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本丸日常 date 10

我胡汉三回来啦!!!!!

考完试之后恰巧家里网络出了问题,各种事情忙完已经是现在这个日子了【哭

总之我回来了,有始有终地把这篇文给完结了。本人的坑品是其中一个原因【并没有这种东西】,另外一个就是我终于接到爷爷回家啦!那么这个故事就要接近尾声了。

大家还在看我的废话十分抱歉,我这就滚【。


---------------------------------------------------------------------


日子还像以前一样过着,但是微妙地有什么不同了。

 

审神者终于凑够了小判,却还是没有给本丸换上樱花飞舞的春景。她平日还是安静地坐在主室,忙绿的工作时间偶尔抬头瞥一眼身旁心不在焉的近侍,有好几回都会发现他正在悄悄地望向庭院发呆,在感觉到审神者的注视之后,又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

 

她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些日子以来鹤丸的言行都奇奇怪怪的,手入的时候还一直念三日月的名字,把同为三条派的石切丸唤来一问,才知道鹤丸把这件事藏在心里,瞒了她这么久。

 

审神者心中感到好笑,但有时也会同鹤丸一起,傻兮兮地抬头盯着庭院中那棵光秃秃的老树。上面那显眼的粉色花苞依旧没有开花,但是却为满庭带来了独特的生机。

 

无论是她还是鹤丸都相信,总有一天它会开放。

 

直到某一天早上,这样看似平凡却又充满了独特的生活才有了新的转变。

 

这天鹤丸还是和往常一样,早早起身,边伸着懒腰边往主室走,路上眼神习惯性往庭院方向瞟。这么一眼,心脏就瞬间高高悬起,像是隐藏了许久的秘密心事忽然被揭露般的心虚感一涌而出。

 

只见庭院里那棵树下密密麻麻站了许多矮小的身影,有短刀,有脇差,还有看到阵势跑过来凑热闹的萤丸。不远处烛台切和石切丸悠悠站着相互交谈,却没有加入短刀和脇差的队伍,只待在一旁看着,眼中都是笑意连连。

 

“啊!鹤丸大人来了!”

 

今剑首先发现了表情惊异的鹤丸,双眼顿时一亮。

 

“鹤丸大人快过来!”乱藤四郎蹦蹦跳跳地跑过去,使劲把呆愣住的鹤丸拉到树下,指着那鹤丸无比熟悉的枝头道:“您快把那封信取下来看看吧,我们个子太小够不到,可是石切丸大人说那是写给您一个人的信,不帮我们拿下来。”

 

信?什么?

 

鹤丸抬头一看,才发现往常那结着花苞的树枝上,不知何时还多了一条细细的红绳,红绳末端缚着一张细心折叠的小纸条,随着微风轻拂不断在枝头摇晃,在早晨的阳光下像极了一只可爱的风铃。

 

鹤丸不明所以地眨眨眼睛,余光瞥见不远处的石切丸意味深长的表情,忽而想起来什么,一双金黄色的眸子瞬间紧缩,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奔到了树下。

 

短刀脇差们只能看见白色的身影一闪,衣袂翻飞之下鹤丸已经到了众人之间。他伸手一捞,便轻松将那封悬挂于树枝上的小纸条攥在手心。

 

无视背后烛台切带着戏谑的芒刺在背的眼神,鹤丸又脚步一转,从众多刀剑之间灵活跃过,抛下一双双好奇希冀的眼睛,直奔主室而去,只留给众刀剑一个利落的白色背影。

 

“啊!跑得真快……”今剑遗憾地噘起嘴巴,“本来还想问问三日月大人到底写了些什么……”

 

石切丸听见了只好干笑两声,张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倒是烛台切一脸正直地拍拍今剑的脑袋,劝道:“小孩子嘛,这种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比较好……”

 

两个老头子之间的情书,谁知道会写了什么肉麻兮兮惊世骇俗的东西?

 

嗯,还是不看的好。

 

这头鹤丸拿到了纸条,一路啪踏啪踏奔回主室,不出所料看见屋内空无一人。方才审神者听说今天畑当番的人手不太够,弄完了一些小工作之后就急急忙忙搭把手去了。鹤丸坐到主室唯一的书桌旁,小心翼翼将手中的纸条慢慢展开,摊平,放在了桌面上。

 

墨迹散发出一阵古老的清香。三日月的字清秀隽永,却在笔锋去留之间又透出几分孤傲和决绝。鹤丸虽然没有与他相处太久,却觉得这字是极符合三日月的性格的。那人脸上一直挂着温和的微笑,看起来十分好相处,但有的时候,还真是决绝得能够令人生怒。

 

鹤丸不愿意再次想起手入室那一次干脆的离别,只好强迫自己将心思放在纸条上。

 

信不是很长,整张薄薄的纸摊开也就只有巴掌大,上面只写了一句话:

 

“鹤啊,我等不及了。”

 

鹤丸呆坐了几秒,忽然捂着嘴轻轻笑出声来。这个老头子,写封信都躲躲藏藏的。

 

他自然知道对方要表达什么意思。

 

——寂寞吗?如果是,那么我不愿意你因为寂寞而要求我留下。但是如果你不寂寞了,我还有什么理由让你把我留下来?

 

——我想陪在你身边,请给我一个放在你心里的位置。

 

就这么一小行字,鹤丸看了很久很久,指腹细细摩挲着纸上墨水晕染的地方,似乎这样就能透过字体看到三日月挽袖提笔书写,面带笑容又满怀期待的样子。

 

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已经把信上每个字的一笔一划,圆滑粗细都记得清清楚楚之后,鹤丸才呼出一口气,整个人趴在了桌面上,脸埋进手臂中,耳根通红。

 

总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十分丢人,他将信紧紧攥在手中,却不敢露出那张由白皙变得通红的脸,心中暗自庆幸审神者不在这里。

 

TBC


----------------------

下章完结。

评论 ( 3 )
热度 ( 17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