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本丸日常 date 9

= =快要到期末了,我要暂时失踪一段时间。。。。


Date 9

 

刀和人不同,受了重伤只需要手入一段时间,立马就可以变得生龙活虎。

 

鹤丸也是一样,就算他是稀有的太刀,手入也花不了多长时间,来去数一数无非就是几个小时的事情。他性格跳脱,从来都不喜欢安安静静地呆在一个地方,因此在他自昏迷转醒不久之后,审神者还特地为他动用了手伝。只见前一刻那一身白衣还沾满鲜血,腰腹处的伤口狰狞可怖,下一秒鹤丸就可以伸个懒腰继续蹦跶起来吓人(刀)了。

 

因此,鹤丸对于审神者临时更换了出阵队伍,把江雪硬拉上去顶替自己的行为不由得感到十分不解。但鉴于小姑娘还对自己的重伤表现出心有余悸的情绪,鹤丸也就不再坚持,老老实实呆在本丸做好近侍的身份。【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老实

 

在更早以前,审神者是跟着他们一同出阵的。她无非是担心各种刀凑在一起经验不足,又性格各异,很难互相相处融洽,所以才亲自上阵带着他们前往那些血溅黄土的残酷战场。直到后来大家对于战斗都开始驾轻就熟,需要前往的战场也越来越凶险,审神者便不再坚持出阵。

 

直接原因是有一回在战场上,审神者在战阵中小心上前扶起了中伤的长谷部,对面溯行军的枪见机绕过与他纠缠的太郎太刀,直冲着审神者过来,锐利的刀锋闪着寒光堪堪从她的颈边擦过。正在战斗的刀们余光瞥见,一时间心脏都差点停止了跳动。倒是她身边的长谷部及时反应过来,眉头一皱,面目狰狞地抬起手中的刀向对方狠狠劈下,一个真剑必杀将那把枪硬生生撕成了两半。

 

而后在整个本丸内上至大太刀下至短刀的默认之下,长谷部不顾自己身上还带着中伤,郑重地跪在审神者的榻前,两手拜地,坚持要审神者保证今后不再带队出阵。直到审神者满口应承,保证了至少三遍以上,他才安心地到手入室去接受治疗。

 

包括鹤丸自己,都觉得长谷部做得再对不过,即使是被几十把刀口称“主上”或者“主君”又或者其他敬称,剥掉这层光鲜的外表,她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罢了,从一开始就不适合在血与汗的战场中穿梭。

 

但是此时此刻,鹤丸却似乎有点体会到审神者的心情了。

 

“真是无聊死了……怪不得主上喜欢跟着队伍出阵,老待在这里实在是了无生趣。”

 

审神者听见鹤丸的牢骚,正坐在书案边不动如山,手中毛笔带着散发清香的墨水在白纸上起起落落。

 

“我并不是因为无聊才跟着你们出阵……鹤丸大人如果觉得闷了,出去庭院里走走怎么样?我这里并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行呀!”

 

等的就是这句话!

 

鹤丸动作敏捷,从审神者身边一跃而起,连招呼都不打就以与其机动值不符的速度溜出了门外。

 

不远处正朝这边慢慢走过来的堀川眼见一个白影从审神者的书房内溜了出来,不由得无奈地暗笑,心想主上果然又把鹤丸放走了。

 

堀川左思右想,确定他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工作,和泉守又随队出阵去了,最后才决定去帮自家主上的忙,免得她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

 

一下子溜到了庭院的鹤丸可不管那些,他从来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压抑掩藏自己的性格,该笑该哭做什么表情都由他一个人决定,那是他身为一把太刀的骄傲。这并不叫做任性,因此看在近侍职责重大的份上,审神者在很多地方也都由着他。主上这头一松口,其他刀也不会说什么,只能暗地里笑鹤丸这把老刀比小孩子还要闹腾。

 

“鹤丸?哦,早上好啊。”石切丸从房间里慢慢踱出来,就看见鹤丸一直在庭院中那棵光秃秃的树下蹦蹦跳跳,仔细一看,才发现他是想要折下高处的一段树枝,那树枝上难得长出了一个嫩粉色的小花苞。

 

“你来得正好,”鹤丸一见他,就兴奋地朝着他招手,“你个头高,快帮我把这树枝折下来。”

 

石切丸性格温厚,也不和鹤丸讲究年幼辈分那些问题,踏着木屐踩在庭院绿油油的草地上走了过去。

 

“为什么要折下来呢?这棵树好不容易长了花苞,让它努力开放不是更好吗?”

 

鹤丸轻笑一声,道:“这棵树迟早都是要开满樱花的,因为主上说她快要凑够小判换一个春景了。”

 

既然如此,又何必勉强自己挂在枝头,日日忍受路人奇异的目光呢?

 

石切丸摇摇头,他对于鹤丸的顽劣本性早就已经有深入的了解,只不过他觉得以后该是有人能制住这个唯恐本丸不乱的混世大魔王了。

 

“摘别的枝头罢,你看整棵树只有这一枝长出了花苞,必定是有特别的意义。”

 

“什么意义?”鹤丸随口问了一句,眼睛却还盯着那朵未开的花苞,似乎在思考怎么把它弄下来。

 

石切丸皮笑肉不笑,双手拢进袖子中,走到了鹤丸身旁,与他一同仰望着那朵停留在枝头的小小希望:“昨日三日月大人来过,我可是知道的。他独自躲在这树枝下远远望了你许久,怎么也舍不得离去。所以我想,或许这朵花是为你而开。”

 

话音余韵已落,石切丸站在原地又想起那时三日月深邃悠远的目光,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而后又久久得不到鹤丸的回应,便好奇地别过头一看。

 

只见鹤丸表情狼狈,站在那树枝下面偏头看向手入室的方向,抬手捂住了满面的通红,口中轻声咒骂道:“死老头子……”

 

石切丸眯起眼睛笑了。

 

怕你等得无聊了,悄悄留下一抹春意来陪着你,希望等到开花的时候你已经不再寂寞,到时候我们再亲手将这支花折下来。


这便是思念。


    TBC

------------------


我就不是一个文艺的人。。。果然应该往逗比方向写QUQ



评论 ( 1 )
热度 ( 25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