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写画画。想写啥就写啥。有时候废话有点多。欢迎自由勾搭尬聊。
所有作品未授权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赞歌(10)

(9)


本集BGM:绊 by miu-clips

我还是不会贴音乐( ´_ゝ`)

------------------------------

安迷修回过头,远远看见花田那头的雷狮拼劲全力地向他奔跑过来。

 

就像曾经存在的梦中的自己,躺在花丛中痛觉渐渐远去,却偏偏能够看见远处那抹触而不及的身影,能够听见他踩在鲜花上发出的嚓嚓脚步声,在那一瞬间五感都仿佛只为一个人而存在。

 

“安迷修——!”

 

他听见雷狮用一种最能令他触动的嗓音,在远处气喘吁吁地喊他的名字。他动了动耳朵,感觉到耳朵内的薄膜在隐隐发痛,牵动全身的神经有种细微的发酸的感觉。

 

“当我们还在针锋相对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能够在一起的结局。但如果有一天能够在一起,我希望我会拿全部的生命去珍惜。”安迷修身旁的虚影越来越单薄,最后终于在花田飞扬的花瓣中一点一点慢慢消散,在他的脑海里留下深深的刻痕。

 

他们曾经在同一片土地上快意恩仇,有人桀骜不驯,有人正气凛然。有人渴望被爱,有人孤寂一生。那个世界对他们来说太过沉重,压低了想要相爱的天平,退而求其次地开始用另一种紧密的方式相处。

 

安迷修忽然觉得他与雷狮都是被上天眷顾的幸运儿,竟然得到了一次重来的机会,能够将那段令人难受又无怨无悔的过往当作一场精彩的梦。那个时候雷狮的歌声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潘多拉的小盒子,从里面看见美丽的芭蕾舞者正随着歌声旋转跳跃,舞鞋下面的双脚渐渐渗出血淋淋的颜色,却还是不停地、固执地旋转。

 

安迷修闭上眼睛,将潘多拉的盒子小心翼翼地阖上,藏在自己内心最深处的地方。然后他睁开眼睛,将气喘吁吁奔到他面前的雷狮紧紧锁进眼帘。

 

这是属于他的雷狮。没有白色的头巾,没有浅色的外套,没有巨大的雷神之锤,但却有一双纯黑色的猫耳,有纯黑色的尾巴,生病的时候会耍脾气,喜欢在他的背上睡觉,唱歌的时候令他目眩神迷的……雷狮。

 

“真好。”他模仿着过去的自己,吐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站在他面前的雷狮莫名其妙地看向笑得十分灿烂的安迷修,他伸手去摸了摸安迷修的右耳,手指摩挲到了那道熟悉的伤疤之后,才终于确定这只是货真价实的本尊。

 

“安迷修……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雷狮刚问出口,刚才收好在口袋里的那片奇怪碎片忽然开始绽放出柔和的光芒。雷狮把它掏出来,不知所措地看着它在空中化为一阵白烟,静静消失在花田的风中。安迷修握住了雷狮空空如也的手,笑着对他说:“雷狮,你的歌声其实很好听。”

 

雷狮诧异地抬头,却惊恐地发现安迷修的身体正在接近透明,甚至开始渐渐消失。

 

“别怕。”安迷修半透明的手心撩开了黑色的兜帽,抚上雷狮略带疲惫的眼角,“回去吧,回去之后再唱给我听,好吗?”

 

雷狮握紧手中的温度,却发现他的手穿过了一片虚影。他急喘了一口气,抬头看安迷修温柔的眼眉模模糊糊地朝着他微笑,像是很久很久以前,他笑着解下右手的绷带,给自己处理微不足道的伤口,轻柔又带着足以压塌内心的珍重。

 

安迷修的影子只剩下一抹朦胧的颜色。他们俩站在花田中一言不发地相互注视了许久,直到安迷修的身影彻底消散,雷狮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开花田,向旅馆奔跑而去。

 

同一时间,在旅馆内。

 

卡米尔将成事不足的佩利赶上了二楼厨房,又把帕洛斯叫了下来,应付远道前来的几位长老。帕洛斯将他们引到了旅馆的大堂,冷眼抱臂站在一旁听他们抱怨这个破旧的旅馆是怎样不符合来威三少爷的身份。

 

丽比卡中最著名的“来威”一族其实并不如他们表面的如此风光。来威从前以优秀的赞牙血统出名,但在荣誉过后其子孙开始飞扬跋扈,有传言他们曾无端害死了一位与世无争的魔法师,那位法师的挚友作为一名十分优秀的赞牙,也因来威一族的嫉妒而妻离子散,后来更是因此间接导致了一场世间悲剧。从此以后,来威一族开始在猫们的眼中渐渐淡化,到雷狮这一代族中赞牙的出世越来越少,至今已经很少有年纪尚轻的猫听过“来威”这个词语了。

 

这群不速之客前来的目的,恐怕除了佩利,旅馆内仅有的几只猫都一清二楚。前几天雷狮为了安迷修开口唱歌的事情不可能瞒得下去,更何况安迷修还当着整个蓝闪的面干掉了整群的刺客,为了这展现出来的非同一般的战斗力,长老们也不可能坐视不理。最糟糕的情况,雷狮可能要被这群人要挟着回到来威一族的领地,进行族内那一套赞牙的培养计划。

 

卡米尔象征性地给各位长老倒了碗白开水,在内心小小埋怨了一下还躺在床上的安迷修,动静闹得这么大,收尾也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楼下大堂卡米尔和帕洛斯互相打眼色,和长老们谈天说地,东扯西扯,佩利时不时从厨房里端出来一小盘子吃的,边吃边看他们唇枪舌战,津津有味。从人生扯到哲学,又从哲学扯到人生,说得两方口水都干了,就是不说雷狮到底在哪里。

 

带头的长老急得嘴角冒泡,最后把喝完白开水的碗往桌子上一砸,怒道:“今天我们就是来带走三少爷的!无论怎么说他都是我们来威的猫!”

 

卡米尔还没说什么,佩利闻言也把吃完的盘子往桌子上一砸,怒道:“谁敢带走老大!有本事打一架啊!”

 

“……”卡米尔无力扶额,表示这个剧本不太对。

 

“……蠢猫,把你的脚从椅子上放下来。”帕洛斯摇头。

 

长老们可能是第一次看见上一秒唇枪舌战下一秒直接打仗的谈判场景,僵直在原地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卡米尔忽然别开视线,盯着旅馆的楼梯间愣住了。

 

他们顺着卡米尔的视线望过去,意外地发现一只脸色苍白,稍显瘦弱的猫扶着楼梯间的扶手,正用晦暗不明的眼神盯着他们,表情彬彬有礼却莫名生出一股寒意。

 

场面突然安静下来。那只猫将大堂扫视一圈,最后将视线停在了为首的长老身上。

 

“抱歉,我刚才碰巧听了一会儿……谁想要带走雷狮?”

 

长老历遍风霜,对上这只年轻且羸弱的猫,却张着嘴哑巴了半天,最后只敢转头去小声问卡米尔:“……他是谁?”

 

卡米尔板起脸,故意在长老凑近的时候大声地喊了一句:“嫂子!”

 

长老的耳朵被突如其来的爆音震得刺痛,中年迟钝的脑袋好不容易消化了卡米尔嘴边刚吐出来的那两个字,惊得一把胡子都差点掉在地上。

 

安迷修再次听见这个称呼,嘴角扬起一个略显无奈的微笑。他也不忙反驳,慢慢扶着楼梯扶手踱步下楼,心里暗暗猜测这个时候雷狮应该差不多回到蓝闪了。


TBC


那个……可能你们都看出来了我文风有时比较意识流有时比较蛇精病……因此文笔忽好忽坏,十分不成熟,没办法把我的想法很好表达出来QUQ

如果有看不懂的话我会在完结的时候解释一下的!么么哒!

另外文中那段关于来威的描述指的就是原作父辈的故事......以及接下来没有玻璃渣子了!快要完了!OVER!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