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赞歌(9)

(8)

--------------------------------

“你喜欢他吗?安迷修。”

 

年轻的骑士笑着反问:“这很重要吗?”

 

“为什么不重要呢?”

 

“因为我们终归是敌人。”他的笑容停驻在嘴角边,像是永远凝固了一般,“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依旧会刀剑相向,为了顶端的位置不得不丢弃所有的情感……”

 

“那现在这样就好了吗?”

 

他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样就好了。心情好的时候可以打一架,心情不好的时候吵一架,没有牵绊,没有包袱。不好吗?”

 

这样很好。然而真的到了最后的时刻,才明白自己心里想的永远比将要面对的轻松得多。喜欢一个人,却要悄无声息地将这份感情埋葬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本来就已经足够困难。对于一个近乎偏执地信奉骑士道的人来说,更是无期徒刑一般的折磨。

 

年轻的骑士终究太过年轻,没有办法摒弃心中过于浓烈的感情,在危急的战场上独自替他引开了多数的敌人。双剑上沾满了敌人还有自己的鲜血,被战意所感染的双手也开始微微颤抖,记忆如同卡带一般逐段逐段地化为黑色。

 

最后一刻,他想起曾经问过自己的那些问题,不禁暗恨自己天真。但事实又确实如此,只怪曾经的自己太过理性,以致于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偏偏到无可挽回的时候,才终于想要感性一番,当然也已经无能为力。

 

如今是一只丽比卡的安迷修沉默地像个旁观者,看完了另一个“安迷修”的一生。他看着那个与他认识的黑猫长相一模一样的“雷狮”张扬笑意挥舞着巨大的锤子与“安迷修”在场上尽情厮杀;又看见两人每每见面不到一分钟一言不合就要吵架的烦闷场景;有时候也会装作两个互不相识的陌生人转身擦肩而过;当然偶尔还有难得的和平相处一言不发却又默契十足的时候……

 

你明明那么喜欢他,为什么却要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呢?

 

“大概是想要败得不那么彻底。”

 

安迷修回过头,发现回忆中的那个自己不知何时站在了身边,微笑着看向记忆里深蓝发色与洁白头巾一同飞舞的雷狮。他满足地叹息一声,又问安迷修:“那么你呢?你喜欢他吗?”

 

“……”安迷修再次沉默了一会儿。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因为你同样是我自己。”他摇了摇头,“你的确受我影响至深,但是最本质的情感应当是属于你自己的,谁也没有办法左右一个人的心。”

 

“……那我应该喜欢他吗?”安迷修轻声问道。

 

“为什么不呢?你们拥有最幸运的相遇、最美好的开端、最合适的时间,还有最深情的彼此。”他的眼神透过回忆,追溯到一切的起源,但又仿佛是已经将自己的传记小说翻阅了千万遍的作者,熟悉得根本无从下笔修改未来。

 

“真好。”他只能原地叹息。

 

 

 

刚刚步入花田的雷狮,被半强迫性地看完了一段奇异的故事。主角像是安迷修与自己,仔细一看似乎又不是。两个主角的时光在他面前飞快地流逝,最后“安迷修”精疲力竭战死在荒林中,姗姗来迟的“雷狮”跪坐在他身旁,表情震惊又迷茫,之后他终于得以清醒过来。

 

雷狮呆站在花田中央,低头看向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一块冰蓝与金黄相间的小碎片,脑中思绪起伏不定。

 

“那是什么?”他问凯莉。

 

“你小情人的救命稻草。”星月魔女捂着嘴巴开了个小玩笑。

 

“我不是说这个。”雷狮脸上却完全没有被调侃的恼怒,反而表情一片空白。他将手中的碎片收好,再次看向花田遥远的边界。

 

那里已经看不见刚才的两位主角。但朦朦胧胧之中,他却瞧见了本来应当躺在床上的安迷修站在花田中央,身旁还伫立着一个半透明的人影,仔细一看,竟然觉得与安迷修有几分相似。

 

“你知道这片花田是什么吗?”凯莉摘下披风上的兜帽,与他一同望向远处,“这里传说是冥戏的猫与恶魔对话的地方,它沟通着此界与彼界,能够透过这个灰色地带看到过去的自己。”

 

“丽比卡尊‘二杖’为神明,但很久以前,许多恶魔称‘二杖’为‘人类’。那时候丽比卡或许还没有存在,太阳还没有消失,月亮还没有分成阴之月与阳之月……但‘我们’却是存在的。不觉得十分有趣吗?”凯莉笑道。这一刻的她露出了完全不像魔女的天真笑容,甚至还亲切地替雷狮拍拍他沾满了草屑的旧披风,轻轻从后面推了他一把。

 

“去吧。你看到了,他就在那里。无论是哪个他或者哪个你,既然足够幸运到在这个世界再次相遇,为什么就不能有个好结局呢?”

 

凯莉站在原地目送雷狮渐渐远去。花田上骤然起风,掀起一片五颜六色的花瓣,粘上她飞扬的黑色长发。远处如同走马灯一般跳过大段大段的回忆,年幼的黑发少女带着坏笑坐在巨大的月型兵器上,身旁金发男孩与另一个紫红发色的男孩打成一片,笑声连连。

 

她也有属于她的曾经。但有人足够幸运,也有人孑然一身。

 

 

 

旅店大厅传来敲门的声音。

 

雷狮刚出了门,还不是回来的时候,这个时间前来打扰的估计只有前来住宿的旅客。卡米尔嘱咐佩利和帕洛斯照看好还未醒来的安迷修,自己踱步下楼接待。

 

他与雷狮从本家逃出来已经过了不短的时间。在逃入蓝闪入主这间旅店之后,本家对待他们也几乎是放任态度,大概觉得几个孩子掀不起什么风浪,只是想逍遥自在地过段日子罢了。比起把逃家的孩子追回来,他们更不想得罪蓝闪的诸多势力。

 

因此在卡米尔打开门,看见本家的几位长老聚集在小小旅店的门前时,他第一反应不是防备,而是干脆利落“砰——”地一声把门关上,背靠着大门顺手摸出玄关柜子里藏的大砍刀。

 

感受到手中的重量,卡米尔才从本能中清醒过来,终于想起他们现在正处于“二杖”遗迹之都蓝闪,而不是破败的荒郊野岭。他思考了一会儿才施施然再次打开门,只见门外的长老们已经面如锅底,低头一看他手上还拿着把砍刀,脸色更是一阵白一阵黑。

 

这个当口儿卡米尔听见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抬头却见佩利实在闲不住跑下楼来了。大概也是因为刚才楼下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不知卡米尔出了什么事,和佩利待在一起的帕洛斯也就没有拦住他。

 

“三少爷在哪里?”为首的长老瞥了佩利一眼,扬起下巴问卡米尔。

 

“……”卡米尔还没有说话,佩利却一个箭步冲上来“砰——”地又把大门甩上,接着夺过卡米尔手中的大砍刀,开始扭动手脚活动身体。

 

卡米尔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盯着佩利,问他:“你干什么?”

 

“啊?”佩利张大嘴巴回望他,“门外那个拽上天的大叔不是来砸场子的吗?卡米尔你别怕啊,他们人就这么点,打起来不吃亏!”

 

……打你个大头鬼哦。

 

卡米尔把视线转向紧闭的大门,忽然感觉门外正酝酿着一场蓄势待发的风暴。



TBC


门:你们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关于花田的设定有部分瞎掰,原游戏里不是这么一回事,但是的确有这个场景就对了。

感觉我前两天又立了个FLAG,这个进度好像比我预想中要慢一点......

评论 ( 1 )
热度 ( 34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