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写画画。想写啥就写啥。有时候废话有点多。欢迎自由勾搭尬聊。
所有作品未授权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赞歌(8)

(7)

------------------------------

雷狮在很小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位特立独行的雌性。拜她所赐,雷狮至今对雌性这种群体生不起太大的好感。但不可否认的是,此时此刻他的确十分需要这位雌性的帮助。

 

或许并不是所有的猫都了解丽比卡真正的历史,但一定有许多猫知道,在蓝闪的森林深处,住着传说中知晓过去未来,能破咒语的星月魔女。在雷狮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曾经与这位雌性有着短暂的会面,可惜两方都觉得他们两个合不来,甚至在魔女离开的时候他连礼貌性地送行都不愿意出面。

 

但如今,雷狮竟然有些庆幸自己还记得这位魔女的住处。

 

越过一片隐蔽的丛林,绕过许多耸立的、奇怪的石头,雷狮终于看到了森林深处那座造型奇特的石祠。这是雷狮第一次造访,找到这个地方还费了他不少功夫。

 

“我就知道你该来了。当年我说过,你迟早会再见到我。”星月魔女凯莉笑着坐在昏暗的石祠内,抬起手指晃过去一道火焰,点燃石壁上的油灯。

 

雷狮一点儿也不意外,他回答:“那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而来。”

 

“你还真是完全没有变。”凯莉冷哼一声,转头拿下石壁上挂着的披风,“难道没有长辈教过你,请求该用怎么样的语气吗?”

 

雷狮见她已经穿上披风,取下一直挂在脖子上的月牙项链熟练地缠绕在手臂上,就知道她其实并不在意这些虚伪的礼仪。凯莉像是早就已经在等待他,并且随时做好了带着他出发去哪里的准备。

 

雷狮并不知道高傲的星月魔女为何对他抱有如此大的胸襟,但现在并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他在凯莉的示意下走出山洞,在森林里穿行,绕过许多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植物,看起来像是走了一条十分诡异的路线。

 

雷狮跟了许久,终于忍不住问:“要去哪里?别告诉我你想找个舒服的地方野餐。”

 

“这主意听起来还不错,”凯莉压低嗓音沉沉地笑了,“不过雷小少爷,你如果想要得到满意的答案,最好闭上你那张说不出好话的嘴,不然我可是会把你带到沼泽里去的。”

 

当然,她真的会这样做。深知这个雌性恶劣本性的雷狮只好皱起眉头,不再说话。

 

又走了好一段路,途中雷狮倒是一直乖乖闭嘴没有说话,但是凯莉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打开了话匣子。

 

“不过我倒是挺好奇的,能让堂堂雷狮少爷屈尊大驾光临的奇人,还真想见识一下。也不知他有何等的魅力,能让你为他做到这种程度。”

 

“魅力?”雷狮嗤笑一声,“也就他自己认为自己有魅力了。”

 

“哟,还杠上了。”凯莉回过头看向雷狮,她的表情像是找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让雷狮感到十分不悦,“既然他对你来说毫无魅力,你还来这儿干什么?干脆让他睡死在床上不就好了?”

 

雷狮瞥了她一眼,半天没说话。

 

“哼,这就是魅力啊小子。”凯莉的口气像是在教导不懂事的幼猫,“我现在有些担忧,照你这个嘴硬的性格,说不定把他给救活了之后又得被别的猫拐跑了。”

 

你别说,可能性还相当地高。雷狮想起还在吉良的时候,他憋屈地躲在被窝里听安迷修和那只雌猫讲话的尴尬场面,越想越有危机感,两边眼睛的眼皮子轮流着一跳一跳的。

 

平心而论,安迷修救他于水火之中,是出于道义,而雷狮想要救安迷修,却不是因为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换作别的猫,雷狮大概只会请医师好好照顾,但别的事情根本不会多做,这是他长久以来一如既往的作风。

 

这份理由上的不平等,让雷狮感觉有些微苦恼。若是安迷修成功得救,他们俩就是一命换一命,一笔勾销将所有事情都扯平了。从此没有正负,没有缘由,一切都会归零,无法束缚住对方的空虚感实在是让他有些难以忍受。他迫切地想要看清安迷修与他之间的关系,等到看清之后却发现太过单纯,到头还是看不清来得好。

 

“好烦。”雷狮皱起眉头呢喃道。

 

凯莉像是听见了,又像是没有听见,她走在前头拐过一个弯,突然自雷狮面前跳开,让正午的阳光彻底点亮了雷狮的视线。

 

“看,我们到了。”

 

雷狮抬起头,猛然间一个怔愣。

 

茂密的树丛中间竟然露出一条秘密小径,而小径的尽头,是一片五颜六色的,看不到头的花海。正午还带着泥土气息的风卷起层层叠叠的花瓣,朝雷狮扑面而来,他不禁深呼吸一口气,却意外地在风中感受到了安迷修熟悉的味道。

 

“你要的所有真相,都在这里。”凯莉笑着站在他身边,“而我想要的,只是一个旁观的权利。”

 

 

 

 

安迷修又做梦了。

 

他在现实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匕首刺入腹部的痛感中,并不知道雷狮现在如何了,也不知道卡米尔有没有成功地搬来救兵。他十分着急,却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离开梦境。

 

但这一回他的梦境好像又有些不一样。

 

视野中并不是那片一如既往的花田,自己的身上也没有伤口,更没有血迹。安迷修抬起手摸摸自己的右耳,那道伤疤还留在原处,提醒他自己还是现实世界中的那个自己。

 

眼前是一个对他来说很陌生却又习以为常的地方,十分寂静,四面都是空旷的荒野。

 

耳边听见“飒飒”几声,有几道身影由远及近闯入安迷修的视线。他被吓了一跳,仔细看过去,却发现他们全部都没有猫耳,也没有尾巴,其中被包围的那一个竟然还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安迷修站在原地懵了好一会儿,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师傅还在世的时候曾经告诉过他,丽比卡这个神秘的种族之所以诞生在这个世界上,是因为上古种族“二杖”触怒了神明,遭受了灭顶之灾,而后丽比卡女神不忍其就此灭绝,于是进入了猫的身体与最后生还的“二杖”结合,产生的后代以女神的名字命名,称为丽比卡。

 

传说“二杖”拥有高度发达的文明和令人惊叹的渊博知识,并且在大多数古书的绘图中,他们没有丽比卡的耳朵和尾巴,身体的一半往往都只是用两支长长的杖子来表示,因此被称为“二杖”。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回想起这种奇怪的事情,但他开始觉得,自己的梦境或许并不是梦境那么简单。


TBC


话题好像越写越沉重......啊,赶紧写完这里然后愉快地发糖!

评论 ( 5 )
热度 ( 23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