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骑士异闻 6

注意事项   

本章开始部分旧设出没,但是因为设定不完全不会出现布伦达的名字。

1   2   3   4   5


雷狮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竟然会向安迷修以外的人提起他充满阴暗的童年。他生来骄傲且眼界甚高,少有能入他眼的人,且他也不稀罕别人的怜悯,因此只默默地将那段过去埋藏在心底。

但他对此并不忌讳。对他来说那段日子并不总是充满灰暗的。

雷狮还是年幼的小王子时,曾经读过很多很多精彩且具有文学艺术魅力的绘本,上面记载着世间各式各样美好的事物。有碧蓝一望无际的海,自由自在行侠仗义的剑客,神奇又美到令人窒息的极光……生活有无限吸引力,他没有机会远行,只能在书本中领略到这一点。

他开始梦想当一名公正无私的侠义大盗,像小说描绘的那样行走江湖,为世间光明开辟宽阔大道,劫富济贫,惩治邪恶,笑看人生,接受万人无声的钦羡与赞扬。

但更多时候也想当一位帅气的海盗团长,像绘本里画的那样,戴起飞扬的头巾,站在船舵边上,双手掌控方向,在海上自由驰骋,劈开浪花,借着海风,与海鸥一同飞翔。他还可以像故事里一样招揽来性格各异又身怀绝技的船员,晚上听着海风的声音入睡,早晨被波浪拍打的声音唤醒,和船员们一同哼唱振奋人心的歌曲。

雷狮在皇宫里待久了,就不禁思考,他要是与其他人一样纸醉金迷地活在这个鸟笼里,或许会患上忧郁症凄惨地死掉——就像他的母亲一样。他注定是一只雄狮,不应该被困死在笼子里,也不应像家养的猫咪一样任人玩弄。他更适合优胜劣汰的大森林,即便那里的环境要比漂亮的鸟笼残忍万倍。

所有人都对向往自由和公正的雷狮不屑一顾,认为他整天不学无术,头脑发昏,但雷狮自己最清楚,头脑发昏的不是他而是这个无可救药的国家。即便除了卡米尔,所有人都不愿意与他站在一起,他也一样坚持自己的想法。别人如何评价他根本不在意,他觉得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也没指望所有人都对他赞赏有加。

在雷狮找到逃离这里的方法之前,这种状况一直持续着,导致对外雷王国三王子的名声实在不怎么样——直到他遇见了那位远道而来的小骑士。

这只是个比他大一岁的小屁孩儿,却被一位地位颇高的大人物郑重其事地带出来,并称这就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弟子。彼时雷狮得到消息,正翘着二郎腿没个正行坐在城堡的城墙上,手里还端着从厨房顺过来的糕点,一边哼着不成调儿的船歌一边从高处光明正大地偷窥那位在大殿与国王洽谈甚欢的荣誉骑士。

他们身后的小骑士一直挂着礼貌的微笑,面色柔和却显得有些刻意,令雷狮想起那些内心厌恶自己却碍于身份不敢造次的王公贵族们。雷狮打心底里瞧不起这种人,甚至已经条件反射一般在内心涌现出厌恶感,正想道声无聊翻下墙,就见那位小骑士眼神一凛,目光带着警惕的杀气直勾勾地往雷狮的方向甩了过去。雷狮被他的眼神毫不留情地刮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藏身,却瞧见小骑士的视线移到了自己胸前的皇族徽章上。他眨眨眼睛把眼底遗留的杀意扔掉,然后再次挂上那种刻意的表情,远远对着他用极小的幅度行了个生涩却标准的贵族礼。雷狮发愣期间,小骑士做完这些动作,转头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年纪尚小的三王子殿下在这时忽然明白,他认为别人都是傻子的同时,说不定也有人觉得他和别人一样是个傻子?

他蹲在城墙上,保持着发愣的表情,不知道怎地觉得有些气闷。

之后雷狮再也没有在城堡里见过他。听说荣誉骑士留下了自己的弟子,几天前已经离开雷王国开始四处征战。而那位小骑士在老兵们的刻意安排下,被调到了荒凉的武器库,整日与冷冰冰的刀剑枪械为伴,无甚作为。

反正他过不久就会爬上更高的位置了。雷狮在心里冷笑着。在这个国家,只要你愿意向高位者献出一点点小代价,抛弃掉你可笑的尊严,任何人都能身居高位一步步往上爬,更妄论是背景本就十分殷实的小骑士,时日久了说不定还能坐上他师父的位置。他已经逐渐习惯了这个充斥着不公正的世界,他不甘心,却又无能为力。

思量许久,雷狮却鬼使神差般始终忘不了初见那一天,小骑士隔着大概有好几十米的距离一眼找到他,远远给他抛来一个锋利的眼神,混在那些个锦衣卫兵中间如狼似虎,看着又似黑暗中一抹凶险的幽光,令人心悸不已。

他开始不经意间打听那位小骑士的消息,却惊讶地发现即便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那人还是待在武器库,每天擦拭着锈迹斑斑的刀剑,也不与人争什么。幸而有人看见他每天都在演武场的小树林里练习剑术,才终于想起来他是一名骑士,可却从没有人听他开口说过一句话,渐渐地大家都嘲笑着喊“哑巴骑士”,即使他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安迷修”。

他不会说话?放屁。

雷狮下意识否定了这个想法,换下名贵的衣裳,还心情颇好地系上一条白色的星星头巾将自己装扮成平民海盗的模样,灵活避开守卫一路往武器库的方向奔去。

 

“喂,那边那个新兵蛋子。”年幼的雷狮坐在武器库边的台阶上,眯起眼睛低头俯视一言不发的小骑士。

安迷修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只是不断重复着枯燥的劈砍练习,好像全世界都没有他这一把剑来得有趣。

雷狮也不生气,他托着腮帮子笑道:“我知道你不是个哑巴,为什么不说话?”

空中挥舞的木剑停顿了一瞬,而后又开始反复划过相同的轨迹。安迷修一直微微低着头,刘海遮住了他那双坚毅有神的眼睛,雷狮却暗自猜想那里面藏着什么样的光辉。

“行,你不说话,那就来和我打一场。”雷狮纵身一跃,跳下台阶飞身至安迷修面前,随手抄起了武器架上一把重型钉锤。

正在专心练习剑术的少年一怔,犹疑半晌,终于抬起头直视雷狮。

——眼睛确实挺好看,下回可得怂恿他换一个爽利一点儿的发型。雷狮无所事事地想着,眼见安迷修那双坚定的瞳孔慢慢染上如火的战意。

果然。雷狮笑了。他就说这家伙绝对不是个软蛋子,那群人眼睛都瞎了,看不见这只藏在蠢狗堆里面的凶狼。

……

阿良上学去了。安迷修收拾好自己,前往凹凸大学的图书馆开始自己一天的工作。他觉得他的生活已经逐渐开始向一般人靠拢,准时上下班,为生计奔波,家里养了一个孩子,早早就学会如何自己料理家务……看似充实的每一天,其实撕开表面光鲜的彩纸,内里全是腐烂陈旧的污泥。

他想起很久以前他曾经也是如此,日复一日整理着武器库,实际上内心有多么空虚只有他自己知晓。直到有谁强行劈开了这个陈旧的表象,开始或认真或嬉戏地和自己打斗厮杀,就算是成为彼此的敌人,在那时也比一个人要好受得多。

他没有想起雷狮意气风发的脸。但他不是想不起来,而是不能再去想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