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写画画。想写啥就写啥。有时候废话有点多。欢迎自由勾搭尬聊。
所有作品未授权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赞歌(7)

(6)

------------------------

安迷修凭一己之力,将所有刺客一个一个都砍倒在蓝闪街头。鲜血洒上街头的石板慢慢干涸,却依旧延伸出一种恐怖的气氛。蓝闪街头指指点点的猫们一开始还有心思来看热闹,到后来都被安迷修不顾一切的狠劲以及满地的鲜血吓得四散开来。

 

等卡米尔将救兵搬过来,安迷修已经差不多结束了战斗。他当着卡米尔的面挥剑将剩余的最后两个刺客的脖子抹了,然后抬头直愣愣盯着卡米尔。

 

就连卡米尔也被吓了一跳——安迷修冰绿色的眼眸中没有焦距,凝结如冰,却能够在颜色深处看到可怖的决绝与狠戾。

 

但更令卡米尔惊讶的是,安迷修身后的雷狮竟然在为他唱歌。更准确说,雷狮并没有开口,但在他的四周却不知从哪里传出了悠远神秘的歌声,带着金色的光环笼罩着正在战斗的安迷修。

 

丽比卡是一个奇妙的种族。他们将战斗力高的猫称为斗牙,将拥有奇妙天赋,能够发出各式各样的声音使得斗牙战斗力更为强大的猫称为赞牙。在一场战斗中,有没有搭档的赞牙会让战斗局势产生翻天覆地的不同。然而赞牙的产生条件十分苛刻,不仅仅要有天赋,而且还要经过后天的练习,讲究个人的灵性,因此赞牙在丽比卡中十分稀有,也十分珍贵。

 

雷狮咋看之下像是一名强大的斗牙,但自小与他一同长大的卡米尔当然知道他是一名赞牙。在雷狮小的时候曾经意外触发过熟悉的歌声,但只是昙花一现,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雷狮有身为赞牙的天赋,却并没有与任何一只猫情感共鸣的迹象,如果没有能够让雷狮带着情感去演唱歌曲的斗牙,那么他根本就无法唤出沉睡在体内的赞牙的力量。

 

但是安迷修做到了。

 

卡米尔神色略带复杂地看了安迷修一眼,隔着他朝雷狮喊了一声:“大哥,我来晚了,你没事吧?”

 

“唔。”雷狮到现在手还有些发抖,但更让他头疼的,是在触发赞牙的歌声之后,通过共鸣从安迷修那里一股脑传过来的庞杂情感,有恨意也有悔意,有遗憾也有释然,占大多数位置的,却是在他脑海里横冲直撞的迷恋和痛苦。

 

这家伙哪来这么多心思。雷狮心里嘀咕着站起来,刚站稳,就看见安迷修在他的视野中像是被夺走了全部力气似地跪坐在地,而后跌倒在一片血泊中。

 

雷狮的呼吸瞬间停止了几秒钟,他的双腿还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但还是努力向前跨了一大步,手足无措地几乎是跌倒在安迷修的面前。

 

“你别死啊……”卡米尔看着他那一向冷情的大哥紧张地瞪大了眼睛,颤颤巍巍伸出手指头去探安迷修的鼻尖,在确认了安迷修还活着之后,又大大松了一口气,他竟突然感到一丝欣慰。

 

这是雷狮最真实的情感。为这只猫紧张,为他乱了手脚,害怕他死去。卡米尔不记得雷狮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丧失了表达这种单纯情感的权利。或许是为了自己能够好好地活下去,为了不留下任何的眷恋,给自己戴上面具,披上坚硬的外衣,这样等到合适的时机,就能够轻松地一走了之。

 

因此卡米尔希望他们能够一直在一起,这样雷狮或许就能活得更像自己一些。认识雷狮的猫们都说他行事张狂无度、全凭心意,但谁又知道束缚住他的那道最深的枷锁,其实来自于他自己的心。

 

但事情总是不会这样简单地结束。

 

“佩利,拿水来。”雷狮坐在床边,头也不回地喊到。

 

身后只听见应了一声,有一只猫转身就出了房门,回来的时候手里端了一碗清澈的水。

 

佩利与帕洛斯就是当初卡米尔带来的“援兵”。他们原本在蓝闪就经营着一家旅馆,那天听到消息之后赶来,战斗已经结束,只好帮忙把昏迷的安迷修与脱力的雷狮搀回了旅馆。好在蓝闪势力范围内还不敢有人闹事,他们几人也得以在旅馆好好休整了一番。

 

雷狮接过佩利递来的水,沾湿了手指头,轻轻点过床上安迷修干裂的嘴唇。

 

所有人现在都很好,除了安迷修。这已经是他昏迷过后的第七天,安迷修仍然没有醒来的迹象。

 

雷狮甚至有请医者上门看诊,得出的结论却是安迷修的身体状况良好,在雷狮的歌声下,腹部那道最严重的伤口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但这些天下来就是没有苏醒的迹象。一开始雷狮还能用果实的汁液给昏迷的安迷修提供食物,但长此以往不是办法,七天过去,安迷修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脸色也苍白得可怕。

 

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床上沉睡的骑士,雷狮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身上是否真的存在着传说中的诅咒。但无论如何,安迷修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都是他。

 

“你这个蠢骑士。”雷狮掐住安迷修的脸往两边扯,“大爷我这还是第一次唱歌,就不能先给点反应再晕吗?”

 

这些天里他在看顾安迷修之余想了许多,实在憋了太多问题想要问。至少他现在很想知道,在安迷修的眼里,他的歌声到底具有什么样的意义。安迷修是第一个能够与他情感共通的个体,或许也会是唯一一个。为什么这只蠢猫会如此特殊,其实雷狮心里也隐隐有了答案。

 

他们理念不合,但在许多方面往往相似。安迷修很寂寞,因为没有任何一只猫会理解他;雷狮也很寂寞,因为他理解不了任何一只猫的情感。两个本该相互排斥的个体在逃亡与厮杀中陆陆续续从对方身上得到了一些东西,接着两方都渐渐开始改变自己的内心,或许还顺带产生了一些奇妙的感情。

 

佩利蹲在旁边看了好久,突然开口问道:“老大,你说他会不会哪天睡着睡着就没气儿了?”

 

雷狮的表情在听见佩利的提问之后变得僵硬了许多。接着他冷笑一声,说:“这傻子要是敢没气,你就给我上去做人工呼吸,吹到他有气为止啊。”

 

门外刚端着一盘果子进来的帕洛斯听了脚下一滑,整张帅脸差点糊到门槛上去。跟在身后的卡米尔一脸冷漠,稳稳地接住了盘子敲门进屋,动作行云流水毫不拖沓。

 

佩利懵了:“???老大,人工呼吸是什么?”

 

雷狮一巴掌挪开好奇的佩利,站起身拍了拍身上一成不变的黑色斗篷,朝门外走去。

 

卡米尔看他重新戴上兜帽,像是要出门的样子,赶紧放下果盘叫住他:“大哥,你要去哪儿?”

 

雷狮听见卡米尔的声音之后回头看了一眼,视线又移到安迷修已经长出伤疤的右耳上。他只踌躇了一会儿,之后又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一般转身推开了旅店的大门。

 

“我要去救他。”雷狮说,“他不能死。他要是死了……大概我也要完蛋了。”

 

卡米尔眯起眼睛,看见门外的阳光在雷狮身上打了一圈柔和的光晕,忽然觉得这和一直以来他认识的雷狮大哥有些不一样了。

 

TBC


因为你大哥他恋爱了造吗。

评论 ( 4 )
热度 ( 38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