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最佳搭档(3)

其实这个应该是两章的内容.....但是字数有点尴尬,所以干脆一起放上来吧。

------------------------------------


今天的天气阴沉沉的,看样子是要下雨。


雷狮特地赶早起床,透过窗户远眺Z市夏日难得的阴天,有些担心安迷修的飞机能不能准时到达。正胡思乱想着,空荡荡的寝室里立马响起熟悉的短信提示音,雷狮一个激灵,起身抓过被随意扔在床上的手机。


【我下飞机了,到旅馆我再联系你?】


雷狮再次抬头看了看天,回他一条短信:【这个天气你别告诉我你没带伞?要不要我过去接你?】


对面似乎犹豫了好一会儿,过了几分钟才回道:【别了吧,机场还挺远的,我带着伞呢。你在宿舍里等我过来就好。】


安迷修既然这么说了,雷狮也不好意思再告诉他,其实Z市下雨下得比别的市要凶多了,就算撑伞估计也得淋成落汤鸡。现在只是看着要下雨,照这个变化多端的天气来看,还指不定要不要下,雷狮也就不去在意那么多。


他曾经在安迷修面前抱怨过他极度讨厌雨天。虽然打雷的时候天空一闪一闪还带着轰然的雷声,十分气势磅礴令他莫名地喜欢,但是在下雨的时候阴冷潮湿的感觉以及出门就要弄湿半个身体的大雨让他实在是吃不消。


但这回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刚收到安迷修抵达旅馆的短信的时候,雷狮从窗子探头往学校的水泥地上看去,发现上面已经有了星星点点的水滴印子。随后不过半分钟,z市的天空又迅速从斜风细雨迅速转变为气势磅礴的雷阵雨。学校排水系统向来不可靠,再加上这个夸张的雨量,估计再不过半小时,宿舍楼下就能浸成一片汪洋,到时候要出门非得滴滴打个船不可。


外面依旧在打雷,安迷修憋着没敢给他打电话,只是短信嘱咐他待在宿舍里别乱跑,完了还特地开了个玩笑逗他说你个子长得高赶紧藏起来,别被雷给劈了。雷狮这回听见屋外依旧气势磅礴的雷声,却觉得有些郁闷,盯着手机上安迷修刚刚发来的旅馆定位一个人面无表情地生闷气,上面显示与他相距不足500米的红色字体实在挠得他心痒痒。


雷狮思考了大概有五秒钟,把书桌上的神舟笔记本“啪”一声合上装进电脑包里,又把杂七杂八的电线以及耳机麦克风一股脑往包里塞好,一手拎包一手撑伞,锁好宿舍门就冲了出去。


老子名字里还带个雷字呢,出去还不知道谁劈谁。


安迷修一个人在旅馆里犹豫了好久,最终决定还是不问雷狮的宿舍号码。他们两个人从来没有见过面,第一次总是显得要小心翼翼一些。雷狮平日还时不时开个摄像头直播,但安迷修从来不,博上也从来没发过自拍,因此雷狮甚至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他就这么贸贸然到雷狮的宿舍去,万一他不愿意,或者宿舍里还有别的同学,会弄得两个人都十分尴尬。


安迷修收拾好行李之后感到百无聊赖,只好掏出了笔记本开始剪前几天的录播。在视频渲染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接到雷狮的夺命连环CALL,安迷修刚接起还没反应过来,电话里雷狮对着他一通说明,不到半分钟说完也不等安迷修回答就利落挂了电话。安迷修一脸懵逼地飞奔出旅馆房间,出去的时候鬼使神差地顺手捞了一件干净的大衣。


这个天气外面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人。安迷修赶到旅馆大厅的时候,门外下着稀里哗啦的瓢泼大雨,放眼过去只看见一米八几的大男孩抱着鼓鼓囊囊的电脑包窝在大厅的欧式沙发上,一头深灰色的短发星星点点挂着无数雨滴,刘海和两鬓甚至都被雨水给打湿了,身上的t恤衫和运动裤更是湿得彻底。


前台的服务员小姐给他拿来一张小毯子想让他披上,他摆摆手拒绝了,抬起头之后视线却迅速锁定了站在原地的安迷修。


安迷修对这张脸并不陌生。雷狮作为一个游戏区up主,之前曾经有段时间和网站签约,固定了时间开游戏直播。因为长得实在是很不错,因此粉丝们通常要求他开着角落的摄像头玩游戏。安迷修大多数时间里是和雷狮在直播间互动的那个,如果不是,那么他有时候也会悄悄开个小号进雷狮的直播间默默看他玩游戏。


他胜利的时候会笑得飞扬跋扈,失败的时候会扶着额头皱眉叹气,赛点的时候会瞪大双眼聚精会神。而此时窝在沙发上的雷狮朝他眨了眨那双暗紫色的眼睛,而后低下头若无其事地用手指去搓湿漉漉的刘海。如果不是安迷修看见他稍微泛红的耳尖,说不定会以为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


安迷修不自觉扯开一抹笑容。他朝前台小姐打了个招呼,接着用他一如既往的嗓音喊了这个大男孩的名字:“雷狮?”


那双暗紫色的眼睛腾地亮了。安迷修朝他走过去,将大衣披在雷狮几乎被雨浸透的T恤上。雷狮别扭地扯了扯安迷修浅棕色的高档毛呢大衣,倒是没有拒绝。


“走吧,”安迷修给他拉好了衣服,揽着他的肩膀笑道,“再不上来,待会要感冒了。”



雷狮不得不承认,安迷修长得比他想象中还要好看许多。


棕色的短发,彬彬有礼的笑容,温和的待人之道,与他想象中那个安迷修不谋而合,甚至还更加完美。仅凭声音判断一个人的确是不太可靠,在见到安迷修之前,他也曾经想过,万一对方是个与嗓音极其不符的哥斯拉,或者是个赘肉横生的死肥宅,他到时会不会直接崩溃一拳朝脸上殴过去。


但又转念一想,他喜欢的既不是安迷修的脸也不是安迷修的身材,要真是遇到这种事情,他估计也只能认栽。但事实证明他的眼光很是不错,虽然身高看起来比他矮了点,但是其他的标准对他来说竟然已经接近完美。


安迷修把他的电脑包接过来,替他拎进了电梯。两人站在密闭的空间内,一个笑眯眯地看着另一个,另一个披着大衣全身湿透,不爽地瞪了对方一眼。


接着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笑出声。


“你就这么冒着雨跑过来, 也不怕感冒了。”安迷修听见电梯的提示语音,踌躇了几秒还是拉起雷狮的手腕带着他走出电梯。后者嘟囔了一句“也没多远”,低下头挣开了安迷修,大大方方牵住他的手,将手指伸进了对方的指缝里紧扣不放。


安迷修心脏漏跳了一拍,忍不住回头看雷狮,却见他正用鄙视的眼神盯着自己。


“想牵手就不能直说,有点骨气行不行啊。”


安迷修瞬间心态崩了:“说好的第一次见面要矜持呢?你不按剧本来的吗?”


雷狮在后头“呵呵”两声,歪着嘴角问他:“那你是想要牵手呢还是想要矜持?”


“牵手。”安迷修一脸正直迅速回答。


很好。雷狮在心里点点头。这个时候安迷修要是还搞那套乱七八糟的骑士道理论,他就直接一套断子绝孙腿踹过去转身跑回宿舍,活该这个傻逼骑士单身一辈子。


两人说话间走到了房间门前,安迷修刷卡开门的当口,雷狮忽然把大衣一掀盖在他的头上,抢先一步迈进了房间。安迷修好一阵挣扎后抹黑把房卡插到用电开关上,奋力地扒拉开毛呢大衣,终于得以重见天日。他将大衣往小沙发上一扔,却看见灯火通明的房间里雷狮坐到了床上,正脱他身上那条湿漉漉的t恤,衣服底下露出来的腰部隐隐约约看得见几块腹肌,腰身矫健有力线条优美,看得安迷修恨不能立马冲上去摸一摸。


雷狮利落地脱掉了t恤,将它甩到床上,然后开始低头解自己的腰带。他瞥见安迷修还直愣愣站在房间门口,不由得皱起眉头:“傻站着干什么,锁好门进来啊。”


“……这么刺激的吗?”安迷修回过身锁好门,又想了想,“这个时候我是不是要下去买点儿什么东西?”


雷狮朝他翻了个白眼:“滚蛋吧你,不给日。赶紧去拿两件干衣服。”


“噢……”


安迷修恍然大悟,而后又一脸失望地去开他的行李箱。


雷狮的身高比安迷修高上那么一点,但是两人的体型却都差不多,安迷修的衣服对雷狮来说也勉强合身。雷狮在他翻找的时候从他背后探过身去看了一眼,瞧着箱子里全是白花花的衬衫和西服裤,不由得咋舌。


“光着身子还靠这么近,我跟你说我可是个健全的成年男人。”安迷修嘴里嘟囔着,给他挑了一件宽松的v字领长袖衫和深蓝色的休闲裤扔在椅子上,接着提溜起雷狮换下来的衣服裤子出了房间,看样子是要到旅店洗衣房去给他洗了。


雷狮也没理他,三下五除二穿起衣服,打开电脑包就开始安置自己的笔记本。等到安迷修回来的时候,雷狮已经安逸地坐在书桌旁,耳朵上塞了个小耳塞,正啪啪啪对着笔记本一通乱敲。安迷修凑过去一看,似乎是在各大平台通告粉丝他要临时开个短时间的小直播。


他顿时一阵无力:“靠北,感情您是上我这儿来开黑呢。”


“不然?”雷狮抽空把眼神从屏幕上拉开看了他一眼。


“好的好的,您想开黑就开黑。”安迷修只能【邓摇.GIF】,转头从卫生间找了条干净的毛巾,“不过也得先擦干头发,待会空调吹得你着凉。”


承包了整个书桌的雷日天老总坐在圆凳上翘起二郎腿,对安迷修扯出一抹嚣张至极的笑容:“那你还不赶紧过来给大爷擦!”


TBC


----------------

小朋友不要模仿,雷雨天气切莫出门。除非你叫雷狮或者你叫蓝波- -

这篇写得不是很带感,大概不能写很多章......

评论 ( 10 )
热度 ( 72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