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骑士异闻 14

注意事项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听闻安迷修家中歹徒入侵,屋主不省人事的艾比埃米两姐弟匆忙赶到中心医院,在病房外听见医生说病人尚无严重创伤时,两人都松了一口气,却发现病房内气氛依旧凝重,一高一矮两兄弟和与他们长相相似的十岁小孩子站在床边一言不发,安迷修正闭着眼躺在病床上均匀呼吸,几乎要让人以为他只是睡着了。

距离病人进入病房已经过了十多分钟,医生和护士用上了一切能够用的手段都无法将安迷修唤醒,然而病人身体体征又显示状态十分健康,对此医护人员只得百思不得其解地安排好营养吊水,陆续离开了病房。

“你好……”艾比尴尬地朝病房内挥了挥手,却没有人匀出心思理会她,只有那个她曾经在异世界见过一面的小孩子朝他招了招手,示意她走进来关上门。艾比俯身进入,吩咐不明情况的埃米在门外守着。

雷狮这才瞥了艾比一眼:“她是谁?”

“和师父交好的人格面具操纵者之一,曾经和师父一起进出过别人的殿堂。”阿良解释道。

雷姓两兄弟气场都十分迫人,艾比踌躇了一会儿,对恩人的担心战胜了害怕,她朝三人中唯一认识的小孩儿轻声发问:“……安迷修这是怎么了?医生不是说没有严重创伤吗?”

阿良点点头,表情却十分沮丧:“但是师父一直没有醒过来。姐姐,你曾经和师父一起战斗过,你了解过他的人格面具吗?这也许能够对我们有所帮助。”

纵使艾比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也隐约明白此事非同小可。三双眼睛直溜溜盯着艾比,她吞了口唾沫,开始回忆当初的场景。

安迷修擅使双剑,雷狮是知道的,但他进入殿堂前并不知道安迷修的人格面具竟然也有两个。据艾比的描述,在安迷修战斗的时候,他大多时间只使用其中一个人格面具,另一个很少出现在他面前,在迫不得已使用它的时候安迷修也是一副慎重的表情。

“而且安迷修能够敏锐感觉出阴影的强大弱小,甚至对殿堂所隐藏的构造也一清二楚……”

那是因为安迷修自己就有一个殿堂。即使他自己没有自觉,他也在潜意识中能够清楚地认识这些东西产生的原理所在。卡米尔抬起眼帘看了她一眼,却没开口解释。

“说起来,这个呆子骑士的人格面具竟然有两个,其中一个还是双属性的。”艾比喃喃自语,“本来双属性的人格面具就已经够罕见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两个人格面具一起使用甚至不用切换的人。”

在场的人其实都没什么心思听她自言自语,但这话进到卡米尔耳朵里,让他脑子一转,忽然有了些大胆的猜想。他一向是雷狮的军师,雷狮从殿堂回来之后,便将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他,包括人格面具两兄弟之中哥哥的怪异举动。他从那时起一直在思考这件事的怪异之处,而现在听到艾比的描述后,他终于发现怪异的源头在哪了。

卡米尔瞥了一眼还在回忆中的艾比,微微伏低身子,去询问雷狮的意见:“大哥,我有个猜测。”

雷狮一向对卡米尔的意见很是重视,他拉了个长凳坐在沉睡的安迷修床边,阿良见状心领神会,故意将艾比引到病房稍远一点的地方,让他们两兄弟能够交流一些他们都不愿意让其他人知晓的情报。

“听了您的描述之后,我起初以为那两个都是他的人格面具,但这下看来或许并不正确。”卡米尔低声说道,“人格面具说穿了都是人内心的反抗意志,人最初的本性。安迷修为人正直,按理来说不应当拥有诅咒属性的人格面具。”

雷狮的脑海中忽然像是闪过了什么关键的东西,他登时站起身,病床边上的椅子被他整个带翻,倒在地上发出猛烈的声响。

门外巡逻的护士闻声开了门,脸色严肃地警告他们禁止在病房内嬉戏。艾比与埃米连连点头,赔笑着做了好几回保证,护士才一步一回头的走开。还站在病床边上的雷狮和卡米尔却交换了一个顿悟的眼神,不约而同开始收拾东西打算做好再次战斗的准备。

安迷修长期以来惯用的武器一直是双剑,这导致他们习惯性认定了安迷修的人格面具也应该有两个。但仔细一想两人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他们猜得没错,安迷修的确只有一个双属性的人格面具,而另外一个,就不知道是什么冒牌货了。大概哥哥也是因为看穿了冒牌货的障眼法,所以才会袖手旁观——他可巴不得雷狮将那个奇怪的人格面具消灭掉。

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们或许可以向那位疼爱弟弟的哥哥寻求帮助。

……

与此同时。

太子离开后,安迷修身处的空间剧烈波动,但一会儿过后又逐渐恢复了平静。周围依旧还是小楼里的模样,连刚刚太子一行在地板上的泥泞脚印也还留在原地。他忽然觉得这一切或许只是个不需要太过在意的插曲,弯腰收拾好地上散落的刀具,还有掉在瓷砖地板上的子弹壳,重新打扫了地板后,他将桌面上的饭菜用盖子一一盖好,重新坐在沙发上等待雷狮三人归来。

可安迷修这一等就等了三天。家中还是空无一人,就连阿良也不在他身边,他觉得这比雷狮重新出现之前的日子还要难熬。墙上钟表无声地走着,安迷修盯着一分一秒过去,时针转了一圈又一圈,他只是呆坐在沙发上什么也不干,等待着应当准时归来一同庆祝的人。

饭桌上的饭菜或许已经凉透了,他想。

阿良的生日早就已经过了。雷狮承诺的期限没有实现,他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觉得整间屋子都布满了令人窒息的空气。

他为什么还没有来?

安迷修又忍不住问自己:他为什么一定得来?他是雷王国的三王子,他是自由且奔放的海盗,他是许多女孩子心目中的幻想,他是……

他是安迷修一生的信仰。

“那座宫殿已经不在了。”还记得雷狮那天对他说过,“你走的那一天起,它就已经和里面所有的东西一起全部烧成了灰烬。”

他想问雷狮,为什么?可安迷修现在终于明白了。他抬头木然地盯着一片空白的天花板发呆,突然有一种将这里所有事物,包括自己都燃烧殆尽的冲动。

并不是什么想要毁灭过去的理由,只是因为一个人实在太过孤独,几乎要令人发狂。


TBC

大概会在20章之内完结。

总结一下,战斗基本上就是:

进入战斗→队友阿良为全体施加增益BUFF!全体攻击、命中上升!

雷狮召唤人格面具→敌方MISS!→敌方使用诅咒即死→雷狮WEAK!→逃跑。

队友安迷修陷入了绝望。三回合后自动死亡。


这个时候我通常......选择读档。这个殿堂对普通难度都死得很难看的菜鸡本人不太友好。

评论
热度 ( 29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