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骑士异闻 8

注意事项   

1   2   3   4   5   6   7


雷王国三王子雷狮突然多出了一名骑士。既然连仪式都已经当场完成,甚至国王陛下也已经亲眼见证,所有人都不好说什么,只得稀里糊涂承认了安迷修的地位。雷狮总有种故事情节发展太快的错觉,尤其是在雷王国这尔虞我诈的地方,让他不禁怀疑其中是否有猫腻。

他转过头去观察已经换上了骑士礼服的安迷修。除了那一身从破旧灰白变得整洁华贵的衣饰以外,安迷修似乎并没有太多变化,接到雷狮审视的目光后,依旧只是还给他一个疑问的眼神。

……真是想太多,安迷修要是真能闹出什么风浪来,雷狮反而还会觉得有些欣慰。

身份提上去了,安迷修自然也不能再呆在武器库那种地方。雷狮再怎么不听劝,但好歹是雷王国堂堂正正的三王子,什么东西都得风光体面才说得过去。因此国王陛下大手一挥,将王宫内部闲置的一座小殿堂连带它后面的行宫都赐给了这位新任的骑士。从前雷狮找安迷修打架,他只需要从宫殿里出来,绕过士兵,到达演武场。可自从安迷修“搬家”了,他甚至得千里迢迢穿越大得不可思议的演武场,再走过大殿广场,避开一路上前来议事的各位臣子,最终才能到达安迷修的住所。同理,安迷修要找雷狮的时候也得这么干,甚至因为他目前备受关注,路上很有可能被路过的王公贵族抓住寒暄一番,一说就得说到太阳下山。

还能不能好好打架了。雷狮吩咐和他一同住在宫殿里的卡米尔收拾收拾,挑了一天良辰吉日直接搬到了安迷修的行宫居住。

亏得雷狮脸大,竟然也没有人管他。

可安迷修就有些困扰了:“雷狮,我这里没有安排来照顾你的下人。”

一国王子的仆人照理来说应当是值得信任的人,否则怎么能够抵挡得住四面八方过来的暗算与恶意?可安迷修向来不习惯使唤人,除了日常负责清洁以及厨房工作的仆人,他都请求国王陛下调走了。现在雷狮突然来这么一出,行宫里也一时无法抽调出人手照顾他。再说即使安迷修不介意,也不代表雷狮能够接受随意给他安排的仆人。

但当事人看起来又确实不怎么在意,他坏笑着对安迷修说道:“这好办,你不是我的骑士吗,你来照顾我不就好了。”

这个时候的安迷修尚且懵懂,也没有人教他什么心计阴谋,阳奉阴违。他只是觉得雷狮都特地从自家搬过来迁就自己了,他身为臣子确实应当照顾雷狮的日常起居。

“好。”

当懵逼的雷狮从安迷修嘴里再次听到这个字之后,他决定下回再也不和这傻子开玩笑了,百分百会被当真的。

可安迷修不认为那是个玩笑。他抬头看了一眼已经星河满天的夜空,又见雷狮坐在沙发上无聊地打了个呵欠,当即就吩咐仆人送来了崭新的洗漱用品,恭恭敬敬地问道:“殿下,是否要让在下服侍您沐浴?”

雷狮的呵欠打了半个被他吓得卡在中间,惊愕地转头去与安迷修真诚的双眼对视。他忽然又觉得十分有趣,想了一会儿,放下交叠的双腿站了起来:“好。”

哼,终于轮到他说这个字了。雷狮孩子气地想着,但见安迷修已经认认真真地去吩咐下人做好准备时,他又觉得一阵气闷,使他不禁想起和安迷修第一次相见的时候,他蹲在墙头上盯着笑容虚假的小骑士时,也是这般感受。

“喂,安迷修。”

和那时有些不同,已经长大了一点点的小骑士回过头,发现自家的小殿下早就脱掉了黑色带着金边的华贵外套,此时正掀起内里贴身毛衣的衣摆往上拉。安迷修的心脏猛烈地跳动了一下,慌忙地别过头,脑子里却残留下了刚才的惊鸿一瞥,雷狮小腹上健壮有力的肌肉和线条优美的腰线,还有常年打斗留下的深深浅浅几道肉色,使得他十几年来头一次对着一个人产生邪念。

“叫你呢,听见没。”雷狮把脱下来的毛衣往安迷修身上一甩,安迷修稳稳地接住了这团带有雷狮体温和气味的布料,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脸上有些烧。他鼓起勇气往雷狮那边看去,映入眼中的却是小殿下体态完美却布满了各种深浅不一疤痕的背部。

安迷修顿了顿,从仆人那儿接过一条宽大的浴巾,有意无意地挡住了他们注视雷狮的视线。屏退所有仆人之后,他将浴巾轻轻披到了雷狮身上:“殿下,小心着凉。”

雷狮回头瞥了他一眼:“安迷修,以后别这么和我说话。”

身后的安迷修怔愣几息,才终于露出一抹轻松愉悦的微笑:“我知道了,雷狮。”

 

自此以后,安迷修的行宫里再也没有派遣新的仆人。雷狮所有的日常起居都由安迷修亲自动手,从早到晚,甚至有时雷狮深夜惊醒,还会到隔壁房间把安迷修拽起来拉着他一起爬上屋顶看星星。

一开始雷狮也的确有些不习惯,可话都说出口了,他也不好拉下脸收回,虽说安迷修也是头一回伺候人,手生得很,但好在他本就细心体贴,这么一段日子下来,安迷修已经开始向优秀全职管家的方向靠拢,而雷狮不仅已经迅速习惯安迷修愈发滴水不漏的伺候,甚至偶尔回到自己宫殿的时候依旧觉得还是安迷修使唤起来比较顺手。

与雷狮同住的卡米尔也顺带得到了安迷修的不少关爱。卡米尔还年幼,父母在王室中间地位并不是很高,他把安迷修强行放到恶人的范围中间思来想去,终于只能又讪讪地拎出来,将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爱归于安迷修分明的善恶观与骑士道教育中。

雷狮的计划正在一步步进行,而这些都需要安迷修的协助。他需要他的骑士站在身边,帮助他脱离这些牢笼一般的奢华光景,到达外面新的世界。

在一开始,安迷修显得笨拙又恶劣,即使他本意并非如此。他长期与师父共同生活,长大了又一心混在军队里,周围都是直来直去的人,对于察言观色,见机行事等多数文官才懂的东西并不擅长。

但为了在各个方面能够协助雷狮,他获得了几位皇室教师的指点,开始学习如何去观察别人的动作与表情,从而得到自己想要的讯息。

如果有人皱眉,这表示他心情不悦,与他谈话必须委婉且适当赞美;有人谈话过程中不断搓手,表示他内心紧张,或者正在谈论的事另有隐情;有人对话时肢体语言和口头语言不一致,说明他很有可能在说谎,不能轻易相信每一个字……诸如此类的公式深深刻印在安迷修的脑海中,成为他理解他人感情的一部分,使得不善言辞的他也能在一群贵族中间混得如鱼得水,顺利为雷狮拉拢了一大批人心。

但安迷修理解他人的方法却又仅限于这双眼睛,其他用心去猜测、忖度他人想法的行为对他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他能从内心了解自己的优缺点,却很少能通过这种唯心的方式去了解别人,而通常这种方式也充满了谬论。幸而仅凭这双明察秋毫的眼睛,也足够他应付那些头脑发昏的贵族们。

只有一个例外——雷狮的想法他一贯是猜不透的。平常雷狮在安迷修面前似乎对自己的情绪也并不加以隐瞒,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也是雷狮的原则。

当安迷修看向雷狮,往往会发现他不能理性地去判断雷狮的感情变化。他会忍不住想雷狮皱眉的样子真好看,或者耍小性子时的小动作真可爱,又或者肆意嘲笑别人的时候嚣张得很想让人逮住亲一亲。

到最后安迷修终于发现,他并不是看不透雷狮,而是他发现自己看不看透都无所谓了。哪怕有一天他在雷狮的眉眼间发现对自己赤裸裸的杀意,他想要做的也只不过是为雷狮洗漱更衣,然后在生命的最后一个晚上,牵起雷狮的手,像当初那场简陋的效忠仪式一样,在他手背落下誓言的一吻。

他是一位真正的骑士,他忠于自己的君王。

可雷狮想要的并不仅仅是一位骑士的忠诚,他的内心深藏了几十年的欲望,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消亡。某一天早晨,他呼唤着安迷修的名字,抬起手臂,让身后的骑士给他穿上衬衫。

安迷修正低着头给他扣纽扣,听见了就随便应一声。

“你想不想从这里出去?”

他闻言抬起头,雷狮闪烁的双眼正直视着他,目光晦涩难辨。他从下方看见雷狮忽闪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不知道是在暗中算计还是紧张期待,但就像他很久以前想通的那样,无论是哪个,对他来说都不是十分重要。

“你想出去吗?”安迷修继续低下头给他绑领结,“好啊。”

好?

雷狮盯着安迷修的发顶出神,又开始觉得之前他说的每一个“好”或许都不是因为单纯的承诺。他知道安迷修并不蠢,只是不太擅长与人交流,否则就算当上了他的骑士,也不可能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还依旧在王公贵族中间游刃有余。

但安迷修不可能背叛他,这他倒是自信心十足。雷狮等安迷修替他绑好领结,扯过骑士系得规规整整的领带,扬起下巴给了他一个轻柔的吻。

果然,小骑士的体温瞬间上升了好几度,一张俊俏的脸蛋憋得通红。

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安迷修对他微妙的情愫。可他并没有办法给予安迷修这样热烈又对等的感情,他觉得就这么下去或许对安迷修来说太过不公,因此一直都不打算给予任何回应。但现在他突然明白,无论自己对安迷修是怎么样的感情都无所谓,这对于骑士来说也无关紧要,他似乎只要陪在自己身边,就算是下地狱也愿意紧紧相随。那么他也同样不需要犹豫,有了机会就要牢牢抓住不是吗?

因为世间万物,唯有这种“感情”,是不需要公正去衡量的。因为雷狮无论如何都不想错过。自从遇见了安迷修,他就好像遇见了自己的半身——你看,他没有让这个世界获得公正,可安迷修能,他正在用自己的正义默默影响着周围甚至这个世界;相反,身在军队中的安迷修也无法获得真正的自由,但雷狮可以给他,只要他一直跟在雷狮的身边,他随时都是王城里最自由的人。

他觉得自己无法实现的梦想,或许藉由安迷修终有一日能够完成。而安迷修也能在他身边,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然而雷狮与安迷修过了这么些年,也还是没有在无可挽回之前明白一个道理——他们不适合这个时代,自由与正直也不适合这个时代。越狠的心才能走得越远,无端的仁慈往往只会带来苦恼和悲剧。


TBC

明天鸽一下,今天照例多一点。

评论 ( 3 )
热度 ( 23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