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骑士异闻 4

注意事项

1   2   3


那小孩儿已经进去有好几分钟了。

雷狮从对面街角出来,站在刚才一直注视着的那扇门前,做了好一会儿的心理准备,终于下定决心抬起手敲了敲门。

但当手触碰到门的那一刹那,他立马感觉到了怪异之处——门根本没有关上。几分钟前他亲眼看见那个叫阿良的小鬼将这扇贴着小孩子各种幼稚贴纸,带两分破旧的防盗门推开,里面传来安迷修熟悉的嗓音,接着又严严实实地阖上。而现在它在雷狮手指关节的触碰下摇晃几个角度,轻飘飘地露出了一条清凉的缝隙。雷狮猛地推开门,眼前的情景却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根本没有什么小孩,也没有什么安迷修。这间屋子里面除了装修时遗留的细碎石块外,连一件家具都没有也没有,甚至在屋子内部都能听到房门打开发出的吱呀声带动的空旷回音,真实得仿佛一个骗局。

“……见鬼了。”雷狮怔愣着咒骂了一句。

……

当阿良追上安迷修时,他正傻傻地穿着围裙站在家门前马路边上东张西望,手指头着急得全都扣紧在掌心肉里,口中似乎还断断续续念叨着谁的名字。

当然,他谁也没找着。阿良想,或许他真的不应该将这个消息告诉师父,而应该任由时间慢慢揭开背后模糊的真相。至少不是现在,在这一切连他自己也没有办法弄清楚的时候。

“他不在……他,”安迷修眼神迷茫,手足无措,低头自顾自呢喃着,没一会儿又猛地抬起头,“不——!那不是他,他怎么会来见我……”

街上行人都用或怜悯或惊异的眼神注视这位情绪失控的少年。随着安迷修的语调渐低,阿良敏锐察觉到周围的空间再次发生细微的波动,甚至有一些阴暗的地方开始扭曲,简直像是要进入殿堂的前奏。他人小鬼大般抓了抓脑袋,半晌渐渐明白其中的深意。

这个世界是真实还是虚妄,他的师父或许早就已经分不清了。

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阿良经常看见师父躲在房间里,面无表情地用小刀划开自己右手的手臂,那里是最接近筋骨的地方,也是最容易感受到疼痛的地方。他记得师父的右手手臂原本就有着一道浅浅的伤疤,按理说多年过去早就应该痊愈,但在这座城市里呆了将近一年,这条伤疤还好好地待在师父的手臂上,阿良就算只有十岁,也能明白到底为什么。

阿良不知道这是谁给师父刻下的印记,又或者只是一道单纯的伤痕,他只能悄悄待在门后,看着师父双眼麻木地将那道几乎要痊愈的伤疤再次撑开,然后冷着脸用绷带将手臂严实包住,仿佛想要永远记住却又害怕回忆一般。

他没有资格阻止。如果连这样的铭记都不允许,师父或许根本撑不到现在。

“师父!”阿良脆生生的呼唤叫回了安迷修的神志。他勉强朝小孩儿扯了扯嘴角,终于想起他们中途受阻的晚饭时间,一步一踉跄走回了小楼。阿良用担忧的目光注视着他,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走进房子里,正要回身关上门的那一刹那空间却又发生了更为剧烈的波动。

雷狮保持着一只脚踏出门的姿势,目瞪口呆盯住站在门口神色莫名的阿良。卡米尔似乎反应比他们要慢一拍,惯性走出门迈了两步却没见雷狮的身影,才察觉到有什么不对似的回过头。

已经进了屋的安迷修看起来并没有察觉门口的异样。他离房门不远,却似乎连雷狮和卡米尔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小孩儿心思一转,联系之前一系列奇怪的现象,脑袋里几乎已经明白了事情的起因。他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当着雷狮的面回过头大胆地喊了声师父,安迷修尚带迷蒙的双眼转过来,直直盯着阿良,却对站在他身旁的雷狮和卡米尔视而不见。当安迷修的目光扫过的瞬间,雷狮浑身上下的肌肉都不由自主地紧绷起来,但发现那双眼睛竟将他视若无物,他又半是轻松半是恼怒地哼出一口气。

再次见面,雷狮也不知道应该以哪一种寒暄打开话头,虽说他没有为这种蹩脚想法苦恼的习惯,但真正面对安迷修的时候,他还是未免产生一种奇怪的紧张心态。只不过安迷修的漠视又使他有些心绪不稳,雷狮以为时光飞逝,对于过去发生的事情脾气好的小骑士多少会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毕竟内心苦痛的可不仅仅是安迷修一个人,他这些年来每每想起安迷修那双正气凛然的双眼,都没办法安心阖上眼睡个好觉。可现下这双碧玉眼睛根本连一秒钟的目光都不肯留给他,这又使他忍不住心生恼怒,或者还有些他自己不愿意承认的委屈。他面上不显,实则内心早就电闪雷鸣。

“大哥。”卡米尔身处局外,看得比雷狮更清晰。他尝试安抚下雷狮正变得逐渐暴躁的情绪,努力让大哥的注意力集中在重要的关注点上。

他和阿良一样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卡米尔轻手轻脚地在阿良和雷狮的注视下踏进了小楼,这时安迷修刚好回过头来把菜端上桌,卡米尔便看准机会抢在安迷修的面前一晃而过,甚至还大胆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红色的长围巾于空中划过一条弧线,跳脱得几乎要拍到安迷修的身上。然而将菜盘子放下的骑士先生还是眼睛都不眨,将笑脸转向依旧待在家门口的阿良,亲切地喊他吃饭。

这下无论是雷狮还是卡米尔都明白哪里不对劲了——安迷修不是不想理他们,而是根本看不见他们。阿良稚嫩的嗓音朝安迷修应声过后,转头给了雷狮一个老成但又十足复杂的眼神。他一开始并没有阻止卡米尔踏进家门,似乎早就猜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这个充满了秘密的小孩儿一定知道些什么。雷狮危险地眯起那双与阿良相似的紫色瞳孔,正想开口询问,却见小孩朝他做了个嘘声的姿势,指向自己的嘴唇。

阿良趁安迷修回到厨房的空档对雷狮眨眨眼睛,做了个“明天午休校门见”的口型,便蹦蹦跳跳进了屋,而后又光明正大拉下安迷修的脖子在自家师父的脸颊上响亮亲了一口,甚至当着雷狮的面“砰”一声得意洋洋地关上了门,将遗传自雷王国皇室基因的英挺鼻子毫不留情拍到了铁门外边儿。

绝对是故意的。卡米尔瞥了一眼额头隐隐凸显青筋的雷狮,在此刻明智地选择了沉默。

雷狮倒是没多说什么,他只是表情阴沉地瞪了眼面前冰冷的铁门,转身离开小楼的视线范围。阿良与雷狮虽说见面不过半天,但他们似乎都能看出自己与对方在许多方面都惊人地相似,不仅仅指的是相貌,有时甚至性情也像到了极点,虽说阿良对安迷修口称“师父”,但这小孩儿的来历至今还是个谜,种种迹象导致雷狮自己都开始怀疑其中是否有他们不甚知悉的内情,更别提一直冷静旁观的卡米尔。

十分相像的这两人有着超乎寻常的默契,又或者说他们都能够明白对方的想法。雷狮明白安迷修在阿良的心目中恐怕地位不低,否则这表面乖巧实则凶残的小孩不会特地留下联系方式与他结识,恐怕也是为了了解他想要知道的事情。与此同时阿良大概也看出自家师父与雷狮关系不浅,因此才有恃无恐,为了那些自己不曾知晓的过去偶尔对他撒些无伤大雅的小脾气。

雷狮不需要知道安迷修和那个小孩儿的种种,也不需要让小孩儿了解他与安迷修之间曾经亲密无间的关系,但雷狮知道他和阿良是一类人,不屑于勾心斗角,阴谋算计,他们此刻果断又决绝地联合在一起,只是因为同一个人。有了这个理由便已经足够他放下身段去相信一个十岁的小孩子。

无论任何人都有心,雷狮在多年以前把跳动的心脏安放在了安迷修心底里,而阿良在他被师父抱起的那一天开始才拥有了心,所以他们愿意伸出双手联合起来,哪怕是在为一盏微弱的蜡烛遮挡狂风。


TBC


明天,不对好像已经是今天了......我要出门办事,所以就先发好了。

评论
热度 ( 31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