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写画画。想写啥就写啥。有时候废话有点多。欢迎自由勾搭尬聊。
所有作品未授权禁止站外转载。

本丸日常 date 4

不知道为什么陷入了兼定地狱......锻刀出兼定,捞刀出兼定,全都是兼定兼定.......OTZ

改下格式=-=



Date 4


本丸的刀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太刀一捞就是几把。


……嘛,虽然捞到的打刀短刀也挺多就是了,这么一来院子里又挤了不少。


审神者站在堆满落叶的院子里,正在那棵光秃秃的树下安慰哭泣的堀川国广(lv.40),国广抱着身旁黑色长发一身红衣飞扬得张狂的俊秀男子一边抽泣一边唠叨,不断地在说能再见到兼桑真是太好了我好高兴我好激动我死而无怨了啊啊啊……


那男子嘴角一抽,毫不客气地一掌拍在国广脑袋上。


“说个什么胡话?老子还没死你怎么能死!”


那位叫做和泉守兼定(lv.1)的男子便是最近加入本丸的太刀,性格也就这副模样,至少鹤丸国永不太受得了。倒是听说他从前和堀川国广交情不浅,国广在最初被捞回来的时候,每天经常念叨的“兼桑”便是他。


看得出,两人即使分开多年感情也丝毫不减,虽然和泉守兼定一副看起来不耐烦的样子,但是连被称为一向眼神不太好的鹤丸国永也能察觉到隐藏在他话语中细微的哽咽,以及眼角那一抹湿润的红色。


所以说他还是蛮纤细的吧?(你怎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审神者把国广和兼定送到了起居室,又安慰了一番后才离开,急急忙忙回到本丸去继续进行每日琐碎的工作。


经过庭院时,正好看见鹤丸国永站在那棵还是光秃秃的树下,背对着她,脸朝着国广刚才离去的方向,似乎在出神。


早晨的微风将他的袍脚轻轻拂起,连带着袍子上连串金色的饰物也被撩到半空中,发出细微的叮铃声。半长的白发被风一阵凌乱,像是吹过了数不尽的岁月年华,吹掉红尘,吹掉往事,最后只给那人留下一层薄薄的落寞。


审神者越看越心酸,越看越难过,最后终于忍不住走上前,一把抓住近侍那瘦弱的手就往本丸里拽。


“鹤丸大人别担心!我一定会把三日月大人找回来的!”


“我从今天开始就攒材料!一定拜托刀匠将三日月大人捞回来!”


“所以鹤丸大人不要难过了!你将来也会有人陪着的!”


鹤丸国永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就这样被拽着走了几步,脑中此刻想的却只有一个名字。


……三日月。


他作为本丸里稀有级别和战斗力最高的太刀,已经很久没有想过会因为羡慕他人而烦恼了。可是就在刚才,看着国广挨着兼定痛哭流涕的样子,他居然无端地生出些许愤懑和委屈。


为什么他就没有像这样可以依靠着痛哭的人呢?


他又听到了那个名字——三日月。


你会是那个人吗?如果是,那么我等你出现。但不要让我等太久,否则我会无聊的。


评论 ( 4 )
热度 ( 33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