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安雷】河图洛书 柒

123   4   5   6

发晚了,一觉睡到现在【捂脸

--------------------------

安迷修生前被人逼迫着为了大小姐以命换命,自此染上剧毒,身形瘦弱。后来又第二次为了大小姐以命换命,把自己换成了现在这幅模样。世间万物皆有规律,天地五行任由大能操控,可唯有人命生死归于天道,何处死,便有生。安迷修即便有通天大能,也得遵循天道自然,天道要你死,你逆天不死,自是得付出代价。

 

大将军对他有知遇之情,再造之恩,回到京城不久却便撒手人寰,只留大小姐一人撑起整个将军府。大小姐在军中处处为他着想,在他身中剧毒身体不适后也时常维护他。如今他明知大小姐有血光之灾,且一尸两命,无论是为着已入黄泉的将军或是为着心善的大小姐,要他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发生,他都做不到。

 

他付出了代价,将刺破敌人心脏的剑刺破了自己的身体,却没想到最终人算不如天算,两命只救下了一命。雷狮出生那天,安迷修浑身是血躺倒在关外营帐中,还以为这回总不会出差错了。

 

“可最终她还是死了。”雷狮站起身,直直望向安迷修略显空洞的双眼。

 

“是,她死了。因为我并没有死。”安迷修又笑了,走近那座冰棺,与雷狮一同注视着棺内的自己。

 

大小姐生产过后,听闻安迷修的死讯,立即启程,命人将安迷修的尸体运回京城,好好安葬。但先帝却不作此打算。河图洛书宿主一旦死去,河洛皆会重新寻找主人,届时此等大能再出世之时,或许已然为他国所用。

 

寻常人死后,生魂会在其尸身周围待上四个时辰。安迷修身为河图洛书的宿主,生魂可宿于尸身七日不散,先帝令人快马加鞭,将安迷修的尸身安置进千年寒冰棺之中,日以继夜吸收寒冰灵气,不但使安迷修生魂不离,且有了愈加凝实的迹象。只可惜不久之后先帝薨了,也未曾将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因此安迷修便在皇陵地底下全身冰冷地睡了好几年,直到安迷修的灵魂彻底凝实,而后复生,雷狮的母妃便在那一天失去了呼吸。

 

“说是复生,其实还不如死去。”安迷修将手伸向自己的身体,却如同穿过其他生灵一般穿了过去,“灵魂离体时日太过久远,早就无法再进入这具身体,灵与体已然剥离,与鬼怪无甚区别。说到底是我高估了自己的这条命,本以为能将你们母子二人都救回,没想到只把你从阎王手里抢了回来,自己还变成了这幅鬼模样。”

 

“这些陈年往事,本就不该讲给你听。但你虽是个孩子,却不像你母妃不问世事,反而知晓太多人情冷暖。我告诉你这些,是想要你明白,你的命是许多人许多事艰难抉择之后换来的,我只是一抹生魂,早已看开,帮不了你什么。但不论他人如何看待你,你若活得开心,便是对得起所有人,对得起我了。”

 

雷狮听完一切来龙去脉,终于明白为何安迷修总说他像母妃,又为何如此细心地照顾他,教导他许多事情。因为雷狮这一条命,是安迷修用他的“情义”,与自己死去的希望换来的。

 

可雷狮却不觉可惜,也不觉难过,他现在心中甚至还有一丝欢喜。

 

“你该早些告诉我,我会更开心。”他今日第二次对着安迷修咧出一抹纯粹的笑靥。

 

他不管安迷修与将军之间是否有恩情,也不管他与自己的母妃之间有何等情谊,他只知道安迷修这条命,与他的这条命紧紧连在了一起。雷狮想要知道安迷修死去的原因,并非是要窥探他的过去,而是想要一个理由,极力将这个猜不透也摸不着的人结结实实抓在手中。

 

安迷修依旧不明所以,暗暗感叹如今的小孩心思真是猜不透。不过既然雷狮活得开心,他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自此,他也将该交代的东西全都交代完毕。

 

一人一生魂各怀心思进入皇陵,出来的时候内心竟然走到了一条线上。

 

 

 

自此以后,雷狮与安迷修之间的关系以突飞猛进形容也不为过,卡米尔才几日未来,一踏进冷宫竟然瞧见安迷修大手亲切握着雷狮那只戴着手套的小手,一笔一划教他默写通灵八卦符咒阵法。

 

安迷修举目无双亲,要说世间唯一的执念,或许就数雷狮,因此对雷狮的亲近之类小暗示和小脾气也照单全收,或许又是将他看作了可以陪伴的亲人。而雷狮的目的却不那么单纯,但也对安迷修的包容与宠溺暗暗心喜,言行间愈发大胆,想要在这段时日里温水煮青蛙,将安迷修掌握手中。两人虽心中自有考虑,但殊途同归,关系自然日近千里。

 

年年岁岁又过去,雷狮已从安迷修处学到了他能够学的通灵占卜之术,虽不如河图般逆天的预知能力,好歹充当个江湖骗子也绰绰有余。他时常自个儿穿过冷宫内的阵法,又下到皇陵里去,与冰棺中一成不变的那个安迷修呆上一阵子,将那双冰冷了十几年的手轻柔捂热。一来二去,竟然也与那只守在门前的黑猫混熟了。

 

当年肉嘟嘟又老气横秋的三殿下长成了一位翩翩少年郎,站起来甚至要比安迷修还高上一些。这回从嘴里吐出来的话,总不会与年龄有太大违和感。

 

这一日,雷狮拎起从皇陵中偶然得到的一把巨大锤子——他称其为“雷神之锤”,四处寻找安迷修的身影。

 

“安迷修!来比划一场!”

 

安迷修听见院子里的呼喊声,转身回眸,将身姿挺拔,笑容邪肆的雷狮映入眼中。他今日着一身黑白劲装,上衣松松垮垮地用腰带系了,露出一大片结实匀称的胸肌,头上长发用白底金丝绣的发带给高高竖起,英气逼人。那双紫玉般的眼睛随着年龄增长愈发耀眼,在太阳底下望去,仿若镀了一圈金边,庄重又神圣。

 

当年的小孩已然成长为英姿飒爽的少年,锋芒毕露的剑锋经过一番磨砺,变得沉稳内敛了一些,却更尽显出这个年龄的魅力。安迷修偶尔看久一些,竟然也会有种喘不过气的心动感觉。他暗笑自己太过孟浪,伸手去把雷狮的衣服整理好。

 

“也不知你怎么穿的衣服,没个正形。”他笑骂。

 

雷狮撇撇嘴,心想若不是给你看的,他才不穿成那样。你当人人都能看见他三殿下胸口有几块腹肌么?

 

卡米尔也好似对雷狮的想法心照不宣,每当安迷修与雷狮共处一室,或者雷狮给他使眼色的时候,他都会随便找个借口默默避让,到后来除了日常需要请教的疑问以外,卡米尔也不再天天到冷宫来了。


TBC

评论
热度 ( 21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