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画,想写啥就写啥。
开了新微博【兔子澈ache】欢迎勾搭尬聊,可称呼阿澈。
所有作品禁止站外转载。

【三日鹤】【兼堀】 琴仙 9

 完结倒计时。

下回不写古风了,整个人都不太好......【吐血

我这种逗比的人还是比较适合逗比风格。

--------------------------------------------------------


此时正处于昏迷之中的鹤丸国永全然不知和泉守主仆二人正在他的旧所卿卿我我,要是知晓,他定然要蹦起来将这两人踢出去。他自个儿还在噩梦中挣扎着找不到退身之法,哪里还能让别人在一旁快活。

 

此时鹤丸整个人如同高烧在床的孩童,神志不清却勉强维持着意识,胸口犹如有千斤石压制着,喘得一口气都要费天大的力气。

 

朦胧中,他只听得见那个夜晚令人心生烦躁的喊叫声,自己沙哑绝望的哭喊声,以及刀剑划破肉体的声音……他勉强撑起一只手,摸索着朝身旁唯一染上颜色的地方伸过去——黏黏腻腻的,鲜红的血淌了一地。

 

——全是鲜血。

 

他在心底用已然干枯的咽喉呐喊,双眼困顿,想要睡过去却怎么也不敢睡过去。那场噩梦就在自己身边,睁着漂亮的眸子,眼神温柔似水,身上却布满了殷红。‘

 

怎么办呢?这一回又要像从前一样流着泪眼睁睁看到天亮吗?

 

“鹤……”

 

他听到那个人的呼唤,在呼唤他的名字。

 

“鹤…….我在这里。”

 

“别怕,我在这里……过来陪我好吗?”

 

好呀。等等我。

 

鹤丸听见这声音,混沌的意识瞬间清醒了许多,他撑着眼皮试图寻找那人的身影。

 

一片黑暗,却可以朦胧看见有一个人在身旁朝他微笑,伸出手来轻柔抚摸他的脸颊。鹤丸用尽了平生最大的力气,朝他伸出双手——接着他沉重的身躯轻盈一转,就被拖离了浓重的黑暗,远离烦躁的哭喊,胸口的千斤大石不翼而飞。

 

——鹤丸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直直对上了那双宛如明月的眸子。

 

一时恍若隔世。

 

面前的三日月一如年幼时的记忆中,身着一身深蓝长袍,袖口娟秀金边,腰佩暖玉红绳,翩然自得坐在床榻边。他见鹤丸幽幽转醒,不由欣喜地一笑,雍容大气,风华绝代,登时将鹤丸看愣了去。

 

他……回来了?

 

“鹤,我回来了。”三日月抬手抚上鹤丸雪白的发,随后话头一转,又说:“胸口还疼不疼?下回莫要如此莽撞了。”

 

鹤丸愣愣地点头。

 

三日月似乎对他这副傻傻的样子十分受用,忍不住沉沉笑了,将他略显冰凉的手纳入手心,亲热地揣在衣袖里捂暖和,而后搁在唇边轻吻。

 

手背上感受到熟悉的触感,鹤丸忽然想起以往岁月,过往种种艰辛,一路走来的思念与迷惘,都在这一吻上消融殆尽。三日月对他而言是最厉害的术师,每一个小动作都能沉入他的肺腑,铭刻于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三日月宗近终究还是与从前一模一样,沉静典雅,深幽魅惑,坐在那儿就犹如绽放于雪山之巅的血莲花,残酷却又极致温柔。三日月还是与从前一样喜欢抚摸他的头发,高兴的时候喜欢亲吻他的手背,那双漂亮的如新月般的双眼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似水。

 

鹤丸呆了有半会儿,忽然眼前闪过一片血红,心中不由生出一阵惶恐。他瞪大眼睛,喘着气拼命用手抓住了三日月的衣袖。

 

仿佛能知道鹤丸在想些什么,三日月神色未变,只是慢慢放开了手,在鹤丸更为惊慌之际小心地将床上的人抱起,拢进怀中。

 

“没事……别怕,鹤,你看。“三日月像哄小孩子一般轻拍着他,然后将他的脸别了过来,”你看,我好好的,身上没有血,也没有受伤。“

 

“别怕……别怕。“

 

三日月的声音犹如流水,静静揉入鹤丸颤抖的身体。终于,幼时那血色的夜晚渐渐碎裂,鹤丸眨眨眼,看清了眼前一身华服的三日月。

 

“三日月?”他的嗓音沙哑,但仍旧听得出深深的期待。

 

三日月心口骤然一疼,手臂不由收紧:“对,是我。”

 

“哦……”

 

鹤丸呆呆应了声,而后终于松口气,整个人忽而如同化软的糖浆一般融进三日月怀里,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环住了他的脖颈,有气无力地说道:“真是吓死我了,还以为这一回真要交代了……诶,早知这法子有用,我一开始就应该将灵力给你渡过去……啧,白白让我等了这么些年。不过单凭我自己的灵力恐怕也不够?说到底还是要等的么,似乎也没亏……”

 

三日月听着他啰啰嗦嗦的抱怨,愣了半晌硬是没说出话来。最后终于回过神,哭笑不得地抱着他往上提了提,说:“你真是……鹤啊,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说话不会看时候。”

 

“和以前不好么?你也和以前一样。”

 

鹤丸心中欢喜,看着失而复得的身边人笑得双眼眯起,随后歪着脑袋想了一想,总觉着自己忘记了些东西。

 

“好啊,怎么不好呢,这样的鹤我可最喜欢了。”

 

“你一把年纪了说这种话也不害臊……”鹤丸抬眼,手掐上三日月的脸,正想用力,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哎呀!我想起来了!”

 

“什么?”三日月瞧准时机,眼疾手快把鹤丸的手扯下来。

 

“我把小王爷给忘了!”鹤丸惊呼。


TBC

-------------------------------------------------


和泉守兼定(怒):靠之!鹤丸国永你见色忘友!

堀川国广:兼先生,冷静,冷静......

评论
热度 ( 22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