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澈

随便写写画画。想写啥就写啥。有时候废话有点多。欢迎自由勾搭尬聊。
所有作品未授权禁止站外转载。

【三日鹤】【兼堀】琴仙 10(完)

最近功课真的多到人神共愤的地步了......

不敢拖到11章,一下子码完了结局。或许结局有许多缺陷,但是这是一开始就想好的不太好改,有机会会扔个番外上来的。

放上前几章传送     1  2  3  4  5  6  7  8  9

谢谢看文的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啦!

--------------------------------------------------------------------

和泉守倒不是被鹤丸找回来的,而是自个儿跑到鹤丸府上的。

 

没来得及对鹤丸府大厅犹如被暴风肆虐的景象表露惊讶,和泉守就一把推开前来招待的下人,怀中小心翼翼地揣着一支带了裂缝的白玉箫慌忙找到了鹤丸。

 

小王爷此时浑身上下狼狈不堪,长发凌乱,衣摆沾满了污泥,双眼发红,透露出绝望而又疯狂的眼神,哪里还能看得见昔日当朝王爷昂首骄傲的模样?

 

鹤丸此时还未从全身灵力亏空中恢复过来,三日月在旁不时地给他送去几丝灵力,他才有了几分力气迎接这位落难的小王爷。可和泉守显然不是何等能够察言观色的人物,一进屋就狠狠抓住鹤丸的手臂,话语中甚至带着阴狠的歇斯底里。

 

“你快想办法救国广!快想办法!我求你……”

 

和泉守从小习武,此时又精神恍惚,手劲无意间慢慢增大。鹤丸疼得暗地里抽了口气,却不敢甩开他的手,生怕刺激了这个浑身不对劲的家伙:“和泉守兼定你别急……”

 

“我急!我怎么能不急!鹤丸国永你快给我想想办法!“

 

好好好想办法……鹤丸忍着手臂上的疼痛不断安抚双眼发红的和泉守。三日月看着他被抓疼的手臂直皱眉头,看准和泉守心神稍定之时,立马将鹤丸的手臂扯出来,轻轻按揉了被和泉守抓得发青的部位。

 

和泉守顿时也瞧见了鹤丸手臂上的青黑,理智终于有几分回笼,却来不及歉意地看他一眼,急忙将怀中带了裂缝的白玉箫递给他。

 

“国广方才明明和我说着话的,但是后来他说他撑不住了,还对我道歉……他是不是……是不是……?“

 

和泉守眼眶渐红,堂堂一个大男人就要在别人面前委屈地落下泪来。

 

鹤丸见状也不禁叹口气,情之一事最是折磨,偏偏老天爷看不得你好过,老爱变着各种法子来折腾你。鹤丸又何尝不悲痛,他手中带了丝丝可怖裂痕的白玉箫光泽黯淡,像极了回忆中三日月布满细痕的刀面。两个场面在眼中慢慢重叠,他仿佛能在和泉守身上看见与自己同样的将来。

 

鹤丸不禁心神颤抖,回过头去看坐在身旁依旧淡如春花的三日月。

 

修复仙物滋养灵魂的术法何其之多,然而鹤丸此时正全身空虚,就算在几个时辰之前,他充满灵力的全胜时期,也无法使用这些法子。处于不想让和泉守重蹈覆辙的心情,他寄希望于三日月。

 

三日月自然明白他的心思,可惜他身为三条之子,但如今却是古木琴身,不若身为人时那般轻松自在,大多数法术根本无法使用。虽然稍微遗憾,但三日月也只好对着和泉守摇头。

 

看着和泉守渐趋绝望的神情,鹤丸终究不忍,将自己埋进三日月的胸膛,鼻尖充斥三日月周身淡淡的花香。鹤丸静静待了一会儿,耳边听见和泉守如同困兽般嘶哑的呜咽声,内心愈发压抑,在这沉重气氛之下,一个大胆的念头却忽然在鹤丸脑中一闪而过。

 

“三日月……我有个想法。“他轻声说道:”你我皆不能使用术法,我是因身体经脉堵塞,灵气无法流通,而你已然非人体因而不得用古木之身调用术法……“

 

三日月何等聪慧,加上对鹤丸知之甚深,立刻明白了他的想法,头一回露出了意外的神情。鹤丸瞧见三日月的神色,忽而生出了一份希冀。

 

“若将灵气在你体内调用后传递至我身上,而借由我的身体使出……你看,这样……“

 

三日月目露思索,眉头紧蹙,低下头想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在鹤丸殷切的目光下缓缓吐出一句话:

“可一试。”

 

鹤丸与和泉守的眼中皆迸发出希望的光芒,纷纷将目光投向桌面。桌上破损的白玉箫静静躺着,外表温润如昔,瞬间似有白光闪过。

 

鹤丸不愧身为五条之子,集思广益,独辟蹊径,结果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个好法子。三人仿佛抓住了希望,连夜准备,小心翼翼地布阵施法。一天一夜,在三日月与鹤丸共同默契之下,白玉箫上的裂痕终于有了缩小的迹象。明显地,鹤丸的想法是正确的。

 

和泉守喜极而泣,抱着白玉箫小孩子似地坐在院子里大哭了一场。而后又想起堀川消失之前与他说的一番话,又带着眼泪傻兮兮地笑了。

 

爱至深处无归途,情至深处无怨尤。

 

如果堀川真的就这样离他而去,那他该如何自处?无论怎么样,只要爱的人还在,其他事情已经都不重要。他现在只要等着他的小侍读一天一天好起来,然后将他带回王爷府,也无需给他穿上光鲜精致的衣裳,只要他往自己面前一站,即使身着帆布粗衣,也足以让和泉守目眩神迷。

 

“诶,这下他们该好好待在一起了……真是让人不省心。”鹤丸故意叹了口气,话语间似是厌烦,但眼中明显带了笑意。

 

三日月不禁笑了:“鹤也很让人不省心啊。记得小时候你就时常不听劝告逞强下山,现在也……”他说着,看了一眼鹤丸空无一物的脖颈,眼神晦暗,“现在也如此逞强。有什么比你自己的性命更重要呢?”

 

那里本应有一条金色的项链,那是三条先生赠与鹤丸的护身符,如若不是它,在鹤丸将全身灵力让渡到琴身中时,他就失去了自己的性命。而今这条项链已然完成了它的使命,在空中化为了齑粉四散而去。

 

鹤丸似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三日月的目光,也笑道:“自然是有的,你不就算一个么?”

 

三日月状似无奈地摇摇头,内心里却对这话十分受用。

 

他从袖中掏出一条与先前一模一样的金色链子,在鹤丸惊诧的目光下将它戴在了鹤丸的脖颈上,细心扣好。

 

“哪里来的?”鹤丸底下眉眼去看自己的脖子。

 

三日月意味深长地说:“鹤,你知道我的琴弦是怎么做的么?五条先生应当与你说过,我的喜、怒、哀、惧、爱、恶、欲各自化为了琴弦,镶在琴上,自成七弦。“

 

鹤丸抬头看着他精致的眉眼,点头,不明所以。

 

“我将七弦拆了一弦,化为命符,留给你。“三日月说:“符在人在,人亡符灭。”

 

鹤丸瞪大了眼睛,抬起手就要将项链取下来。

 

三日月一把抓住他的手,笑眯了眼睛:“已经拿不下来了。鹤啊,我将我的‘爱‘全系在了你身上,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否则,我怕是自此再也无法爱人。”

 

“我可不想要像那位小王爷一样,抱着你的身体痛哭。我们要一路携手,共度年华。”

 

鹤丸的手指摩挲着脖子上的链条,就如同千万个日月中他摩挲着三日月的琴身一般,鼻子忽然开始发酸。

 

“好,一路携手,共度年华。”

 

爱至深处无归途。有你在,四海皆可为家。

 

 

END

啊,这个END写得我神清气爽.......

评论 ( 6 )
热度 ( 33 )

© 兔子澈 | Powered by LOFTER