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一锤定音 番外

*女装有

*恶趣味有

*破自行车


自从安迷修的案件解决之后,雷狮就搬出了律师事务所休息间,直接拎包住进了安迷修家里,整个人和结了婚的男人一样越来越懒,头几天甚至还赖在家连律所都不想去。他觉得反正平时找上门来的尽是些无聊案件,还不如呆在家里睡懒觉打游戏来得舒服。这个想法被安迷修知道后,他义正言辞地对着雷狮说教了一番,才终于把雷狮这种消极怠工思想从源头消灭,好歹从家里挪到律所休息间打游戏去了。

其实雷大律师明白,安迷修不是这么老套死板的人,只是他们这对家庭毕竟有些特殊,就算有小区正义热心的居民大妈维护,也未免有人用异样的目光注视他们。雷狮觉得安迷修大概只是想要让他体验一下平常家庭的生活,每天准时上下班,回到家看见爱人正在为自己准备饭菜,吃饭的时候交谈一些工作上的趣事……这个男人总在许多莫名其妙的方面上很细致入微,但雷狮觉得这样也不错,反正安迷修平时也会上班不在家,他一个人呆在家里是有些无聊。

但今天雷狮像往常一样在办公室坐着打了一整天游戏之后回到家,发现今天家里气氛似乎有些奇怪。

按理来说安迷修的公司比律所离家里要近,每次都会先回到家,如果是往常,他早就呆在厨房做饭做得热火朝天。可现在厨房里没有像往常一样传来天然气灶燃烧的微弱声响,也听不见油花四溅的噪音,当然,厨房里也没有他的身影。雷狮再往卧室里面探头一看,安迷修正站在床边,对着床上一个大行李箱愁眉苦脸地沉思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雷狮远远一瞅,只能看见已经打开的行李箱里面有团大红色的东西。安迷修余光瞥见他的身影,连忙“啪”地一声阖上行李箱,把雷狮从卧室门口推到客厅去,顺带给了他一个安抚的亲吻。

“去看会儿电视,我今天回来晚了,现在就去做饭。”

有猫腻。雷大律师眯着眼睛目送安迷修挽起袖子走进厨房,依靠多年法庭上的直觉嗅出了空气中诡异的味道。他又看了几眼床上的行李箱,决定等吃饱饭再和安迷修理论理论。

 

酒足饭饱。

安迷修伺候雷大爷漱完口,贤惠自觉地揽了洗碗的工作。雷狮摸摸饱胀的肚子,趁安迷修不注意溜到了卧室,把罪恶的手伸向床上的行李箱。

这箱子明显不是家里的,又小又旧,是那种棱角方方正正的旧式箱,看着倒像是上一个世纪的东西。雷狮啪地打开了上面的两个铁扣子,把箱盖子一掀,满目的鲜艳红色带着些许金箔的光线刺激到他的视觉。

内里好像是一套颇为沉重华丽的红色衣裳。雷狮把它拎起来抖了抖,仔细端详好久才看明白这是件什么衣服。

双肩是拔高的剪裁,圆形立领,领口纽扣处是两条柔顺亮丽的红色流苏,袖子看起来只到手关节位置,袖口呈喇叭状,末端也系上了大红色的流苏,看起来十分灵巧精致。衣服上绣了针脚紧密的金色丝线,重重叠叠构成花鸟凤凰的图案。雷狮两手一抖,把整件衣服都从行李箱抖了出来,才看见下身是一条裙摆宽大约有六米的纱裙,红色的纱摆下面也绣了精致的金色花纹,不张扬又尽显华贵,典雅端庄,煞是好看。

——没错。这是一条标准的中式婚裙。

“可以啊安迷修……”雷狮转过头去笑看刚收拾完碗筷站在卧室门口呆若木鸡的安迷修,“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兴趣?嗯?”

我不是,我没有。安迷修赔笑几声,连忙夺过雷狮手上的裙子,也懒得叠一叠就毫不怜惜地将它胡乱塞进行李箱里。

“诶,别介。”雷狮笑着拦住他,“这不挺好看的嘛,来来来拿出来,我还没看够呢。”

安迷修着急得满头大汗,连忙解释道:“不是,这是我外婆送过来的,她听我妈说我找到对象了,就给我送来了这东西……”

“你不是和家里人出柜了吗。”雷狮斜眼睛问他。

“老人家可能不太了解同性恋这种新潮事物。”安迷修干笑道,“她至今还以为我媳妇儿是个身高一米八身材顶好的大妹子……连婚裙都特地订做的。”

一米八和身材顶好是没错,可惜不是大妹子,是霸道雷总。安家新晋小媳妇儿冷笑一声,心道大人有大量不跟他计较,不过还是把裙子拎起来好好观察了一番。

“这花纹倒是不错,收起来呗,哪天收养个漂亮姑娘还能让她嫁人的时候穿穿……”不过哪家女孩儿能长到一米八啊,穿高跟鞋也不顶用啊。

雷狮喃喃自语,站在他和裙子对面的安迷修却盯着那件裙子忽然陷入了沉默。等雷狮察觉过来的时候抬头,只见安迷修依旧站在原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裙子,目光诡异万分。

“干什么?”雷狮问他。

安迷修却忽然开口了:“雷狮,你拎着裙子往上提一点。”

雷狮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但还是照做了。

“再往上一点,对,好,就是这个位置。”

雷狮整个人就跟个衣架子一样拖着沉重的裙子提到了自己肩膀部位,对面的安迷修看了看他的脸,又看了看大红色的裙子,然后——

转身掏出了手机。

还愣在原地的雷狮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把裙子一扔,开始解衬衫袖口的纽扣。

当安迷修挽起袖子的时候,他可能是要洗碗;但当雷狮要挽袖子的时候,他就一定是想抽安迷修。

“别嘛。”安大股东见势不对连忙哭丧着脸朝他老婆撒娇,“裙子多好看啊,你穿着肯定更好看。”

雷狮已经开始把左边的袖子往上撸:“放下手机,立地成佛,否则我今天就把你打扁了塞进洗衣机里转一晚上。先说,咱们这法律上可不叫家暴。”

安迷修强烈的求生意识使他瞬间向前迈了一大步,抱住蠢蠢欲动的雷狮:“亲爱的,我今晚给你做烤串吃吧。”

说着眼神还不断往婚裙上飘,疯狂暗示。

雷狮动作顿了一下,接着还是别过头去撸另一边袖子。

“再给你开一瓶啤酒!”

雷狮犹豫了几秒。

“我再做些甜点给卡米尔送过去。”

雷狮伸手往下,在安迷修腰板上狠狠捏了一记。

“滚开,让我换衣服!”


点我


--------------------------------------

大家情人节快乐嘻嘻。

第一次用这个外链,挂了请务必告诉我。

评论 ( 6 )
热度 ( 41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