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本丸日常 date 11【完】

Date 11

 

虽说三日月给鹤丸写了一封信,但是令鹤丸苦恼的是,他自己并不知道要怎么回复。说起来,他连三日月是怎么将纸条缚在枝头的,也不甚清楚。

 

细细一想,难不成这老头子趁夜半无人偷偷溜进了本丸来?如果是这样,那为何不干脆来见他,而是要故作神秘地在树枝上偷偷附一封信?莫非是害羞了?越想越离谱,想着想着,鹤丸就憋不住别过头偷偷笑了。

 

好吧,至少这样的事情他自己做不来,更何况他连三日月住在哪里都不太清楚。

 

鹤丸只好郁闷地打消了回信的念头,但还是向审神者讨来了一些笔墨,又到歌仙那儿特地请教了写信的诸多形式与忌讳,被啰嗦了好一阵子才回到自己的房间摊开纸来准备写回信。

 

纵使对方收不到,他还是想写一次。毕竟这里并没有可以让他愿意倾诉这种心事的人,只有三日月算一个,即使他看不到自己写了什么,写出来好歹也不会憋得这么难受。

 

鹤丸提起笔,另一手把洁白的袖子挽起,笔尖就要落纸,准备写上一句【死老头子别废话了赶紧过来见我】之类的话,就听见屋外一向乖巧的五虎退一声尖叫,紧接着是无数脚步慌乱的踢踏声与惊叫声。

 

鹤丸低头看着纸上晕染开的一滴墨水,默默放下了笔,站起身三两下越过门槛跳了出去。他身为审神者的近侍,平日一向偷懒惯了,但是要是本丸里真出了什么事情他可不能坐视不理。

 

刚踏出房门没多久,就看见五虎退脚步踉踉跄跄地朝着他这边奔过来,怀里还抱着一只嗷嗷直叫的小老虎。他老远就看见了鹤丸从拐角迈出,但是因为速度太快没能刹住车,于是就猝不及防地撞进了鹤丸的怀里。

 

“哦,要小心啊。发生什么有趣的事了吗?”鹤丸笑嘻嘻地把他扶起来,问。

 

“大,大人……”五虎退抬起头,脸上的表情似惊似喜还带着一丝兴奋的红晕,却并没有鹤丸想象中的慌张与害怕,看来并不是什么糟糕的事情。鹤丸暂且松了一口气。

 

“鹤丸大人!今天刀匠锻出了一把新刀……必须禀报主上……”五虎退喘了几口气,手忙脚乱结结巴巴地向鹤丸解释了骚乱的原因。

 

本丸里的时间流逝与外界不甚相同,因从来没有什么庆祝节日之说。除了审神者的生日偶尔能庆祝一下之外,能够令他们欢欣鼓舞地庆祝的,就只有新刀的到来了。

 

鹤丸见怪不怪地应了一句,转身就要去找审神者。

 

然而五虎退却在这时“啊”地惊叫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急急忙忙伸出手拽住了鹤丸的袖子说:“鹤丸大人……不,您留下来,我去……我去找主上……”

 

说完不等鹤丸作出回应,便抱着老虎小碎步啪踏啪踏一路奔向了屋后。鹤丸奇怪地目送五虎退纤细的身影远去,直觉这件事透露着些许怪异。

 

他自己作为审神者的近侍,去向主上禀报新刀的到来本是他分内之事,然而今天五虎退却要求他留下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难道新来的家伙脾气粗暴,不好对付,所以要让他去镇镇场子?

 

鹤丸越想越觉得是这个道理。五虎退胆子一向比较小,说不定是被那把新刀吓怕了才会抢着去禀报主上。既然如此,他也没有必要特地跑一趟,还不如去锻刀间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顺带算了算时间,发现今天出阵厚樫山的队伍也该回来了。他正好也能去了解情况好将成果汇报主上。

 

一路怀着浓烈的好奇心,鹤丸快步走到了锻刀间前,远远就看见一个陌生的无比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前的空地上,几个围着他嬉笑的短刀只能堪堪抱住那人的膝盖。今剑看起来却比其他短刀们要更高兴,扒拉着那人的衣角很自然地撒娇讨抱抱。那人弯下腰伸出双臂一捞,就将小小的今剑架在了结实的肩膀上。

 

鹤丸想了一想,回忆起今剑从前的确有与他提过他的家人——那把叫做岩融的薙刀,与今剑的关系十分不错,想必这新刀就是岩融。这么大的个子,也难怪五虎退会吓得手忙脚乱。

 

事实证明鹤丸的猜想是正确的。和岩融打过招呼聊了几句之后,鹤丸对这个面容有些吓刀性格却爽朗细心的家伙总算是认可了。他作为一把稀有刀,却不太爱摆架子,三两句话立马就和岩融熟稔起来。

 

他笑嘻嘻地和对方开了个玩笑道:“本丸的刀匠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啊,连如此高大的刀也能锻出来了。”

 

没想到不明所以的今剑却反问了一句。

 

“为什么这么说?这和刀匠先生有什么关系吗?”

 

鹤丸眨眨眼睛:“难道岩融不是刀匠锻造出来的新刀吗?”

 

“当然不是。岩融他是今天出阵的队伍在路途中遇见了,这才唤回来的。”

 

今剑笑眯眯地指了指还闪烁着火光的锻刀间,“今天锻出来的,可是里面那位大人。”

 

随着话语音落,鹤丸的心脏没由来地狠狠跳动了一下,莫名地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加速流动。他将这无端生起的怪异情绪压下,转过视线望向锻刀间。

 

今剑意味深长地嘿嘿笑着,亲密地搂住了岩融的脖子。

 

“哗——”的声音骤然响起,锻刀间的门被一双戴着黑色手套,形状优美的的手慢慢推开。

 

鹤丸低下头,正好看见木质的门框退开,从门槛处露出一抹深蓝。

 

那曾经从鹤丸手中无情划过的深蓝色带着金黄流苏,在微风中飞扬起十分细小的弧度,接着转了一个弯,踏下锻刀间,迈步到了他面前。

 

鹤丸的瞳孔微缩,心脏不受控制地开始狂跳。

 

“鹤。”

 

那人一开口,亲密地唤起鹤丸的名字,便像是忽然点亮了他的整个世界一般。

 

一时间,他只感觉之前检非违使所致的伤口疼痛,在手入室没有看见心中之人的委屈郁闷,和留不住自己想要相伴之人的悲伤与无奈,都在这一声呼唤中远远逝去,就像是所有痛苦的记忆都被蒙上了柔和温暖的光辉。

 

正像高洁而神圣的月。

 

一直低着头,盯着那深蓝衣摆发呆的鹤丸眼前忽然划过一片艳色的粉红。他回过神来,居然发现几片新鲜饱满的樱花花瓣画了几个圈,从空中悠悠飘落至眼前。

 

花开了……

 

“鹤?怎么不看着我?”

 

鹤丸猛地抬起头,刚想开口,却被眼前的人迷失了双眼的焦距,连话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那依旧深蓝色带着柔和月光的眸子牵起点点笑意,映入他的眼底,在阳光下显得愈发夺目,像是有什么荧光在其中缓慢流动。

 

三日月抬起手,笑着覆上了鹤丸带着微红的脸颊,动作轻柔至极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他说:“鹤哟,我实在等不及了,所以就擅自前来拜访了。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鹤丸此刻只觉得自己的脸颊烫得厉害,他撇撇嘴,好半天才轻轻抓住那只覆在他脸上的大手,吱唔着嘟囔了一句:“不懂礼貌的老头子。好啦,勉强原谅你。”

 

“那么,今后多多指教。”

 

“……嗯,多多指教。”

 

依旧呆在一旁的今剑捂嘴偷偷笑了。他抬起头看着在鹤丸与三日月身后,不知何时绚烂开放的一树樱花,看着嫩粉色的花瓣零零落落飘下来,落在他们的脚下,心中也不由得感到欣喜。

 

此生相伴。

 

这真是最美好的结局。

 

END

---------------------------------------

平淡的结局。毕竟只是个日常,感觉写不出什么惊心动魄的结局来。而且这篇文章可以说是临时起意,心血来潮的结果,大纲都没有好好写完【。

深陷三日鹤沼不能动弹了QUQ 下一篇还想继续写三日鹤,而且有点想尝试架空题材。

最后,谢谢大家看到这里。有人要番外吗?

评论 ( 17 )
热度 ( 41 )
  1. 一叶之秋兔子澈 转载了此文字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