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骑士异闻 10

注意事项   

1   2   3   4   5   6   7   8   9

咕咕咕。改得太入迷没注意时间,不好意思。

别慌,这章甜回来了......虽然严格来说还没有虐完【?!


BGM


上班之前安迷修蹲在家里客厅中朝着空气说了好几句话,却再也没有听到雷狮的应答。他伤心地耷拉下脑袋,觉得雷狮或许早就已经对他失望了,又想到正在上学的阿良,只能强打起精神来到图书馆开始工作,心不在焉地一本一本翻着推车上的书。

今天的安迷修明显不太对劲。特地带着已经恢复自由的弟弟前来道谢的艾比远远看见骑士一脸恍惚,把推车上的书全都一本一本放下来,又堆上去,再放下来,不断重复着这种毫无意义的动作。她正想上前提醒,却发现不远处有一个身材高挑的男生从背后悄悄靠近了安迷修——靠得实在有些太近,嘴唇几乎都要贴到他的耳朵上了。

她的弟弟埃米起初还担心姐姐是不是招惹上了什么难缠的男生,此时看着不远那两个人亲密的样子忽然表情恍然,莫名其妙放下了心。

正当艾比考虑要不要换个时间再来时,两姐弟忽然听见耳边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抬头一看,安迷修还维持着刚才的动作,手中抱着的几本书却一股脑全都掉到了地板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在安静的图书馆中更是引人注目。

“雷狮……?”安迷修压低声音,悄悄问道。

他还是看不见。安迷修身后的雷狮懊恼地皱起眉头,思考着解决的办法。不过就目前情况来看,即使安迷修依然看不见他,他也必须与安迷修多些交流。刚才雷狮在安迷修耳边轻轻喊他的名字时,甚至连雷狮自己都能明显地感觉到四周空间令人头脑有些眩晕的扭曲感。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是我。”他几息之后回答道,“你继续工作,我就是来看看。”

安迷修被他这句话噎了一下,想要说什么,张张嘴又只好回过神继续手头的事情。雷狮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显得颇为苦恼,以前都是安迷修先挑起话头,或者两个人什么都不说直接开打,用最原始的方式交流……当然,在这种地方可不能动手,他们之间特殊的交流方式明显不是在哪里都能适用。可突然让雷狮与安迷修主动积极交流,他也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

不过……

目光触及不远处呆站着的两姐弟,雷狮眯了眯眼睛,当着他俩的面凑近安迷修的嘴唇讨了一个轻盈的吻,满意地看见姐姐红着脸拉起弟弟飞奔离开了图书馆。

安迷修虽然看不见他,却能感觉到他覆在嘴唇上轻柔的触感和骤然靠近的呼吸气流。从前他就喜欢雷狮这样偶尔略带羞涩的轻吻,他们常常在耳目众多的王城内小心翼翼地交换彼此的心意,不能开口吐露爱语,不能彼此交换暧昧的眼神,他们只能通过偶尔的亲密机会安抚各自的内心,因此比起激烈的,带有欲望的啃噬,这样细心的动作更能使安迷修察觉到雷狮潜藏在内心对他的感情。每一次雷狮睁着眼睛靠近他时那略带戏谑的神情,和随之落在唇上温暖的触感,他都一一记在脑海里,未曾忘记。

安迷修涨红了脸犹豫半天,一副想要确认却不敢开口问的表情,逗得雷狮心生愉悦,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他又将手掌心覆盖在安迷修那只搁在推车上的手,用食指轻轻敲击对方的手背。

安迷修与雷狮分开之前,两人年纪尚小,最亲密也只不过一个拥抱或者亲吻,在眼线众多的王城,他们的行动尤其要慎重。可这一别几年,雷狮却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好些撩人手段,俨然遍阅风情,安迷修却还是当年那个青涩的小骑士,被他一碰都要害羞好半天。

正欣赏着面前窘迫又显得可爱的表情,雷狮眼角一瞥却恰好从安迷修露在外面的右手臂上看到了些熟悉的痕迹。他趁对方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轻轻伸手,将他右手边宽松的袖子往上提了一些。

一道狰狞的伤疤从安迷修的小手臂一直延伸到接近手背的地方。雷狮瞪大双眼,半晌后才终于想起来这道伤疤的来历。但他清楚地记得,在安迷修获救之前他特地向王宫内的御医确认过,伤口并没有触及筋骨,充其量只是一道划破皮肉的剑伤而已。距那件事发生已过了少说两年,再怎么也不至于留下这么可怖的疤痕。

雷狮这才终于意识到,他对安迷修离开他的那几年一无所知,安迷修是什么时候来到了这座城市,他为什么会混淆现实和异世界……与阿良交换过情报之后非但没有明白真相,反而有越来越多的谜团朝他扑面而来。

“……雷狮?你还在吗?”

或许是因为沉默得过久,安迷修终于忍不住小声地开口问道,语气间显得有些惶恐。

雷狮随意应了一声,看见小骑士脸上骤然放松下来的表情,又觉得心脏阵阵发疼。他的骑士在以前可从没有露出过这种表情,即使面对国王,面对太子,面对各式各样位高的权贵,他依旧沉着冷静,笑面待人,甚至比起雷狮更像一个货真价实的贵族。虽说雷狮自己对这种人生不屑一顾,但不得不说看见这样自信耀眼的安迷修,他的内心也会涌现出一股骄傲与成就感。

是他改变了这个少年,而今这个少年已经长大,却还是因他发生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转变。

雷狮一贯不喜欢猜测人心,他不知道安迷修在想些什么,但他依旧想对安迷修伸出双臂,告诉他今后再也不会有那样恐怖的、分离的夜晚。但现在还不是拥抱的时候,他只能默默伸出手去握住那只袖子里伤口狰狞的手,给不安的骑士一点温暖的慰藉,然后透过手心的温度告诉他:我在这里。

四周的空间犹如被搅乱的湖水一样泛起细细波纹,雷狮静下心来感觉了一会儿,发现几分属于异世界的淡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周身变成了彻底的现实世界。安迷修低头看了一会儿,视线忽然从自己的手慢慢往上,准确捕捉到了雷狮的双眼。

被抓住了视线的人一愣,这才终于明白:因为自己的举动,安迷修在此时清楚认识到现实与异世界的分界线,也暂时脱离了异世界。他没有办法控制现实世界,自然也就不能将雷狮的身影排除在外。如此一来,安迷修自然能看得见雷狮了。

他那双祖母绿的眸子骤然一亮:“雷狮!你愿意见我了!”

冤枉啊,明明是你自己不愿意见我。雷狮撇撇嘴,提醒他继续工作,接着装作好奇一般四处张望,牵着他的那只手却由始至终没有松开。


TBC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