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骑士异闻 1

注意事项 ←这是个链接。

=============================

BGM  很短,请循环


雷狮伫立于绵延不绝的城墙之上,自上而下高傲地俯视这片束缚他足足十几年的王城。不远处是在他眼中已化作一片薄纸大小的正殿,往后依次是太子、二王子和他自己的宫殿,一眼望去雕梁刻柱,直入云霄,从高处看更显庄严华美。

然而恰巧在宫殿相反方向却有一处被遗忘了许久的石砾废墟,仅剩屋梁石柱全都倒塌在地,表面布满被火焰舔舐之后残留的黑灰痕迹,只有留下的精美石雕记得此处曾有人停驻。雷狮清晰地记得那一年,他亲手将灼人的火把扔进这座建筑里,拦住所有闻讯前来救火的下人,只是站在它面前,眼睁睁看着整座建筑被冲天的红色吞没,连带内里所有回忆与情感都化作滚烫的浓烟,在他眼中袅袅奔向了夜空。而今这片瓦砾之下竟然也长出了绿盈盈的嫩草,从高处看时显得特别雅致而又布满悲凉,看着让雷狮觉得有些呼吸不畅。

“你这就要走了?”他的二王兄在城墙下面抬起头问他,视野里高耸的城墙撑起一座永远无法逾越的高山,而雷狮正端坐其上俯仰众生,眼神漠然。

城墙上没有传来回应,但二王子并不真正需要答案,他明白除了那片废墟曾经的主人大概谁也牵不住这只野心勃勃的雄狮。即便他人在这里,心终究不属于这片监牢似的土地,他们从来就没有办法将他留下。

从前或许可以,但谁也明白那个从前早已经成了一片废墟,就好像根本未曾存在过一般。

半晌过后,城墙上的雷狮手腕翻转,自高处朝二王子抛下个闪着银光的小东西。他堪堪接住了低头一看,却是雷王国特有的精致王室徽章。它是雷王国权力与身份的象征,如今却被他的主人毫不犹豫地抛弃,在空中狼狈地翻滚到别人的手里。雷王国小王子做事一向狠绝,但出乎人意料的是,这回他竟然连后路都没留给自己。二王子想,他怕是一走就不打算再回来了。

没有人看到雷狮离去前最后的背影。当城墙下的人低头查看手中的徽章时,耳边听见了不远处鞋尖细微的摩擦声,等他再抬起头,城墙上的雷狮早已不见踪影。

对偌大的帝国来说偶然失去一位王子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但雷狮这一走,王城内的势力分布怕是又要重新翻盘,特别是太子一派,保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情。二王子暗地里叹出一口气,回身离开这片延绵万里来阻隔自由与权利的城墙。

雷狮获得了自由,他已经离开,城墙里面的人们却还得继续活着。

 

星期一。

这是图书馆最为安静的时刻。学期伊始,学生们都忙碌着新开的课程,课表空闲的高年级生大约都喜欢四处闲逛,只有少数学生愿意待在图书馆静心读书。

因此这也是安迷修最喜欢的时刻,没有噪音,没有笑声,也没有耳边偶尔掠过的闲言碎语。他顺手从杂乱的推车上抽出一本书,拉着身后满载书本的小推车慢慢往后排书架走。这是他身为一名图书管理员的本职——整理好馆内每一本藏书。没有苛刻的上司特地督促他工作,使他能够愉快地按照自己的节奏和习惯来安排工作时间。

此刻图书馆静谧异常,除了他自己的脚步声和推车轮子滚过瓷砖地面的细微摩擦声响,就只有墙壁四周空荡荡的回音,让他不禁回忆起许多年前走在阒其无人的武器库中,他也像现在这样不厌其烦地将每一把兵器上的血迹和锈斑仔细擦干净,珍而视之地将它们摆放到冰冷的铁架子上。

他喜欢这样的时刻,不用逼迫自己刻意与他人交流,也不用顾及他人对自己各式各样的看法,整个世界只有他,不需要任何人。

或许很久以前存在某个人能够堂而皇之踏入他为自己所营造的世界,但如今那些很久以前也早已远去。他打算独自走在脚下空旷无人的长路上,自己聆听自己的脚步声发呆,然后慢慢耗去所有的岁月。

“呆子骑士。”身后有人骂了一句。

“哦,艾比小姐。”安迷修笑着回头,屈身行了个标准的贵族礼,“今天您也是一如既往地可爱迷人,小姐特地来寻在下有何要事?”

艾比被他那不带虚假的恭维目光盯得牙齿发酸:“有时候真受不了你这番架势。算了,我来找你是想请你帮个忙。”

安迷修并不惊讶,他只是微微侧头思考了一会儿。

他在想:人真是种难以理解的生物。就算能够清晰了解自己,大多数时候也并不能清晰地了解别人心中的想法。当他年纪还小的时候他只想遵从师父的教导,一个人好好过活,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就自己做,做不到的事情就想办法去做。但随着年岁过去他却意外地发现其他人似乎都与自己不一样,他们都说人类是群居生物,可以轻易地混迹于各种各样的团体,与其他人敞开心扉谈天说地。

无论如何,安迷修不能活得像别人一样。但他也有必须想要遵守的东西,对于艾比的请求,他自然不会拒绝。

“明白了,在下义不容辞。”

伴随将要带起咏唱调一般的句尾,艾比望进安迷修沉静如死水的碧眸中,不禁在内心打了个寒战。

在充满残酷的现实中,安迷修竟然丝毫没有被周围的世界所同化,也不知该称赞他还是可怜他才好。人间熙熙攘攘,为了活着各自都学会了抱团取暖,只有他一个人坚持站在悬崖边上,与异样的目光遥遥对望。


TBC

今天先试个水。第一章应该算是个序吧,字数比较少。下章大概会把这一章少的字数补全。明天大概就能搞搞出来。

评论 ( 2 )
热度 ( 34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