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所有作品站内站外禁止转载。
新微博@兔子澈ache 日常博。
随便写,想写啥就写啥。
文风两级分化严重。
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目前家教/凹凸/P5/DN/弹丸等沉迷中

【安雷】狮语者

*灵感来源于凯文·理查森同名自传。一本我偶然间在图书馆看到的书。

 饲养员安×真·狮子雷

雷总生日快乐!!!!!!!

======================

 

“雷狮!”安迷修站在大草原上,欢快地朝它张开双臂,“快看,这是你最喜欢的地方!”

 

大货车的后车厢上,它摇晃了几下脑袋,威风凛凛的白金色鬃毛在南非炽热的风中飘散开来。大白狮转动眼珠瞥了一下货车架外面兴高采烈朝他大喊的饲养人,抬头仰望炽烈的太阳,终于迈着优雅的步伐,灵巧一跃,从车厢落到了暖洋洋的泥土上。

 

这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土地。铺到天边漫无边际的草丛淹没了安迷修的小腿,随着细微摆动时不时给她的小腿带来瘙痒的奇妙感觉。雷狮挺直腰杆在草丛中窜来窜去,被飞舞的草屑逗得打了好几个喷嚏,草原上唯一不动如山的,是轧过两排车轮子印的大货车,停驻在不远处,与这片草原格格不入。然而当微风拂过,将蓬勃的杂草轻抚向同一边时,安迷修的刘海顺着草丛和风的方向一同飞舞,又让他感觉这是一片充满了力量与美的土地。

 

“生日快乐!雷狮。”安迷修大声宣布,“喜欢吗?你可以在这里玩一整天!”

 

大白狮并没有表现出他想象中兴奋得四处乱窜的样子。它只是警惕地嗅了嗅四周的气味,见草原上确实没有其他大型动物的踪迹,这才慢悠悠地远离安迷修随意踱步,偶尔停下来四处仰望,看着像是巡视领地的国王一样。

 

安迷修喜欢它闲庭信步的样子。雷狮的四肢健壮有力,走路的时候总是透出不可忽视的威严与典雅,特别在它奔跑时,随风犹如闪电一般划过的鬃毛飞舞,总是让安迷修觉得雷狮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狮子。

 

当然,在雷狮面前可不能这么说,不然它会用它的大肉掌毫不客气将安迷修直接拍翻。众所周知,雷狮的脾气是狮子公园里面最差的一个。

 

但只有安迷修自己明白,雷狮并不是脾气不好,他只是比较习惯随心所欲。

 

说来奇怪,安迷修一向很讨动物喜欢,即便没有多少女孩子愿意与他亲近,但单纯的动物无论何种性别往往都喜欢黏在他身边。在遇见雷狮之前他也见过许多威风凛凛的狮子,只要他不在它们的领地上做一些过分的动作,狮子们通常都会允许安迷修与它们共度一段时光,维持短暂的朋友关系。

 

可第一次与他见面的雷狮倒是个例外。它第一次遇见安迷修是在狮子公园的栅栏里,那儿没有绿草没有高树,只有冰冷冰冷的墙面和光秃秃的地板。尚且幼小的雷狮颓丧着趴在地面上,眼皮偶尔掀起来看看栅栏外面的人类们。

 

不同于洋洋得意的动物管理员,安迷修在靠近他足足有十米远的时候就感受到雷狮对外界散发出来的阵阵敌意。管理员还在持续提醒他这头狮子有多么危险,曾经试图逃离过多少次,发怒的时候有多么可怕,但安迷修已经听不进去了。他在管理员惊恐的呼叫声中利落地翻过栅栏,一步一步接近正在小憩中的雷狮。

 

五米……四米……三米……他离这头狮子越来越近。雷狮已经开始发出警告般的低吼声,安迷修游刃有余,回头瞪了一眼试图拿着铁棍进来保护安迷修的管理员,才又挪动步子轻轻接近这头倔强的小白狮。

 

“你不像他们说的那样坏,对吗?你只是心情不好。”安迷修一边接近他,一边轻声问道。

 

雷狮原本趴着的身体已经慢慢抬起,甚至做出了准备攻击的姿势,安迷修却完全没有感到害怕。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人类对于没有伦理道德观念的动物总有种天生的恐惧心理,他自己也不例外,但雷狮似乎与其他狮子不同,安迷修远远看着他,甚至能在他眼中看到一片广袤无垠的大草原,看到碧蓝碧蓝的天空和大海。

 

但雷狮始终不能对他放下戒心——它在安迷修靠近他不足一步之遥的时候猛然跃起,狮爪带着猎猎风声朝安迷修的鼻梁呼过来,直接将猝不及防的安迷修拍倒在地,当他心有余悸地抬起头,才发现自己的鼻子已经开始往外冒血。

 

身后一直紧张注视着的管理员终于忍不住呼喊出声。安迷修被雷狮那一爪子拍得有些发晕,也分不出精神去理会他,脑子里前所未有地冷静思考着:“我是转身逃走,还是继续留在这里?”

 

他最终选择了后者。事实上,雷狮的利爪并没有被人为削掉,如果这头狮子真的想要杀了他当口粮,他早就在那一爪下分成了几个肉块。

 

安迷修捂住鼻子,有些狼狈地站在那里,身体摇晃了一下。雷狮见他脚步趔趄,紧张地挺直了背脊,不知道在暗地里戒备着什么。

 

真可爱。他的鼻梁还在发疼,脑子里却全是这种不合时宜的话语。

 

安迷修甩了甩脑袋,把沾了血的外套脱下来,擦擦鼻子扔到地上。他伏低身子伸出双手,模拟着动物的姿态,慢慢地再次靠近雷狮。

 

这回雷狮依旧戒备着他,甚至看起来随时都会给他来上一口,可他同时也发现,雷狮原本颓丧着的鬃毛忽然像波浪般缓慢起伏,似乎比刚才趴在地上的样子看着要精神了一些。他对雷狮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接着在管理员焦急的眼神之下一跃而起,和雷狮骤然扭打起来。

 

狮子和人类要怎么打架?

 

以前当然有人见过雷狮战斗的样子。它想逃离这里却不得其法,便向困住它的人类泄愤一般无差别地散发出恶意,一旦有人接近或者试图对它不利,那么就不能怪它用暴力的手段收拾他们。

 

但它与安迷修打起来的时候不太一样,管理员心惊胆战瞅了半天,终于摸出个所以然来:雷狮根本不是在和安迷修打架,更准确来说,他们俩是在“打闹”。

 

狮子和人类的习性千差万别,他们无法理解人类的脆弱,也无法明白为何只是随便拍了一掌,甚至没有伸出爪子,眼前的人类也能在奇怪的地方受伤流血。聪明的雷狮或许能够多少理解一些,但不代表它愿意迁就所有人类。

 

它不是穷凶恶极,它只是随性惯了。

 

越来越兴奋的安迷修似乎也明白这一点,他站了起来,伸出双手勇敢地将雷狮挺直背脊朝他扑过来的一击有力地推开,紧接着扑上雷狮的背脊紧紧攥住它的鬃毛。雷狮甩甩脑袋,正准备将他摔下去,别过头抽鼻子的时候却闻到安迷修鼻子上再次流出来的血,又忽然停下了动作,只是转身将安迷修蹭到地面,接着甩尾回头继续趴着,狮子长长的尾巴狠狠抽到了安迷修的脸上。

 

它有时候还很体贴。安迷修满脸鼻血嘿嘿笑着又凑上去,被雷狮再次一巴掌扇开——但他明白自己已经过关了。雷狮这回的力道甚至比上回要小得多,安迷修假装被它拍得趔趄了一下,余光就瞥见雷狮的小脑袋克制不住往他这边偏了几度,又急忙掩饰一般转回去。

 

真是太可爱了。

 

就在这个节点,安迷修内心坚定地发誓,绝对要夺走这头小白狮的心。

 

他花了几近一个月的时间与雷狮相处。起初他只是静静坐在栅栏里面,有时候在看书,有时候在给雷狮拍照。雷狮心情好的时候会朝他吼两声,警告他别靠太近,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再次抬起收敛了利爪的狮掌,把安迷修整个人拍得骨碌翻个跟头。

 

雷狮尤其不喜欢快门的声音,有几次安迷修给它认真拍照时,它的大掌照扇不误,砸坏了安迷修好几个天价镜头。安迷修也不恼,甚至还美滋滋地把破烂的镜头收藏起来,隔天又不怕死地拿着新镜头给雷狮拍照。

 

一来二去,这一人一狮也渐渐变得熟悉起来。雷狮开始能够勉强忍耐安迷修用长枪大管给他啪啪啪一通拍,安迷修也能准确地读懂雷狮的肢体和眼神,明白它在什么时候已经不想面对相机,什么时候想吃饭想睡觉或者想和他玩耍一会儿。到最后,安迷修甚至在管理员见上帝一样的神情中躺到雷狮的背上,又或者一脸惬意地把冬天冻僵的手脚塞进雷狮暖洋洋的肚皮下面。雷狮有时候还是会伸爪拍他,但除了把他的脸给挤变形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作用。

 

它一定是上天送给他的天使。安迷修心里想着,放任自己全身心投入到与雷狮的相处时光中,却从来没有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雷狮严格上来说根本不属于他。


直到有一天,他从管理员的口中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你说什么?”安迷修当场愣住了。

 

“雷狮要被买走了。”那位相处了不短时间的动物管理员对他说,“买方似乎是一个颇享盛名的马戏团,他们钱都已经付好,约定今天来收货,我知道你和雷狮感情很好,你现在去,说不定还能见它最后一面。”

 

安迷修呆站在原地半晌:什么最后一面?


去你的吧。脑子不一会儿终于恢复运转,他气得目眦尽裂,浑身发抖,当即就摔掉了手上的东西,往外拔足狂奔。

 

谁敢买他的小宝贝?都他妈下地狱去!

 

万幸狮子公园就在他的住所不远处,安迷修一边狂奔一边朝着门口停着的几辆大卡车怒吼:“不许走!把雷狮还给我!”

 

“雷狮!雷狮!”他一边四处叫喊着,一边手忙脚乱翻过栅栏,在公园寻找小白狮的身影。马戏团这回似乎意外地大手笔,除了不见踪影的雷狮以外,安迷修还发现养在公园里的另外几头白狮也一同失去踪迹,他们估计是把公园里大半数的狮子都给包了。

 

安迷修越想越气,越气越急,他看到尽头几个马戏团打扮的成员正在和公园馆长交谈,旁边停着一辆可疑的大货车。他三步并作两步上前,越过还在商议的两人,直接掀开了货车的车厢门。

 

那位马戏团成员惊叫出声,将疑问的目光投向馆长。一旁的馆长见安迷修来了,什么也没说,表情却像是莫名其妙松了口气。车厢里有个笼子,里面满满当当载着至少有五只小白狮,见到有人打开了车厢门,还朝来人龇牙咧嘴怒吼了几声,但看清楚眼前的人是安迷修时,它们又渐渐安静下来。

 

那位马戏团成员看得啧啧称奇。安迷修却没有时间管别的,他大声地询问小狮子们:“雷狮呢?它在哪里?”可惜没有一头狮子能回答他的问题。

 

他又猛地回头朝馆长问道:“雷狮呢?”

 

馆长先生知道他与雷狮相处了很久,脾气好地耸耸肩回答道:“或许在笼子里,你没有看到它。”

 

“它不在那里!我只一眼就能知道。”安迷修急得团团转,“雷狮去哪儿了?你们不能送走它!它是我的宝贝!”

 

馆长轻叹道:“安迷修先生,雷狮是属于狮子公园的财产,可不是您的。”

 

“那我要把它的所有权买下来!该死的你们不许把它送走!”一向彬彬有礼的安迷修被逼着咒骂了一句,抓住年迈馆长的肩膀焦急得直跺脚。

 

就在这时,安迷修敏锐地捕捉到了车厢草丛边一声微弱的狮吼,他的动作瞬间僵住,双眼骤然迸发出希冀的亮光。

 

安迷修小心翼翼地四处搜寻,终于在半人高的草丛里找回了他亲爱的小白狮。

 

雷狮似乎刚从哪里逃出来,它的眼神依旧明亮,四肢身体却布满细碎的擦伤,甚至伤口上还带了不知是哪个地方的污泥。雷狮仰头看见安迷修朝它走来,本想生气地拍他一掌,抬起爪子的时候却不知道牵扯了哪一道伤口,只得龇牙咧嘴地收回去。

 

马戏团的尊贵客户在看到毫无禁锢的雷狮那一刻已经吓得花容失色,想起它锐利的尖爪,又直往面如泰山的馆长身后躲。馆长却幽幽叹了口气,对他说道:“我告诫过你,即便你管得了整个公园的狮子,也绝对管不住雷狮。它不一样。”

 

安迷修对他们之间的交易没有半分兴趣,他心疼地摸摸雷狮的耳朵,又凑过去亲亲雷狮的鼻子,见雷狮又抬起爪子要拍他,还主动把头伸过去蹭到了它的爪子下面。

 

雷狮似乎被饲养员这幅蠢样唬得愣了一下,紧接着十分嫌弃地将他的脸以熟练的动作拍开。

 

安迷修一直抱着雷狮不肯撒手,最后馆长只好答应他将雷狮留在狮子公园内,但相对地,安迷修需要为公园工作,直至付清全部购买雷狮所有权的款项。安迷修乐得当场点头答应了,于是馆长气定神闲将马戏团的客户送走,命令安迷修把雷狮带回他的窝里去。

 

幸而这件事能够得以圆满解决,否则安迷修自己也不敢想象事情会最终演变成什么样子。

 

“好几年啦。”而今安迷修坐在南非的大草原上,微笑着看雷狮四处自由地小跑,内心是对过往种种的庆幸与怀念,“小白狮长大了,又要过生日了。”

 

他特地在雷狮的生日前向馆长请示带着雷狮去南非草原上遛一遛。狮子公园最近承接了一部纪录片,地点刚好在南非,馆长便让安迷修带着雷狮一同过来了。

 

他看得出来,雷狮其实一直都向往着自由的大草原。但如果将雷狮放走,任由它离开,他将会再也见不到他的大宝贝,每天牵肠挂肚,担心它有没有吃饱饭,有没有被别的狮子欺负,有没有好好洗澡睡觉……反正雷狮就不见得愿意离开他,因此他也就一直和雷狮生活在一起。

 

或许是安迷修的眼神太过炽热,不远处自娱自乐的雷狮转过头来给了他一个目光,发现他孤零零坐在草原上,呆呆地盯着自己,又只好勉为其难地奔回来,用脑袋拱了拱安迷修的肚子,示意他起来一同玩耍。

 

南非大草原的微风吹过,一头狮子和一个人团团抱在了一起,他们在草丛里打滚嬉戏,把茂盛的草丛压低又挤高,在太阳下尽情嘶吼欢笑。

 

生日快乐。安迷修趴在雷狮的肚皮上,笑着给他的天使宝贝印上一个祝福的吻。


END

评论 ( 2 )
热度 ( 35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