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5127】电话 短篇 完结

十年后设定。OOC有。日常向?黑手党的日常呃。

偷偷交一波党费,溜了溜了。


1

西蒙家族的首领大人最近开始觉得,他好像被他的挚友给包养了。

前几天西蒙家族与外商洽谈合作,需要一大笔资金,整个家族东奔西跑努力筹集,气氛热火朝天。结果沢田纲吉不知道哪来的消息,以资助同盟家族为由送来了一张天文数字的支票和一大箱金子,如此土豪的气势把整一大家子的人都猛地震在原地目瞪口呆。

“.…..”古里炎真无奈地拨通了纲吉的电话,对方接起之后却不知道到底该说些什么,才好让他把这笔资金抬回去。

纲吉却比他坦荡多了,在意大利待的这几年,他甚至学会了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你就当做是投资吧。彭格列现在不缺钱,随便你拿去干什么都可以。这些资金可够你买凶把敌对家族首领暗杀个遍了。”

炎真心里有些气闷,因此故意拿话呛他:“我要是真的拿去买凶杀人……?”

话筒对面的纲吉果真沉默了几秒钟。炎真自我反省一会儿,觉得这个玩笑开得似乎有些过火,正想着道歉,就听见对面传来略为踌躇的声音:“你想杀谁……其实也用不着买吧。我家就有好几个杀手,你挑一个,咱还是不花那个冤枉钱了?”

“.…...”好像挺有道理。西蒙首领回忆少年时在沢田家度过的日子,想起来他们家那时候似乎就住了好几个整天打打闹闹正事不干的顶尖杀手。

完了……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炎真苦恼地皱起眉头。难道要告诉他,比起被对方包养他还是比较想包养对方?不,包养彭格列十代目这个梦想也太过宏伟了一点,他不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于是他思考了一会儿,决定选择委婉一点的方式:“我不能让你老是为我付出这么多,我现在暂时还没有资本给你更好的。”

“为什么你偏要给我更好的?”那边声音里夹杂着笑意。

“因为我喜欢你。”炎真回答。

“……哦。”纲吉愣了几秒,“呃,你……你刚才说什么?”

炎真用古井无波的语气再次重复了一遍。

“.………..”话筒对面听不到纲吉回应的声音,只听见一阵噼里啪啦伴随椅子倒塌和纸张书籍跌落的响声,刺耳的噪声过后就是通话结束的忙音。

还呆站在原地的古里炎真不知道是失望过多还是委屈过多,他放下话筒,弯腰捡起了那张签有纲吉字迹的支票,手指在一串温和圆润却隐含气势的字母中间慢慢摩挲。纲吉的意大利语是里包恩教的,而与他用意语交流得最多的却是古里炎真。无论是写信还是交谈,炎真都喜欢他与生俱来一般的温暖与从容,十分自然地渗近笔锋绵长的字尾,渗近嗓音纯正温和的口语中,能带给他骤然心动的感觉。他甚至以教学名义教过纲吉怎样用意语说一句“我爱你”,他也还记得对方羞窘着结结巴巴的样子和桌子底下纠缠成一团的手指。

众所周知,西蒙首领是彭格列十代目的生死至交,而现在他只是想要稍微前进一步,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挫折。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炎真困惑地低下头,盯着那张支票上成串的零发愁。


2

当所有人以仰望的姿态认识年轻的彭格列第十代目时,很少有人知道他在坐稳这个位置之前到底经历过什么。

沢田纲吉登上十代首领宝座之初,内部反抗他的大有人在,即便带有传奇般初代的彭格列血统,他也只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孩儿,尚且青涩,又幸运地出生于和平美好的环境,或是出于嫉妒又或是出于不服,彭格列内部抗争的声音在一开始竟占据多数。

这是沢田纲吉最为黑暗的一段时期。在日本时他只是接触到黑手党最为表面的光鲜亮丽,然而内里的深渊与黑暗在他登上大堂阶梯,从九代目手中接过整个庞大家族时,才终于猝不及防地呈现在他面前。在继承式上信誓旦旦言表的决心到底要令他承受多大的使命与罪孽,此时此刻他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家族史上每一页荣耀与耻辱,如今看去都是满页满页的血迹斑斑。昔日在学校里嬉戏打闹的天真少年,正一步步被逼迫着成长为立于顶端的黑手党教父。

老师里包恩身为一位隶属家族的杀手不能帮他再多,亲切的师兄也因剧变的形势身陷变故不能抽身,除了筋疲力尽的守护者们以外,始终如一陪在他身旁的只有他的挚友古里炎真。那时西蒙家族还处于复兴的脆弱阶段,地位岌岌可危,但炎真并没有选择独善其身,他与其他西蒙家族的同伴一起,不约而同站到了濒临崩溃的十代身后,作为沢田纲吉的荣耀,也作为他一生的后盾而存在。

当他从光怪陆离的宴会或者激烈残酷的战场上归来,踏进彭格列大宅,他的老师会严厉地提醒他:“打起精神,不要让家族成员看到你疲惫的脸色。”

但如果是古里炎真守在大门,他会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牵到偏院,两个人从侧门悄悄溜进去,有时还会在花园里小憩一会儿。如果花园春色正好,鲜艳的颜色会一片一片在绿草中间晕开来,炎真闪烁着特殊波纹的赤红色眼睛注视着他,然后伸手一本正经地抚平他微皱的眉头:“别太累了。”

古里炎真对他来说是特别的。这是在他自己心中,在彭格列所有人的心中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但是直到纲吉接到炎真那一通让他直接从首领办公室的花雕大椅上一屁股摔下来的电话,他才意识到这种特别或许早就已经跨越了它应当有的界限。

沢田纲吉保持着摔下去时候的姿势和表情,仰面朝天,一只脚还搁在椅子上,手里还揣着早已经挂断了的手机,整个头部包括脖子都红通通的,像是被扔进锅子里煮了刚捞出来一般。里包恩进门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傻逼画面,条件反射先于意识驱使他一脚狠狠踹了过去,直接把英明神武的十代目踹飞到墙角:“蠢纲你脑子被门夹了?”

纲吉泪眼汪汪地从地上爬起来,说:“里包恩我被人告白了!怎么办!”

他的老师额头青筋凸起,又一脚过去:“滚!”


3

首领已经有一个星期没去彭格列大宅了。

西蒙家族上到铃木下到打扫的阿姨女佣不出一个星期,依靠这个异常现象十分准确地推断出了炎真愈加消沉的精神状态,都不禁用担忧的眼光注视着还在准备商事洽谈工作的炎真。

加藤朱里身为首领的僚机,虽然不是很懂为什么整个家族都以这种奇怪的标准来判断炎真的心情状态,但在铃木的铁面凝视下,他还是屁颠屁颠地推开了首领办公室的大门,准备与炎真来一次亲切的私密会谈。

房间里的炎真还端着文件本在看合同,视线却黏到了纸头繁复的西蒙家徽上,一个字都没看进去,两只眼睛空洞无神,在朱里眼中就是一副苦大深仇的样子。

“炎真啊,你最近到底怎么了?”他凑过去小心翼翼地问。

他的首领可怜兮兮地瞥了他一眼,半晌回答:“我告白好像被拒绝了。”

加藤朱里:“.…..”

卧槽,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4

当年轻的十代目再次接到挚友的来电时,背景正是枪林弹雨,敌人的子弹噼里啪啦打在身前倒塌的钢板门上,发出刺耳的杂音。

沢田纲吉使劲捂住了待着无线通讯器的那边耳朵,另一只手握紧手枪朝背后一阵盲打,企图镇压敌人火力好听清楚古里炎真的声音。

“我……你……”

声音太小听不清楚。纲吉思忖着,下回是不是应该给彭格列技术部的人反映一下这个问题。他一边往深处掩体移动一边大声回答:“你——说——什——么——?”

隐约间他好像听见通讯器那头的西蒙首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小说式的卿卿我我不适合他们两个所立足的这个黑暗世界,枪弹横飞才是隐藏在其中最为常见的光景。古里炎真听着话筒里惊心动魄的枪声,果断放弃了情场高手朱里刚刚教给他的把妹妙招123条,向彭格列的守护者们了解到了纲吉的具体位置后,当机立断抓起挂在门边的外套就奔出了西蒙大宅,身后的背景是一群终于松了一大口气的家族成员。


5

在西西里岛,黑手党的盘踞之地,没有人能够小瞧年轻的彭格列十代目。曾经在他们小瞧的时候,这位来自东方的神秘少年就以利落的手段和强大的实力教会他们人不可貌相这一中国古话。站在他身后的不仅仅只有加百罗涅与密鲁菲奥雷,还有数不清的长老旧部,他们以特别的方式默默地支持着这位将初代彭格列荣光再次复兴的骄傲。

土地是恒久的,但人可不是亘古不变的。一些家族的复兴没落与外来人口决定了西西里岛瞬息万变的形式,即使是意大利最大的黑手党家族,也没有办法完全掌控整个西西里岛的人心所向。在意大利黑手党已经多数转向暗处的时代,也依旧有不自量力的蠢货来挑战黑手党中潜藏的条条框框。

“所有人给我上!对方只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罢了!”

蹲在掩体后方的沢田纲吉听见敌方首领这句熟悉的台词,还是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他明白他自己的长相与年龄实在是不太像是一名成功的黑手党教父,思及他的祖先Giotto也是长了那么一张天怨人愤的娃娃脸,他不禁在心里臆测初代当年是不是也有着与他自己一样的烦恼。

“呵呵……”指环中传出沉沉的低笑声,“亲爱的十世,我当年长得可没有你这么惹人喜爱。”

就算再怎么娃娃脸,纯正的西方血统还是决定了初代凌厉的面部轮廓,混合了日本血统之后偏偏生出了纲吉这么一副软绵绵的脸蛋,只有在死气模式之下,才能从金橙色的双眸中窥到些许初代的影子。

“初代大人您还是歇着吧,老是有鬼从指环里冒出来老实说挺吓人的。”

沢田纲吉咬牙切齿地说完这句话,将初代爽朗的笑声抛在脑后,准备冒险出去将前排的人击倒,冲出这片狭小的空地。就在这时,一阵凛冽的气势从某个中心迅速扩散开来,赤红色带着刀风的圈圈咒文环绕在四周,瞬间将这片空地的重力全部打乱。

纲吉毫不犹豫附身冲出掩体,身周骤然变化的重力使得他的速度比之平常要快上好几倍。他迅速适应了这种变化,并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将对方撂倒在地。紧接着流动的咒文又往深处偏了一下,只听见远处传来重物落地的闷响,纲吉迅速抬头,刚好目击到楼顶上的狙击手翻了个跟斗撞碎栏杆以极其滑稽的姿势从上面狠狠摔了下来,脸部啪叽一声重重黏在冰凉的地板上。

“……”你把重力定在他脑袋上了吗。纲吉一脸无语转过头,看见炎真站在角落用十分无辜的眼神与他对视。

意料之中周围还有漏网之鱼,趁他俩对视的功夫从藏身地一跃而出,企图逃出他们的视线范围。人影闪动的瞬间炎真已经敏锐察觉,手上指环发力将他整个人都压到了墙上,硬生生挤出一个人形大坑。纲吉反应还要快一点,他趁重力还没有完全转换的时间利用大空火焰冲击闪到墙边,利落地一招零地点突破将他冰封在原地。

可怜的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保持着瞠目结舌的表情被冻在了墙上。纲吉眼睛一转见角落还藏着一个,正想动手,那人已经哆哆嗦嗦地晕了过去。

好吧。纲吉撇撇嘴。

如果战场上只有他自己,或许还会被人小瞧,但当他们两个站在一起的时候,无论是谁也要在暗地里侧目三分。比起自己,他与炎真一同行动出入各个战场的次数更多,天衣无缝的默契与合击的恐怖威力比起两人的个人实力更为令人印象深刻。纲吉不禁想或许不仅仅他自己这么觉得,可能在他没有察觉的时候整个黑手党界都已经默认了他们俩之间纠结暧昧的关系。

战斗结束,远处解决了其他敌人的狱寺与山本打打闹闹往这边走过来。古里炎真犹豫了两秒钟,还是像往常一样牵起了纲吉的手。刚握过枪柄带着枪茧的手指在他的手心稍微磨蹭了几下,并没有拒绝的迹象。他笑眯了眼睛,闪烁着如同宝石光辉一般的眼中映出纲吉微带红晕的耳根,低头用近几痴迷的姿态在他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笑什么,回去了!”

“好。”

“......”

“叫你别笑了!!!别盯着我!!”

“……咳,好。”

 

END

--------------------------------

事后。

纲吉:那,那个,我……我和炎真在一起了!

众人:什么你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纲吉:??!!????!

炎真:看穿一切的眼神.jpg

评论 ( 7 )
热度 ( 59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