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骑士异闻 5

注意事项

1   2   3   4


第二天早晨,雷狮眼看安迷修像往常一样送阿良上校车,他两手插在衣服口袋里站在安迷修身边,和安迷修同步朝车上的阿良邪笑着挥了挥手。小孩儿回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便随着校车张扬而去。

雷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他暂且不懂安迷修为何单单就看不见他和卡米尔,但多年在勾心斗角的环境下养成的敏锐直觉也使他隐隐明白,这一切或许与那个神秘的异世界有关。他也是人格面具的持有者,因此才会在安迷修进入殿堂的时候察觉到空间的波动。但他对匡扶正义没有兴趣,也不屑于用这种方式击败敌人,因此自己倒是并不经常出入那个世界,对详细的事情自然不甚清楚。与他相反,阿良似乎知道许多这个年纪不应当知道的事情,既然选择相信,他也就只需要等待对方向他给出合理的解释。

可他还是不甘心。就连卡米尔也不会知道,当安迷修转过身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却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时,他心里是怎样一番暴虐,又是怎样一番苦涩。就在分离前,他们彼此的眼中还是只有对方的身影,曾经一道深渊将他们隔开,各自颠沛流离,再次相遇本想着道声再见也好,未曾料到如今连面对面说声再见也是种奢望。

雷狮亦步亦趋跟着安迷修走进小楼里,没有心思去打量他这些年的生活环境,他只想伸手触碰一下阔别已久的小骑士,哪怕一个手指尖的触感也好,只想确认他是否依旧真实存在。

手掌伸到半路,安迷修却忽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猛地回过身来面对着雷狮,表情惊疑不定,双眼的目光却依旧没有聚焦在雷狮身上。他像是察觉到了雷狮的存在,但依旧看不见对方,正在犹豫想着自己是不是又开始疑神疑鬼。

雷狮却笑得有些得意。他倒是忘了,安迷修一向对自己的眼神最为敏感,骑士从来不在乎他人的眼光,只有面对雷狮的时候,他才会希望自己每时每刻都是最好的样子。就连在自己受难的时候也……

那双紫色的眸子逐渐暗沉。雷狮并不害怕提起当年那道割裂他们的深渊,可每每想起,他总觉得安迷修嘶哑的叫喊声伴着地牢冰冷的水滴声又在他耳边不断回响,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安迷修。”雷狮试着低声呼喊他的名字,出乎意料地看见他的双肩猛烈震动了一下,明显是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雷狮在内心猜测,或许他与安迷修此刻正处于不同的空间之中,因为某些事情恰巧引发了空间的波动,致使两个空间架起了朦胧的桥梁,安迷修的视觉无法接触到雷狮,但却能用其他感观察觉雷狮的存在。

此时可怜的骑士已经开始小心翼翼地四处寻找雷狮的踪迹,目光接触得到的地方理所当然看不见他的身影,可耳边又的的确确听见熟悉的嗓音在呼唤自己的名字,安迷修围着四周团团转,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患有臆想症的精神病患者。

这副模样的安迷修着实有趣,足够让雷狮在这么多年的压抑生活中露出一个珍贵的笑容。他还想再欣赏一会儿他的骑士手忙脚乱的表情,可鉴于他自己也不清楚这种朦胧的状态到底什么时候会消失,思虑几秒终究还是喊住了急得冒汗的安迷修。

“别找了,你大概也不怎么想看见我的脸。”

那道忙碌的身影瞬间停驻在原地。安迷修又四处观察了一会儿,见确实没有记忆中的身影,这才耷拉下脑袋丧气地嘟囔了几个字:“雷狮……殿下。”

怎么会不想看见呢?只是看见了又要说什么,面对面了该用什么表情来交谈……他暂时毫无头绪,也有些害怕。

安迷修正处于莫名失落的心情中,面前听到后面两个字的雷狮却狠狠地皱起了眉头:“我说过,不要这么叫我。”

纵使看不见,安迷修依然从起伏不定的语气中读出了雷狮的怒火。他曾经与雷狮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了好几年,如果现在能看到雷狮的样子,他甚至能从眉头、眼神、手指的动作推断出雷狮心里在想些什么。这些记忆像是已经深刻在脑海中一般,轻易不能忘掉,再想起来的时候,就像自身手脚神经的动作一样自然。

他蠕动嘴唇,低下头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问道:“你过得……还好吗?”

不好。雷狮张张嘴想要这么回答。他一向肆意妄为惯了,纵使在王宫里浸染了十几年,也没有那种拐弯抹角说话的习惯,更别说他现在正顶着一身大大小小的伤疤,好几天没合眼的疲惫血丝,蹭了血迹的衣服和头巾,就这么站在安迷修面前,却要安慰对方说他过得很好。

——即使他根本看不见。

雷狮最终还是选择了避而不答。当年是他自己亲自将安迷修推开,那么他也没有权利再理所当然地享受安迷修无微不至的关心。他只是在安迷修看不见的时候踏踏脚尖,内心烦闷地选择换个话题。

“你以前住的地方我烧掉了。”他随便找了个话题,说完之后却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吞下去。幼时他所厌恶的所有交际课都是安迷修替他上完的,他只懂得随心所欲,却不知道该如何同一个被自己伤害过的人对话。

安迷修倒是一愣,反问了句:“什么烧掉了?”

“……”雷狮破罐子破摔,干脆对他实话实说:“那座宫殿已经不在了。你走的那一天起,它就已经和里面所有的东西一起全部烧成了灰烬。”

为什么?安迷修想这么问。

可他转念一想,又不敢问出口了。那里终究是雷王国王室的土地,他虽然住在那里颇长一段时间,但宫殿与土地确实不属于他。雷狮是雷王国的王子,自然有权利处置王宫里的东西。

安迷修陷入沉默,因此雷狮又开始思考自己是否说错了话。以往他和他的小骑士从来没有陷入这样低迷的气氛,但当他想要像往常一样与安迷修交流时,却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不适合从前的相处模式了。

屋子里的空气烦闷得简直要使他窒息。雷狮狠狠地皱眉,最终只是扔下屋内沉默的安迷修,走到屋外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胸口隐隐作痛的地方也随之得以慢慢平复。

他现在还不知道怎么面对安迷修,倒不如去做点别的事情。雷狮将双手插进衣服口袋中,招呼在外面等待的卡米尔一同前往阿良的学校。


 “交换情报。”阿良抬起下巴,在安迷修面前乖巧的模样消失得一干二净,张狂地像个巡视领地的国王。他在午休时间溜了出来,窝到当初和雷狮初次见面的昏暗街角,挺起小胸膛毫不畏惧地和雷狮当面对峙。

雷狮倒是不讨厌这样的性格,正巧他也不喜欢拐弯抹角,因此和小孩儿交流起来倒是十分顺利:“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待在安迷修身边。”

“我不知道。”阿良老老实实地回答,不过他又想了一会儿,“不……你来了之后我大概明白了,我可能是……从师父脑子里蹦出来的。”

什么玩意儿,以为自己是雅典娜呢?

雷狮眉头刚皱起来,又听见小孩儿急急抢过他的话头:“这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啦,现在根本不重要,你得快点帮帮师父,他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阿良想起安迷修迷蒙又充满希冀的双眼,再想到这些年波动次数越来越稀少的空间,内心涌出一股强烈的不详预感。

“说说看。”黑暗中那双相对成熟的紫眸划过暗沉的色彩。他离开安迷修少说也有两年,对这期间发生的事情完全一无所知。

一切都与他想象中的不一样。当初安迷修离开时雷狮还以为他一个人会在外面生活得很好,但现在看来是他估算错误了。他原以为安迷修是被他的师父带离雷王国,到更安全的地方隐居,可现在他才知道安迷修的师父早在他逃离之前就已经去世,带他离开的其实另有其人。离开雷王国之前雷狮乍一听见王室公开的死讯,有一瞬间甚至怀疑安迷修是否已经不在人世,但他不敢细想这个可能性,如果不是在逃亡过程中恰巧撞见安迷修进入异世界那一幕,或许下半辈子他都会在回忆的痛苦中度过。

安迷修是属于他的骑士,就算他不愿意待在自己身边,也必须要好好地活着。

“请你务必用上一切手段,频繁提醒师父你的存在。”阿良语气郑重,“我发现,师父近年来经常性无知觉地进出异世界,但因为四周并没有发现殿堂的存在,因此周围看上去与现实世界并无两样,这导致师父渐渐开始分不清现实世界和异世界的差别。”

雷狮想起他第一次推开小楼大门时那片空荡荡的情景,终于恍然大悟——那恐怕才是真正的现实,安迷修每次进入小楼,都会无知觉地进入异世界,因此在他异世界中与阿良一同布置得十分温馨的小楼,现实里却是那样一副光景。

“可如此一来……就意味着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即将发生。”阿良继续说道,“如果没有人去提醒他两个世界中存在的差异,师父很可能就此将两界混淆,从而再也分不清现实与虚幻,最终迷失在异世界里。而且据我推测,师父能够随意按照意愿布置异世界的景色就表明——那座殿堂,就是属于师父自己的。”

原本蹲下的雷狮惊得簌地站直了:“你说什么?!”

异世界并不是随处存在的,它衍生于扭曲的心灵,自然也得要有殿堂的存在,异世界才能够存在。异世界这个词语准确来说只是一个概念,它是指因殿堂所产生的各种扭曲内心世界的统称。不同的人心产生不同的殿堂,产生不同的世界,但它们理论上来说并不相通。也就是说,安迷修能够在家附近接触到异世界,恰巧说明了附近至少有一个殿堂存在。

起初雷狮知道安迷修拥有人格面具后,他猜测是安迷修误入了哪位大能的殿堂中,从而发生了这一系列问题。可如果安迷修小楼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他自己布置的,那么只能说明一点——只有殿堂的主人,才能随心所欲控制他自己的内心世界。

“可是安迷修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一直沉默的卡米尔突然开口,“他为什么会有殿堂?”

 “并不是大恶之人才会拥有殿堂。”阿良摇摇头解释道,“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只要是扭曲的心灵都会产生殿堂。师父或许是对某些东西太过执着,导致内心产生波动甚至扭曲,只要拿走殿堂的秘宝,一样能使他恢复正常。”

“当然,我胜任不了这份工作——我虽然能自由进出异世界,但我是个非战斗人员。而且师父的精神状态太过脆弱极端,如果贸然揭开真相,我怕整个殿堂连带他的内心也会一同崩塌。但是你不同,雷狮,你对师父来说无疑是特别的,因为他甚至潜意识中不自觉地将你排除在了异世界之外,因此身处在异世界的时候他就不会看见你……或者说,你大概就是他的殿堂产生的起因之一。在我们做好万全准备前去偷盗秘宝之前,你要保证师父不会沉浸在异世界中忘记现实,作为连接两个世界的纽带,请你时刻提醒他你的存在,与他多多交流。”

这个要求很合理,雷狮也不觉得有何不妥,只是他觉得自己最好得想个引起安迷修注意的办法,仅仅传递声音明显是不够的,必须要让安迷修能够看见他。

“哦对了,保险起见,请你详细告诉我你们之前发生的一切以及来龙去脉,否则我没有办法在攻克殿堂时提供有效的建议。”阿良大大的眼睛径直望入雷狮踌躇的内心,开诚布公地提出要求。

雷狮双唇颤抖了一瞬,回答:“我大概明白了。这件事之后我会慢慢告诉你。”

窥探他人的过去并不是十分礼貌的行为,更何况那是一段说不上愉快的回忆,但令卡米尔惊讶的是雷狮竟然果断地同意了。可转念一想,又觉得理所当然。他们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同一个人,雷狮好不容易从那道城墙里出来,又怎么会允许自己像从前那样眼睁睁看着安迷修陷入深渊。


TBC


明天要鸽,今天字数多点=。=

评论 ( 1 )
热度 ( 27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