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骑士异闻 2

注意事项

1

=====================


“是这里?”安迷修诧异地抬头,眼前铺满玻璃幕墙的摩天大楼耸立在他面前,从内里散发出些微诡异的气息。

艾比点点头,看着安迷修熟练地掏出手机定位这座散布着诡异气息的摩天大楼。她的弟弟被这栋大楼的主人——一位享有盛名的高官勒索,扬言艾比如果不嫁给高官那位被酒色掏空的儿子,就让姐弟俩在这座城市彻底混不下去。明明是位声名在外的高官却说着黑道一样的台词,让艾比觉得无比讽刺。

“本小姐才不要嫁给那种蠢驴。”她生气地跺了跺脚。

安迷修笑着回答:“是,艾比小姐值得更优秀的男性。”

他当然不会傻到让艾比去报警。先不说JC是否能够安全将人质带回,光看这座大厦森冷的气氛,与门口守着的两位带枪警卫,他就知道恐怕当地JC或许还真的不能拿这群人怎么样。

他们有他们年轻人的办法。

世界上每个人都会有欲望,但不是每个人的欲望都足够扭曲成“殿堂”。殿堂是一个人欲望的集合体,它是某个地方在特定人心目中真正的样子,或美好,或丑陋,又或两者皆有。当有人能够穿过层层阻碍拿走藏身于殿堂中的欲望本身——“秘宝”时,这个人将会被除去他内心扭曲的欲望,彻底悔改,对他曾经所犯下的罪行感到羞耻和愧疚,有的会向社会主动交代罪行,也有的会向受害人诚挚道歉,直至他们认为足以赎掉之前的罪过。

而恰巧有那样一些少数人,能够接触到这个神秘危险的世界,并且依靠自己内心所衍生出的人格面具的力量穿梭于殿堂之中,对抗潜伏在内的邪恶怪物——他们称其为“阴影”,从而顺利地将秘宝带出殿堂。

安迷修和艾比自然是其中一员。

他熟练地点开手机里那个诡异红色眼睛的异世界app图标,将显示的地图定位在了眼前这一座高楼。这个异世界程序从何而来谁也不清楚,但一般的人格面具持有者进入殿堂时,必须在小程序中输入敌方姓名、定位地点与殿堂的关键词,一般来说只有通过这种方式,他们才能稳定、安全地进入殿堂。

艾比先前已经将殿堂的周边部分探索得七七八八,只是最深处那位高官的阴影本尊太过强大,她无法击倒,也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偷走秘宝,因此才来拜托安迷修协助。

“关键词‘帝国’。定位成功,开始进入殿堂。”

艾比坐在大厦对面的栏杆上摇晃双腿,无聊地听完熟悉的手机语音提示。在语音结束下一秒,眼前空间像是瞬间凝结住一般,街上行人的动作皆停驻在同一时刻,四周缤纷的城市风光开始慢慢波动,扭曲,半晌后在原地变幻出夸张诡异的光景。眼前的高楼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座华美奢侈的行宫,从里面走出来的办公人员也都变成了一副奴隶的打扮。

“把办公大楼当做自己的帝国,也是够恬不知耻的。”艾比嗤笑道,扔下安迷修率先踏入了殿堂。

四周空间波动还没有完全结束,两人正盘算下一步,身后的街角暗处却有人趁两人不注意突兀地冲破凝结的氛围,眼神凌冽往扭曲中心瞥了一眼。当他的视线触及安迷修直挺的背影时,又不可置信般眨了眨眼睛。

然而下一秒,安迷修浅浅的身影已消失在扭曲之中,空间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街上行人毫无察觉般继续走动。

双腿迈向这座观感极为不现实的宫殿,走在后面的安迷修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总觉得似乎有道目光在背后盯着他。他听见前方艾比的催促声后只摇头笑自己疑神疑鬼,这才戴上属于自己的人格面具,跟紧艾比的步伐踏进了这座殿堂。

与此同时在现实世界中,那个始终目送他消失的人拐进了一条阴暗的小巷,侧过身去吩咐跟在身后略矮小的少年:“卡米尔,确认一下那座大楼的殿堂。”

“是,大哥。”

而后那人略微犹豫几息,又说:“还有,去附近查查‘安迷修’这个名字。”

卡米尔猛地抬起下巴,露出被鸭舌帽遮掩了一半的惊诧目光,半晌慢慢地点了点头。

 

即使是和安迷修看不对眼的艾比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呆头呆脑的骑士的确在她所知道的所有人格面具持有者中是最为强大的那个。不仅仅因为他罕见地拥有两种不同的人格面具,更因为他对于殿堂空间有着近乎诡异的敏锐直觉,这种直觉往往能让他在陌生的殿堂中分辨强大或者弱小的敌人,从而更轻松到达殿堂深处,获得秘宝。

艾比没有问过安迷修为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也不例外。

此时战斗将近结束,作为核心的秘宝被偷走,殿堂也自然开始崩塌。艾比跟着安迷修利落的步伐在碎石嶙峋天摇地动的情况下以最安全的路径奔出了这座扭曲的殿堂,轻松回到殿堂的入口。

接下来只需要等待当事人悔改,一切便尘埃落定了。艾比松了一口气,端出手机想要结束app导航回到现实世界,抬头却惊恐地发现面前扭曲的空间被拉开一条巨大的缝隙,中间有双白嫩的小手正使劲将缝隙往两边掰开。

艾比一个激灵戴上面具,几乎摆好了攻击的架势,却见安迷修闲庭信步般越过她施施然朝裂缝迈去,面上像是早就习以为常地伸手帮忙将缝隙撑开,然后从里面蹦进来一个只到安迷修腰部的精致小奶娃。

见艾比看得两只眼睛都要差点瞪出来,那小娃娃躲在安迷修身后调皮地朝她做了个鬼脸。安迷修看见了,只是轻轻在他脑袋上锤出个暴栗,却没有太过苛责。小孩只得抱紧安迷修的腰,朝他撒娇。

“师父阿良饿了……”

安迷修心疼地摸摸他柔软的灰蓝色发顶,柔声哄他:“阿良乖,师父现在就回去给你做饭。”

带着惊疑不定的艾比从缝隙出来,安迷修礼貌地道过别,便牵着阿良往家的方向走。艾比还端着手机站在原地,似乎一时半会不能接受这种回到现实世界的新方式。她向安迷修的背影瞥去复杂的眼神,却未曾想被突然回头的小孩儿一下抓个正着。那孩子趁安迷修不注意,竟然还回了一抹阴恻恻的微笑,使得艾比浑身上下都窜起一股寒气。

走在前面的安迷修似乎什么也没有察觉,他牢牢牵着阿良的小手,仔细着带小孩儿过马路。

他在这座城市里没有具体的身份,当初他选择到这里定居,还是托了好几层关系才办下的户口。来到本地之前他甚至不属于这个国家,语言不通、习性也大大不同,自然是花费了一番精力去适应。

但这样的事情安迷修并不是第一次经历。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曾经背井离乡,只身一人居住在陌生的国家,又独自混进军队中摸爬滚打,从后勤新兵一步步走到临近顶端的位置,然后……

他脑海里一面闪过许多断断续续的回忆,一面靠身体刻下的记忆,就着傍晚昏暗的路灯走到了家门口,却并没有察觉身后暗处一直跟着一个人。

那人全身笼罩在阴影中,神色莫名地目送安迷修掏出钥匙开门,和屁颠屁颠喊他“师父”的小孩一同踏进简陋的小楼。夕阳为冷冰冰的防盗门铺下一层光,朝他反射出刺眼锐利的光线,他双眼微眯抬起下巴望向安迷修居住的那栋小楼许久,终于从暗处走了出来。

他头上系着一条布满了星星点点的褐色血斑和残破的痕迹白色头巾,上面的星形图案因为污渍和光线显得有些晦暗不明。那人抬起袖子擦了擦被各种血迹和灰泥脏污的脸,从深色刘海底下露出一双布满了疲惫血丝但依旧十分耀眼的紫色瞳孔。

但他只站在原地半晌,带着复杂的情绪呢喃几声谁的名字,半晌之后却还是毅然转身离开了这里。即便只是靠近安迷修稀薄的气息,也会让他仿佛置身于午夜梦回里一声声嘶哑的悲鸣与吼叫中,甚至能感觉到地牢阴森黑暗的湿风。

有时候相见也需要勇气。

此时小楼上的安迷修正伸过脑袋去给阳台上种着的月季花浇水,眼角目光恰巧触及一抹熟悉的身影从街角闪过,腰杆笔直坚定倔强,像极了记忆深处那位张狂又骄傲的小王子。那人纵使对谁失望又遭受何等挫折,也绝不允许自己低头流下一滴泪,因此除了满身的伤痕,最后就只留给安迷修一个昏暗的、决绝的背影。

脑袋忽然不受控制嗡嗡作响,连带着周围的景色也变得有些扭曲。安迷修忽然感到心脏剧痛,手上的洒水壶没拿稳“啪嗒”跌落在阳台栏杆中间,壶嘴卡在外面不动了。被昏黄路灯照得闪亮的水因为倾斜从壶嘴不断淅沥洒落在窗台下,打湿了楼下一片水泥地,斑驳水迹上映出安迷修恍惚的脸庞和四周开始凝结的空间。

“……师父?”身后稚嫩的声音唤回了安迷修的情绪,他回过头,看见一双泛着单纯的紫色眸子直直注视着他。

他慌忙低下头去捡起洒水壶,像是逃避什么妖魔般狼狈地逃回了屋中。被留在原地的小孩儿抓抓脑袋,想不通平时亲切和煦的师父今天是怎么了,从他回家以来就一直在走神,也不知道是否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迷修一路奔向卫生间,凑近镜子与表情阴暗的自己对视。小徒弟那双关切的眸子和记忆中另外一双极其相似的眼睛在他脑海中不断重叠闪动,使得他愈加头昏脑涨,最终不得不闭上眼睛强迫自己把所有东西都逐出脑海。那是他尘封在记忆盒子中多年的灰暗回忆,他现在暂时还不想提起,又或许以后再也不会提起。


TBC


附P5百度百科地址

虽然本人根本不打算写个都市浪漫物语这样的东西......

评论
热度 ( 24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