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写画画。想写啥就写啥。有时候废话有点多。欢迎自由勾搭尬聊。
所有作品未授权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最佳搭档(5)

今天的交流群彻底炸了。

 

各路up主疯狂艾特雷狮和安迷修,问他俩怎么偷偷跑一屋开直播了你们俩该不会私下背着大家做了什么不可描述之事……安迷修本来想礼貌性回复一下,被雷狮两眼一瞪,只好悻悻地放下手机。雷狮的手机提示音也响个不停,最后烦得他干脆设置了静音,扭头问安迷修要不要出去吃个饭。

 

直播结束的时候其实已经差不多过了午饭时间,两人又在床上滚来滚去打闹了一番,导致反应过来后时间已经将近下午。安迷修在飞机上吃了一餐倒是还不太饿,不过看雷狮不像是吃过饭的样子,就点头答应了。

 

大学附近没什么高档餐厅,倒是迎合学生胃口的自助餐多得是。雷狮和安迷修也不在乎吃的什么,随意找了一家空调开放的自助烤肉店就钻了进去。他们出来的时候雷狮的衣服还没洗好,他穿着安迷修的长袖走在路上差点要被热毙了,这时进到空调房里面,感觉简直就像是捡回了一条命。

 

雷狮回头看着身穿衬衫长裤的安迷修,不禁报以高山仰止的态度。安迷修的脸上出了点汗,但是表情依旧平和,这么热的天穿了长袖长裤的竟然还在街上闲庭信步,实在是令人凭空生出一股崇敬之情。

 

“你不热吗?”雷狮忍不住问了他一句。

 

安迷修一开始还不明所以,后来见雷狮热得一直把自己的袖子往上撸,才明白话里的意思:“我还好,习惯了。”

 

他笑着让服务员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卡座,然后过去把雷狮撸得皱巴巴的袖子放下来,再整整齐齐给他叠到胳膊肘上去。雷狮低头看他认真给自己叠袖子的眉眼,忽然十分好奇究竟是怎么样的家庭,才能造就安迷修这样的性格。

 

这一天正好是周末,店里全是没课出来闲逛的大学生。两人挑了个不怎么起眼的卡座,随意拿了些蔬菜和肉,开始一边瞎烤,一边有一句没一句闲聊起来。

 

雷狮把盘子里的生牛肉卷全倒到烤炉上,看着对面托起腮帮子喝咖啡的安迷修,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他:“我一直很好奇,你难不成是个社会人士?”

 

“社会人士?”安迷修愣了一会儿,“算是吧,我爸在国内有公司,最近正在慢慢让我接手其中一部分东西。”

 

“你大学毕业了?”雷狮又问。

 

安迷修点点头:“我在国外读的大学,我们家……”他说到这里,暗地皱了皱眉头,好像在斟酌应该使用怎么样的词措,“我母亲家是英国的一支小贵族,我童年是在国外度过的,直到前几年拿到大学学位,母亲才愿意放我回中国定居。”

 

前几年就大学毕业了?!雷狮嘴里一块黑椒牛肉差点就呛在喉咙里:“安迷修你今年几岁啊?!你不会奔三了吧???”

 

“想什么呢!”安迷修瞪了他一眼,“我今年才二十一,只是小时候上学比较早而已,怎么就奔三了……”

 

这还行,吓死老子了。雷狮猛灌一口冰啤把嘴里的辣椒味儿压了下去。他要是带着一个奔三的男人回家见家长,他那极品老妈非得泪流成河把家里别墅全淹了不可。

 

诶怎么就想起见家长了?这不行,这还得再考验一阵子。雷狮心中一边念念有词,一边看着对面的安迷修细心把烤鱼上的刺儿都给他挑走,整块鱼肉夹到他的碗里,接着又顺手把烤炉上的牛肉翻了个面儿,给雷狮撒上爱吃的辣椒粉,全程动作娴熟又流畅,显然是经常进出厨房的老手。

 

……这还考验个屁。雷狮在心里狠狠地把筷子一摔。有钱有颜有事业,会打游戏能做饭,细心体贴又贤惠,这种男人不抢回家摆在柜子里好看吗?竟然还让他单身多年的雷狮大爷给抢到了,这个缘,真真是妙不可言。

 

他忽然觉得他要是真把安迷修往家里带,恐怕他老妈不但不会泪流成河,还得高兴得把七大姑八大姨的婆娘们都叫过来搓上三天三夜的麻将不可。

 

不管,反正这个男人现在归我了。雷狮美滋滋夹起碗里的鱼肉往嘴里送,心情好得甚至给安迷修回夹了一筷子。对面的安迷修立刻敏锐地察觉到雷狮的心情忽然莫名其妙地上了一个台阶。他吃掉碗里的鱼肉思考了一会儿,决定不去深究这个问题,还是继续烤肉吧。

 

这一餐吃得气氛非常和谐。雷狮顾着吃,安迷修顾着伺候他吃,两人还时不时抬头说上一两句话,彼此间存在的疑问和矛盾都在这顿饭里一一化解。他们这顿饭一直吃到了下午将近黄昏,也亏店老板不来赶他们,让这两人整整唠嗑了几个小时。

 

最后雷狮越聊越嗨,拉着安迷修结完账之后就往外急匆匆地跑,说是想要带他去一个地方。安迷修当然是顺着他,任由对方拉着自己的手风风火火走出店门,在黄昏下沿着平坦的马路悠然自得地散步。

 

Z市本来就靠海,雷狮的学校也临近海边,大风一吹,就能闻到属于海洋的腥咸味道。安迷修走出店门才发现,他们其实离海边只有一个长廊的距离,只要横穿过这条长廊,就能够近距离看到映着橘色夕阳的大海。

 

雷狮带着他沿长廊向前走了好一会儿,一边走一边和他说以前的事情:“我很小的时候就特别喜欢海。当你夜晚一个人走到海边,听到四周浪花的声音,就真的像是有人在你耳边唱歌一样。我有一段时间住在海边,特别喜欢晚上的时候偷偷溜到沙滩上玩,后来我们家要搬走,我妈就拿了一个小玻璃瓶装满海滩上的沙,让我放到枕头边上,哄我说这样每天晚上都能听着歌声睡着。”

 

安迷修没想到雷狮还有这样的一面,盯着他的侧脸笑了出来:“难不成你报考Z市大学,也是因为能看到海?”

 

“是啊。”没想到雷狮还真的点头了,“这所大学的师资力量的确十分不错,所以我家里人也没有阻止我,尽管他们都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报考这所大学。也许听起来有那么些任性,但是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海。”

 

他的话里用了两个“非常”,令安迷修觉得这片海忽然被雷狮赋予了不一样的含义。

 

“那你是想要带我去看海吗?”他问道。

 

雷狮抿唇回答:“也不算是。你跟我来。”

 

雷狮把安迷修带到了长廊尽头一条小街市上。安迷修被拉着走进去的时候,发现街市两旁排列着许多海鲜小吃店,但似乎大多数都没有开张,少数开着门的店家看起来也只是在做迎客前的准备工作。

 

“这里只有晚上才是最繁华的。”雷狮解释道,“店家不常在白天开店,当地人比较喜欢在夜晚来这里吃顿夜宵。”

 

安迷修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跟着领路的雷狮笔直朝街市深处走去。他对这个地方不太熟悉,但还是感觉这里和平常的小吃街有些不一样。

 

走到了尽头之后,他终于明白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这条街市根本就不是街市,而是一条长长的、通向沙滩的海岸桥。他们与各色的小吃店铺擦肩而过,迎着夕阳走到桥的终点,一抬头就能看见海岸边停着一艘巨大却有些破旧的客轮,遮住了海边的半个黄昏,在空中镀了一圈金色的光影。

 

雷狮眯着眼睛抬头注视那泛着金边的客轮,用极为温和的语气给安迷修介绍它的名字:“这艘船以前叫巴西玛鲁,但当地人习惯于叫它海上城市。”

 

“为什么会有船停靠在这里?”安迷修低头,发现船的底部已经深深陷入砂砾中,显然是人们故意将它拉到了这个地方。

 

雷狮指了指不远处上船的阶梯,示意他们边走边说。

 

“这艘船早就已经开不动了。但它在以前有着特殊的意义,于是后来就有集团将它买下,停留在这里,建成了一个娱乐场所。不过现在已经差不多要关闭了,说不定哪一天,这艘船就真的要成为一艘弃船。”

 

两人踏上船的甲板,雷狮拉着安迷修进了船室,仔细地给他一一介绍哪里是海洋博物馆,哪里是餐厅,哪里是酒吧,哪里是露天舞台……然而现在这些地方都空荡荡的,船上一个工作人员都没有,两人走在船室里,脚下踢踏的声音就是给他们唯一的回应。

 

安迷修这时终于明白,雷狮不仅喜欢海,他更喜欢在海上航行的感觉。然而现在他能登上的唯一一艘船,却永远也不会起航了。

 

他们从船室一直逛到了另一边的甲板上。此时半个太阳已经落到了海平面以下,两人靠上甲板的横栏,吹着迎面而来的海风,打算就这么欣赏太阳缓缓下落的样子。

 

“安迷修,你喜欢海吗?”雷狮倚着栏杆问他。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安迷修站在雷狮身旁,看他背靠栏杆,侧过头去远远眺望弧形的海岸。金色的余晖飞洒在船体上时给甲板上的雷狮也裹了一层金纱,使他整个人看上去简直像是会发光一样,当海风吹过他深灰色的发梢,他能顺着风的方向飞扬出一派潇洒,仿佛这艘船就是属于他自己的城市。

 

当你喜欢一个人,你会觉得他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美丽。他的发色比海水的颜色更好看;他的眼睛比海底的珍珠更纯净;他的笑容比海面的波光更明亮;甚至他的气息,也比海洋的腥咸味道更令人迷醉。

 

于是安迷修回答道:“喜欢。”

 

他喜欢海,更喜欢雷狮。雷狮喜欢海,他也喜欢着这样的雷狮。


TBC


下章就聚会了!

还是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东西......海上城市在我这是真的存在的,只不过现在听长辈们说已经不给进了,不过晚上好像会亮灯。我还是希望有机会能上去一次。我小的时候据说是上去过的,但是太小了根本没记忆。【捂脸

评论 ( 5 )
热度 ( 52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