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写画画。想写啥就写啥。有时候废话有点多。欢迎自由勾搭尬聊。
所有作品未授权禁止站外转载。

【三日鹤】【兼堀】琴仙 7

战斗场景渣渣,磨了好久,各位客官凑合看QUQ

按计划,这篇也接近尾声了,尽量在10章以内完结啦!

-------------------------


不过是个眼高于顶的女子,鹤丸自然看她不起,但这女子尚且还是邻国公主,未来王妃,鹤丸忽然来了这么一出,连管家都不禁为他捏一把汗。

 

“主子,这……公主毕竟是……”

 

鹤丸眼带厉色,轻描淡写地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犹豫不决的管家,又转过眼角看地上方被他摔得粉碎的瓷杯。

 

未出一语,已让管家冷汗直冒。

 

他怎么就忘了呢,纵使这位大人是以身世闻名,纵使一身高强法力无法施展......如若只凭身世,是断断不可能在风起云涌的朝廷中占得一席之地。而后又想起当朝得宠妃子也是如公主这般肖想,这位大人说翻脸就翻脸,后来还不是让陛下一笔带过?

 

想罢,管家硬生生挺起胸膛,大手一挥,道:“来人呐,将这位姑娘请出府邸!”

 

下人原本还带三分踌躇,见管家全然不顾公主脸面,他们也不惧了,挽起袖子就直直向她冲过去。

 

“你!你们!”公主眼中全是怒火,见下人当真朝她过来,瞳孔还闪过一丝惊慌。

 

“鹤丸国永!你可知我是……”

 

鹤丸连脸色都不愿意给她,纤细的手臂举起,白色衣袂翻飞,将公主一身傲然的气势与尊严拍得支离破碎。

 

公主低着头,浑身颤抖,被茶水浸湿的粉色衣襟忽而无风自动,带起一股诡异的气氛。

 

鹤丸原本只留给她一个背影,这时忽然查觉背后阵阵凉意,全身骨头僵硬颤抖,似有冤魂私语灌入耳中,顿时大惊失色。回头一看,那邻国公主早就长发飞舞,双目赤红,低着头站在大厅处手臂下垂,看起来分外吓人。

 

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鹤丸立马清醒过来,使眼色让管家带下人先退走,而后脚下提气一步退开三步远。

 

而此时那公主已然从背后生出两支怪异的黑色尾巴,朦朦胧胧看不真切,时而发出拉扯撕咬或悲鸣的声音,十分渗人。见鹤丸后退了三步远,她从口中发出一阵刺耳的嘲笑声,身后两尾“簌——”地飞速朝鹤丸刺过去!

 

鹤丸护着怀中的琴利落转身避开,黑色的尾巴带着灰蒙雾气从他身边擦过,带起皮肤阴冷的寒意。

 

“魔狐。”

 

鹤丸怒极反笑,一口道出那公主的真身。

 

“哈哈哈哈哈!正是!你们这群蠢货,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非要逼本尊现出真身杀你们个血流成河!”魔狐狰狞着一张妖异艳丽的面庞。此时她发顶已生出一双诡异非常的黑色狐耳,看来是已经化身完成,准备大开杀戒。

 

鹤丸拧眉道:“们?”

 

魔狐忽而收起了狰狞的表情,娴熟万分地笑了:“是呀,原以为夺了邻国公主的身子便可嫁予那当朝王爷,怂恿他将身边那千年道行的白玉箫仙赐予我做小厮,吞了那萧仙内丹,妾身便可白白增长上千年的功力……“

 

箫仙?……堀川国广?

 

哎呀这可不得了……

 

鹤丸今日已是第二回被吓着了。

 

“而如今妾身蛊惑未成反不小心暴露,竟令那两人给逃了……”忽然,魔狐话音一转,一双妖异充满血色与蛊惑的眼睛径直看向鹤丸,姿态婉转朝他盈盈一拜,笑着柔声道:“鹤丸大人身为男子,应当是怜惜妾身这等孤独终生,无人相伴的女子的,是以妾身才前来拜会大人……若大人愿将怀中琴相赠,妾身没齿难忘,定当以身相报……”

 

“……如此,大人可愿意?”

 

鹤丸被她那双魔魅的眼睛一看,竟瞬间有被蛊惑的迷糊之感,下一刻他立即清醒过来,脸色甚是凝重。

 

此魔狐恐怕也修了几百年道行,习得魅惑之术,用得炉火纯青,否则鹤丸是如何都无法想象她区区一位女子,是如何在朝堂之内风生水起,呼来喝去。她自邻国来,就是为了王爷府上那道行颇深的萧仙堀川,欲夺内丹不成,反被和泉守察觉,带了堀川逃离出府。途中怕是有过交手,有人被此魔狐重伤,否则两人不会惨兮兮躲起来,令人无迹可寻。

 

现如今猎物跑了,她不甘心,又听老夫人说起鹤丸的事情,这才邪念暗生,想要夺走琴。这琴身为供养三日月的魂魄,日夜不停吸取着天地灵气,若是被魔狐得去,那定然也能助她免去千年修行。

 

想毕,鹤丸嗤笑一声,道:“你这丑狐狸也想来蛊惑我?我眼界可高着呢,想打架就赶紧出招,莫要浪费口舌。”

 

魔狐娴熟的面庞又瞬间扭曲,尖细的嗓音令屋外一直守着的管家浑身颤抖:“哼!好哇,就让本尊看看你这个连法术都用不起来的废物,究竟如何死在我面前!”

 

话音方落,她一跃而起,如狐狸般的身姿在空中转过一圈,暗地却是在掩饰,背后分明由她翻飞的衣袂中顺势射出几支漆黑的毒箭。鹤丸虽然身体欠佳,好在动作灵敏,脚步两三错便如数错开了毒箭。而后鹤丸左右躲闪,虽噼里啪啦弄得大厅一片混乱,倒也是躲了过去。谁知那魔狐动如疾电,瞬间又自身后窜起,伸出尖利指甲便朝鹤丸狠狠劈过去——

 

鹤丸自是来不及躲开。但他脸上毫无惊慌之色,似乎成竹在胸。

 

他忽然自袖中掏出了个什么,往地面上随意扔了……

 

魔狐动作一顿,锋利的爪子堪堪从鹤丸的衣角上划过,撕烂了鹤丸的半边袖子,却并未伤到他的身体。

 

她表情惊愕,不禁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后心已然插了几支细小的竹箭。箭上涂有见血封喉的毒药,是以她方才的动作才停留在半空。

 

鹤丸冷哼一声。

 

“你以为……国师一脉向来博学,三条爷爷更是多方渉略,我堂堂鹤丸国永,竟会连机关毒药都无法使用?”

 

魔狐身体骤然坠地,目眦尽裂,神色阴狠,全身却渐渐萎靡,动弹不得,看来那毒确实见血封喉,只半刻她便已渐呈死态。

 

鹤丸不愿再去看她一眼,小心翼翼地检查琴身,确认完好无损之后,才转过身吩咐屋外的管家进来收拾。

 

管家得了令,战战兢兢走了进来,一抬头,却忍不住吓得失声尖叫:“主子!身后——”

 

鹤丸只当他初出茅庐,被地上尸体吓得面如土色,便笑着回过头,却只见眼前——

 

那魔狐闪着寒光的爪子与眼中滔天的怨恨。

 

鹤丸暗笑自己轻敌,脑中却清晰无比,首先的动作是身体一转,将背部毫无保留暴露给了身后临死发狂的魔狐,牢牢用自己的身体将怀中琴护得滴水不漏……他甚至能听到背后利爪落下带起的风声。

 

会痛吧?

 

会死吗?

 

他果然……还是不行吧?

 

就如很久以前那个灰暗的夜晚——三日月浑身是血,躺在地上,年幼的他只能颤颤巍巍举起那把刀四处挥舞,那把刀伤了敌人,月色伤了自己。

 

三日月——

 

鹤丸心中呼唤着挂念之人的名字,在这顷刻间作出了一个孤独一掷的决定——既然我将要死去,那么至少让我护你周全。

 

体内沉寂多年的灵力喷涌而出,鹤丸闭上眼睛,不去感受背后即将到来的疼痛,而是集中自己所有的精力,将一身法力灵气尽数传向怀中冰冷的琴身。

 

冰冷?

 

不……此时……它竟是温热的。

 

让人很想大哭一场啊。

 

可惜……可惜……鹤丸褪尽灵气,失去意识之前,用自己最后的力气揽住了怀中的琴。

 

入手一片温热,灼人,柔软的布料触感,带着细细的纹路……

 

三日月。

 

 

一片狼藉的大厅内。

 

魔狐瞪大眼睛,双目流血,口中“赫赫”作响,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身着繁复深蓝长袍的绝美男人跪坐在地上,手持一把世间最美的刀剑,轻而易举将她的利爪一刀削掉。她的指缝间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泛黑的鲜血洒满了整个大厅的地面。

 

那男人从始至终只看着靠在怀里昏睡不醒的鹤丸。他认真、仔细看了好一会儿,似乎要将心中深藏多年浓厚的思念与执念尽数倾泻而出。他那未执刀的手抚上鹤丸精致的面庞,温柔笑着将脸上不慎沾染的鲜血拂去,而后又在唇边轻轻落下一吻。

 

“辛苦鹤了。”

 

像哄小孩子一样,他把鹤丸抱在怀里轻拍,半晌却又忍不住在额头落下一吻,叹息道:“唉,我的鹤长大了呢……会保护我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