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一锤定音 10(完)

9

我上回忘了说了,别看我瞎写,法庭是很严肃的地方,大家不要乱搞事情知道啵?生怕误导人,就提醒一下,本文仅供各位观众拿来爽一爽,没有实际参考价值。


二十

法官像前几回一样敲了敲锤子示意全场肃静,眼神凌厉扫过法庭每一个角落,但这回安迷修总感觉他敲得有些心不在焉。陪审团几个人交头接耳嘀咕了好一阵子,完了之后又转头递给法官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

“不要在法庭讨论案件以外的事情。”法官大声警告,还特地往被告席那边瞪了一眼。安大哥还待发怒,被身旁眼疾手快的律师捂住嘴硬生生拽了下来一通挣扎。看见被告当事人如此激烈的反应,下首的安迷修忽然莫名其妙收到了很多人同情的目光。

“……”不是,我没有,真不是,你们别这样看我。安迷修无语凝噎,只能偷偷伸手下去揉了揉自己刚刚崴到的脚。

大概现在除了雷狮和他大哥以外的整个法庭,都已经脑内擅自补完安迷修勇敢出柜然后受到家人阻挠最后突破重重障碍找到自己的爱人的感人励志故事……雷狮眼角一瞥,竟然还收到对面律师一个愧疚的眼神,好像为破坏了安迷修和雷狮的幸福生活而感到十分抱歉。

“……”这群人有毒啊。雷狮顿时也跟着一起无语凝噎了。

这个小小的插曲过后,法庭上的气氛与走向就仿佛像是在非洲大草原上撒腿狂奔的野马一样瞬间一去不复回,只有安迷修坐在证人席,和和气气地接受法官和对方辩护律师的提问,全场都用极其和蔼亲切的眼神盯着他,实在是弄得他浑身不自在。

并没有被这种诡异气氛带着走的有两个人,一位是安大哥,他依旧没有看清审判的形势,抓着了机会就窜出来指着安迷修鼻子大骂,安迷修本人到不觉得如何,反倒是法官听不下去,挥手嘱咐了门边一位法警走过去,直瞪瞪站在了安大哥身边。

可怜的安大哥面对凶神恶煞的法警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大,但满嘴的话硬是被吓得憋在了喉咙里头吐不出来半个字。

法官满意地点了点头。

另一个人则是雷狮——他是除了安大哥以外对安迷修最不客气的人了,该问什么问什么,言辞之间毫不委婉一针见血,陪审团好几回想要让雷狮别问得这么直接了这不是揭当事人伤疤吗……转头就看到安迷修乖乖坐在证人席,像个回答老师提问的好学生一样认真思考并如实回复了全部问题,见雷狮在上面说得口干舌燥还瞥给小股东一个意会的眼神,小股东瞬间点亮平时在公司里察言观色的技能点,立马拽过桌面上的矿泉水给雷狮拧开了恭恭敬敬递过去。

诶,人家小两口子在一起坦坦荡荡,有什么不好直说的,瞎操心。陪审团也被这两人强行塞了一嘴狗粮,不约而同抬起手中的文书假装认真浏览材料。

抛开奇怪的状况不讲,雷狮的思路还是十分明确的,从维护法律到动之以情,在把安迷修交给他的证据有条不紊地搬出的同时,一点一点把对方的辩护阵线往后推,法官听他讲法律依据头头是道十分赞同,陪审团听他讲原告方的悲惨遭遇和穷途困境也连连点头,最后等被告方辩护律师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雷狮已经掌握了全场节奏,开始一本正经地当庭飙戏演言情剧——

“法官、各位陪审团,安迷修他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创立的公司!怎么能让别人将他的心血就这么糟蹋了呢!”

“安大股东的良好商誉连业界都啧啧称赞,怎么可能会是抽逃出资的人呢?”

“不是迫不得已,穷途末路,又怎么会去平白无故地将自己的亲人状告上法庭呢?”

素质三连。

本来雷狮在原告席上就打算出那么几张感情牌来稍微调剂一下气氛,谁知道当庭气氛不知道怎么就歪了,再加上刚遇见安迷修那会儿的戏瘾还没过爽,他在上面演着演着就情不自禁秀起来。小股东早已经在雷狮瞬间变脸一副凄惨模样的时候被吓得神志不清,安迷修坐在证人席上表情稳如泰山内心叹为观止,终于明白雷狮那神乎其神的演技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了。

真是法庭如戏,全靠演技。

可怜的小股东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一大早老板和雷律师纷纷出柜,秀恩爱闪得他那双钛金狗眼都跟月球反射太阳光线似的,到了法庭上竟然还不消停,搞得他脑子有点蒙。这么蒙着蒙着,法官问了安迷修什么问题、雷狮又巴拉巴拉说了什么话他也没仔细听,反正一回过神,庭审竟然结束了。

法官一锤子敲下来,合议庭审议完毕,竟然还是当庭宣判,判决书十日内送达。

走神从头走到尾的小股东没听见宣判具体内容,但从雷狮和安迷修面上满意的神色和被告方一片惨淡的表情上,还是猜到了这次审判的结果。

极其没有真实感的压倒性胜利。小股东还在继续懵逼,转眼间就看见安迷修牵着雷狮走出民事审判庭,身后吵吵嚷嚷跟着打输了官司还喋喋不休的安大哥,这才终于对这场对手毫无还手之力的庭审有了一些真实感。

哇塞,雷大律师当真惹不起惹不起。

小股东此时的心音与所有旁听的法学生神奇地达成了一致。

 

二十一

安迷修攒着雷狮有些冰凉的手,感觉到手心渗出暖烘烘的细汗。

雷狮没有让他失望。不仅仅没有失望,还顺带让他停滞许久的沸腾血液都开始涛涛奔涌,一股热烈的冲动憋在心头不上不下,有些难受。他抓紧雷狮的手,拉着雷狮闷头一个劲往外走,恨不得立马找着一个安静的地方把这个人抱在怀里好好亲密一番。

身后雷狮也任他牵着,脸上是得意夹杂些许雀跃的表情。两人一直快步走出法院门口,小股东和安大哥三步并两步气喘吁吁追在后面,待前面两人突兀地停下脚步时刹车不及,迎面撞到了一块儿,安大哥庞大且富有弹性的身躯直接将小股东弹出三米有余,一屁股摔在地上还翻了个跟斗。小股东眼睛都不眨,拍拍屁股就爬起来躲在路边的棕榈树后默默看戏。

“安迷修……你,你给我站住!”安大哥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嗓音却倒是中气十足。

“哦,站住了。”安迷修眨眨眼无辜回头,手里依旧抓着雷狮的手不肯放开。

“你!你和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在一起,爸妈知道吗?”安大哥好不容易直起腰,找到机会吐出一句粗鄙之语,小短腿还没伸直,抬头就看见安迷修一米七九的长腿呼过来,狠狠踹到了他的膝盖骨上。他哀嚎一声,再次弯下腰抱着膝盖吸气连连。门口的法警瞥了两眼,正在犹豫要不要出手制止,眼角拐弯儿瞧见下班回家的陪审员给他递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法警又默默收回了踏出去的半只脚。

好嘛,踢个膝盖又不会怎么样。他其实也不怎么喜欢那个小肥仔,过安检整得跟皇帝出巡似的。你看人家安先生还是个大公司的股东呢,进来的时候多有礼貌。

安迷修一双带着暖意的青蓝色瞳孔从雷狮那里转过来,视线接触到安大哥扭曲的面容瞬间哗啦哗啦覆上一层寒冰。

“骂我恶心就算了,你弟媳也有胆子骂,当我不存在吗?”

你什么?雷狮挑眉望向安迷修,后者假装没看到,踢踢腿打算把心里那股无处可安放的热血全撒在他哥身上。

“给我站起来。我们家没有腰都直不起来的孙子。”安迷修故意模仿了他外婆的语气,听得安大哥一个激灵,先是瑟缩几下,两秒之后才反应过来他弟弟是在嘲讽他。

安迷修没给他反击的机会:“你给咱爸妈找到媳妇儿了吗你就说我?你今天减肥成功了吗就说我?公司的债有钱还了吗就说我?”

安大哥今天连着受这俩夫夫两回素质三连,摊坐在地上瞠目结舌半句话都没能说出口。安迷修乘胜追击,继续苦口婆心:“你说你这人生有什么意思?不知道拼搏是什么感觉,不知道困苦尝起来什么味道,也没有人生信念人生目标,你想这么老死我也不能说你什么,外婆家不缺钱养得起你,可你为什么每一次都不懂得见好就收呢?”

他身后的雷狮连个眼神也不给他大哥,暗地里亲昵捏了捏安迷修的大拇指。

安迷修还想再对他哥进行思想教育,被雷狮这么一捏,他有些起鸡皮疙瘩,只好反手抓住了那两根调皮的手指,给安大哥撂下最后一句狠话:

“我今天就告诉你,我爱他爱得光明正大,谁也没有权利将他从我身边夺走!”

啪啪啪啪啪……身后跟出来的审判人员和旁听学生纷纷激烈鼓掌以表敬佩。安迷修雄赳赳气昂昂地说完这句有点恶心帅的台词,回头与满脸笑意的雷狮对上视线,立马血气上脸,抓着雷狮的手扭扭捏捏不知道说什么好,支吾半天就是不给松开,跟拿502胶黏住了似的。

雷狮当然不嫌他扭捏,他就钟意安迷修这幅在意他在意得不得了的样子,每次看都觉得安迷修是不是特别特别喜欢他,他就会觉得很得意,竟然能在被其他人染指之前把安迷修这个傻乎乎的家伙收入囊中。

“赶紧回去吧,”雷狮笑道,“我现在比较想把你摁在家门上接吻。或者我们现在就可以来一个,气一气你哥也好。”

纯情小哥儿安迷修愣愣点头,盯着眼前雷狮的脸越靠越近,接着就听见身后传来一群女学生压抑不住的惊呼。雷狮软软的,带有丝丝凉意的嘴唇覆在他的唇上,美好得像是冬日一片轻盈的雪花,缓缓从唇齿间滑落下去。正当陶醉之时,他感到下唇一痛——

啊,被咬了。

“安大股东,你还回不回家了,你媳妇儿都要饿扁了。”

回家,回家。安迷修捂住吃痛的嘴唇傻笑着牵起雷狮,连忙往自己车上带。

得先喂饱了媳妇儿,才能喂饱自己嘛。


END


普通的一篇文就普通地完结了!

不知道有没有番外。最近好像风声不太好所以那个就先等等......

新文正在筹备中可能写完了才会发。

正在筹备面试的我要消失一段时间。

回来大概会发个预告啥的?不知道。


最后感谢大家看完这篇任性得不得了的相声爽文【。

已经预感到它将会成为我黑历史的一部分......

好了,鞠躬,退场。

评论 ( 3 )
热度 ( 55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