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写画画。想写啥就写啥。有时候废话有点多。欢迎自由勾搭尬聊。
所有作品未授权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 瑞金】特工pa 短 完

主安雷副瑞金。

我流特工pa,节奏爽文,脑洞大开。

刚被屏蔽了???请问哪个是敏感词汇???根本没有车啊???我不死心再试一遍。



夜晚的意大利都市灯红酒绿,霓虹灯映照在对楼的玻璃幕墙上,将激烈的色彩渗入人们的视网膜中。在嘈杂的人声中隐约听见不远处发动机的轻盈响声,一辆时髦的艳红轿车从直行道飞驰而过,带起沿路一片奢靡气息。

 

“晚上好,绅士们。”

 

耳边里传来抑扬顿挫的女声。安迷修抬手调整了一下微型耳麦的位置,顺手将方向盘打了个弯。

 

“晚上好,凯莉小姐。最近过得还好吗?”

 

“事实上,不怎么好。听着伙计,”耳麦那头的凯莉在兴奋地窃笑,“丹尼尔刚下了死命令,一个小时之内处理掉这个任务,否则——你们的假期都别想要了。”

 

“哦天。”安迷修呻吟一声,别过头去抱怨,“雷狮你听见了吗?丹尼尔竟然用假期来威胁我们!”

 

副驾驶座的雷狮头也不抬继续把弄手中的M9,吹了吹枪口上的火药渣:“听见了蠢骑士,开你的车。”

 

“好吧。”安迷修面带委屈抓着方向盘又打过一个弯,踩下刹车之后扭头给了雷狮一个轻柔的吻,“不过我们已经到了,亲爱的。下车吧。”

 

雷狮一巴掌将安迷修的脸拍开,粗暴地扯过他的领带和他交换了一个缠绵的法式深吻。粘腻的水渍声从耳麦清楚地传递到终端,另一头的凯莉迅速摘下耳麦,朝天翻了个大白眼。

 

等到凯莉做好心理准备再次戴上耳机,安迷修和雷狮二人早就已经整理好身上的武器与西服,特殊材质的衣物帮助他们掩盖了藏在内里的各种武器,顺利通过了安检扫描,成功混进戒备森严的拍卖会现场。

 

“万幸,我还以为你们俩得亲上一辈子。”凯莉咬牙切齿地说。

 

“实在对不起。”安迷修小声且毫无诚意地道了个歉,向大门的接待礼貌地微笑点头示意后,和雷狮步伐一致跨进空闲的电梯。

 

雷狮扯了扯领带:“这玩意儿真要命,赶紧结束。”

 

“静心。”安迷修笑着安抚了他一句,伸手给他整理好皱起的领带,又稍微弄松了一些。

 

电梯传来了亲切的提示音,失重的感觉消失后,电梯门缓缓拉开了一条缝。雷狮视线拐过去,瞬间从门缝中瞥见地面躺着一个身穿警卫服的守卫,面上一惊,抓紧了藏在西服里的手枪。安迷修退到门边,与雷狮交换了一个眼神,随时准备开始战斗。电梯门退开了一半,安迷修与雷狮掏出手枪猛地抬头,却发现格瑞正面无表情倚靠在华贵的走廊边上,脚下横七竖八倒着一群身穿制服的守卫。

 

“酷。”雷狮扬起眉毛吹了声口哨,利落收起手枪。

 

“格瑞你什么时候进来的……算了,能进来就好。”凯莉显然也通过两人胸口的纳米摄像头了解到现在的情况,她一派悠闲地坐在沙发椅上,嘴里还叼着一支棒棒糖,完全没有计划发生变更的紧张感。

 

安迷修蹬着锃亮的皮鞋小心翼翼跨过地上的人,低头左右寻找,终于在一群一模一样的制服中间找到掉落在某个人口袋边的通行卡。他捡起通行卡,将它收进了西装外套夹层中:“我们可以开始了?”

 

“等等。还有一个。”格瑞用食指敲敲耳麦,催促他的搭档,“金,快点。”

 

“友情提醒一下。”雷狮朝他扬了扬手中的怀表,“今晚我们只有一个小时。”

 

话音刚落,天花板上的天窗“啪”地一声被踢开,一抹金色迅速从顶上噼里啪啦摔了下来,重重砸在横七竖八的守卫身上。底下的守卫呻吟一声,似乎有醒过来的迹象。格瑞面不改色,伸脚把金踢开,狠狠在守卫身上补了一发麻醉枪。

 

“格瑞!你竟然不接住我!”金被踢得咕噜咕噜在地上滚了一圈,鼓着脸摸摸摔疼的屁股从地上站起来。

 

格瑞瞥了金一眼,只问他:“搞定了?”

 

金点点头:“保安监控系统从现在开始会暂停运行一小时,就算途中被工作人员发现,那也需要大约二十分钟的破解时间。”

 

“干得好。”安迷修给了金一个赞赏的笑容,顺带伸手去撸一把后辈柔软的金毛。还没揉几下,手就忽然扑了个空,格瑞一脸如临大敌地把他家的小男孩拉到了身后。安迷修转头一看,雷狮眼中带着奇怪的笑,正虎视眈眈面对他,左手暗中捏住了藏在袖口的毒针。

 

哇塞,惹不起。安迷修哭笑不得地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嘿!你们打情骂俏能不能看看时机?”耳机另一边的单身贵族凯莉忿忿地用手掌猛拍操作台,“一个小时!!先生们!!”

 

四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交换了一个眼神,迅速开始执行今晚的任务。

 

他们来得似乎有点早,当安迷修和雷狮顺利带着通行卡悄悄坐在后排时,拍卖会才刚刚开始。雷狮略微环顾四周,发现坐在身边的不是老年伴侣就是富豪夫妻,用着他们听不懂的语言低声交谈。

 

“我开始有些后悔了。”雷狮侧过头与安迷修窃窃私语。

 

“什么?”

 

“如果我带着的是位漂亮小妞,那肯定比现在感觉要舒服得多。”雷狮轻笑一声,随意举起手中的叫价牌,也不看台上竞拍的是什么。

 

安迷修偷偷地从椅子扶手下面迂回握住了雷狮的手。他在雷狮的掌心上颇具惩罚意味地捏了捏,也侧过头去说道:“相信我雷狮,比起漂亮小妞,我更能让你感觉到舒服。”

 

“你们俩!!!不要对着麦克风调情!”耳麦里凯莉开始崩溃地大声吼叫。

 

“顺便一说。”格瑞清冷的声音也从耳麦中传了出来,“我们这边也能听得见。”

 

雷狮从喉咙里发出几阵闷笑,眼睛透出愉悦的流光,反而是安迷修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一声,别过头假装认真地开始竞拍。

 

这两人坐在观众席上努力打发时间的时候,格瑞已经游刃有余地潜入电源开关总控制室,身法利落打晕了正在查看监控的守卫,扔到了走廊的尽头。金坐在电脑控制台前面,手指一顿噼里啪啦,眼中飞速划过一排排复杂的代码。

 

“真搞不懂。以金的性格,怎么会想着去做一名技术人员,他分明就应该到战斗科去。”凯莉翘着二郎腿在大屏幕上观看金认真执行任务的侧脸。

 

格瑞没有答话。金正沉浸在一行行代码中,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凯莉的声音。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凌乱的脚步声,格瑞眼神一凛,猛地拉开门,趁这个巡逻的守卫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将他用绳子勒昏了过去,同样扔到了走廊的尽头。金两眼丝毫没有要离开屏幕的意思,将背后完全交付给了他的搭档,全神贯注地盯着绿色的进度条从空白到逐渐填满。而后他兴奋地欢呼一声,抬手迅速拔走了插在接口上的移动储存器。

 

“好啦完成!”金从旋转椅子上一溜烟站起来,终于回答了凯莉刚才的问题,“因为我喜欢和格瑞一起组队嘛。格瑞需要技术人员,我就得去帮他呀。”

 

门边格瑞还在时刻警惕着走廊的情况。金收好储存器,忽然迅速地飞奔到他怀里,给他的脸颊印上一记响亮的吻。

 

“刚才谢谢啦格瑞!我们快点走吧。”

 

原本一脸杀气的格瑞瞬间呆愣住,伸手捂住被亲的脸颊,耳朵尖泛起细微的红晕。两秒之后他终于回过神,一言不发地拦腰抱起金,在他唇上回了个短暂的亲吻。格瑞抱着他闪身从窗户跃下,单手向上撑住,顺势从二楼窗户溜进了楼梯间。

 

凯莉已经没有力气再朝着这两对小情侣发火:“你们这群该死的接吻狂魔……”

 

与此同时,金按下了口袋里遥控炸弹的按钮,然后双手抱紧格瑞的脖子,把脑袋紧紧地埋进了格瑞的胸膛。

 

“砰——”

 

总控制室传来巨大的爆炸声,火星子甚至从楼上坠落下来,拍打在二楼的玻璃窗上。坐在会场后排的雷狮与安迷修对视一眼,反应迅速地抓住了对方的手。果不其然下一秒,头顶的灯光开始一层一层陆续熄灭,会场刹那间陷入一片黑暗。四周只听得见人群杂乱的惊叫声,门外保安破门而入,急忙用扩音喇叭疏散群众。

 

安迷修挽着雷狮的腰在黑暗的场馆中逆流穿梭,优秀的夜视能力使得他能够灵活避开莽撞的人群,到达工作人员通道。雷狮干脆闭起眼睛,凭着直觉与呼吸举枪射击已经发现他们的守卫,消焰器完美地掩盖住了枪口的火光,人群中几声低不可查的枪响之后,守卫们捂着流血的部位躺倒在地上。

 

两人用事先得到的通行卡打开员工通道,隐入黑暗之中,回过身正好与格瑞和金碰了个正着。金嘿嘿笑着将手中的移动储存器抛到两人面前,雷狮伸手接住那抹银光,抬眼给了他一个眼神便先行往仓库走去。安迷修对两人扬起一抹带有歉意的微笑,将车钥匙交给格瑞又匆匆忙忙紧跟着雷狮过去了。

 

“安哥人真好。”目睹全程的金忽然叹息了一声,“而且还会跟雷大哥调情,格瑞都不会。”

 

格瑞:“……”

 

凯莉疯狂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金你说得对他不会调情哈哈哈哈哈哈!!!”

 

“噗咳……”耳麦那边刚走远的安迷修一个酿跄,差点没从楼梯上滚下来,“我想格瑞你应该虚心学习一下意大利当地的浪漫风情……”

 

“你那不叫浪漫,叫流氓比较贴切。”雷狮在另一头嗤笑道。

 

“闭嘴,你们这两个成年人。”格瑞直接关闭了耳麦通讯,拉起金往地下停车场奔去。

 

再待上一会儿,这两个人说不定就要开始讲睡前黄段子了。

 

离一个小时的限制还剩下一半时间,安迷修估摸着这个时候保安大概已经发现了监控失灵的问题,他们或许只剩下二十分钟。雷狮赶到仓库外面的时候,工作人员已经将他们的目标安全放回带有多重密码的房间里,四周空无一人。显然他们动作还是太快,如果再慢一点切断电源,说不定他们就没有办法将目标退回库中。

 

“安迷修,你来。”

 

雷狮从来就不擅长等待。他把移动储存器插入电子密码设备的安全接口处,自己举着手枪跳出了仓门外。

 

“不是才跟你说过要静心……”安迷修无奈转身,才发现雷狮早就不见踪影,地上还掉落了一条黑色带着领夹的领带,“好吧……如果你高兴的话。”

 

仓门外已经响起枪声。拍卖会并不全是一群傻子,他们当然猜得到有人捣鬼,疏散了群众之后果断分开一堆人手前往仓库保护目标。安迷修守在密码设备旁边,看着金从数据库拷贝出来的数据一条条将密码锁自动破解。进度称不上缓慢,但也不能说迅速,仓门外面的枪声越演越烈,他仔细听了一会儿,M9的声音依旧清晰,便不去担心外面的雷狮,聚精会神注意周围的情况。

 

所幸直到破解完成,周围没有再出现烦人的守卫。安迷修看着厚重的安保门以及其缓慢的速度升起,思考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仓门外似乎有一扇落地窗。他估算着雷狮身上还剩下的弹药,朝仓门外大喊了一声:“雷狮!”

 

“叫尼玛!还活着呢!”枪声中传来一声怒骂。

 

安迷修忍不住发笑,他从仓门底下迅速钻进去,在透明的展示台上拿到了那个装着任务目标的古典盒子,又迅速冲出仓门,一头撞进仓门外的枪林弹雨中。

 

外面的守卫看见安迷修,正要射击,谁知道他站在楼梯道口手边一扬,竟然将盒子直接扔给了雷狮。那盒子在窗外路灯照射下反射出光滑的漆釉光芒,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线,安稳地落到雷狮的手中。

 

守卫在安迷修将盒子抛走之后,一拥而上想要抓住它,但安迷修和雷狮搭档这么多年,默契十足,就算抛的是张扑克牌,雷狮也能稳稳接住。当盒子落在雷狮手上后守卫们才反应过来,楼梯道口的安迷修早就通过逃生通道跑得不见踪影。雷狮抓着目标一个跳跃站上了落地窗台,向下面瞄了一眼。

 

守卫们见他拿着那个盒子站在窗台边缘,都举着枪支不敢轻举妄动。雷狮扬起下巴,嘴角扯出一个极具嘲笑意味的弧度,接着毫不犹豫地从极高的窗台上跳了下去。

 

雷狮闭上眼睛,感受风声从耳边凌厉刮过,然后毫无悬念地落到了熟悉的怀抱中。

 

“接住你啦。”安迷修低下头笑着对他说。

 

雷狮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你要是接不住,咱们的假期就在地狱里过吧。”

 

窗台上的守卫连忙朝下面射击。安迷修和雷狮敏捷地就地翻滚出他们的视线,跃进了灌木丛中。灌木丛后面,那辆骚包的艳红色轿车正等在路边,驾驶座上的格瑞降下车窗正朝他们抬手示意。

 

任务完美达成。

 

“哦,恭喜四位先生达成任务,抢回了你们的假期。”凯莉欢快的声音从车里内置的喇叭中传出来。四人坐在车中,往事先通知到的地点飞驰而去。

 

“格瑞格瑞!”副驾驶座的金扒到了格瑞的肩膀上,兴致勃勃地问他,“我们不在意大利多玩一会儿吗?”

 

格瑞冷哼一声:“待在这里干什么,学习要怎么调情吗?”

 

车后座的雷狮顿时大笑出声,金连忙转过头给了格瑞一个讨饶的表情。安迷修揽过雷狮笑得一耸一耸的肩膀,脸上也是憋不住的浓浓笑意。

 

意大利的街头依旧灯火闪烁,从异国而来的四个人,在这个国家繁华的都市中记下了优雅的一笔。


TBC   END。


我觉得这一篇才应该叫最佳搭档!!!!!我想不出别的题目所以我干脆就不起题目了......

祝大家七夕牛逼啦!!!!!其实这是七夕爽文有没有!!!

也顺带提前祝我自己明天生日快乐hhhhh


评论 ( 5 )
热度 ( 58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