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一锤定音 6

5


十二

       雷狮高兴得在车里一边摆弄方向盘一边吹口哨。

       他今天并没有预想到会得知如此意外的消息,本来他只是好奇安迷修口中的兄长本人到底何方神圣,顺带前来刺探一下对方当事人而已。实话说,在立案材料提交之后,他心里对于安迷修这个人还是有些没底,毕竟这种人平时好说话,但是一犟起来,简直九头牛都拉不动。可他明白这样的人往往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专情。且懂得珍惜。

       这是个优点,但对现在急需安迷修帮助的雷狮来说,它就是个弱点。一旦和情感扯上关系,安迷修就是立场转换得最坚定的那种类型,因为他对感情足够忠诚。

       他在安迷修家里美滋滋吃饭的时候心里想着把人绑回律所,当然不是随便想想就完了,雷狮活了有二十多年,有一条人生守则从来没有变过,那就是无论什么事情,想要做的就一定要不择手段达到目的。当然,他也并不是单纯地只为了打赢官司而去认真考虑这份感情,虽说他能够不择手段,但不代表他喜欢用这种十分掉价的方式来取得胜利。

       雷狮对自己的感情十分敏感,也要求极高。他十分明白就当时能有这种想法从脑子里冒出来,对一向嫌这嫌那的自己来说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对于这样的自己,谈场感情不需要太多理由,不讨厌就足够说明那个人对于自己来说挺合适,能谈就永远在一起,谈不下去就潇洒走人。就算相处时间不长,可以抓住这种感觉本身就值得庆幸,牢牢把握机会才是正理。

       然而唯一一个阻止雷狮发起攻势的理由,便是安迷修的性向。短暂相处下来,安大股东看着简直就是个不经世事的纯情小直男,一点“经验”都没有。雷狮可做不出把直男掰弯这种缺德事情来,费心不说,结果如何还有待商榷。

       但是现在......他的手指轻划过方向盘上流畅的弧度,喉咙里不自觉发出一阵沉沉的笑声。车后座的卡米尔一时侧目而视,接着低下头假装在玩手机什么也不知道。

       前面开车的雷狮又想了一会儿,手中方向盘猛地打了个弯,头也不回地吩咐卡米尔:“打个电话让帕洛斯送你回去。我到前面咖啡厅放你下来。”

       卡米尔顺从地点点头照做,他也不问雷狮要去做什么,或许也隐约猜得到,心里说不准到底是对未来律所美食大厨的期待还是对大哥被光速抢走的心酸。

 

十三

       夜幕降临。安迷修站在阳台落地窗前从高处往下俯瞰夜晚的城市,看各处细小的五彩霓虹不断变换,最后都在眼中化作片片模糊的光点。

       他心里还在想象着白天来打扰他平静生活的雷狮现在到处奔忙的样子。那位律师话语间不像是一般的法律工作者,逻辑清晰有条理却往往为所欲为,不按常理出牌,似乎也能出奇制胜,令他有时候也不禁想如果是雷狮,或许还真的能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打赢这场荒谬的官司。

       怎么可能呢。安迷修笑着摇摇头,为自己心中这没由来的希望感到可笑。

       或许那位律师也看穿了他,明白他比任何人都想要让自己贪婪的兄长受到制裁,却一直忍而不发,只为了守护他心中的另一条界限。而今这条界限到底算不算正确,他已经没有心情去思考,也不愿意去思考了。

       他必须靠这个拼搏下去。否则,他会连他自己到底为什么诞生在这个世上也说不出来。

       安迷修抬手将雷狮放在桌边的全家福相框拿到眼前,呆愣着端详了一会儿,突然发现相框边缘有个地方似乎出现了奇怪的凸起。他一开始还以为是天气潮湿使得这张老照片开始变形,于是小心翼翼将相框拆开,想着把照片送到照相馆好好处理一下。然而当他从玻璃板下取出那张照片时,有另一张薄薄的纸片从另一面掉落下来,绕着安迷修的身侧飘飘扬扬卷进椅子的阴影下面。

       他疑惑地蹲下身将那纸片捡起,手腕一翻,却见是张边缘凹凸不平的白色小纸片,隐约还看得到边上被撕掉的半截律师事务所的标志,显然是从什么草稿纸上匆忙撕下来的。

       安迷修仔细一看,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了行大字。

       “我喜欢会做饭的男人。”

       会做饭的安迷修:“…………”

       能不能成熟点,把他当成小女生来撩吗。

       平时严肃正直的安股东心里腹诽了几句,嘴边却不自觉扯出一抹无奈的笑容。他自己是个同,自然也能看出来雷狮也是个同,就是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察觉。不过照那人的性格,要是察觉估计就不会用这么隐晦的方式来表达了。但转念安迷修又想到这件事过后,他与雷狮将再无交集,恐怕下半辈子都要见不到了,内心又有些黯然与懊悔。至于到底在懊悔个什么,他自己一时间也不是很明白。

       安迷修又呆呆看了那行字许久,直到把雷狮字迹横竖撇捺的书写风格都看得滚瓜烂熟了,才突然醒悟过来,讪讪将纸条放在书桌上。放下之后瞥了几眼又觉得浑身不自在,最后又整整齐齐地将字条折成一个小方块,塞回相框里。

       他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不如说大概是真的被这种对付小女生的伎俩撩到了。安迷修摸摸鼻子,心里为自己辩解说雷狮这个人其实很可爱,猝不及防心动也无可厚非。看着有那么点情场高手的段数,下手的时候也毫不犹豫,就是性格有些肆意妄为,估计是那种会面无表情眼神凶巴巴朝你撒娇的类型,但这么一想吧其实也挺萌的。

       打住,不能再想了。

       安迷修把自己的意淫捏巴捏巴扔进垃圾桶,一脸正直地转身收拾床铺准备睡觉,打算将有关雷狮的记忆在睡梦中彻底排除干净,隔天大概就不会再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旖念了。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见自己家的门铃正在以疯狂的频率发出嘶吼般惨不忍睹的响声。他的心脏猛烈跳动了一下,回身望向玄关,站在原地有些犹豫是否应该开门。


TBC


评论 ( 1 )
热度 ( 50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