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最佳搭档 (6) 完。

(1) (2) (3) (4) (5)


本章含大量瑞金,不适者请迅速逃离。

差点又忘了本集游戏科普:《守望先锋》OW,呃这......不用科普了吧。

--------------------------------------


当两个人之间能够拥有相互喜欢的感情,只要鼓起一点点的勇气,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挡他们。

 

夜晚的海上城市被各色小摊的霓虹灯照得更为斑斓多彩。两人一边在小吃街上随意闲逛,一边抱着好奇心去尝试了各色的海鲜,一路说说笑笑亲昵地走在一起。或许老板店家的手艺不是全部都令人满意,或许路人的眼光也不都是那么友善,但这的确是他们心中最美好的夜晚。

 

第二天一大早睡醒,雷狮开始感到很奇怪,明明只是神交已久,昨天甚至还是第一次见面,他就隐约觉得他可以和安迷修一起安安稳稳地过完下半辈子。但是人难得有几回产生这样的情感,如果任由他从手边溜走,或许之后的年华不会有现在这样灿烂。

 

雷狮想了一会儿,觉得这种奇怪的感觉大概是因为在见到安迷修本人之前,自己已经喜欢他到超出预想一大截的地步。

 

他昨天带着安迷修逛了一天,累得半死不活的,早上被生物钟叫醒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起床。亏得安迷修打了个电话过来,不然这厮非得睡到日上三竿,把早饭和中饭一起吃了。

 

当安迷修拎着热烘烘的早餐敲响了宿舍门时,雷狮觉得这辈子他可能就在安迷修的纵容下继续颓废下去了。他给安迷修开了门,然后继续钻进空调被子里眯眼补眠。

 

“雷狮,再不起来就要错过早饭时间了。”安迷修左右看看,成功在一排座位中认出了雷狮的神舟笔记本,将早餐放到了那张书桌上。他的宿舍除了雷狮空无一人,但床铺又不像没人睡的样子,安迷修猜测他的舍友大概是一群半走读生。

 

安迷修喊了半天,床铺上的被窝一动不动,显然根本不想理他。

 

“别睡了,赶紧起来的。”安迷修坐到床边去扒拉那条棉被,“不吃早餐对胃不好,你要养成习惯,乖,起来了。”

 

雷狮在被窝里懒懒蠕动了一下以示拒绝,刚想继续睡,就感觉头顶忽然袭来一片阴影。他勉强睁开眼睛,发现安迷修已经坐在他床边俯下身,整张脸靠得极近,距离小得甚至能清晰地听到安迷修微弱的呼吸声。

 

“你再不起来,我可要亲下去了。”安迷修笑着威胁他,话语间细小的气流扫在他的脸上,让空气突然变得有些黏糊糊的。

 

大爷怕过你?雷狮一时间就清醒了,被子掀起来在安迷修面前躺成一个大字,迷迷糊糊地用带着鼻音的语气挑衅他:“来啊,有本事正面上。”

 

“行吧,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安迷修就真的低下头去亲他。雷狮完全不惧,闭上眼睛放轻呼吸,任由他像吃甜点一样去啃咬自己的唇瓣,用舌头撬开牙齿,热情地与自己的唇舌相邀共舞。他享受了一会儿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后,又从层叠的被子里抽出一只手,懒懒地搂住安迷修的脖子,想要使这个黏腻的早安吻变得更加深入一些。

 

两个人在宿舍床铺上亲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安迷修主动离开,将雷狮嘴角的银丝轻轻吻去,捏着他的鼻子催促他起床。

 

雷狮抬眼看了看耳朵尖还有些红晕的安迷修,忽然坏笑着问他:“你怎么那么熟练啊,骑士大人?”

 

“……老天,现在是白学的时候吗?”安迷修心态又崩了,“亲爱的,看看气氛好不好?”

 

“好啊,其实我刚才想说的是,我还没刷牙呢。”

 

“噢,怪不得一股麻辣小龙虾的味道……不是,雷狮大爷啊你赶紧起来吧,粥都要被空调吹凉了。”

 

“你叫我起我就起,那我不是很没面子。”

 

“……小逼崽子你起不起啊,再不起就不是亲你那么简单了我跟你说。”

 

“诶别别别,现在就起,”雷狮见安迷修一直往他睡衣里面瞄,随时想要伸手摸进去的样子,赶紧见好就收,“要和谐社会,和谐社会啊,别动手,有话好说。”

 

安迷修哭笑不得地看着雷狮从床上蹦起来,拎上衣服飞奔进了卫生间。

 

晚上的聚会地点是学校附近的一个K房。也不知道策划妹子怎么想的,游戏区UP主十个有九个五音不全,还把他们个个拉进K房,这非得唱死一群人不可。

 

雷狮和安迷修是两条腿走着过去的,左右不过几分钟路程,走在街上还能顺带欣赏一下Z市灯红酒绿的夜晚。两人说着说着走到店门口,抬头就被一辆夜灯下闪闪发光的劳斯莱斯给闪瞎了眼。

 

“惊了,原来Z市还是有土豪的吗?”雷狮好奇地往那边撇了好几下。

 

安迷修暗地发笑,拉住他装作生气的样子:“你旁边不就有一个呢,还往哪儿看啊。”

 

“得了,我昨个儿看一天了,”雷狮朝他翻白眼,转头却瞥见劳斯莱斯里好像坐着个脸熟的人,仔细一瞧,惊得差点没一巴掌拍在安迷修脸上,“诶,你看看,车里那是不是鬼狐啊?”

 

什么???

 

安迷修莫名其妙地顺着雷狮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不远处那辆劳斯莱斯下来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小姐姐,她转到另一边的车位,恭敬地开门迎车内人下来。安迷修眯起眼睛,在亮得有些刺人的路灯下终于看清楚那人的脸。

 

“噢,他是鬼狐。”安迷修回答,“以前在生意场上见过一面,没想到他还是行事这么招摇的一个人。”

 

雷狮嗤笑道:“他哪里不招摇了,我就是惊讶,一个有钱人家的大少爷还来游戏区鬼混干什么。”

 

安·有钱人家的大少爷·迷修:“……”膝盖有点疼。

 

也不怪雷狮对鬼狐好感不高,虽说鬼狐直播的时候总戴着个面具看起来有些阴阳怪气的,可现在的小女生就吃这一套,因此粉丝还蛮多,但他的粉丝团看着倒不像粉丝,像哪个传销组织的团体成员,整天把鬼狐当神供着,ky也出奇地多,导致现在各圈粉丝都将鬼狐的粉丝排除在一个安全的距离内。在这种情况下鬼狐的粉丝还是只多不少,不得不说手段简直高明。

 

雷狮本来就不爱管粉丝的事情,但每次出现大型掐架现场,揪根溯源,发现大多数都是鬼狐粉开的头,他心里就对鬼狐有些小情绪。虽说不应该将粉丝行为牵扯到本人,但雷狮性格本来就护短,脾气又爆,最后整个游戏区只有雷狮从头到尾没和他交流过一句话。

 

安迷修正想改善一下雷狮对“有钱人家大少爷”这一概念的误解,就看见不远处一个戴帽子的金发小帅哥气势汹汹地想要往鬼狐的方向冲过去,要不是他身后有个银发带着黑色护额的年轻人架着他,恐怕这门口就要发生聚众斗殴事件了。

 

“那是谁?”雷狮似乎也看到了这一幕,颇有兴趣地挑起了眉毛。

 

“后面那个人是烈斩,OW私人竞赛的时候我见过他。”安迷修也眯眼摸了摸下巴,“至于他前面那个小孩儿……我估计是他的发小矢量。”

 

雷狮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和安迷修交换了个同样兴致盎然的眼神,心想这下有好戏看了。

 

对雷狮和安迷修两个人来说,矢量在他们脑子里的印象真的不是一般深刻。

 

矢量全名矢量箭头,一开始在游戏区里其实算是个小透明,他的发小烈斩倒是在OW里面数一数二的一个老手。矢量开始熟知于各圈粉丝之间,是从一场鬼狐和烈斩之间的OW自定比赛开始的。那时安迷修和雷狮都在烈斩这一队,本来说好了这回也只是个和平时一样轻松娱乐向的直播比赛,但没想到鬼狐那一队竟然一声不吭叫来了几个职业选手。

 

两个队伍实力严重不平衡,安迷修和雷狮虽说手速不输职业,但毕竟缺乏经验,顶着压力苟活到了最后一秒。烈斩更是悲惨,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场就被对面所有人针对,甚至有角色不惜死在安迷修和雷狮手下也要杀烈斩一次。

 

这边开始感觉有些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们知道对面有职业选手,但粉丝们不知道,在他们眼里,就是游戏区数一数二的大佬们都被鬼狐一个队疯狂摁在地上摩擦,顿时嘘声一片,甚至有鬼狐的粉丝趁机出来吹嘘他们平时玩游戏都是用的代练和外挂。烈斩是被骂的最严重的一个,当时雷狮脾气上来拍桌子就想骂人,谁知道突然有一个不怎么眼熟的ID请求加入他们的队伍,把雷狮唬了一下。

 

是的,那就是矢量。正好这边有一个队友因为实在不想继续被打直接退出了队伍,雷狮想也没想就把矢量加了进来。

 

当时看到系统提示的烈斩一脸问号,疯狂在公频问雷狮怎么回事,他发小怎么突然入队了。雷狮坏笑几声直接开始了游戏,矢量在游戏开始倒计时的最后一秒,在公频给烈斩回了个“:-D”的尴尬表情。

 

烈斩事后对雷狮说,他当时看着那个“:-D”,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矢量平时玩OW,也就是勉强不拖队友后腿的水平,因此对面也就没有人在意他,雷狮加他进来,也只是想坏心捉弄一下烈斩。但这一局游戏结束之后,着实把除了烈斩之外的所有人都吓得半死。

 

矢量玩的是狂鼠。他平时从来不玩狂鼠,这回不知道为什么特意给换了。一进入沃斯卡娅工业区,矢量就开始以不科学的速度狂收对面人头。担任治疗的安迷修一开始还跟过去给他辅助一波,但到后来发现完全没有必要,这小孩儿简直是几何学大师,躲在各种刁钻位置逮一个死一个,对面莱因哈特开盾对着他,硬是让他一蹦一跳给弄死了,操作骚得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局势瞬间就完全翻转了过来,好像对面是鶸,这边才是职业选手一样,看得跟在后头悠闲推车的雷狮和安迷修一脸懵逼,烈斩倒像是习惯了,私聊给他俩一句:别管他,不让他出会儿气他不能消停。

 

那也得能管啊?雷狮当场就对着摄像头翻了个大白眼。

 

一局下来,矢量简直人头担当,见神杀神,见佛杀佛,见到鬼狐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轮胎炸死,那煞气强烈地都穿过了屏幕,以至于雷狮一度怀疑如果这个游戏存在友军伤害,队友估计都得被他轰死。一开始烈斩直播间的粉丝们还处于上一局的疑惑和愤怒当中,见这局矢量专挑鬼狐杀,终于明白了他到底是为什么临时入的队,顿时一群粉丝拿起手边的棒棒就开始齐心协力帮矢量打call,场面简直叫一个壮观。

 

这局打完之后,鬼狐匆匆退队,这小孩儿还喊鬼狐别走再来一局,十分天真无害地在公频和烈斩抱怨了起来。

 

矢量箭头:【格瑞对不起哦,我认真数了,他们杀了你9次,我才杀8次他们就走了,下回有机会我再帮你杀一次。】

 

烈斩:【笨蛋,你把我的真名打出来了。】

 

雷狮:【……你小子有前途,不如和烈斩分了跟我混吧。】

 

最后的骑士:【烈斩,牵好你家小孩儿!】

 

矢量箭头:【不啦,谢谢雷狮哥哥!:-D】

 

雷狮:【……你别打那个表情,我瘆得慌。】

 

从此以后,矢量就顶着“烈斩他家小孩儿”的名号迅速红遍了整个游戏区。

 

如今安迷修和雷狮看着不远处被烈斩使劲抓着依然对鬼狐张牙舞爪的他家小孩儿,不禁感叹这个世界真的不能以貌取人,现在的年轻人简直后生可畏。

 

远远和烈斩打过招呼,安迷修拉着雷狮进到聚会现场。

 

一拉开隔音门,门内各种乱七八糟的跑调歌声通过巨型音响把进门的两个人灌了个震耳欲聋。这件预定的K房宽敞得有些过分,房内一片昏暗,只有五颜六色的彩灯在不断闪烁,勉强看得清有几个熟悉的面孔正在搞事情。

 

安迷修友好地和他们一一打过招呼,交换了ID和真名之后开始闲聊起来,雷狮则是熟门熟路地直接拉过全场年龄最小的嘉德罗斯开始猛灌啤酒。安迷修看了大感头痛,忙去找平时一直跟着他的雷德和祖玛,却发现雷德正站在沙发上操着五音不全的调子对祖玛唱:“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而祖玛面无表情,正在忙着把雷德的脸往墙壁上疯狂摩擦。旁边凯莉拿着相机拼命咔嚓咔嚓一顿拍,紫堂还在旁边犹豫该不该阻止,艾比就索性一路开着手机摄像头在和粉丝直播这个癫狂的聚会现场,她弟弟埃米躲在沙发角落捂着耳朵用看上帝的眼神看着还在依旧高歌的雷德,偏偏这时候格瑞又拉着他的发小进来了,顺带和凯莉打成一片,场面可以说是十分混乱。

 

咦,话说银爵呢?找了半天没看见,大概是因为房间里太黑了。

 

好吧,不管了。年轻人就尽管浪吧。安迷修仰天长叹一声,转头和格瑞气氛和谐地聊起了宠妻经验(???)。

 

这头雷狮已经把嘉德罗斯灌得脑袋晕乎乎原地转圈了,正想着干脆把他灌趴,口袋里的手机突然一阵疯狂响动。雷狮不爽地啧啧嘴,把开始满嘴说胡话的嘉德罗斯拎给了祖玛之后,端着手机匆匆走出房间,找了一处阳台接起电话。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话筒对面就传来熟悉的哀嚎:

 

“儿——砸——!!!!!!!!!”

 

雷狮脚下一滑,差点把手机扔下阳台:“妈,有什么话直说行么。”

 

“儿砸啊,李咋最近都不打电话给麻麻了呢,麻麻在家里很寂寞李知道吗?”

 

“……我爸不是在家吗,你再这样说话我就挂了啊。”雷狮强行摁下额头的十字路口,人生中第无数次告诉自己这是他娘,绝不能做大逆不道的事情。

 

对面雷妈就急了:“诶别啊,儿砸你别挂哈,妈这是有正事儿跟你说呢。”

 

“你倒是说。”

 

“就是,内个……”雷妈在话筒那边支吾了好一会儿,“儿砸啊,昨天跟你直播的那个小帅哥是你找的对象不?”

 

“……???”雷狮惊了,有问得这么直接的吗?

 

雷妈没听到回答,以为雷狮是默认了,赶紧在对面唠唠叨叨说了起来,语气间似乎夹杂着隐约的兴奋:“儿砸我跟你说哈,我昨天看了你的直播,那个小帅哥老帅老帅咯,长得多可爱啊,又会给你擦头发,绑头巾绑得还那么好看,你要是喜欢人家抓紧给表白一下,快手一点把他抢进咱们家,省得便宜了外面那些小女生哦。”

 

耿直如雷狮还是被他娘说得一阵脸热:“妈,我……”

 

“你什么你哦,妈跟你说哈,这种事情不能害羞知道嘛?人家小帅哥多可爱,外面女孩子大把大把地追哦。虽然我家儿砸那么帅也有女孩子大把大把地追啦,但是你找个和你一样帅的过日子才开心啊,你看他觉得帅,他看你也觉得帅你说是不是啊儿砸?”

 

“可是我们……”

 

“还可是个什么哟,你个傻孩子我和你讲,你爸当年追我也是厚着脸皮天天给我买早餐,还恶心巴拉地拿了一束玫瑰站宿舍门口等我,天天叫我宝贝儿你知道嘛?妈我当年要不是见你爸长得挺帅的才不想嫁给这个脑袋缺根筋的傻子……诶孩子他爸你抢我电话干嘛!!!”

 

雷狮差点要给他这个极品老妈跪了,这时手机那头终于传来撞击的咚咚响声,两秒之后,话筒里传出他爸的沉稳声线:“雷狮。”

 

“嗯,爸咋了说吧。”雷狮偷偷松了一口气。

 

“那个小伙子……我以前和他们家有商业合作,和他见过几面。那孩子是个争气的,你要是真喜欢,赶紧带回家里见见吧,别老拖着人家孩子知道吗?”

 

“……”好嘛,他还什么都没说,这老两口怎么就默认安迷修喜欢他了呢?而且听起来他竟然还是丧心病狂随时会始乱终弃的那个,他的风评有这么差?雷狮想了想,干脆不去反驳,简短地应了一声:“我知道了爸。”

 

“嗯。这就好。”雷爸终于结束了这场无厘头对话,挂机之前,雷狮还隐隐约约听见他爸委屈地凑过去哄她妈的声音:“宝贝儿我现在不也挺帅的吗……”

 

卧槽,受不了这两口子。雷狮赶紧狠狠地摁下了挂机键。

 

他把手机揣回兜里,站在阳台上吹风,等到刚才喝的酒劲儿伴着脸上的热气下去了,才慢慢转过身回K房。没想到走到半路,正巧撞见了迎面而来的安迷修,他看见雷狮后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似乎是中途偷溜出来找雷狮的。

 

“去哪儿啦?这么久。”安迷修揽过他的肩膀微笑问他。

 

雷狮沉吟了一会儿,抬起头,坏笑着把安迷修的胳膊从肩膀上甩下来。

 

“安迷修啊,刚我妈催我带你回去见家长,你赶紧准备准备知道没?”

 

“……啊?”安迷修一下子懵了。

 

雷狮大笑着从他身边小跑过去,有那么瞬间生出一种只要他和安迷修在一起,全世界都会微笑着祝福他们的感觉。他选择喜欢上安迷修,安迷修选择喜欢上他,真是这辈子最正确不过的决定。


END


最后一章贼鸡儿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然后这篇就完了。写到最后当初到底为什么起的这个名字已经彻底给忘了OTZ,就纯粹是一个撒糖的短篇爽文(?),本来还想给凹凸全员都起个ID的但是实在是太费事,所以到最后都用了真名hhhh而且......

是的,雷妈就是我。:-D

我现在正在和亲家讨论婚礼事宜,明天就摁着他们俩去登记!!!!【你


新坑确定是古风安雷了,可能会包含一些灵异怪谈,过两天放个序出来交代下背景,试一试能不能成......我瘫会儿。

评论 ( 6 )
热度 ( 78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