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骑士异闻 15

注意事项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你快点!那边那边!”阿良骑在雷狮的脖子上,闹哄哄地去揪雷狮系得东倒西歪的头巾,急得眼泪都要逼出来,“空间波动加剧了,师父现在情绪非常不对劲,晚了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雷狮还在殿堂的拐角边上左顾右盼,一边躲藏自己一边依靠阿良的感应寻找那位骑着马的人格面具。他的内心也极度暴躁,可他必须让自己保持最清醒的头脑,不然脖子上那位太岁爷可不会帮自己一脚踩扁敌人。

他的小骑士还在终点等着他,如果时间还来得及,他要在安迷修坠入深渊之前拉一把,又或者与他一同义无反顾地跳入不见底的黑暗。他再也不想像几年前一样,无力地将安迷修推出黑暗地带,如今又要眼睁睁看着同一个人被逐出光明。

如果安迷修不曾遇见自己,或许他的小骑士能够站在正义的顶端,耀眼而雀跃地活着,不用为谁失落,不用为谁心痛,也不会为谁一脚踏进绝望的泥沼。或许他们俩会成为死对头,一边厌恶对方一边享受着短暂交手带来的细微愉悦心情。

可那不是属于这个雷狮的安迷修。他的安迷修就活该陪在他身边到老,不应当孤身一人,每日擦拭刀剑,勤练武术,微风和煦一般走完一生,而应该和雷狮闲时刀光剑影,倦时抵足而眠,两个人打闹着一同走向生命尽头,直至被时光双双湮没,相视一笑回归大地。


BGM


“……来了。”骑着战马的双子座兄长波吕克斯望向殿堂永远晦暗的夜空,眼神带着几分笑意“还不赖嘛,这么快就想明白了,不愧是吾主的心上人。”

“什么心上人?”身后他的弟弟闻言“卡斯托尔”缓缓靠近,波吕克斯嗤笑一声回答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念我的心上人罢了。”

“卡斯托尔”奇怪地看他一眼,从那副一如既往轻佻的表情上也猜不透他的想法,只得讪讪转身继续闭眼小憩去了。先前那只狮鹫花费了“卡斯托尔”不少精力对付,足够他修养好一阵子。

波吕克斯背对着他面露嘲讽,感受到体内不属于自己的,温和安抚的情绪,他的眼神又柔软下来,伸手摩挲着藏在披风里的弓箭。

这里是它的主人潜意识所设计的世界,他身为区区一个人格面具做不了太多事情,只能寄希望于那位擅控雷电的年轻人,希望他能够带着自己的祝福顺利解决这一系列糟糕的事情,能让他和他真正的弟弟重新团聚。想着,波吕克斯自怀中摸出弓箭,手指搭在弦上凝聚出一道气势凌厉的能量,猛然朝夜空东边射去,落入他看不见的遥远晦暗,去往那个年轻人充满未来的内心深处。

这才是主人真正的力量。仗义,公正,勇敢,优雅,所有属于安迷修的美好词汇凝结成的力量都不应当是黑暗的、诅咒的法术,而应当像那支射出去的箭一般,美好纯粹,威风凛然,正像雷狮心中安迷修的样子。即便他们都认为他们不了解彼此,但事实上对方的确是最了解彼此的人,因为世界上最亲密的交流只来自于内心,来自于灵魂。

……

一路狂风伴随电闪雷鸣,这一回,雷狮和阿良再次并肩踏入同一座殿堂,势必要将殿堂的主人从幻境中叫醒。

不过半晌,两人已经顺利攻入两兄弟的藏身之处,层层压迫感从不远处亮堂的雷光中心蔓延开来。冒牌货卡斯托尔此时才堪堪察觉,他冲着波吕克斯生气地大吼:“为什么不提醒我?!”

对方不做应答,只是还给他一个无辜的表情,接着手指指向雷光四溢的大门,示意他敌人已经打到跟前了。卡斯托尔只能暂时放下这段恩怨,手里捏着象征诅咒的黑雾一脸阴沉朝着大门外笑得张狂的雷狮走去。

“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卡斯托尔此刻看起来有些面目狰狞,他正想要像上回一样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扔一个诅咒,谁知道那头狮鹫反应迅速,忽然翅膀一扇打断了他的动作,后方雷狮不屑地嗤笑,将雷神之锤搁到肩膀上闲庭信步向他走来,周身噼里啪啦闪烁着的狂暴雷光。卡斯托尔倒是不慌,只要让他抓住短短的那么一瞬机会对雷狮扔出一道诅咒,再强大的力量也只能对他俯首称臣。正这么想着,雷狮却好似已经看透他的想法,泛起雷光的手腕翻转,身周雷电忽然变得悠长皎洁,犹如一阵清风拂过他的指间,柔和灵动中好似又隐藏了巨大的力量,先前狂暴的压迫力尽数收敛,使得雷狮整个人有如一把未出寒光的利刃。这时波吕克斯终于隐晦地朝雷狮方向瞥了一眼,当感觉到雷光中洋溢的凛然正气后,他满意地笑了。

自由与正义从来都不是一对矛盾,他们融合在一起,甚至能够产生比预想之中更为强大的力量。

波吕克斯悠闲地在一旁抚摸自己的爱马,心道这还打不过,就赶紧回国做米虫去吧年轻人哟。

他心情愉悦地看着冒牌卡斯托尔保持着不敢置信的表情消失在霸道的雷光之中,毫不吝啬地给了雷狮一个赞赏的眼神后,便让开了去往殿堂最深处的通道,站在门边笑着为坚定地踏着雷光前行的年轻人献上虔诚的祝福。


BGM


远远就能瞧见最深处闪烁的火光。

飞速前行的雷狮和阿良面面相觑,都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们俩再靠近了一段路,却发现不远处夜幕中那个隐隐约约的轮廓,似乎和现实中那座小楼十分相像,唯一不同的是,里面正往外冒出团团火焰,在黑夜中照亮一大片周围荒芜的空地。

两人一个激灵,加快了脚下的速度。然而等到他们已经快要接近目标地点时,一道无解的难题却突然横亘在他们面前。雷狮已经足够靠近终点,他甚至能够看见呆坐在小楼客厅里的安迷修,身周环绕着灼热猛烈的火焰,甚至能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热度。唯一的当事人却毫无知觉,呆然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火焰慢慢将他身周的事物全部舔舐殆尽。这场景太让人心惊,如果不是阿良及时拉住了雷狮,他恐怕就已经控住不住自己直接冲过去了。

“这是什么?”雷狮望着脚下裂开的无尽深渊,内心涌现的恐惧和怒火几乎要淹没理智。他和安迷修近在咫尺,但因为这道狰狞的裂缝,他只能站在对岸,远远看着安迷修呆坐在汹涌的烈火中。

阿良也渐渐明白了什么,他轻叹道:“师父从来没有怪过你,他只是害怕,怕将来某天你不再需要他,把他当成陌生人,或者用鄙夷的眼神去看他。师父没有自信让你再次接纳自己,所以只能潜意识地将你隔绝在外,自欺欺人得到片刻的安全感。”

整个殿堂都是安迷修的意识产物,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任何东西。雷狮深呼吸一口气,眼见对面恍惚的身影快要被火红淹没,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残酷悬崖却始终没有消失。他松开了手中斩落了卡斯托尔的雷神之锤,它跌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安——迷——修——”雷狮迎着深谷烈风,站到悬崖边上,内心不知所措,只能撕心裂肺地对那个火焰中绝望的骑士怒吼,“你给我回来!现在就回来!听到没有!”

对岸的安迷修双眼微动,划过一抹流光,身形却还是丝毫未动。

他们打了这么多年的架,到此时此刻才终于明白,内心聚集的热烈情感不应当藉由战斗熄灭,或许用心传达给对方才是最恰当的方式。

雷狮泪腺酸痛,双眼红肿,数小时的心惊与后怕使得他内心几乎崩溃。他跪倒在悬崖瓦砾边,即便嗓音沙哑也竭力朝对岸的安迷修传递内心的话语:“我想救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你!或者告诉我,我要怎么样才能和你死在一起!”

“这道裂缝究竟是什么意思?!安迷修我告诉你,我受够了!是,当初将你放走是我的不对,我以为你可以独自好好生活下去……不,安迷修,你听见了吗!我已经过来见你了,你不要再把我推开……我想见你,现在!”

雷狮看见明艳跃动的火焰中间,安迷修模糊的身影缓慢挺直了腰杆,他的侧脸迎着滚滚热浪,缓缓转过雷狮的方向,眼中有光芒在闪烁。

年少时,他们一半轻狂,一半固执,遇见彼此之后剩下残缺不全的执着合到了一起,酝酿着谁也还不明白的温暖情愫。他们不知孤独为何物,不知前方多愁善感,也不知黑暗即将来临,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是他们最美妙的时光。然而终有一日这种感情会被强行分离,狂妄又生出灰影,固执将化作卑微,而后发酵、变形,甚至扭曲成现在的模样。

雷狮成功走出了那段灰影,他抛弃天真,割裂正义,隐忍变强去夺得自由;安迷修却始终被困在这个幻想的牢笼里,拼命挣扎却也抵抗真实的世界,一个人生生把自己的感情劈成了两半,一半深情,一半恐惧。

“如果……”如果当初没有遇见你,他现在是不是会像活在殿堂里一样,安安稳稳活在现实世界中?安迷修的双唇张张合合,什么也没说出口,只是对着雷狮无声落泪。从前他以为自己能孤独到老,可现在他觉得哪怕自己能够在幻想的世界中独自度过余生,也无论如何没有办法回到现实,去蹉跎那些失去了雷狮的时光,哪怕一天。

“过来!”雷狮隔着熊熊火焰朝他伸出双臂,活像当初在碎石遍布的比武场上,扬起轻快的笑脸问安迷修愿不愿意做他的骑士。

他总是这样,以救赎的姿态降临到安迷修的身边,但对分离感到恐惧的往往只有安迷修一个人。这一次如果又再被丢下,再陷进那场永远不会完结的噩梦,他又该怎么办才好?

安迷修站了起来。他感觉到远处雷狮焦灼的目光一直跟随着他,直到他的视线与对方的目光交汇。他站在裂缝边缘,趔趄着摇晃了一下因为恍惚的情绪变得迟钝的身体。对面的雷狮见状绷紧全身肌肉,生怕他失足从悬崖上摔下去。他的骑士一向实力高超,做事缜密,从没有能让他忧心的时候,可这回不一样,即使他身上穿满厚厚的盔甲,却依旧保护不了脆弱的内心。

“雷——狮——”安迷修学着雷狮的样子,朝对面大吼,“我不想再一个人了!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办——”

“过来!”

安迷修透过飞扬的火星,隐约看见雷狮一把扯掉破烂的头巾,让它随着风展开,扑向绝望深渊的自己。他张开双臂,对安迷修大声说道:“这就是最好的办法!把这该死的裂缝弄走,要么过来和我一起活着,要么把我带到你那边去,我们一起死!”

要么一起活着!要么一起死!他说。

我们不在乎生死,惧怕的只是分离,不是吗?

身后的火光瞬间明亮起来。安迷修被泪水朦胧了的视线中捕捉到一抹温暖的纯白,他攥紧了随风飘到眼前的头巾,将它当做一生的秘宝牢牢抓在手心,像是抓住了往后的生命。

“好。”他带着脸上斑驳的泪痕,笑着回答。

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他爱这个少年爱得多深,有多卑微,又有多么刻骨铭心,连逃避的方式都显得笨拙而愚蠢。为雷狮而刻上的伤疤,就算是痛苦的回忆,他也恨不得将痊愈的伤口硬生生掰开来,看看自己流出来的血是否还是原来爱他那时的颜色。

他连生命都交给了雷狮,为了将雷狮留在身边,没有什么东西不值得他付出。

一切该结束了。

阿良躲在渐渐崩坍的殿堂一隅抬头注视着跨过生死缝隙拥吻的二人,觉得自己短短几年的生命中从未有过这样一秒钟,会如此希望它成为永恒。他抬手接下自空中浮落到他掌心的秘宝,感受其中传出的温暖和煦之意。


TBC

明天鸽了。

不过看这势头大家都该明白没两章就得完结了......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