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骑士异闻 13

注意事项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BGM


漫天的星河悬挂在宫殿与宫殿之间,月光渗近古典细致的楼角雕文中,弥漫到星星点点的烛光里。

雷狮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这副场景。雷王国在那次变故之后,整片天空都仿佛被乌云遮盖住了一般,月亮失去光影,星星也没有了踪迹,他记忆中的那座小巧却美好的宫殿,也早已经被他亲手点燃的烈火烧得一干二净,连残骸都已长满了杂草。

纵使情况紧迫,他还是不由感慨万千地抬起头,放任自己沉浸在这片熟悉又令他触动的景色中。但几秒后,头脑便清晰地告诉他:这只是幻境,安迷修还躺在医院里不省人事,或许也在这座殿堂的某个地方等着他。

现实中,这里的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只是安迷修或许还记得清清楚楚,又或许他的执念就在此处,竟固执得连屋顶的花纹都与记忆中一模一样,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对这段回忆有多么执着。

越深情,越是无奈。

雷狮在见到这番景色之后,终于猛然间意识到这么长时间以来安迷修到底为什么没有鼓起勇气向他吐露心声。因为在雷王国的那段日子,是安迷修最为幸福也最值得回忆的时光,可对于雷狮来说或许并不是那么美好。安迷修在这个地方邂逅了他交付一生的人,度过了一段印象深刻的日子,但雷狮在这里失去了太多,这座王城对于他来说是一个讨厌的牢笼,或许还有其他,可他从未向安迷修提起。

在相遇之初雷狮始终搞不懂,安迷修正直如斯,到底出于什么目的要成为他的臣子,因此他并不完全信任这位年轻的骑士。但没想到安迷修一旦将自己的忠诚交出去,便打算一头撞上南墙撞到死,就算雷狮让他自尽,他大概也会毫不犹豫地拔出锋利的宝剑割掉自己的喉咙。安迷修就是这样的人,得到他的忠诚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可一旦做到了,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斩断他的信念。

他与雷狮看似全然相反,实则本质上是同一种人。

他们都不惧怕孤独,但对于脱离孤独有着同样的渴望。雷狮或许并不会承认这一点,但安迷修暗地里心如明镜,了解自己,更了解这位桀骜不驯的三王子。也正因为如此,安迷修最初才会任由对方接近自己,无论雷狮想要达到什么目的,至少在这片荒凉的地方他还能找到和他一样的人。但他自己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渐渐在这场温情中迷失了自我。当雷狮轻声询问他愿不愿意成为他的骑士时,情感先于理智为他做出了决定,使他满怀欣喜地单膝跪在雷狮面前,虔诚地亲吻雷狮递过来的手。

然而这些事情都是安迷修离开他之后雷狮才慢慢明白的。他有点忧心,想着安迷修那么喜欢他,离开了他要怎么才能活下去?接着又想,当初真不应该放他离开,干脆一把火也把那间地牢烧了,两个人抱在一块死,也好过隔着漫长的夜空痛苦地遥遥相望。

此刻雷狮踏上安迷修的殿堂,终于从这个世界的缥缈空气中读懂了安迷修的心境。但他或许想不到,即使安迷修猜到最后会是这样悲凉的结局,恐怕他依旧会向雷狮起誓效忠。当那双带着缤纷光影的紫色眸子望向他,在很深很深的地方透出些许罕见的,连雷狮自己也没有察觉的恳求之意,无论再坚定的意志都会瞬间融化在安迷修心里,化成一滩温和的热血。

安迷修从一开始就输了,但他并不后悔,也很满足。雷狮在尔虞我诈的王宫中将信任交付给他,也等同于将生命交付给了他。这是他的荣耀,也是他穷一生也无法再次到达的高度。他不恨雷狮将他抛弃,他只是恨自己无能,没有办法给雷狮一个留下他的理由,没有实现他的愿望,到头来才明白自己枉为骑士,枉为忠臣,连留在他身边的资格都没有。


BGM  (比较吵,不喜可以无视。)


“秘宝在哪里?!我们可能时间不多了!”阿良拉住雷狮的裤腿,匆忙将他拽进了宫殿里。

然而没等两人踏进宫殿大门,一阵强风就猛烈地袭来,将他们两人通通阻挡在外。雷狮当机立断召唤出自己的人格面具,明朗刺眼的雷电将所有带着凌厉攻势的风刃阻隔在电网外,一匹巨大的狮鹫匍匐在他身后,狠厉的双眼直瞪前方来者不善的敌人。阿良灵活跃上狮鹫的背部,它甩了甩脑袋,却没有把阿良摔下来。

“坐稳了,乖孩子。”雷狮怒极反笑,他张开右手,任由雷神之锤带着蓝色电光稳稳落到他手中,抬起头视线移向眼前阻挡着去路的两道身影。

一红一绿,手持弓箭身着洁白长袍点缀着绿枝的人类和身披火红战袍骑着战马的神明。雷狮曾经听说过双子座的神话传说,因此暗暗猜测他们或许就是安迷修的人格面具,毕竟安迷修惯用的武器是双剑。

一位是哥哥,一位是弟弟,雷狮必须独自应付两个人。他知道这会是一场苦战,但他的内心丝毫不见胆怯,甚至兴奋地挑起了嘴角。没有弱者能够在他面前嚣张跋扈,更何况这是在他小骑士的内心里——这里本该都是他的地盘。他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右脚向后深陷在王城熟悉的泥土中,手上的雷光呲呲闪动。

非战斗成员阿良躲在后面随时准备进行技术上的支援,却惊讶地发现两兄弟中骑着战马的那一个悠悠下了马,走到旁边抱臂小憩,似乎并不打算出手。雷狮莫名其妙瞥了他一眼,却不打算多管闲事,毕竟少一个人就意味着多一分胜算,但以防万一,还是留了几分注意力在他身上。

另一个比较矮小,似乎是弟弟的人朝雷狮拉起了弓箭。箭支破空声在耳边响起,雷狮灵活地翻了个身,却没想到箭支四周布了风属性的攻击,他躲开了箭支,却躲不开风刃,左臂的衣袖被划出几个口子,皮肤上渗出浅浅一道血痕。

出师不利。但雷狮并不是十分怯战,这个人虽说擅长使用风,但看他一直远离雷狮身周电光的样子,他的弱点恐怕恰巧是雷属性。雷狮咧开了嘴露出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身后狮鹫猛然展翅朝那人俯冲过去,王城夜空中响起悠远的鸣叫声,它利用雷属性优势渐渐接近已经开始慌乱的敌人,在阿良适当的沟通指挥中成功将敌人摁在了爪下。

雷狮又瞥了一眼另外一个兄弟,只见他依旧倚靠着他的战马,神情轻佻默默注视着战局,还是没有插手的意思,看见他的兄弟被制时甚至露出了几丝幸灾乐祸的笑容。

传说双子座两兄弟虽说并不是真正的双生子,但感情真挚,不可分割,兄长为了挽救死亡的弟弟甚至能够共享自己的生命,比真正的亲兄弟还要亲厚万分。可看现在的模样,一点也不像是这么回事。这个疑问在雷狮脑海中一闪而过,却没有时间深究,他回过头,惊讶地发现狮鹫正在不安地朝雷狮悲鸣,被它压在爪下的人朝他挤出一个恶意的微笑,接着单手比了一个他看不懂的手势。

在狮鹫背上一直注视着的阿良疑惑几息后忽然看懂了,他惊骇地瞪大双眼,两腿颤抖着迅速跳下来朝雷狮飞奔而去:“小心!”

然而还是太迟,当雷狮看见那人手上冒出的黑气朝他迅速蔓延过来时,他只来得及注视对面投在墙上巨大的黑影和瞬间变得血红的双眼,接着脑子就剩下混乱眩晕与疼痛交加的感觉,当他好不容易站稳,一只小小的手终于准确抓住了他的手臂,及时果断地将他带离了异世界。

阿良和雷狮再次出现在了小楼里。身周的宫殿已经不见,剩下一片空荡荡的碎石瓦砾。阿良后怕不已,他抓住雷狮的裤脚忙问:“你还好吧?”

“那是什么东西?”雷狮依旧感觉到几分眩晕,甚至让他觉得有些恶心反胃。他捂住额头靠在墙上,尽量让自己从激烈的打斗中平静下来。

阿良似乎也只是一知半解,他抓抓脑袋回答:“那是暗属性的诅咒术,威力极其强大,中招的人很大几率会当场死去。我也没怎么见过这种招式,所以一开始没认出来。”

明显他是中招了。雷狮拍拍自己的太阳穴,想让脑子平静下来。如果不是阿良关键时刻将他带出殿堂,他的脑子或许就会瞬间被那个诅咒术彻底毁掉。

“这样不行。”阿良急得绕着空旷的屋子团团转,稚嫩的回声充满了整座小楼,“如果没有抵抗诅咒的方法,下一回那个可恶的人格面具再使用这一招的话,我们大概就没这么幸运了。”

“安迷修的人格面具,为什么要莫名其妙来攻击我们?”雷狮食指点了点自己的眉心,又想起那个由始至终没有动身的哥哥,总感觉有挥之不去的怪异。

阿良回答:“因为那是师父的殿堂,严格地说来也是师父的内心,对于人格面具来说,内心就是他们栖息的地方。我怀疑师父昏迷不醒,是因为他的意识已经彻底沉浸在殿堂构筑的幻境中出不来了,这或许也是师父的人格面具能够自由行动的原因之一:师父已经管不住他们了。”

沉浸在幻境中是什么意思,在场的两人都一清二楚。如果太长时间没有醒来,安迷修很可能因为幻境中发生的事情而不断崩溃,从而开始自我毁灭。这不是意志坚强的人就能克服的问题,它来源于自己的内心深处,有挥之不去的阴影和根深蒂固的基础。

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去医院。”雷狮果断下了命令。

现实中的认知往往能影响到殿堂的改变,雷狮希望他能在沉睡的安迷修身上找到些什么有利的线索。现在对他们来说,时间就是一切。


TBC


其实据说拥有人格面具的人是不会产生殿堂的——但是佐仓双叶又的的确确是在自己的殿堂里觉醒了人格面具......所以对于这个问题,我决定不去深究它。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