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天陆】生日纪事(下)

填坑。上篇在这

-----------------------


拥有一位出色且温柔的哥哥,是七濑陆最引以为傲的事情。从小到大,哥哥天都能做到自己不能做到的事情,他会给陆讲故事,能读懂书本上的所有字,唱歌也很好听,甚至会给自己做好吃的东西,懂得很多很多陆不懂的事情。

 

因此陆常常想,他是否真的可以心安理得享受哥哥的宠爱,是否可以每天让哥哥为自己唱一首摇篮曲伴他入睡,他是否真的有资格得到这看似理所应当的一切。在陆的童年中,最常做的事情就是躺在病床上,带着愧疚与懊恼思考这个问题。

 

可这样通常也不被允许。一旦他长时间沉浸在低落悲伤的情绪中,或者情绪大幅度波动,很有可能就此引发病症,从而开始新一轮的看护工作。因此陆从小时候就开始渐渐逼迫自己成为一个最乐观的人,如此一来,他不会给任何人添更多麻烦,也能时不时看到哥哥放松和称赞他的笑容。

 

现在也一样。陆不禁想到,或许一织教训的没错,他就是个被宠坏的孩子,他最贪婪的愿望就是永远都像小时候一样,听哥哥坐在床前给他唱歌哄他入睡,到了生日的时候也快快乐乐地和天分头挑选对方的礼物。

 

因此当陆在商场偶然遇见天的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了年幼时候,在高高的货架边拐过转角,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双胞胎哥哥,接着往他的怀里扑过去。

 

可是和以前不一样的是,九条天只是侧身躲开他,抓住了他的手臂将他扶稳,然后压低帽檐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商场。

 

——当然,已经回不到那个时候了。陆呆呆地盯着天离去的背影,终于在这一刻不得不重新想起,自己依旧是七濑陆,但他的哥哥现在已经变成了“九条天”。他最爱的双胞胎哥哥已经从那些细碎的回忆中走出去,离开他,成为一名优秀的偶像活跃在耀眼的舞台上,迈开双腿渐行渐远。

 

陆感到大片潮意涌上眼角。他条件反射般深呼吸一口气,逼迫自己压下心口尖锐的疼痛感,露出一个带有遗憾的笑容。

 

“.…..七濑桑?”和泉一织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七濑陆临近崩溃的情绪,他目送九条天的背影远去,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这个被留在原地的可怜弟弟,只好握紧了手上的药瓶子忐忑祈祷陆别在这个时候发病。所幸七濑陆只是扯出了个难看的笑容,对着他镇定地点了点头:“嗯,我没事,东西已经买好啦,我们走吧。”

 

他有什么资格哭泣呢?陆心想。天照顾了他一整个童年,一织作为年幼的成员还反过来要照顾自己,照理来说,他无论在谁的面前都没有哭泣的资格。

 

——虽是这么想的,但在生日当天,他被同伴们神神秘秘地带到许多幕布面前,在幕布被掀开那瞬间看到怔愣的九条天时,泪水还是控制不住从眼角滑落下来。

 

爱哭鬼。小时候的七濑天总爱这样柔声教训他,边说还边伸手给他擦眼泪鼻涕。

 

“对不起…….”他想这么说,可一旦开口,从喉咙里出来的全都是悲鸣般的呜咽声,他只好带着哭腔呜呜乱叫,抬起手用衣袖胡乱擦干眼泪,一边控制呼吸一边拼命想要道歉,即使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视线被手臂完全遮挡住的同时,脸上冰凉的触感暂时唤回了陆混乱的情绪。他勉强睁开视野朦胧的眼睛,看见天微微皱眉,表情无奈,正用手指轻轻撇去他脸上的泪水。

 

陆抽抽噎噎哭着,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嗝,哭得有些红肿的一双眼睛埋在衣袖中,偷偷从缝隙里去瞥天复杂的脸色。

 

九条天面部抽动几下,嘴角抿得紧紧地,最后终于叹了一口气伸出手臂把陆抱到怀里,和小时候一样有节奏地轻拍着他的背脊,低声温柔地哄他。陆顿时双眼一亮,埋进天的怀里像只小松鼠一样蹭来蹭去,把眼泪鼻涕都蹭了个干净。

 

“.…..我要是敢这么对天,大概会被杀掉吧。”站在旁边围观的年度“最想被他抱的男人NO.1”八乙女乐面色凄凄,如此说道。

 

对此,十龙之介笑嘻嘻地拍了拍乐的肩膀回应:“乐要哭的时候来找我吧,我的怀抱借给你也可以呀!”

 

谁要哭了。乐对着角落那两个你侬我侬的兄弟翻了个白眼,单手挪开龙之介凑过来的大脸,低头打开RC找场外还在加班的小鸟游纺聊天去了。啧啧,这狗粮我还就不吃。

 

该次事件始作俑者之一的Re:vale两人也颇为高兴,百更是情绪高涨,当下就积极地担任了生日会的主持人,带动起全场的气氛,无论是idolish7还是trigger,所有成员在此时此刻都开始尽情享受这场美妙的生日晚会。

 

“真是不让人省心。”和泉一织绷着一张脸,依旧站在原地注视着九条天哄完自家center后两人拉起了小手踏上众人仿制的舞台,突然凭空生出一种老妈妈嫁女儿的奇怪感受。伤感还不够两秒钟,他的身子一歪,猝不及防地被和泉三月拉进了狂欢的队伍。

 

舞台上的两兄弟坐在高脚凳上,面前是熟悉的旧式麦克风架子。七濑陆已经平复了心情,双眼却依旧还是有些红通通的,他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抬头去问身边的九条天:“今天……今天的话,可以不叫九条桑吗?”

 

天愣了一下,而后面部紧绷的轮廓终于彻底柔和下来,心里暖烘烘的。他笑着故意伸手去揉乱那头和记忆中手感相差无几的红发脑袋,又将陆过长的鬓角轻轻挽到耳后:“可以。不过只限今天,知道了吗?”

 

陆的双眼瞬间明亮无比,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今天过后,九条天还是九条天,七濑陆还是七濑陆,但是两个人之间的羁绊永远不会因为姓氏而消失,也不会因为分离而产生变化。即使陆不能告诉全世界,这么优秀的天是他的哥哥,他也依旧会在心中默默补上这些年少叫了很多很多遍的“天にぃ”,默默在内心为如今的九条天自豪。这或许也是最适合他们的相处方式。

 

千和百将麦克风插进他们面前的支架上,众人见状不约而同开始起哄,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非要两兄弟合唱一首不可。七濑陆坐在台上笑得见牙不见眼,九条天看着他这么高兴的样子,也不好说出他刚哭了一场最好别再卖力唱歌这种话来,只是伸手牵住了陆有些发凉的手掌,回头请Re的两位前辈帮忙调试音乐。

 

“天にぃ我今天有给你准备礼物哦!”(°∀°)ノ

 

“嗯,我知道,我在商场看见你了。”

 

“天にぃ你都不理我,我也看到你了。”(╥﹏╥)

 

“对不起噢,商场太多人了不方便,下次会跟你打招呼的。”摸摸头。

 

不远处有些喝高了的龙之介揽住二阶堂大和的肩膀,操着浓厚的方言傻乎乎直笑:“哈哈哈,真好真好,天今天也挺高兴呢!”

 

大和在龙之介的动作下艰难地把滑下的眼镜往上推,结果好不容易弄完一抬头,四叶环就在他面前拉开了一个礼炮,满天飞的彩带和彩色纸片哗啦啦兜了他一脸。

 

“今天不是我的生日啊!你们倒是给主角拉礼炮去啊!”

 

笑声传遍了整个场地,舞台上传出了双胞胎久违的歌声,今夜在这小小的一片天地中,他们尽情欢笑歌唱,即便天亮了就要各分东西,也绝不会露出悲伤或者遗憾的笑容。他们还有更长的岁月等待着自己,还有更多的时间去和彼此交流鼓劲,或许终有一天,他们能手牵手站在真正的舞台上,互相歌唱,交换着所有人都能明白的眼神与拥抱。

 

终有一天。


END


这个上篇到底是多久之前写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发表的日期和写完的日期是隔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可能有老玩家看内容就会从生日卡的RC里猜出具体是什么时候了。

评论 ( 5 )
热度 ( 134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