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一锤定音 2

不讲逻辑,就是喜欢看他俩说相声【x

1 走你

---------------------------------------

       安迷修在屋子里听见了门铃的声音。当他打开门抬起头后的一瞬间,整个人被吓得直接懵逼在原地差点连眼白都给翻出来。

       门外聚集了几乎是一整个住宅区的阿姨和老太太,其中有面孔熟悉的也有不怎么常见的,人人都挤在楼梯通道那一小块地方,中间还簇拥着一个高大的年轻男人,灰蓝色的发顶在一群大龄主妇间自得摇晃,偶尔还能看见鬓角低下闪着微光的耳钉。

       安迷修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住宅区如此热闹的样子,然而地点竟然是在他家门口,这就有些令他百思不得其解了。

       大家见他出来开门,脸上还恰到好处地浮现出惊愕的神色,全都以为这铁定是和老情人重逢的惊喜之情,连忙笑容满面地将那个年轻男人推搡进安迷修屋子里,嘴上还不断说着什么“好好沟通,不要吵架”、“年轻人放手去爱”、“小两口不要害羞”听得其中一位当事人几近窒息昏迷,甚至还有大妈吼了一句:“要好好对小安知道吗!”

       被大妈们簇拥着的雷狮唯恐天下不乱,笑眯眯应了声“好的!”,便顺水推舟被塞进了安迷修的屋子里。

       人民群众的力量真是强大,中学政治没白学。雷狮在心里感叹。

       对大妈老太太们的期望与祝福完全get不到点的安迷修大股东此刻还傻愣愣地站在原地,雷狮转过身用律师的专业眼光去打量他,在心中猜测这段日子里这位股东的处境。

       安迷修今天穿了一套白衬衣和西装裤,还认真系了黑色的细领带,衬衣下摆并没有束进裤子里,使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大学生,而不是严谨的公司高层。平心而论,安迷修是个长得不错的帅哥,一双漂亮的祖母绿双眸中即使此刻充满惊愕看起来也温和如水,不骄不躁,浑身上下散发出成熟理性的魅力,乍一看甚至刚好对上了雷狮的胃口,只是略显苍白的脸色与眼角深深的阴影都显示出他最近过得不太好的事实。

       也对。公司临近倒闭,又被好友背叛,强行背锅,换做是谁都不好受。

但雷狮不准备心软放他一马。

       “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雷狮大大咧咧地坐到客厅的沙发上,随手拿起桌上倒了白凉开的杯子毫不客气地喝了一口。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此时雷狮的语气与小学班主任太过相像,安迷修不安地皱起眉头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挤出几个备选答案。

       “走访亲戚?”

       “不是。”

 

       “同校校友?”

       “不是。”

 

       “商业伙伴?”

       “不是。”

 

       “……人大代表?”

       “不……哇塞你交际圈还挺广泛。”雷狮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

       “不敢当不敢当,你到底是谁?”安迷修抢过他手里的白凉开,“顺便一说,这是我的杯子。”

       “没事我不介意。”雷狮又把杯子抢了回来,“实话实说,你觉得我是谁?”

       安迷修斜睨了他一眼。今天雷狮特地挑了一件偏嘻哈风格的马甲外套,内里穿的是宽松t恤,下身破洞牛仔裤裹住了修长的大腿,看上去狂气四溢,帅酷值爆表,和规规矩矩衬衫西裤的安迷修站在一起,年龄倒是看着相仿,但气质却好像身处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他又低头思考了一会儿,忽然信心满满地回答:“我知道了,你是隔壁王大妈的混混儿子。”

       雷狮额角青筋暴起,差点都要把手里的陶瓷杯子捏碎。他总算有些明白这人为什么会这么轻易地被人诬告陷害了,都tm是欠揍欠的。

       “你就是个傻子。”雷狮不痛不痒骂了他一句,“老子是律师,懂不懂。隔壁混混能有我这么帅的脸?”

       “……认真的吗。”安迷修一脸被喂了翔的表情,“这和你长得帅不帅有什么关系……况且我还真没见过你这种……特立独行的律师。”

       雷狮看得出来安迷修为了找个比较礼貌的形容词在脑子里换了好几个备选答案。他也不介意,大长腿搭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对着安迷修挤眉弄眼。

       “知道了还不快去给大爷上茶。”

       安迷修抬起手指向门口,两只眼睛都写满了“滚”这个大字。

 

       结果雷狮当然没有滚。他不但没有滚,而且还在一众蹲守大妈的维护下直接入主安宅,安迷修甚至还被拉着连连嘱咐什么“珍惜良人”之类摸不着头脑的话。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雷狮与整个小区的大妈婆婆谈笑风生,眉眼间完全没有刚才面对他的凌厉睿智,只见到满满的得意与偶尔望向他时生动的狡黠。

       安迷修在一旁被左拉右扯了好一阵子,等到妇女们都满意地散去后,才终于搞明白雷狮在之前究竟做了些什么。

       “你怕不是个被律界耽误的演员。”安迷修无力扶额,眼睁睁看着雷狮十分熟练地从他家的壁橱里掏出备用的枕头和空调被,往他房间的大床上一放。要不是有刚才那段不太愉快的身份介绍,安迷修自己都要怀疑雷狮是否真的是自己失散多年的老情人。

       雷狮听了他的话,忽然重重叹了口气:“是啊,家道中落,逐梦演艺圈失败,只能屈就一下去当律师了,没办法,身无长技,靠脸吃饭。”

       安迷修见他面带沧桑,双眼哀愁,好像真的是有那么一回事,不由得惊道:“真的?你以前还混过演艺圈?”

       雷狮过完了戏瘾终于抬起头,对着安迷修翻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白眼:“你tm是不是特缺幽默感啊?”

       “是啊。”安迷修不明所以地点点头,“话说回来你往我床上放被子干嘛?”

       雷狮头也不回地铺好被子,把高帮运动鞋踢到床下,外套一扔:“我就睡这儿了。赶紧的,给我拿双拖鞋。”

       “不是,你睡床上我睡哪?”

       “有本事睡我啊,反正我要睡床。”雷狮贱笑。

       社会好青年安迷修还没有适应非主流律师雷狮的法式调情,被他话里的意味调笑得满面通红。他结结巴巴地吐出一句“真是不客气”之后,竟然还真的转头老老实实地去鞋柜里给雷狮拿了一双新拖鞋。

       光脚盘坐在床上的雷狮盯着安迷修弯腰翻找的背影,眼神带上了那么一点不可置信。

       脾气好到这种程度,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TBC

评论 ( 1 )
热度 ( 56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