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最佳搭档 (2)

最终聚会的地点十分巧合地被定在Z市。

雷狮虽然家不在Z市,但他目前就在Z市读大学。交流群里地点公布之后他还特地打开谷歌地图搜了一下,发现聚会地点离他们学校也不算太远,基本上走路走个5分钟也能到了。

雷狮揣着手机思考了一会儿,给那个名字终于从“傻逼骑士”变成“傻逼安迷修”的电话号码发了条短信。

【安迷修,你能提早一天过来吗?】

手机那头沉默了一会儿,不久就有了回复:【怎么了?我没问题。】

【想先和你见一面。】雷狮一只手推开想要偷看短信内容的佩利,另一只手手指啪啪啪在屏幕上敲字:【那么多人面前喊你名字太傻了不想干。】

那边迅速地发来一个委屈的颜表情。

【我的名字不难听啊……那好吧,你现在住哪儿,我先去订酒店。】

雷狮眉头一挑,被安迷修这幅小媳妇儿迁就的样子捧得神清气爽。他拉开宿舍的小冰柜,从里面取出一罐冰啤酒,单指扣住瓶扣打算熟练地开了它。

【你订酒店就订,问我住哪儿干什么。】

【我想离你近一点。】那边诚恳地回答。

雷狮看了回信手指一抖,啤酒罐扣子“啪”一声连带着开口被拽歪,冒出来的气泡哗啦哗啦浇了他一手。

不行了,这个人绝对是故意的。雷狮将还再冒泡沫的啤酒罐子重重地敲在桌子上,掩耳盗铃企图掩盖住自己过于频繁的心脏跳动声。安静的寝室里突然发出这么一大阵声响,吓得旁边的佩利和帕洛斯一时惊起,两人抬头时就只看见雷狮抓着手机往洗手间奔去的背影。

“老大!小心别把手机掉马桶里啦!”佩利对着他匆忙的背影贴心地喊了一句。帕洛斯一掌拍在佩利的脑袋上,赶紧拉着他撤离现场,离开的时候还顺手带上了宿舍的门,态度极其小心翼翼,仿佛是害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雷狮把自己锁在厕所里,等听见帕洛斯和佩利已经出去的关门声之后才慢悠悠地解开手机锁屏,发现那边的安迷修已经开始有点慌了,连着给他发了好几条短信。

【雷狮?怎么了?是我太唐突了吗?】

【对不起,但是回复我好吗?我有些担心。】

【雷狮??你在生气吗?我道歉,别不说话。】

【我要打过去咯?求你了,回复我好不好。】

最后一条显示时间在一分钟前。雷狮盯着手机上一排绿色的信息,心里想这也太粘人了吧,嘴上却不由自主笑了出来。他几乎能在脑海里具现化出手机那一头安迷修委屈巴巴却又着急地抱头乱窜的模样,边想边笑,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要给安迷修回条短信。雷狮刚弹开输入法,手机主界面一亮,安迷修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嘿,还省事儿了。雷狮眉毛一挑,干脆利落接起。

“歪,这里是X团外卖,请问先森想要点餐吗?”雷狮捏着鼻子对着话筒说。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语气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雷狮——我错了。”

哟吼,遇事不决先认错,可以,思想觉悟过关。雷狮在这头捏着鼻子憋不过来,忍了几秒钟终于忍不住低笑出声。安迷修听见他的笑声传过来,整个人的声音都变得没那么僵硬了:“你没有生气吧?我,我住远点也是可以的——”

不得不说,虽然雷狮没有见过安迷修的真人,连照片都没有见过,但是他的声音却是实打实地好听,雷狮听着那能把人哄得上天的温柔嗓音,刻薄的话在嘴边溜了一圈,后来实在挺不过去,只能无奈放弃调戏正经骑士的计划。

“谁让你住远了,你住那么远我还得等你自己过来,烦不烦?”

听见这话,安迷修的声音都提高了一度,像是整个人都亮起来了一样,听得雷狮又特别想笑,他说:“那我可以住得离你近一点吗?”

“嗯。”雷狮大爷笑眯眯恩准了,之后给他说了他们学校的详细地址,他听见话筒那边传来“嘶啦——”的声音,似乎是安迷修找了张纸匆匆忙忙记了下来。

雷狮十分喜欢安迷修的其中一点,就是这个人对待感情异常认真的态度。无论是雷狮的小事还是大事,他都会事无巨细地记下来,并且对雷狮的情绪十分敏感,能够非常敏锐地察觉到他的情绪,在合适的时机营造合适的气氛。就算是他们俩意见不合吵起来的时候,安迷修也能主动将气氛拉向不那么僵硬的方向,使得他们俩每次吵架结局都十分微妙,用cp粉们的话来说就是充满了明撕暗秀的气息。

虽然这样看来安迷修在某些时候是比较烦人,但雷狮也并不讨厌他烦人的这一点,至少刚才那一连串的短信让他十分有安全感。这个男人傻傻的,但是对自己很认真,这就足够好了。如果他能够不那么恶心帅并且直男气息浓厚,大概也轮不到雷狮当他的心上人。

在短暂的通话过后,雷狮主动挂了电话,心情愉悦地开始盘算聚会前一天的行程。他把手机扔在电脑桌上才后知后觉想起来,安迷修似乎是住在B市的,刚才那一趟长途电话,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钱。

他活该。雷狮笑眯眯地点开X团,好心地给安迷修发了学校附近几家性价比高的旅店推荐。安迷修同样回复得很快,告诉雷狮他会在今晚选好旅店,让他早点睡觉不要担心。聚会在后天的晚上,但安迷修今晚就简直跟打了鸡血一样,雷狮准备要睡觉的时候给他发了条短信,得知安迷修竟然不知道从什么途径拿到了按理说不会有空座的明天早上的机票。

雷狮是真的大吃一惊。他已经做好安迷修会在明天下午甚至晚上半夜到达的准备,没想到对方竟然还真的能拿到早上的飞机票。B市到Z市撑死了就两个小时的机程,这样一来他们就有了多几个小时的相处时间。

雷狮拎起刚才被他放置在一旁的啤酒灌了一口,忽然有些希望安迷修的飞机晚点,又有些希望他准时到达。

Z市的夏天一热起来简直能够在水泥地板上煎鸡蛋,晚上还好,白天不吹空调在外面溜两圈分分钟要中暑。两个大老爷们儿总不能去商场蹭空调,难不成一大早地要拉着安迷修去网咖开黑?就算他雷狮没谈过恋爱,也知道这个选项太残念。

但能够提前几个小时见到他一直很想见面的人,又让他有些微的期待。


TBC

--------------
这篇文纯粹为了糖存在,没有逻辑不需要脑子所以文笔更是tan90……
就是这边发糖赞歌那边突然虐起我有点转换不过来……

用平板发的,格式应该……不会崩掉吧?

评论 ( 2 )
热度 ( 57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