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骑士异闻 12

注意事项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几天平和日子过去,安迷修的情况正肉眼可见地慢慢变好。虽然身处小楼里时安迷修依旧会不由自主地进入异世界,但好歹出门在外这种情况已经很少见,使得雷狮和阿良对他们的计划有了足够的信心。被安排了采购药物和道具工作的卡米尔早出晚归的同时,右眼皮时不时跳动着,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没有完全放下心来。

起初安迷修只能时常地看见雷狮,看不见的时候他会可怜巴巴一个人躲起来低落,雷狮只好凑过去只用声音和他继续交流。到现在,雷狮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消失在安迷修的视线中了,这表明即便在安迷修的异世界中,雷狮也逐渐不会被他的潜意识排除在外,一切似乎都在慢慢变得好起来。

阿良甚至想着,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师父的殿堂会不会随着日渐恢复的心灵而自然消亡,不复存在,他们甚至根本不用偷走秘宝,这一切都会完美地结束。雷狮也在这段温暖和煦的日子中感觉到自己那半颗已经被撕裂的心脏又慢慢回归了原处,流动的血液融化了半块冰霜,终于使他活得像个真正活着的人类。

然而变故往往发生在人们意料不到的时候。

这个周末正好是阿良的生日,雷狮和阿良被正在精心准备晚餐的安迷修赶出家门到超市采买,走在街头像往常一样冷嘲热讽互相拌嘴,跟在他们身后习以为常的卡米尔偶然间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突然脸色大变。

“大哥。”

表情疑惑的雷狮低头去看卡米尔递过来的手机,上面是一串不知名号码给他们发来的短信。

【小心太子。】

他的心脏猛然间仿佛被一只大手攥紧。雷王国两兄弟交换了个眼神,当即拉着阿良扔下购物车里所有东西往小楼狂奔而去。

……

 “好久不见,骑士先生。”太子站在客厅里笑容满面,礼貌地向他点头致意。

太子身后全副武装的骑士团目不斜视望向这位曾经的荣誉骑士,使整座小楼的气氛变得肃杀无比。

安迷修却依旧像多年前一样,对他虚伪而毫无价值的礼仪置之不理,他心里担忧出门许久还没有回来的三人是否会被太子抓住,只寒声问道:“雷狮他们呢?”

太子似乎也不由想起了比武台上那一天的场景,他竭力忍住随着回忆涌上心头的怒火,对已经长大了的骑士扯出一抹扭曲却又得意的笑容。

“他当然已经走了,难道你还指望他来救你吗?要知道,我这个弟弟是谁也拴不住的。无论是你,还是雷王国,都一样。”

闻言安迷修额头青筋一跳,将手边上的小刀从厨房刀架里抽出,寒光“唰”地就朝太子心脏位置攻去。身后严阵以待的手下们似乎也没料到他如此胆大妄为,愣了两秒钟之后才纷纷祭出武器,一排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安迷修,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瞬间枪声雷动。

……

“该死。”雷狮抹去脸上溅起的鲜血,将脚下已经凉透了的杀手踹进阴暗一角,转头果不其然发现其他的气息正在慢慢接近。太子足够聪明,这条街附近在周末很少有人往来,只要派人加以看管,根本没人会发现这里正在进行的逃杀游戏。他们已经被这波追兵纠缠了近十分钟,却依旧徘徊在同一条街角,极难抽身。很明显对方的目的并不是取走他们的性命,而是为太子争取时间。

阿良什么也做不了,他既不能逃跑也无法帮忙,只能站在雷王国两兄弟中间,咬着下唇埋怨自己的无用:“怎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我不应该放松警惕的,”他懊恼得在原地跳脚,“只要殿堂还存在一天,它就是个定时炸弹,随时能够影响师父内心的负面情绪……完了完了,师父现在不会有事吧……”

他们一行人离小楼越近,越能明显地感受到从那里传来的剧烈空间震荡感,不用想也知道安迷修此时处于什么境地。雷狮内心越发焦灼,面上却依旧冷静,他开始不顾一切攻击敌人,希望能在有限的时间内杀出一条血路。卡米尔看出雷狮的意思,手上的攻势也变得凌厉起来。

……

千钧一发。

安迷修那一刀根本不是想要将太子毙于刀下。他利落闪开了多数冒着火花的子弹,还有几发擦着他的身体飞过打在身后的橱柜上,只是将他身上的衣服划拉出几道口子。等所有人都反应过来的时候,太子已经被他一脚踢断膝盖,惨叫着抱膝倒在地上,口中吐出一系列肮脏的诅咒声。安迷修将小刀靠近太子流淌着温热血液的大动脉,锋利的刀刃刮伤了脖颈处细嫩的皮肤,粘上一丝鲜红的血迹。他拉近两人的距离,用低沉且隐含压抑的语调再问了一遍。

“雷狮在哪?你把他带到哪里去了?”

太子额头青筋暴起。他身为一国未来的继承者,还未曾见过将他这样扑倒在地的无礼之人,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名正言顺的骑士。他向安迷修抛去一个愤恨的眼神:“谁知道呢?雷狮好歹也是个王子,他怎么可能会跟你这种没教养的家伙在一起,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已经厌烦你到别的地方去了!”

他会回来。安迷修没有说话,却在心里不断反驳:雷狮他会的。他才答应过我,要在家里和我一起庆祝阿良的生日。他会的。

“你以为你是什么骑士,你只不过是个窝囊废而已!你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要依靠别人来保护,你有什么资格留在一国王子的身边!”

他是雷狮唯一的骑士,他不是什么窝囊废。安迷修握住刀柄的手在颤抖。他脑中一片空白,想着雷狮离开家里已经过了好久,桌子上的饭菜都凉了还没回来,也没有给他发信息,又想着雷狮来的时候用的几乎全都是家里的东西,他要走,甚至不需要收拾行李。

四周的空间又开始不正常的波动。一道黑影像是等待了许久一般迫不及待地从他身后猛然现身,带出一阵剧烈的狂风,随即在众人面前幽幽睁开血红色的可怖双眼。

“那是什么?!”

众人看着这奇异的光景都不由自主开始惊慌,有一半以上的枪口已经从安迷修脑袋上移开,转到了那抹犹有实质的黑影身上。还趴在地上的太子惊恐地从明亮如镜的瓷砖地板上看见了那双可怕眼睛的倒影,求生本能催促他拼命挣扎,却意外地发现十分简单就挣开了安迷修的禁锢,那把小刀也不知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无人问津。他趁机逃离了安迷修的攻击范围,迅速躲到骑士团的身后。

此时黑影身前的人跪在地上,看起来已经毫无知觉,碧色瞳孔内一片浑浊,内里全是看不到边界的晦暗。太子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眼见黑雾渐浓,这片地方已经开始慢慢扭曲,他连忙踉踉跄跄奔出了小楼的范围,身后的手下们也跟着撤退到安全线以外。

小楼四周的景色已经开始出现大范围波纹,可除了太子一行,街上路过的人们仿佛都看不见似的,继续进行着手头的事情。太子想了一会儿,谨慎与自保终究占了上风,他带着人悄悄离开了这篇诡异的地带,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等雷狮终于摆脱追兵的纠缠,和阿良一同回到小楼时,他们惊恐地发现安迷修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身旁静静躺着一把熟悉的小刀,刀刃上带了令人心惊的血迹。

雷狮的手心渗出黏腻的冷汗。他被卡米尔唤回神智,当机立断地吩咐卡米尔将安迷修送往医院,回身抓住了阿良的肩膀,话语间有些歇斯底里:“告诉我,你现在就能带我进去!”

阿良含着泪水点点头。他目送卡米尔将安迷修送上救护车,回身小跑进小楼锁好门,当着雷狮的面在原地撕开了一个空间裂缝。


TBC


明天鸽了。咕咕咕。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