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写画画。想写啥就写啥。有时候废话有点多。欢迎自由勾搭尬聊。
所有作品未授权禁止站外转载。

【三日鹤】【兼堀】琴仙 2

啊,说好的不写下去了,但是后来又来了点感觉,想想还是接着写吧。。。(这个没定力的人)

怪异是怪异了点,但毕竟开头了,不能养成坑文的坏习惯。。。

欢迎大家吐槽,接受批评建议(轻点

------------------------------------------------------


烛台切光忠原本只是一介布衣平民,偶然在一次机缘际会中被当朝大将军看中,请入伊达府。而后一路青云直上,过五关斩六将,最终成为了伊达将军颇为信重的左右手,还被当今陛下册封了个定远将军的名头。

 

如此一位传奇人物,其实给鹤丸的最深刻印象就是唠叨的老妈妈。

 

"鹤丸!你可总算来了。"烛台切亲自站在伊达府大门口等候了许久,终于见一辆奢华的马车缓缓朝这里驶过来。

 

一身白衣的鹤丸首先从马车里跳了出来,笑嘻嘻地朝烛台切打招呼。堀川紧跟着下了车,然后转身仔细将和泉守扶了下来。

 

这位小王爷见状却不太高兴:"国广,说过多少遍了,本王不是小姑娘,不要你整天扶来扶去的!别像个下人一样委屈自己!"

 

"诶?"小侍读一下子懵了,"可是兼先生,礼数不可废,而且我也并没有觉得委屈呀?"

 

和泉守一时噎住没说出话来,最后只能忿忿地拂袖,大步踏进了伊达家大门。

 

这边鹤丸和烛台切扔下身后两人,早就唠嗑着往大院里走了。鹤丸与烛台切本就是旧识,一回巧合之下鹤丸还救了烛台切一命,从此这位将军就把鹤丸当作自己的亲弟弟来看待,整天嘘寒问暖,还时常带进府中做客。

 

……虽然鹤丸的岁数实际上比烛台切大得多。

 

要知道国师一脉皆有通天之能,鹤丸现在虽看起来似是正值弱冠,可是谁又知道他活了多少个年头?不过鹤丸倒是对烛台切的关照感到很暖心,也乐意将他当做兄长对待。伊达府的主子更不用说,家臣与国师后裔交好,他也十分乐见其成。

 

"你看你,又瘦了一圈,真是不会照顾自己,不如下回直接搬到我这里来吧,别住在那乡野之地了,我想伊达将军也会很高兴的,你无须太过拘谨……"

 

嗯,就是有些唠叨,其他都好。

 

鹤丸一路被烛台切和伊达家的下人们引进大厅,又听烛台切啰啰嗦嗦讲了许多无关紧要的东西,身后还一前一后跟着气氛怪异的和泉守主仆俩。

 

当朝宰相大寿,贴近宰相府那一块子城全是张灯结彩的模样。唯有将军府,牌匾上还挂了白绫,下人们也身着素衣——过世的当朝皇后便是伊达将军的妹妹。如今府上设宴,也只是素菜白饭,宴请几位相识好友,为过世的妹妹积几分厚德。

 

先到主厅拜会了皇后的灵堂,而后众人便在大堂内坐下了。

 

鹤丸自然知道这顿饭可不是白吃的。虽然以往烛台切也有将鹤丸请到府上做客,但那也只是在他自己的府上,倒真未曾将他请到大将军府中蹭吃蹭喝,鹤丸心道这回恐怕是大将军亲自授的意。

 

他想得没错,府上还挂着白绫,饭桌上没有酒荤,大家便以茶代酒喝了半天,而后鹤丸分明看见主座上的大将军朝烛台切频频示意,眼神怪异。烛台切看着他欲言又止了几番,最终还是拉着他借口透气走出了大厅。

 

正事儿终于来了。

 

“鹤丸……我自认识你那天起,便知道你是个有主意的人。”烛台切倚在了小花园的假山旁,微微抬头望着空中飘飘零零的树叶。

 

鹤丸为这沧桑的开头叹了口气,眯起眼睛大大咧咧坐到烛台切脚边,示意自己在认真倾听。

 

“别人都说五条之子鹤丸国永不学无术,身体羸弱,继承不了三条老人和五条先生的衣钵,暗地里嘲笑不屑,表面上却不得不恭维你……我原本以为你会成为一个盲目信任的执绔子弟,但是你没有。”

 

“我知道并非所有人都能见识到真实的鹤丸国永。你行事看似随心所欲不计后果,但是事后认真一想又觉着你心思多得可怖。大多数人都认为你只依靠先辈名声活着,所以他们从来不会去探究你真正的面貌。”

 

“……他们不信你。”

 

烛台切垂下眼角,看着坐在身旁的鹤丸微微一笑,心中释然。

 

“可是我信你。”

 

“你还记得当初你带着你的宝贝木琴进宫,而后被宠妃相中,欲强行夺走,结果你大发雷霆,转身就吩咐下人将那妃子撵出了房门……”

 

鹤丸忽然嗤笑一声,道:“她那是活该。觊觎不属于自己的物事。”

 

烛台切似乎对他极度宝贝自己的琴这一点也十分没辙,只好硬生生扯开话题继续回忆:“那时候圣上质问你,何以为一木琴令其宠妃颜面尽失?你说那把琴不是琴,它抚养你长大成人,横竖对自己有养育之恩,怎么能随意将它交予旁人?”

 

鹤丸没想到烛台切对于自己当年的冲动之语记得如此清楚,一时惊得抬起头,借着零落的光线细细观察他的表情。

 

烛台切却像是没有注意到似的,他又说:“圣上与其他人都以为你是将它当做逝世的生父母,也不再难为你……可是我却相信,你那是实打实的真话。毕竟国师一脉,又什么奇事没见过呢?”

 

鹤丸自他提起当年那件事,心中就有些烦躁,听到这儿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我算是听出来了,你不用为我铺垫这许多,直接与我说了吧,大将军请我来做什么了?”

 

被如此直接了当的拆穿,烛台切尴尬地摸摸鼻子。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如今朝局已经开始动乱,你一人如果不耐烦这些政事,不如就到大将军这边来,我也好护着你……”

 

鹤丸心思一转,霎时了然。

 

皇后病逝,大将军在宫中想要如同往日一般站在朝堂之上,自然需要别的倚仗。


TBC


注:定远将军不是个名号,它是唐朝的一个军衔,军权在大约顺数第二的位置......大家可以把伊达将军看做顺数第一。

本文所有设定皆为架空,偶尔胡乱借用一下,请不要追究年代。

OOC都是我的锅!背着呢!

评论
热度 ( 18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