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最佳搭档 (1)

说好的新坑。


*以下事项只说一遍。

请看关键词避雷:网游,网恋,主播,已双向,未挑明。

文中也许会涉及多款游戏,但皆是只作参考用,如有BUG请勿较真,因为我不一定玩过这款游戏hhh。并且文中玩家都有参考的原型(们),不妨猜猜都有谁?允许大家在评论卖安利hhh

全程发糖,没有刀子。相信我,我很耿直,真的。

啊啊啊刚才差点忘了说,可能涉及一点点瑞金,以及劝各位不要看了文就去买游戏,会喜加一的【滑稽



本章涉及游戏科普:《彩虹六号:围攻》,反恐题材FPS,5V5对决游戏。

-----------------------------------------------


雷狮翘着二郎腿坐在电脑桌前两眼直盯电脑屏幕,嘴里叼着刚刚外卖送上来的烤串儿,鼠标键盘上的手指卯足了劲等待时机。

 

等了老久不见人影,他又控制着人物溜到了掩体后面,隔着掩体静悄悄把狙击枪架上,开高倍镜盯着远处层层叠叠墙壁下露出来的门缝儿。此时直播弹幕上又是一片“老阴逼”和“废号”之类的调侃,雷狮一概不理,他今天的心情还不错,开着麦克风一边等一边给直播观众吹起了口哨。

 

刚吹了没几秒,语音那头有人呛了下,接着雷狮听见柔和带着严厉的男声训斥了他一句:“干什么,反恐呢严肃点儿。”

 

啧啧啧。雷狮闲暇之余分了一半眼神看了一眼弹幕,果然又变成了满屏“23333333333被训了”和“对对骑士你赶紧管一下hhhhhhhhh”,他对着麦克风不屑地发出一个响亮的鼻音,刚想回答,就看见门缝那边隐约闪过一抹身影。雷狮瞬间瞪大了眼睛条件反射开枪啪啪啪从门楣一路扫到墙上,在墙壁上开了一排的洞,隔墙击杀敌人还顺手捞了一把分数,弹幕瞬间又变成了满屏的“666666666666666666”。

 

“我说没马骑士,老子都迁就你选了条子阵营,就不能让大爷我玩得爽一点吗?”雷狮一边说话一边控制人物快速在地图走廊穿梭,两眼不离屏幕,在下蹲经过窗口的时候似乎看见窗内有人影闪动,就想着顺手扔下一地铁丝网。

 

……哦,并不存在铁丝网。雷狮把东西掏出来才想起那是劫匪阵营的技能,只好憋屈地反手向窗子里面扔了个手榴弹。手榴弹在房间里炸开产生极大的爆炸声效,雷狮蹲在窗外看着屏幕上增加了的几点分数,突然感觉玩条子还是挺爽的,至少手榴弹炸人的时候挺爽。

 

骑士刚才好像正在专心躲避敌人,好一会儿才回了话:“我上回不是也选了劫匪的阵营吗……诶你手榴弹好歹扔准点!差点炸到我了!”

 

“选个屁!”雷狮把烤串吃剩的竹签准确无误甩进垃圾桶里,“你那局打得这么不走心,人头都是我抢的,好意思吗。”

 

“我抢个鬼的人头!!”语音对面的骑士听着像是要濒临暴走,“我是个治疗啊!我去抢人头你们自己的人头还要不要了?!”

 

噢,好像是来着。雷狮一拍大腿,终于醒悟。他一直在疑惑为什么那局人头都全被他自己给包了,队友后来直接躺赢的,原来一直跟在后面给他们打激素的是傻逼骑士啊,怪不得走位如此风骚。

 

这一局在雷狮和骑士有一句没一句的互怼中结束,雷狮开枪把敌方五个毙掉了三个,剩下的两个前后夹击想呛他,被他引到了骑士的对墙边上,接着直接翻身从边上跳走了。

 

而对墙的骑士默契十足,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雷狮给气着了,他一不做二不休在墙上吧唧贴了巨大一个爆破炸弹,把剩下两人连同整面墙壁直接炸飞,从碎裂的瓦砾中甚至透露出浓烈的一股怨气,其动静之大,让刚跳到楼下的雷狮都带了点耳鸣效果。

 

绝对是故意的。雷狮摘下耳机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雷狮在X站混了没有一年都有半年了,全站他就当真只服骑士这个傻子,脾气好得没话说,偏偏技术还称得上游戏区前五,雷狮也是第一次看见揣着近300手速还装孙子的游戏区大佬。

 

骑士的ID其实叫做“最后的骑士”,但通常观众老爷们都只喊后面俩字,因此渐渐也就没多少人记得他ID的全称。而雷狮的ID却是真的只有俩字,而且还是自己的真名。当初刚进圈没多久渐渐开始红的时候,住隔壁宿舍的佩利在他开直播的时候耿直地喊了他一声“三少”,于是“雷三少”便成了他的粉丝爱叫的称呼。

 

即便如此,还是没有人知道“雷狮”就是他的真名。雷狮想起之前骑士和他私下对聊,提及真名话题随口揭露了这个真相之后,骑士那边隔着屏幕都能流露过来的震惊与一脸懵逼,他就十分想笑。

 

直播结束,雷狮照例对着摄像头挥了挥手对观众说了几句道别的话,关掉直播间和骑士在语音继续尬聊。

 

“诶,没马骑士,这个周末的游戏区聚会你去不去。”

 

“都说了别再喊我没马了!我明明有彩虹小马挂件……”那边骑士委屈地“啪”一声摔下了鼠标,然后问他,“你去不去?”

 

雷狮打了个哈欠:“那你去不去?”

 

“我去你就去?”

 

“你去我就去。”

 

“行行行。”骑士大概也觉得他们俩的对话尴尬的气息太过浓厚,不好意思再让作者继续水字数了,“我去我去。那我顺便告诉策划妹子,让她把咱俩都报上名单吧。”

 

雷狮眼皮一跳,突然问了一句:“诶,那个策划的好像是你师妹哦。”

 

“对啊,怎么了?”

 

“……”

 

直男傻逼。雷狮在心底里骂了一句。他和骑士这个人相处得多了,越发觉得骑士实在是智商贴边,情商捉急。

 

他倒也不是真的想找骑士的碴,只是他们两个在游戏区打打杀杀又惺惺相惜,磨蹭了好歹快一年后,雷狮总算明白自己对对方有意思,而对方也很明显地对自己有意思,但鉴于骑士这个人实在是冥顽不灵食古不化响当当一颗铜豌豆,你和他调个情,他都能真诚地用肺腑之言回答你的问题,这就很令人崩溃了。

 

雷狮对着麦克风骂了一句“傻逼骑士”,接着动作利索关麦下线,只留对面骑士一脸黑人问号地看着雷狮瞬间灰掉的头像。

 

“诶卡米尔,”雷狮转过头问今天刚好来宿舍串门的舞蹈区表弟,“你说我堂堂雷三少什么女人没有,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个傻逼。”

 

坐在旁边安静享受甜食的卡米尔艰难地咽下口中如同狗粮一般的蛋糕,看了电脑桌上雷狮突然亮屏的手机一眼,表示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大哥,你的手机来短信了。”

 

雷狮揣起手机一看,果然是骑士的短信。

 

“雷狮,刚才差点忘了告诉你,我的真名叫安迷修,周末到场的时候如果找不到我,一定要记得喊我的名字,我绝对不会听错你的声音。”

 

好不容易能安静吃蛋糕的卡米尔一抬头,看见自家大哥盯着手机屏幕又气又想笑的纠结表情,思考了一秒钟,果断撤离现场去隔壁找佩利和帕洛斯去了。只留下雷狮一个人待在宿舍里,把这条短信从头到尾看了不下五遍。

 

妈的,傻逼骑士。很久之后雷狮突然长长叹了口气,捂着眼睛瘫倒在电脑桌上。

 

他就不知道这种话亲口讲出来效果比较好吗?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撩人吧?我的妈,好气,但为什么还是感觉这个男人很帅。果然有病吧。

 

雷狮感觉自从他认识了骑士,每天都在被迫刷新一些奇怪标准的下限,顿时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TBC

评论 ( 7 )
热度 ( 85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