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写画画。想写啥就写啥。有时候废话有点多。欢迎自由勾搭尬聊。
所有作品未授权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赞歌(11) 完。

(1)   (2)   (3)  (4)   (5)  (6)   (7)   (8)   (9)   (10)

是的,没看错,它就这么完结了。

--------------------------------------

雷狮回到旅馆的时候,隔着大门就听见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谈话声。他推开旅馆大门,才发现门上挂着“今日休业”的牌子,走近前台一看,竟然还发现藏在柜子里的大砍刀被随意放置在门边,似乎不久前有谁用过它。

 

雷狮脑袋转了个弯,很快把他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猜得八九不离十。但他没想到的是,当他缓步靠近旅馆大堂时竟然隐约听见了安迷修的声音。雷狮没有出声打扰,只站在门边静静看了一会儿。

 

旅馆内所有的猫都聚集在了大堂。卡米尔和帕洛斯低声交谈,似乎在讨论些什么。佩利不出意料地游离于状况之外,正端着盘子自顾自吃喝。更令雷狮感到意外的是,来威的长老们并没有对他们三人过于关注,反而将安迷修团团围在中央,一个个都上来问他的话。

 

看得出安迷修刚刚才从昏迷中醒过来,四肢羸弱,脸色依旧十分苍白,但还是带着礼貌性的微笑。他坐在长老们中央,白色的衬衫在清一色的深色斗篷中十分显眼,一时间让雷狮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年轻人,你能告诉我三少爷在哪里吗?”一位长老捻须问他。

 

“抱歉,不能。”安迷修笑道。

 

“那你能告诉我们,三少爷为什么突然就能唱歌了呢?”还有一位迫不及待地问。

 

“唔,这个也不能。”安迷修依旧笑道。

 

一群长老七嘴八舌磨了大概有挺长一段时间,见安迷修还是不动如山,一位脾气火爆的长老终于开始急了,张嘴就骂:“臭小子,别神气!就凭你这乡下野夫,还不配当我们来威三少爷的斗牙!”

 

“是吗。”安迷修还是在笑着,但大堂里的猫们莫名感到四周温度骤降,屋内犹如冰天雪地。先前开口说话的那位长老转过脸去想瞪他,但两眼看着他微笑中带了片阴冷的表情之后,却突然喉咙一噎,生生后退了两步。

 

“配不配,大概试试就知道了。”

 

听见这句颇有压迫感的话从安迷修的口中说出来,在场的所有猫包括门后面的雷狮都忍不住抖了抖耳朵。其中的冰冷意味蔓延到整个大堂,延伸出一片可怖的寂静。

 

在雷狮面前的安迷修一向是温柔得有些愚蠢的性格。雷狮虽然知道他实际上也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对人和善,但像现在这种犹如他那两把出鞘的利剑那样寒光逼人的样子,雷狮还是第一次见,不仅觉得新奇,更是觉得非常顺眼,突然有种谜一样的自豪感。

 

他轻笑了一声,敲敲门引起大堂内所有猫的注意。

 

安迷修的眼神在接触到他的那一刻,内里寒冷尽数褪去,冰绿色的双眼中盈满了欣喜的笑意:“雷狮,你回来了。”

 

雷狮从鼻腔里哼出一个带着愉悦的颤音,在长老们的注视下和卡米尔三人打过招呼,拉了张椅子坐到安迷修跟前。

 

“你是不是傻子,刚从床上爬起来就不能好好养病吗?”雷狮瞪了他一眼,毫不客气伸手去摸他右耳的疤痕。上面的血痂已经完全脱落,从棕色的绒毛中露出细细的嫩色痕迹。

 

安迷修反射性抖了抖耳朵,但没有拒绝,乖乖低着头让雷狮用手指瞎玩了好一会儿,之后将他的手轻柔地纳入掌心,说道:“我没事。虽然身体的确有些虚弱,但精神是前所未有的好。”

 

雷狮挑眉,转过头示意卡米尔和帕洛斯带着佩利去厨房,顺带弄点安迷修能吃的东西。

 

卡米尔知道雷狮这是要支开他们了。他抽空给了安迷修一个眼神,后者笑着朝他微微点头。安迷修虽然有时候脑回路有些奇怪,但他对雷狮却是真心袒护,有他在,卡米尔也觉得长老们恐怕得不到什么好处。更何况雷狮身为来威三少爷,自然懂得其中弯弯绕绕,应付这群眼高于顶的猫也算是绰绰有余了。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长老们见雷狮出面,一开口就要雷狮跟他们回族。雷狮不怒反笑,把先前安迷修的表情学了十成十,对着他们冷笑道:“一个个倒是哪里来的自信,要我跟你们回去?”

 

长老们对先前的场景还心有余悸,但见雷狮在场,他们也不藏着掖着,纷纷开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三少爷,您既然能够正常使用赞牙的能力,何必浪费时间在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斗牙身上?”

 

雷狮没有低头,却感觉安迷修握着他的手正在缓缓收紧,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放开。他反手将安迷修的手掌握住,安抚似的用大拇指来回摩挲了几下对方的手背。

 

这只傻猫虽然傻了点,开窍之后心思却出奇地脆弱,使得雷狮有种在哄一只幼猫的错觉。但正是因为如此,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安迷修懵懵懂懂地胡思乱想搪塞自己。他和安迷修之间有很多个理由能够错过,但至少不会是因为这个理由。

 

“你们恐怕误会了。”雷狮一派悠闲地用手指敲敲桌面,结束这个混乱的状态,“如果你们觉得,能够为任何一只斗牙唱歌,就称其为能够正常使用赞牙的能力……”

 

“对不起,我大概不行。”

 

众多长老闻言惊起:“什么意思?三少爷,前几日您分明……!”

 

安迷修一下子也不知道雷狮葫芦里买的什么药,转过头用疑问的眼神看他。雷狮回了安迷修一个充满深意的笑容,而后当着所有长老的面抓住安迷修的衣领,脸凑过去在他唇上轻点了一下。

 

“因为我只为他唱歌。”雷狮对长老们说着,双眼却毫不吝啬直直看向安迷修瞳孔内最深处的柔软,“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他能和我心意相通。除了他,任何一个斗牙都不行。”

 

雷狮不知道安迷修此刻能在他眼中看得见什么,但他还是勇敢地望向安迷修的内心深处,企图去理解他唯一的斗牙。安迷修有着近乎执念的正义感,与深刻的自我约束意识,对待大多数的猫们都显得彬彬有礼,并且有端正的道德观。这是雷狮从来都厌恶的一种生活方式,但他愿意为了安迷修去理解这一切,因为安迷修正强烈地期望有谁能够去理解自己,把他从孤独的深渊中拯救出来。

 

安迷修大概也看懂了雷狮的心意。他将雷狮的脖子揽过来,额头靠上隐约带着花田清香气味的肩膀。雷狮一只手还是紧握着安迷修的,另一只手伸到他后颈发根的地方,像安慰低落的幼猫一样顺着毛发不急不缓抚摸几下。

 

雷狮听见安迷修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声“谢谢”。

 

雷狮听懂了。

 

最终长老们还是没能成功将雷狮带回族内。当年他们为之唾弃的三少爷,如今已经学会如何去理解,学会如何爱自己的伴侣,成为了一个真正值得斗牙用生命去守护的优秀赞牙。然而当他们对这个结果感到欣喜时,也发现他变得比以往更加强大,因为他已经不再是孑然一身。而正因为如此他们失去了讨价还价的筹码。

 

安迷修在旅馆里住了下来。闲暇时间,雷狮会陪他去往各种地方,打探关于他那素未谋面的双亲的消息。安迷修还是希望能够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尽管他的父母并没有将他抚养长大。

 

日子一天天过去,蓝闪还是以前的老样子,但雷狮的旅馆却渐渐开始声名大噪。当时安迷修独自将刺客全数斩杀在蓝闪街头的身影越传越离奇,连带唱歌的雷狮都被妄加修饰了一番,他身上的诅咒倒是变得不值一提了。蓝闪街头的外族人日渐增加,里面或许有一半都是来看安迷修和雷狮的。

 

雷狮本来有些不耐烦,卡米尔却推测这或许是蓝闪高层故意放出的风声。蓝闪最近因为各大势力之间的拉锯吓跑了不少丽比卡,有雷狮他们在,街头也的确热闹了许多。但这并不意味着雷狮就会允许猫们用看珍稀遗物的眼神观察自己。他大笔一挥,将旅馆的费用全都翻了个倍,还在价格旁边龙飞凤舞写上“爱给不给,不给就滚”这几个大字。

 

安迷修一边笑他客人都跑了等着喝西北风吧,一边任由他气呼呼地把标了天价的立牌放在了旅店门口。

 

雷狮看着门口的立牌满意地点点头,回身却猝不及防撞进身后安迷修的怀抱中。揽在他腰间的那双手以温柔的力度缓缓收紧,他垂下眼帘看见安迷修低着头,鼻尖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

 

“雷狮,我想听你唱歌。”

 

“不唱。”

 

“我是你的斗牙,我想听你唱歌。”

 

“滚蛋。”

 

“我是你的伴侣,我要听你唱歌。”

 

“……”

 

雷狮脑袋一阵晕乎,赶紧把这只傻猫往屋里赶。他瞪了可怜巴巴的安迷修一眼,回身正想要关上大门,视线却偶然透过蓝闪街头明媚的阳光,对上了远处身穿斗篷的星月魔女。她笑着向雷狮挥挥手,朝着他的方向开口吐出一句无声之言。阳光刺得雷狮的眼睛有些发疼,但他觉得他似乎看懂了那只奇怪的雌猫想要对他说的话。

 

——这回,可不要再错过啦。

 

END


完。结。了。


首先给大家画个重点。

以下是笔者的唠叨,极长极啰嗦,主要内容是全文写作初衷和思路发展以及想要表达的情感,还有一点点在文中没有特意描写或者根本没有揭露的内幕。因为觉得自己脑补太过度以及这篇文真的太长了【你......】

如果想看,可以继续,不想看直接跳到最后,我也不会介意。但是能给我随手点个心吗嘻嘻嘻【不要脸



首先,这篇文开始要写的时候,我是单纯觉得这个世界观十分适合安雷,并且存有大量的私心,但是一旦双手放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一通乱写之后发现自己尚且稚嫩的文笔并不足以表达如此宏大的世界观,所以开始往更深层次思考。简单来说我开始脑补起来了。

从第三章开始,我将重点放在安哥的视角【对没错我是个安吹hhh】,想要表达出我对安哥长时间内独自一人默默生活下去的共鸣。安哥是个正义感十分过头的角色,这就意味着并不是多数人都站在他这一边,他是一个矛盾的个体,一边告诉自己一个人也要坚持下去,一边却始终希望有人能够理解他。然后我越写越心疼,妈哟,怎么自己给自己发刀,老子不干。不过可能大多数读者都没办法体会到我想表达的东西,因为我是个菜鸡作者hhh。

然后我将笔墨转移到了雷总身上。这里我自我检讨,我并没有十分透彻地掌握雷狮的心理活动,导致写着写着老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如果你们也和我有同样想法那就对了】,事实上他一开始是被安迷修身上浓厚的正义感和不切实际的幻想引起了注意。安迷修正好在他脆弱的时候为他提供了帮助,一番相处过后他在头昏脑涨之下冲动地想要去相信一个人。之后安迷修的确没有让他失望,在第六章情感共鸣时,一部分受到了前世记忆的影响【是的,这个前世今生的狗血戏码相信大家都看得出来】,另一部分是安迷修在危急时刻仍然挂念他,使得雷狮终于破开内心最后一层冰,放心地去喜欢一个人。

另外关于凯莉大佬,她是本文的悲情代表hhhhh。她实际上也拥有在凹凸大赛时候的记忆,但是不像安雷这么幸运,与她有所牵连的几个伙伴【例如金和紫糖】并没有重生在丽比卡世界,所以她只能怀抱着记忆孤独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因此凯莉在当时才会对雷狮说:“既然足够幸运到在这个世界再次相遇,为什么就不能有个好结局呢?”她知道安雷在前世已经错过一次,不想他们像自己一样再次孤独一生。

是的,文章写到最后主旨已经从两个人因为对方的脆弱而互相吸引变成了希望他们在没有争斗的世界最终得到幸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有毒。反正都这么写完了。【???

最后说两个没有于文中揭露的内幕,我没写所以你们也可以当它不存在hhhhh。一是安迷修的父母原先是火楼的猫,在lamento原作时间线因虚噬的产生,冒险将尚且是婴儿的安迷修托付给安迷修的师傅,(然后双亲的结局有的原作玩家可以猜到我就不说了,这个话题有些黑暗)因为这个写出来我还得给非原作玩家交代一下火楼在哪里虚噬又是什么东西十分令我头疼,所以你们当它是个彩蛋吧。【???

另一个是雷狮的身世,他的父亲是来威的族长,她的母亲却是吉良暗中出逃的雌猫。他母亲在族中地位不高,又因为吉良这个稍微有些偏激的作风,她十分担心雷狮在长大之后会被吉良发现并追截,于是在雷狮很小的时候给他在身上用特殊药水弄了刺青,伪装成受到诅咒的猫,被说两句总好过丢了小命,毕竟耳朵的颜色是变不了的......因此雷狮反而才是真正具有吉良血统的猫,这个东西太讽刺了我写出来恐怕有人打我。【bushi

写完之后唯一的感想,是我大概不适合写文,只适合做个段子手......



好了,我的废话完了。这篇文,我觉得十分清水,这样不好,很不好。【?????】

所以正在考虑番外要不要飙个车,我很紧脏,我没有在老福特飚过车,请问一下大家外链到底哪家强???

评论 ( 15 )
热度 ( 52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