一片艳丽的花田,又闪过一道修长身影,周身被闪烁的雷电包围,肩上有一把巨大的锤子,白色的头巾在雷光中不断飞舞,凛然犹如神明,又犹如翘首在悬崖边上优雅踱步的狮子,危险却极具魅力。


安迷修感到手心和腹部骤然袭来的疼痛,像是被利器划开了皮肤和血肉,但他此刻根本无暇顾及,只贪婪地盯着远处那道身影。在这一瞬间,排山倒海的痛苦与窒息淹没了安迷修的情绪,他却清楚地认识到这股情绪并不属于他。有一抹灵魂带着熟悉的颜色渗入了他的意识中,与他融为一体,再不分离。


那是——雷狮。


就在这时,安迷修听见了恍惚的歌声。


安迷修不知道在他出现奇妙的幻像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雷狮还站在原地,双唇紧抿,低头去看缓缓滴落在石板上红色的浓稠液体。


刚才他特意稍微错开了心脏的位置,准备硬生生将这一刀收下的时候,安迷修以常理无法解释的速度抓住了敌人的刀刃,但不知道为什么精神看着有些恍惚,以至于下一秒便被敌人用另一只手将匕首捅进了安迷修的腹部。


雷狮看不见安迷修的表情,不清楚现在情况如何了。他用了生平最大的力气将敌人推开,双腿颤颤巍巍站起来,重新将跌落的匕首紧握在掌心。


他并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表情有多么狰狞,以至于四周剩余的敌人都等在原地,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他伸手扶住了摇摇欲坠的骑士,看着腹部还在不断冒血的伤口,内心忽然奔涌出一股莫名的痛苦与窒息。


就好像以前也曾经在什么地方,见到安迷修躺倒在血泊中,不知道是谁带走了他的灵魂,只留下他一个跪坐在无边的花田里,手上,身上,脸上全都是安迷修的血……


雷狮十分确定,在幽刻之谷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在那之前他只是一只被诅咒的猫,而安迷修也只是那个傻傻的,信奉骑士道的好好先生……当安迷修因为他伤了右耳时,雷狮确确实实感受到了灵魂的震动,但不会有此时来得更加强烈,仿佛他们在几万亿年前本来就应该在一起,他们相识相知,虽然经常交手,见面不和,可各自都明白对方在心中占据了不可替代的位置,每每不断煎熬却又甘之如饴。


“不想再错过。”


这个想法从雷狮脑海深处如狂潮一般汹涌澎湃。他不知道这还属不属于自己的思维,但当他的双臂扶住了浑身带血的安迷修,隐隐约约还听见这人嚅动双唇喊了自己的名字,他就知道这一切都变得不太重要了。


雷狮忽然发现自己和安迷修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泛起了金黄色的微光,围绕着他们向天空散去又固执重生,最终轻柔地渗入安迷修的体内,将他的伤口包裹起来。


下一个瞬间,雷狮听见自己内心融化的冰层之中传出了美妙的赞歌。


TBC


好的。雷总终于开嗓子了。【???

发完就睡,不修仙了,伤身体。

评论 ( 2 )
热度 ( 38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