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写画画。想写啥就写啥。有时候废话有点多。欢迎自由勾搭尬聊。
所有作品未授权禁止站外转载。

本丸日常 番外(上)

感觉有点长。。。分两截好了,明天放下截-0-

最近文风转变迅速,写起来有些棘手,希望大家不要介意-0-


--------------------------------------------------

“青江,结婚是一件怎么样的事情呢?”

 

正在畑当番的青江手一抖,锄头“咣当”一声落到地上,险些砸到他的脚趾头。

 

他回过头战战兢兢地对着鹤丸扯出一抹及其难看的微笑,开口道:“鹤丸……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呢?”

 

难道这又是什么惊吓之类的吗?不不鹤丸大人啊,这件事可不能开玩笑。

 

表情惊悚的青江不由得回想起之前不久的一件事情。自从三条家的那位大人到了本丸之后,那人简直是要将鹤丸捧在手心里死命疼宠。上回青江不过是勾着鹤丸的脖子,开了个比较出格的玩笑,论谁也没认真,毕竟青江的累累前科太多,大家也都习惯了。可是就为了这么一个玩笑,青江隔天在手合的时候差点没被三日月削成刀片儿。

 

那看起来古典优雅,举手投足云淡风轻的老人家动起手来,可是一点都不含糊。三日月在将刀从刀鞘里面拔出来的那一刻,整个人忽然就不同了,就像是一头慵懒的狮子从睡梦中被唤醒,手起刀落之时空中还带着凌厉的风声与剑光残影,仅仅是气势就镇得人不敢随意动弹。

 

的确不愧三条家的威名。毕竟青江直到现在见着三日月也反射性兜着走……石切丸趁机笑他,夜路走多了终于撞见鬼了。

 

不过,或许将青江与三日月安排在一起手合的审神者也……挺坏心眼。

 

有了之前的教训,今天鹤丸一开口,青江就差点没被吓飞,姥爷哦您又想做啥子?

 

“以前的主人说过,婚姻是对别人最好的束缚,那么是不是想要留住任何人,只要结婚就好了呢?”整天鬼点子多多的鹤丸对于这一方面倒是不怎么了解,眼神中带着迷茫与困惑。

 

青江面上微笑,心底却暗暗笑他活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是如此不通世事。他倒是不问鹤丸想要留住谁,万一那个人不是三日月,他说不定就要知道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了。

 

于是老狐狸青江眼珠子一转,把皮球扔给了自己的主人:“鹤丸可以去问问主人啊,主人毕竟还是被许多老师教过功课的,自然懂得多。”

 

没想到鹤丸幽幽叹口气,说:“我问过了,主君还未到谈婚论嫁的年龄,她倒是不太了解。”

 

居然问过了?!青江的表情有一瞬间变得扭曲无比,而后他又迅速变回平常的样子,笑着继续糊弄鹤丸:“主人自然是对婚姻不了解的,但是她读的书多,自然也是能从书中得到一些信息。”

 

鹤丸点点头,随口赞了他一句,便扔下畑当番直奔主屋去,留下青江一个人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无语泪先流。

 

大爷,能不能把任务完成了再走……

 

 

半晌之后,主屋内。

 

“婚姻?”

 

审神者一向处变不惊的表情瞬间崩裂了,她竭力压下提起到的心脏,对随意坐在矮桌边上的鹤丸说道:“鹤丸大人!您想要用同一个话题吓我第二遍吗?我可是不会上当的!”

 

这回鹤丸却没心情与她开玩笑了,他抬起手撑住了额头,有些急躁地回答:“不是的。青江说主君书读过很多,会知道一些东西,所以让我来请教你……到底,婚姻能不能留住一个人?或者说,这对于我们付丧神是不适用的?”

 

审神者头一次感到,自己的近侍真是傻得颇为可爱。不过,她没忘记在心里给青江狠狠记了一笔。

 

“鹤丸大人,虽然我没有结婚,但是也知道婚姻并不是用来留住一个人的,相反,因为双方都想待在对方身边,一辈子不分离,因此才举办婚礼,结成夫妻。如果双方有一方不愿意,即使举行了婚礼,也是留不住的。”

 

审神者利用自己对于爱情以及婚姻薄弱又模糊的认识,尽力给鹤丸解释了其中的含义。

 

“既然双方都想留在对方身边,那为什么还要举行婚礼呢?”鹤丸又问。

 

审神者被鹤丸的问题噎了回去,这回却是答不上来了,只能含糊地说道:“嗯……大概……你看,结了婚之后不是通常会更亲密一点吗?毕竟已经是夫妻……”

 

但鹤丸却十分信以为真,他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使得审神者突然产生一种教坏小孩子的罪恶感。

 

于是她又补充了一句:“关于婚礼的事情,三日月大人或许更加清楚也说不定,毕竟他经历过的事情更多……”

 

鹤丸“嗯嗯”点头,然后一个翻身就跑出门外,又直奔三日月房里去了。


TBC

-------------------------

评论
热度 ( 24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