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本丸日常 番外(下)

结果还是不知不觉过了12点【哭笑不得

这回真的完了,继续构思下一篇文章~

文笔一如既往的啰嗦,大家凑合着看。

-----------------------------------------------------------------


 

现时正是盛夏的季节,本丸里的景色也自然变为了阳光灿烂的夏景。鹤丸一路小跑过去,远远看见三日月坐在房门前的走廊上,身边放着茶具与点心。

 

盛夏的阳光洒在三日月柔和的面部轮廓上,使得鹤丸看着他的侧脸时心脏漏跳了几拍。天下五剑最美的一把,三日月宗近,自然有其无与伦比的魅力。无论是包容温暖的性格,还是赏心悦目的容貌,都能让人轻易地沉浸其中。

 

鹤丸却不是因为这些而被三日月夺走了目光。

 

“鹤?”三日月总是能第一时间察觉到他的到来,“怎么来了?今天不是畑当番?”

 

鹤丸撇撇嘴,说:“翘了。”

 

夜空似的双眸透出一股笑意,三日月勾起唇角,抬手轻轻抚上了鹤丸小跑间凌乱的发丝。如同他们第二次相见在本丸的手入室,宽厚的掌心带着亲密与温热,渐渐入侵到鹤丸的体内,往心窝处流动。

 

他总是有这样的本事,因此鹤丸才为他所吸引。

 

等三日月将他的头发细心整理完毕,鹤丸才想起来他的目的。他在三日月身旁坐了,凑过去一脸兴奋地问:“三日月,你知道结婚是一件怎么样的事吗?”

 

“鹤?”三日月的表情呆滞了一秒,接着好看的丹凤眼眯了起来。鹤丸本来就与三日月凑得挺近,这下将他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总感觉他眼中透着几分危险。

 

“鹤要与谁结婚?”

 

“啊……?”

 

似乎没有想到三日月在意的居然是这个,鹤丸移开视线,不动声色地思考着要怎么扯开这个话题。

 

“诶,就是好奇而已。”鹤丸摆摆手笑问:“三日月,你知道人为什么需要结婚吗?”

 

三日月沉默半晌,而后用包含深意的眼神望向目光躲闪的鹤丸,慢悠悠回答:“结为夫妻,对于人类而言,并不需要足够的理由。”

 

“诶?可是主君与我说,因为互相爱慕而愿意留在对方身边,因此才结为夫妻。”鹤丸疑惑道。

 

“呵呵,主君毕竟还是个孩子,心思单纯,自然会这么同你解释。”三日月将深邃的目光从鹤丸身上移开,转而投向远方明净的天空,不知为什么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惆怅。

 

“婚姻对于相爱的人来说,的确是锦上添花的好事,或许会将爱情渐渐转变为亲情,又或者直到生命终结之时感情还能够继续……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

 

“为了家族,为了利益,为了名誉,为了……甚至有时候只是因为寂寞,两个人也会结为夫妻。在这种时候,婚姻只能成为一种沉重的枷锁,就好像……以失去自由为代价。”

 

鹤丸突然意识到,也许婚姻并不一定是件美好的事情。他总是期待着惊吓,因此习惯性将所有事情都认为是上天或者他人给予的小小礼物,使他的心脏能够保持鲜活的跳动节奏。仔细想想,正是因为这样他也习惯性将事情往更好的一面考虑。

 

哦!那么或许他还算是个性格随和可亲的人?鹤丸想到这里,又想起今天早上被他吓得不轻的青江与审神者,不禁捂着嘴巴笑出声。

 

三日月方才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听见身旁传来一声轻笑,诧异之下转过头一看,便明白鹤丸的思绪不知道又飞到哪里去了。

 

“哈哈哈,抱歉三日月,我突然想到了一些好笑的事情……哈哈,你要听听看吗?”

 

三日月眯着眼睛笑了:“不,我现在只想知道,鹤到底想要和谁结婚?”

 

“……”鹤丸把喉咙里的笑声噎了回去。

 

最终鹤丸还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毕竟这对他来说难度太大……他在三日月面前总是意外地脸皮薄。找了个拙劣的借口逃走之后,鹤丸又精神十足地到厨房去准备骚扰烛台切去了。

 

三日月仍然坐在远处,深蓝的瞳孔注视着鹤丸几乎落荒而逃的背影,缓缓低下头,似乎在考虑着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这件事到后来就好像已经告一段落了,审神者与青江只当是鹤丸的一时兴起,实际上鹤丸也的确是一时兴起。不过他倒是没有想到,三日月却将这件事记了许久,直到这一天,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吓。

 

这一天不禁让鹤丸想起三日月还没有留在本丸时,给鹤丸写了一封只有一句话的情书,挂在了枝头,引来一群短刀脇差在树下好奇打闹。

 

今天却不仅仅是短刀脇差,连太刀大太等等,几乎本丸所有的刀剑都站在了樱花飞舞的庭院中间,往日显得偌大空旷的庭院刺客显得有些拥挤。

 

咦?审神者怎么又换了春景?夏天还没有过去吧?

 

“哦哦,主角可到了。”今剑嘿嘿笑着小跑过来,把鹤丸拉到了人群中间。一众刀剑给他让开了一条道路,其中的烛台切与石切丸嘴角含着笑意看他一路走过,青江眼中更是夹杂着狭促的意味,四周的短刀们不知为何显得有些兴奋。

 

鹤丸这才感觉到似乎大事不妙。

 

直到一路步行至树下,鹤丸才发现,三日月与审神者正站在一处,两个人低声谈论着什么,脸上均是温和的微笑。

 

看见鹤丸被今剑拉了进来,审神者眯眼笑了,打了声招呼之后缓步没入人群中,大伙儿围绕着粗壮的树干站了一个半圆,只留鹤丸与三日月施施然站在真空地带。

 

这是要做什么?鹤丸忽然被提起了兴致,他走到了三日月身边。

 

正想问站在中间的老头子今天给他准备了什么惊吓,鹤丸就莫名地发现人群忽然安静了下来。身旁的三日月此刻笑得有些腼腆,令鹤丸一时间被这不可多见的表情吓呆在了原地。

 

“真是万分抱歉,但我无论如何想要大家见证一下。”

 

三日月深呼吸一口气,像一位青涩的男孩面对自己美丽的心上人一般,小心而郑重地执起鹤丸的手。

 

白皙的颜色静静躺在三日月的手心,他忽然安心地笑了。

 

“我爱你。我愿意与你成为伴侣。我发誓,将陪你走到时间的尽头。”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在所有人面前发誓,三日月宗近将愿意一生与鹤丸国永紧紧联系在一起,永不分离。”

 

鹤丸的手微微颤抖,金色的瞳孔张大,闪动着致命的光芒。

 

三日月的话还在他脑中回荡着,使他瞬间有一种想要哭泣的冲动。原来婚姻是这么一回事……原来是这样。鹤丸此刻终于明白了。

 

“鹤,我不允许你与其他人结为连理。因此这回又是我自作主张了,希望你不会怪我。”三日月将他的手放到唇边,闭上了双眼,“无论如何,我会永远陪伴你直到消亡,所以从此你再也不需要其他人作为你一生的伴侣。”

 

“那么,你愿意吗?”

 

鹤丸闭上眼睛,感受心脏的急速跳动,然后在满庭花香中,在大家祝福的眼神与笑容中,轻声嘟囔着那三个字扑进了熟悉的怀抱。

 

“老头子!以后你的小判都归我管!”

 

“哈哈,好呀好呀,那鹤搬过来和我睡吧?”


END

评论 ( 6 )
热度 ( 51 )
  1. 一叶之秋兔子澈 转载了此文字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