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三日鹤】 【兼堀】 琴仙 6

第二天鹤丸是被吓醒的。

 

准确地说,天蒙蒙亮时,刚回了伊达府还未过半天的大俱利忽然造访,故技重施将他自被窝中生拉硬拽了出来。此时鹤丸仍旧是半梦半醒的状态,让他彻彻底底清醒过来的,是大俱利惊天动地的一句话。

 

“起来。和泉守与堀川离府一夜未归了。”

 

“什么……?”

 

鹤丸霎时蒙住了。

 

直到闻讯赶来的烛台切也一同聚集在鹤丸府上,他才真正由这消息中清醒过来。烛台切身后还跟了心急如焚的王府老夫人,听闻昨夜失踪的儿子曾在鹤丸府上待过,时辰尚早便匆忙前来拜会。

 

鹤丸好生安抚了泪眼朦胧的王府夫人,又让烛台切吩咐下人去帮忙搜寻,啰嗦了好半天,这才把小王爷和侍读的烂摊子给收拾齐全。

 

目送王府的马车被簇拥着远去,鹤丸的眉心扭成一团,心里总觉着这事情处处透着诡异。

若说和泉守是被人掳走的,偏偏还差了府里的下人送信过来,说今夜露宿他处,令府内一干不必忧心,字迹与语态也分明是和泉守亲启。

 

但直到正午二人还未归来,夫人又遣人去四处打听,竟在全镇旅馆与府邸都找不着这二人,王爷府这才着急起来。当朝皇帝本就只剩一位兄长,封王后没多久竟扔下未及冠的小王爷骤然去世,而如今若是小王爷也出了何事,不说老夫人将如何过活,整个王朝必陷入动荡。

 

若说和泉守一人负气出走,不归王府,这消息还有几分可信。然而有堀川在左右,断断不会让他这般胡来,更妄谈陪同小王爷一同出走。

难道此间还有隐情?

 

鹤丸倒是不担心两人此刻的安危,和泉守一把刀使得虎虎生威,人见侧目。堀川更是浑身上下都藏着毒药,腰间还扣着一把锋利非常的匕首,寒光四溢。若是不慎被制,是谁倒霉还未可知。

 

正当鹤丸沉思之时,府上却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刚送了又来,府上管家过来禀报有人来访时鹤丸不禁升起几分恼怒。他强压下火气先吩咐了下人将客人带至厅中,而后转道去了房内,将琴取出,紧紧抱在怀里,过了好一会儿神色方恢复平静,施施然往大厅迈步而去。

 

如今的他,尚未有傲视他人的力量……要护得三日月周全,他必须得笑脸迎人。

 

虽说如此,鹤丸心情不愉快,因此对于让大厅内的客人等了好一会儿这事,他却是一丝愧疚也无。没想到厅中的不速之客却连这点脸面都不乐意施予,见鹤丸披头散发一身白衣悠然踏过门槛,不禁口出嘲讽:

 

“我道举国上下皆以礼相待之人,应是玉树临风不可方物,谁知道一看过去竟是一副门外乞丐的样子。”

 

鹤丸被这夹棒带刺的尖利口舌给噼里啪啦迎面盖了一通,怒气勃发,好在来前将琴一同带了过来,冰凉的琴身散发出沁人心脾的幽香,似乎能将他心中的怒火一一化解。

 

他定睛一看,楠木椅上坐了一位娉娉婷婷的女子,一身粉色衣裳缀着漂亮的羽毛,面容精致而带英气,一双丹凤眼高高挑起,此时正光明正大以轻蔑的目光打量他。

 

旁边的侍从看她的目光皆带了一丝怒火,却碍于她的身份不敢多说,可见这女子实在是不讨人喜欢。

 

“邻国公主,未来的王妃殿下,不知亲临我这乞丐馆子有何贵干?”

 

鹤丸笑眯眯地在主位坐下来,摆手让下人倒茶。公主轻哼一声,抬起青葱玉指摩挲了桌上雪白带着暗纹的小茶杯,眯起漂亮的丹凤眼,高傲如孔雀般抬起了头颅,道:“自然是有的,本公主就明说了。”

 

“我要你那把琴。”

 

霎时间,周围的下人忽而皆用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看着这位高傲的邻国公主。

 

五条大人之子鹤丸国永爱琴成狂的事实整个京城都一清二楚,更何况身居高位的大人们,从来都是小心翼翼,不敢触碰这片逆鳞。

 

下人们又见主座上的鹤丸笑着没说话,伸手端起了方才泡好的茶。

 

这位公主似乎对自己的权势十分自信,她在这里得到了最舒适的待遇,作为当朝唯一王爷的未婚妻子,与邻国交好的筹码,就连皇帝见她也是三分心悸三分服从。她心想,这人实话说来半点本事也无,人人皆对他恭敬不过是倚仗他不凡的身世罢了,自然是斗不过自己的。

 

眼见鹤丸慢悠悠起身,抱着琴向她走来,她心里愈发得意:此行不虚,如此父皇的心愿便达成了……

 

而下一刻,她却看着那慵懒的白衣少年端起滚烫的茶水,笑着浇了她一身,刺人的温度迅速渗进粉色的衣裳中。

 

啪——

 

茶杯在她脚下摔得粉碎。

 

“管家。”鹤丸还是笑着,但眼中全无笑意,整个人忽然凌冽得像一把出鞘的刀剑。整个大厅忽而生出一股投入心肺的寒意。

 

“把人给我撵出去。立刻,马上。”


TBC


下一章就让爷爷出场!!!噫,刚刚居然打错章数,我这笨蛋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