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骑士异闻 7

注意事项   

1   2   3   4   5   6


那会儿谁也没想到,安迷修和雷狮一打起来,就对打了整整四年。打完歇,歇完了再打,累了就装作不认识一样各回各窝,明天再不约而同地来老地方继续打。也亏得雷王国的演武场地域宽广地形复杂,这两人打了四年竟然也没有人察觉他们私底下势如水火的关系,只有雷狮的几位兄长暗地里奇怪,平时也没见雷狮他勤奋习武,怎么实力增长得如此迅速?

改变的当然不止雷狮一个人。安迷修的实力也在磨练中迅速成长,与实力一同成长的还有他说话的次数。

“雷狮!你右手上的泻药给我拿出来!”

“这是堂堂正正的比试,你别想着耍手段!”

一开始只是说些正气凛然的话,到后来打着打着就变成了——

“你赶紧站起来!别在水里待感冒了。”

“今天天气凉,你也不多穿一件过来。”

“你急什么,我在这儿又不会跑,先把围巾围好再打!”

雷狮要是早知道安迷修说起话来就是这个老妈子德行,他就算死也不会每天特意整蛊作怪引安迷修开口说话。当然,这只单纯地针对雷狮,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安迷修该怎么样哑巴还是怎么样哑巴。甚至在国王陛下终于想起他的存在想要偶尔关心一下的时候,他也依旧惜字如千金,看得国王狠狠皱眉,直接下令让他与其他三位王子在演武场一较高下,好校验这些年来安迷修的修炼成果。

——当然,没验成。

因为第一个上场的就是雷狮。两人这段时间一直都躲在树林子里悄悄打架,没有旁人的对比,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在同龄人中间有多恐怖。无论是安迷修还是雷狮,都明白国王要的并不是一个真实的结果,上台前只是打算随便做个样子,但当他们俩一同站在比武场的对角线上遥遥相望时,两人的目光却又不约而同地撇掉了场外其他所有人,只将视线定格在了对方的身上,开始认认真真地打架,一拳一脚一刀一剑毫不留情,打得不分上下天昏地暗,场面可以称得上是波澜壮阔声势浩大。

观众席上的小姐贵族们被不加掩饰的煞气惊得都缩成一团,其他几位兄长连同国王目瞪口呆,一直保持着呆滞表情直到这两个人再次打累了坐在地上气喘吁吁中场休息,而后这片规整的场地已经被折腾得变成了破壁残垣。

这场比赛最终的重点明显已经发生变化。心思活络的太子最先反应过来,他踏上比武场,向依旧坐在地上的安迷修笑着伸出了手:“尊敬的骑士大人,恕我冒昧,您是否有兴趣成为我的骑士团一员?”

一石激起千层浪。太子这句话使得在场的王公贵族都开始窃窃私语,甚至已经有爵位高的大胆站上比武场,想要与太子争抢这位实力强大的骑士后裔。安迷修一下子变得抢手无比,可他始终低着头喘气,也没有去理会那只伸出来的手。

独独雷狮在心里冷笑一声。别人看不出来,他可是看得明白,这个蠢骑士根本就没有把太子的话听进耳朵里。雷狮一面在心里笑他蠢,一面又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紧张烦躁,他撑着疲惫的身体拍拍被灰尘沾染了的裤腿站起身来,却无意中成功吸引到了安迷修的目光。

“你不打了吗?”安迷修睁大眼睛,似乎对雷狮与往常不一样的休整时间感到奇怪,“我歇一会儿就没事了,你再等我一下好不好。”

从进场到现在,所有人都似乎是第一次听见安迷修完整地说出那么长一句话。全场惊讶的目光纷纷投到了雷狮的身上。太子向安迷修伸出去的手臂还悬在半空,脸上的笑容愈发僵硬。

雷狮的内心疯狂大笑,他前一秒烦躁的心情瞬间不见踪影,此刻还假装好心好意地伸手把坐在地上的安迷修拎了起来,提醒他:“你是不是聋子,我王兄问你话呢。”

安迷修只对着他眨眨眼,没明白他的意思。过了大概有两秒钟,他才缓缓地把脖子拧过去面对大王子,结结巴巴地说了声抱歉,然后再次转过头用疑问的目光看向雷狮,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真是蠢到家了。雷狮盯着骑士坚毅又单纯的侧脸,和那双始终黏在自己身上的专注目光,心脏猝不及防漏跳了一拍。他假装自己没有察觉,将安迷修右手上的长剑夺了过来。

“喂,安迷修。既然你不想当我王兄的骑士,那么做我的骑士怎么样?”

安迷修怔愣着瞪大了眼睛,明显瞬间就理解了这句话。

“怎么样?”

雷狮笑眯眯地问道,一边欣赏安迷修纠结复杂的表情,一边看着他大王兄吃瘪尴尬的神色暗爽。他倒也不是真的要为难安迷修,只是偶尔也想找些乐子玩,比如安迷修和他大王兄的表情就是他今天最精彩的调剂。

却没想到,这位准骑士只让雷狮欣赏了一两秒钟,接着就认真低头整理了一下在打斗中被拉扯得有些凌乱的着装,当着所有王公贵族的面,单膝跪在了碎石遍布的比武场上。

“好。”

雷狮愣愣地按照礼仪课本上写的那样,将他刚才夺过来的剑置于安迷修的肩上,向他递出自己沾满了武器铁锈味的手。安迷修竟然就真的眉眼虔诚地接过来,低头轻轻在雷狮带有细碎擦伤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雷狮的心脏都差点被他吓停了。

慢着,他俩刚刚是不是干了什么很了不得的事情?

……

“是很了不得。”听到这里,阿良忍不住对他翻了个大白眼,“我师父这么好一人就被你一句话收走了,还不仔细攥着,真是血亏。”

雷狮心里被阿良这一番话说得很憋屈,但他没有反驳。以前他曾经对于宫墙内的那些衣冠禽兽嗤之以鼻,可直到最近他才发现自己也曾渐渐屈服于这种可恨的浪潮之下,什么放他自由,什么让他活着,都是屁话,他想让安迷修留在他身边,那就想尽一切办法做到,而不是让他的骑士独自远行,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去为他人挥动手中的利剑。

之后的那件事从一开始,错的或许就是他自己。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