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一锤定音 7

6


十四

       安迷修犹豫间,来人敲了大概有十秒钟,没听见应答后沉默了一小会儿。正当安迷修又开始担心他会不会就此离开时,那人扯着熟悉的嗓门在门外大吼了一声。

       “安迷修你给我开门!我知道你在家!”门外的雷狮接着抬手又是“砰咚砰咚”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安迷修在里面听着都感觉耳膜在颤抖,仿佛大铁门要被拍翻下来。

       就没见过敲门敲得跟傅文佩一样的律师,法律工作者不都应该是彬彬有礼、得体待人的么?安迷修在心里嘀咕了几句,还是趿拉着拖鞋急急忙忙奔到玄关给雷大律师开了门。

       临睡前有不速之客来访,他倒不觉得冒犯,反而有些特别的小高兴。

       开门前一刻,他还以为雷狮会是一派悠闲地站在门外,挂着轻佻的笑容等着他,脑中甚至连见面时要说什么样的见面语都想好了,但当他打开门的那一刻,看到浑身湿漉漉,头发凄惨地耷拉下来的雷狮,刚才憋在脑子里所有的话瞬间被惊得都忘得一干二净。

       雷狮抬头看他,露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故意将手上挂着的外套往安迷修鼻子上凑。

       猝不及防的安迷修从他还在滴着水的外套上闻到了一种奇怪的味道。他想了想,回头从客厅沙发上捞起一条毯子,就要往雷狮身上披。雷狮反倒一惊,侧身躲开了他的毯子。

       安迷修表情一僵,尴尬地低下手臂,心想自己的确是不该对刚刚认识没多久的人这样亲密。就算雷狮是个同,也不代表他一定要坦然接受另一个人的好意。

       还站在门外的雷狮一看他表情,哪里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连忙大长腿跨步溜进了安迷修家门,定定站到他身边。安迷修鼻尖闻到那股味道从他身旁拂过,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手上毯子抬了又放下,不知道是不是该给雷狮强硬地披上。

       “别弄脏了你家的毯子。“雷狮见状笑道,“这可不是什么香水撒我身上了。”

       安迷修闻言终于松开眉头:“我知道,不碍事,你披着吧。”

       雷狮意外地挑眉,站在原地任由安迷修轻轻把还带着些许阳光气息的羊毛毯子盖在自己身上。安迷修还把毯子揉巴揉巴,将两个角揪住牢牢塞进雷狮手里,让他好生拽着,活似个生怕自家孩子感冒的老妈妈。

       “我给你弄身衣服,赶紧去洗洗。“他又踩着拖鞋在雷狮的注视下啪嗒啪嗒回房找了套睡袍出来,又翻出一条新的毛巾递过去,“你找我哥了吧。他小时候生气了也老喜欢把肥皂水浇我身上。”

       雷狮接过毛巾的手一顿,突然有些后悔刚才看在安迷修面子上没反手给他哥一拳。

       “我有事要和你谈,我去洗澡,你别先睡了。“雷狮把毛巾捂到脸上,吸走刘海与鬓角的液体。

       “……谈什么?”安迷修突然有些紧张。

       雷狮想了想,问他:“你平时内裤穿哪个号?”

       ”……????“安迷修目瞪口呆,“你,你问这个干什么???“

       对面雷狮放下毛巾,笑得意味深长:“没干什么……算了,反正都能知道。欸,让让,我要去洗澡了。“

       安迷修呆若木鸡,乖乖地被雷狮一手拍开,两眼瞪大目送雷狮大摇大摆走进浴室,站在原地足足半分钟才回过神来。纯情小男生捂着快速跳动的心脏,正想深呼吸一口气,抬头就看见雷狮从浴室门缝里伸出半截肌肉分明的蜜色手臂,手指上挂着块布料,手腕微动往他这边一甩,稳稳落在安迷修脚边。

       安迷修低头一看,整个人血气上涌,脑袋差点直接爆炸。

       ”雷,雷狮!!!别把内裤往外扔!!!浴室里有洗衣篮!“

       浴室里光溜溜的雷狮一边张嘴无声大笑一边把脏衣服都塞进洗衣篮里,听着浴室外安迷修结结巴巴地用家长教训小孩子的语气对着他刚才扔出去的内裤认真说教了一番,最后脚步声磨磨蹭蹭,好像往阳台那儿去了。

       他心情舒畅地打开浴室花洒,小声哼着歌儿在脑子里想象安迷修此刻的表情,不禁在心里感叹一番。

       挑逗纯情小男生,真真是世间一大乐趣。


十五

       雷狮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安迷修显然已经恢复了平静。他坐在沙发上两眼放空,手里还抓着一本时事杂志,不过完全没有在看,雷狮挪过去瞥一眼还能看见那本杂志翻在了目录上面。

       安迷修感觉到身旁的湿气,猛然间抬头,才恍然道:“洗完了?要不要喝点姜汤?”

       可以,还煮了姜汤啊。雷狮一屁股坐在了安迷修旁边,就感觉到身边的人整个抖了抖。他知道自己刚洗完澡,身上一定带着安迷修常用的沐浴露味道,刘海鬓角或许还挂着星点水珠,皮肤因为热水的熏陶会变得有些微红。他故意侧过头贴近安迷修,满意地听见对方瞬间变得有些紊乱的呼吸声。

       “.…..靠这么近干什么。”安迷修把身体稍稍歪了点儿,却并没有从位置上挪开。

       “靠近了好说话。”雷狮轻笑道。他手指微动,把睡袍的腰带稍微弄松了点,肩头纯棉质地的睡袍歪开一大截,露出还带着热气的微红肌肤。

       安迷修看起来已经不太行了,脸上的红晕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比刚出浴的雷狮还要气血上涌。他一边控制住自己和雷狮保持距离,另一边出于某种原因还不愿意离开原位,最后只能被雷狮步步紧逼,越靠越近,眼睛还时不时朝雷狮露出来的肩膀那里瞄一眼,又仿佛做了错事一般快速收回视线。

       太好玩了。雷狮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内心的小人正在疯狂大笑。

       “好了不开玩笑了。说正事。”雷狮簌地收回身子,与安迷修突然拉开了一大段距离。安迷修面前一片冷风拂过,他呆呆地看了几眼他们之间骤然变大的空隙,语气饱含失落地“喔”了一声。

       完了,不想说正事了怎么办。雷狮用手捂住下半张脸,努力抑制着自己的冲动。


TBC

强烈要求lof加一个首行缩进功能.......本来想尝试一下正式文章格式的,后来发现去你的吧贼JB麻烦,这篇以后不这么搞了。


评论 ( 4 )
热度 ( 40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