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一锤定音 8

7

我不缩进了!!!你们就假装我有空两格吧!!!【癫狂


十六

 

想归想,正事还是要干的。

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这句话说来其实一点也没错。身旁的雷狮还穿着松松垮垮的浴袍,往后挪挪感觉沙发有些硬,甚至还从安迷修边上顺手拽了一个方枕惬意地垫在了身后腰间,姿态十足慵懒。但当他把一双大长腿抬上沙发,交叠在一起时,安迷修忽然感觉到雷狮浑身上下的气质突变,阵阵压迫感朝他迎面扑过来。

安迷修在商场上混迹多年,自然见多了这种锋芒毕露的架势。但面前的人换成了雷狮,他又感觉心脏以另一种方式在紧张地跳动,活像刚刚进入社会的小后生。

大厅里一片静谧,正当安迷修担心自己过于响动的心跳声是否会让雷狮察觉时,雷狮终于开口问他:“安迷修,听说你父母离婚了?”

安迷修愣了半晌,答:“是……是啊。”

“那现在你和你大哥都归谁的名下?成年之前有给足你们抚养费么?”

安迷修微微皱起眉头,想不明白雷狮的用意。

“你不用胡思乱想。你不想告你大哥是你自己的事,但我要怎么把这官司打赢也是我的事。”雷狮坏笑着伸出一根手指在安迷修面前左右晃荡。安迷修双眼盯着那只指腹饱满的手指头从他眼前往下,点过他的大腿膝盖,又划过他双腿的弧度,渐渐往危险的地方靠近。

安迷修一把抓住他的手:“我有我自己的底线。”

“我也有我想要做的事情。”雷狮抽出手,反手将安迷修发冷的掌心揣进手里,拉到嘴边,轻咬了一口他带薄茧的指间,“我不信你看不出来我想干什么。所以这场官司我要赢给你看,我要告诉你,你还有别的底线可以依靠。”

雷狮动作轻佻而有魅力,双眼却是毫不迷茫,直直射入安迷修包裹了一层又一层黑纱的内心。

安迷修当然知道雷狮想要干什么。

雷狮想得到他。并且正在为此作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作为,像旧时代的爱情小说一样,给主角带来光明与希望,最后浪漫地生活在一起。

他步入社会已经有好几年,早就被现实刮去了表面的金光,溅了一身污泥,已然体会不到学生时代那种富有激情甘愿牺牲的爱恋情感。但他其实是渴望那样的感情的,父母离异后他孤身一人白手起家,不得不抛下年轻时代所有的天真与激情,去撑起这个已经摇摇欲坠的家庭,这些对他来说不仅太早,也太沉重。

父母离异对于双方长辈来说无疑是一大打击。外婆发了好一通脾气,母亲临走前拖着行李箱语重心长地嘱咐他:“你要好好听外婆的话,不要再惹她生气。”

外婆由此更加不待见他,只是看他乖巧的样子,有时候就也开开金口叮嘱他一句:“你去给你哥哥搭把手,不要老是在家无所事事。”

安迷修不懂为什么他必须要这么做。一路呕心沥血,打工赚钱读完大学,建立自己的公司,并邀请大哥入股,好养活他那个好吃懒做的兄弟。但他如果不这么做,又能去做些什么呢?他一生的激情与爱恨都被生活的变故与长辈的教诲尽数抹灭,唯一生存的意义仿佛就只剩下了他的哥哥。

他为之奋斗至今的动力是他血缘最近的亲人,而这位亲人,并不以他为荣,他也开始习惯这一点。

但雷狮不打算让安迷修就这样下去。

他并没有彻底否认安迷修心中根深蒂固的执着,他只是对你说,这个世界上,会有另外一个比起你大哥更重要的人等着你去守护。而这个人将会是我,雷狮。无论付出什么代价,用怎样的手段,我只要能够达到这个目的,你将会过上一种全新的生活。

雷狮正在用他蛮横又霸道的大锤粉碎安迷修胸口前的壁垒,以救世主的姿态一步步走到他的心里面,生根发芽,最后无情占满内心跳动的痕迹。

安迷修在动摇。

“我弟说你的老火汤挺好喝。”雷狮忽然岔开了话题,“问你还会不会做甜点。”

“甜点倒是不太擅长……”安迷修压低声音喃喃道。

雷狮大手一挥,“没事,今晚再煮一回那个鸡翅吧,我爱吃。”

“……”安迷修呆坐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们俩认识其实不到两天,但仿佛就像是相处了很久的老朋友一样。准确来说,安迷修自己是不太擅长与他人打交道的,但雷狮与他恰恰相反,他善于揣测别人的心思,又不屑于利用这一点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可雷狮对安迷修是个例外,即便方法不怎么符合他的心意,但雷狮愿意去为他稍微改变自己的想法。

我能够期待他吗?安迷修这样问自己。

期待这位桀骜不驯的律师将自己从恶心的泥潭中拽出来,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

安迷修忽然手腕使劲,将雷狮的手臂往自己这边轻轻扯了一下。雷狮半边身子歪下来,猝不及防被拉到他的怀中,一阵热气从胸膛处透过肌肤传到砰砰跳动的心脏里。安迷修收紧了抱着雷狮腰肢的手臂,闭上眼睛感受雷狮体表的温度。

“好。”

他选择期待,期待这个为他奔忙,被淋了一身水狼狈地来拯救他的雷狮。他寂寞太久,痛苦太久,挣扎太久,他只是需要一个温暖的拥抱,之后的事情,他想全部交给他伟大又可爱的救世主。

安迷修感觉到雷狮的手臂环上自己的背脊,不轻不重地拍了几下,他的脸埋在安迷修的怀中,发出得意的闷笑声:“那就说好了,由不得你反悔。”

 

十七

雷狮问了许许多多的问题,将安迷修的过往事无巨细都询问了一遍,有些事情甚至连安迷修自己也不曾用心注意过,但他还是尽量将准确的答案传达给雷狮,将自己的所有全盘托出。

雷狮当初想得没错,一旦抓住安迷修的心,将他强行带离那片不见光日的黑暗,他就会全心全意地对你,几乎坦诚相见。甚至许多不堪回首,说起来有些丢人的回忆和细节,安迷修也面不改色地一一详细讲给雷狮听。

他将全部赌注压在了雷狮身上,雷狮当然不会让他失望。过了不到半小时,雷狮的眼中便浮现出胸有成竹的色彩。

在商场上浸染多年的安迷修被他问着问着渐渐也有些明悟——不愧是有名的金牌律师,提出的某些刁钻角度就算是他自己,想破脑袋也未必能想得出来。现在他并不担心雷狮能否打赢这场官司,他更期待的是,雷狮能够为他做到什么程度。

安迷修的命运、雷狮的名誉、公司的未来、他们的情愫……都当做赌注压在了这场审判之上,等待胜利的冠冕,或者是鲜血淋漓的断头台。

开庭的日期在即。


TBC

评论 ( 4 )
热度 ( 47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